【授权翻译】【盾冬】冲锋年代 Targeting(美式足球AU)第十九章(上)

题目:Targeting
作者:queenmab_sherzo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十九章 美术馆

最难对付的是Isaiah。

周日Eli一早和Kate带孩子出去了,Clint在埋头玩游戏。

(“我死也不在礼拜天做作业。礼拜天是休息日。”他宣称。
“所以你每次都等过了12点再熬一夜?”Steve说。
“我认为这是高效的时间管理。”
“你从来不睡觉。”
“没错。高效。”)

于是乎,Steve出发去芝加哥的障碍就只剩了Isaiah。

通过一连串断断续续只言片语的短信,Steve和Bucky约好下午两点在美术馆碰头。大约一小时车程,取决于交通路况。

计划周详,Steve却是彻夜无眠,一大早起来吃不下早饭,心不在焉地看了一阵专业书之后终于放弃,到地下室躲了大半个上午。他练了一会儿举重,没有多久,因为无人防护,更因为在他脑中缠绕不去的只有Bucky为他防护的情形。

中午时分他拾级而上,到楼梯口突然定住脚步,屏息静气,闪念间想起大自然中靠着悄无声息才能保命的野生动物。

Isaiah躺坐在厨房的摇椅中,脚翘在桌上。他的笔电开着,但屏幕是黑的;课本摊开在腿上,注意力却集中在他的手机屏幕。Steve考虑从后门溜出去的可行性。但他是成年人,真格的,又不是什么难为情的事,开六十里路去见他的童年好友——然后是高中的暗恋对象——然后成了心头的朱砂痣——再然后变成世代死敌,球场屠夫,在两秒钟之间把Steve的全国冠军、海斯曼奖、选秀首轮的希望一股脑砸个粉碎。

一点也不奇怪。他完全没必要遮遮掩掩。遮掩什么?有什么可遮掩的?

“早上好,队长。”Isaiah头也不抬地说。

“啊,你,呃,其实已经是下午了,严格说来。”Steve尖声大笑。也不知有什么好笑。他一只眼开始乱跳。”但我一早上都没见到你!所以也对,是的!早上好,队长。”

Isaiah狐疑地歪头看他,一边眉毛高高挑起。

“我要出去。”Steve不等他问主动说。

“去干嘛?”Isaiah问。听起来漫不经心,但还是透出评判之意,Steve胳膊上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他假装没听见,大步穿过厨房、饭厅、门厅,跨出大门时听到Isaiah在背后叫他。

“Rogers!”Isaiah在门框里一声大吼。

Steve在最后一层台阶上刹住脚步,转身面对他的室友。“嗯?”他轻快地说,“什么事?”

“你去哪里?”Isaiah不动声色地问道。

Steve咽下口水。“去买圣诞礼物。”

“给谁?”

“…啥?”

“给谁的礼物?”Isaiah追问。

“……给你。”

门外的冬日阳光明亮苍白,对比之下室内显得幽暗昏黑,Steve看不清Isaiah的脸,只看到他的一口白牙和挑染成粉红色的发梢。

回想过去四年间他应该是买过圣诞礼物给Isaiah Bradley的。他记不起来,但肯定是买过。

幸好,Steve想,Isaiah的脸隐在阴影中,让他有胆量挥挥手就转身扬长而去。

就这样,Steve在一点半钟坐在芝加哥美术馆门口的台阶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一张张不属于Bucky的脸。就在这一刻,喧闹与孤单交织之中,Steve对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有了切身体会。说是把你的手放在火炉上烤。此刻那火炉上炙烤的是他的灵魂。

呼吸。

他去排队买票消耗时间。没听见要多少钱,直接把借记卡推过去,对售票员笑笑。

花了十五分钟。他回到门外,坐在台阶当中,青石狮子的阴影下。肘支在膝上东张西望,看到一对情人接吻、小孩子发脾气、一个年轻人企图蹑手蹑脚接近一只鸽子。三级台阶之下坐着个粉色头发穿大红运动鞋的女孩,埋头在速写本上画画。他有点懊悔没把自己的带来。他伸长脖子偷看她在画什么,只看到纸页一角,画了一堆人眼,各种不同的阴影处理。Steve暗自微笑。

他的速写本上也是满是不相干的人体局部:一排排的眼球,拇指,膝盖,鼻子与上唇之间细细的沟弯。那女孩同样的涂鸦风格让他不禁莞尔。

十一月的芝加哥市中心与室内无异。灰白墙壁,灰白屋顶,灰白地面。虽是大都市,感觉上小得多,有种亲密感,带给Steve广阔田野和低矮砖楼所没有的振奋。或许是那些高耸的摩天楼,或许是其间飘动的云,穿梭的风,也可能是因为到处看不到一片影子,因为光从四面八方照过来。

Steve看了下手机,1:57。他等不及时间的分秒推移,压不下胃里惴惴的扑腾。狂乱地扫视人群,感觉像科幻故事里的人脸识别电脑,毫秒万变地扫描——中年外国夫妇,高中生,拄拐的白发老妪,嬉皮士,艺术生,嬉皮风格的艺术生。

画素描的女孩停下笔伸了个懒腰。

2:02,还是不见Bucky的踪影。他又等了无限难捱的五分钟。火炉。

他不知Bucky是否高兴见到他,他俩的关系还能不能和以往一样。他记得Bucky抿嘴忍笑的样子,记得他多喝了几杯后的咯咯尖笑、手舞足蹈。记得Bucky倚在他肩上沉入梦乡。他甩甩头试图忘掉。

Steve再次扫描人群:两个亚洲口音的老头在交谈,黑人女孩拿手机照相,戴着小熊队棒球帽的小男孩。Steve胸中涨起熟悉的恐慌,就像进攻时间将尽急于布置战术的时候。

2:15。

他还从没考虑过Bucky爽约的可能。事实上他拒绝考虑任何可能,以一种迷信心理,以防期待太高而栽跟斗。因为说实话,所有运动员都很迷信,尤其是那些不承认的。(译者乱入:谁说的,TB12就是不迷信!!!

Steve希望与Bucky重续从前的关系,但他并不确定他俩从前是什么关系。他有四年时间来慢慢琢磨他在Bucky离开前那几周里暗藏的悸动。是的,Bucky Barnes聪明俊俏,善良体贴,总能把Steve逗笑。但他们是最好的朋友,那时的Steve才刚开始探索他的——后来发现是极其开放的——性取向。他不愿往那方面想太多,尤其因为Bucky的离开。更尤其因为Bucky回来了。

2:19。火烫的焦灼从Steve的脚趾和眼睛背后蔓延,沿着脊柱奔窜焚烧。

粉红头发的姑娘站起身,另一个姑娘向她走来。两人亲了个嘴,她把速写本递过去,新来的女孩哈哈大笑。Steve听到她俩的只言片语。
“我说它哪儿去了!”
“你该庆幸有我跟在你后头收拾。”
“得了吧,明明是你偷了去,别装了。”

两人转身下了台阶,一路说说笑笑,Steve没听见粉红女孩是不是说的真话。那两人如同一道帘幕从Steve的视野中拉开,拉出边缘的瞬间,Bucky出现了。

球场上,Bucky是一个巨人,多头的怪兽,在场上燃起焚风。

此时此地,面目模糊的人海之中,他是最不起眼的一个。仿佛对任何空间、气场或光线都不会占据,只会折射。他在阴影与人流的间隙当中穿行,犹如一抹黯淡的烟尘,Steve却还是一眼看到了他。

他在石阶底层驻足,一脚踏上一级,并不着力。他穿着褪成乌青的东南州大运动服,里外几层,在风城的冬日里都嫌太薄了。内衣,T恤,白袜队的帽子,兜帽拉起一半的套头衫。两手各拿了一杯咖啡。

Steve急忙起立,动作太猛一阵头晕。

“Bucky,”他想喊他,发出的声音却是嘶哑含糊,破不成声。他清清嗓子,再叫一次。“嗨,Buck。”

“嗨。”

就完了。Steve犹豫不决,等待他再说点什么。你好吗?或者对不起迟到了,再不然天气真好。然而Bucky只给他一个字。嗨。尖锐的单音节,仿佛吐出来都会磨痛喉咙。没有微笑,没有点头,没有挥手。他身上有种凝止不动的气息,但不是从容不迫,而是刻意维持,有某种能量在死寂的表面下涌动,大气层中翻卷的低压气团不变的核心。

Steve努力挤出微笑,脸上每一根肌肉都在僵痛。“你好吗?”

Bucky耸耸肩,举起一个杯子递给Steve。

“我不知道这是约会。”Steve调笑道。

Bucky眼都没眨一下,喝了一口自己那杯。“我想喝,所以给你也买了一份。”

“你不必的。”

“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Bucky对Steve置若罔闻,“就买了两杯一样的。”

Steve转着杯子看了一圈,只看到笔走龙蛇的James。

“这是什么?”Steve问。

“热巧克力。”

Steve的第一反应是荒唐得想笑。James Barnes给他买了热巧克力,这个认知足以让他的大脑短路。“谢谢,”他只能说。

两人对面相看,短暂的视线接触,没有一句话,已经知道他们不会拥抱。像有一个明确的念头横亘在两人之间,为整个下午定了基调。他俩太熟悉,不适于握手或寒暄;却又分别了太久,找不到共同的切入点。

“那个,”Steve抬肩膀指向美术馆入口。“要不要……?我票都买好了。”

Bucky眨了下眼,看看Steve再看向高高的拱门。“还说我不必。”

“啊。那个,我来早了,所以我想……再说本来就是我的主意——我是说,你给我买了咖啡!”Steve结结巴巴地解释,“还是——这个,我是说,热巧克力。”

Bucky一声不出。他又眨了眨眼,面无表情。大理石的面纱。

“所以,”Steve已经词穷。

“带路。”

那就走吧。

开头可以忘掉尴尬,他俩在人群中穿行,进门,出示门票,过安检,选择展厅。最终难堪的沉默还是笼罩了下来。Bucky始终面无表情,整个人显得飘忽游离,犹如吹熄的烛芯上缭绕的青烟。这让Steve非常不自在,胳膊腿怎么摆都不顺。

“那个,”Steve张开口还不知要说什么。“你们昨天赢了。”

Bucky点点头没有看他。

“国州大今年有点弱。”Steve又说。昨天他们对阵圣母大学时Bucky的球队痛宰了国家州立大学。

“他们只缺一个靠谱的四分卫。”

“可不是!”Steve赶忙抓住话题。“他们有几个接球手都不错的。可惜Roberts没法把球传到他们手里。”

“他们打不开空档。”Bucky的声音像是喃喃自语,每个音节拖过粗糙的沥青,他的嘴唇几乎看不出运动。

“那是,你们的防线谁都难以突破。”Steve说着勉力微笑,但Bucky压根不看他。“你们真的很棒。”

“简直可以排全国第一。”Bucky平板地说。

Steve脸上一颤,不确定他该不该笑,最终只是呵出半口气。他吞咽一下,低头看地。“是啊——是,你们的这个赛季可以载入史册了。”

“还没结束。”

Bucky甩下一句飘然出门。Steve这才意识到自己一幅画也没看,只得跟随Bucky走进下一个展厅。


21 May 2017
 
评论(14)
 
热度(114)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