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燧镜情劫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镜像宇宙)4-1

题目: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作者:Hopeless--Geek (wuzzy90), L1av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见图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四章 没有面目的笑容

Bucky还活着。他还活着,在另一个人手中。那个人有着他的脸,他的声音。Steve的血在沸腾震荡,濒临爆炸。他感觉浑身燥热,仿佛皮肤正在溶解剥落,露出红骷髅的脸,整个人像红骷髅一样化作一股疯狂暴怒的旋风。那个人夺走了Bucky,Steve对天起誓……

他说什么也要把他夺回来。

Steve可以为Bucky摧毁整个世界,他可以抛开道德准则,可以让全世界跪倒求饶而无动于衷。

他的Bucky。他的。在另一个与他相同脸孔的人手中。

不。

Steve在会议室里踱来踱去,有如困在狭小笼中的猛虎。喉中火烧火燎,每次吞咽都像被砂纸研磨。双手紧攥成拳,渴求一场恶斗。那人夺去了他生命的意义,唯一的牵系。他的另一半。他的心。他见鬼的灵魂。

Bucky是Steve的一切。他已经失去过一次。在绝望中企盼救赎,Steve继续为正义而战。他只盼在战斗中死去,却怎么都死不掉。于是他不停地战斗,希望总有一天能如愿以偿。然而Bucky回来了,那以后一切都焕然一新。

Steve的生活重又有了意义。他不再仅仅是美利坚的希望的象征,一件久远的纪念品,所代表的理念已被时间扭曲。他又是Steve Rogers了。找回了自己,那个布鲁克林的少年。他活着,Bucky也活着。只要Bucky在他身边,即使天翻地覆、世界倾毁又有何妨。

“Steve,”Natasha轻柔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她伸手握住Steve的拳头。“你怎么样?我从没——从没有见过你这个样子。”她倾身靠近他,碧绿眼睛微微眯起。

Steve咬紧牙关。他听到自己的血液冲刷耳鼓,感觉怒气在体内升腾翻卷,随时要爆出烈火。却只能不动声色,像动物园的猴子任她打量。他一辈子都在隐瞒自己的情绪,再忍几天又能怎样?

“我们会把他救回来的。”Nat眼中有恍然的惊异。

Steve张开嘴,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呼出。他小心地放松肩膀,舒张拳头,让足以把人头生拧下来的狂怒徐徐退散。

“我们知道他还活着,”房间另一头的Sam说。他身穿全套猎鹰装备,抱着胳膊。“这总是好消息。”

“那个人长着我的脸。”Steve一声怒喝,全身又紧绷起来。但Nat的手捏紧了他的手腕,他转身看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道出无声的劝诫。

他是你的朋友。

Steve无力地靠上窗口,抱起胳膊把两手紧紧夹在腋下。若不小心隐忍他就要挥拳出脚了。

这些人是他的朋友,但他们谁也不明白。Steve不属于这个世界,不该存活在这个时代。Bucky是他唯一的慰藉,Steve却保不住他。

他们生活在真相与谎言交织的明暗光影中。在任务中穿梭,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即使现实完全相反。Steve是那么的愧疚。他不知该如何提起——提起过去。每当他努力尝试,Bucky总是微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了事。Steve怎能强自挖掘他们最黑暗的记忆,当Bucky避之不及?Bucky需要向前看。他经历了太多的苦难,Steve绝不能把自己的愧疚推给他。他的心理负担已经够沉重了,不应再担负Steve的情绪。

抛开那个话题不说,Steve又怎能期待Bucky Barnes——从来是游戏花丛的风流浪子——会对Steve有任何超越兄弟情谊的想头?他俩一起长大,一起探索过乳房的秘密。是Bucky教Steve如何解开胸罩扣,告诉他最好先用一根而不是两根手指把女孩子弄湿。Bucky从来都是直男,在战争中也是,Steve总不会傻到以为他会突然转向。

Bucky没有追女孩的心情,更不会想听到Steve的深夜告白。Steve还是把那个傻念头埋在心底不要碰触的好。他们是兄弟,从来如此,只能如此。Bucky的态度再明白不过,Steve断不敢越雷池一步。何况这样也很好,那种亲如家人的纽带,爱得太深而小心翼翼不敢靠近的感觉。Bucky的血液不必在Steve的血管中流淌,他们两人已经亲得不能再亲。Bucky是属于Steve的。正如Steve也属于Bucky。

Steve不知道周围的人是否还在说话。嗡嗡的声音传到他的耳鼓直接弹射回去。他感觉像是封闭在隧道之中,眼前只有Bucky的脸。他的笑容。他的眼泪。他的呼叫……

“他是我的。”Steve突然冒出一句,屋里登时鸦雀无声。

“啥?”长桌另一头的Clint问。

“Bucky,”Steve答道,“他是我的。我要把他找回来。谁敢挡我的路,我叫他尸骨无存。”

众人哑口无言。Scott手中的笔掉在桌上,Sam和Nat不安地面面相觑。Steve感到自己就像黄石的热泉,在地下沸腾震颤,马上就要喷薄而出。他的朋友们从未见过他的这一面。他们紧张的表情已说明一切,Steve不知自己能躲到哪里去发泄。

这一次是Wanda的手搭上他的肩膀,Nat仍在他另一侧。Steve心头的焦虑一时纾解开来,像蒸汽弥散在干燥的房间。

Steve向Wanda望去,视线滑过她的棕红长发,再回到她的脸。她能体会Steve的感受。上帝啊,她经历过更惨痛的丧痛。她的双生兄弟,另一半灵魂,她曾眼睁睁感受他的逝去而无能为力。Steve找回过Bucky,Wanda却没有这个机会。

“我们会尽一切所能把他带回你的身边,”她说,“我发誓。”

Steve抬手覆在她手上。在她纤柔苗条的外表之下,Steve的怒火正在她的血脉中奔流。他微微点头,定睛望进她隐隐泛起猩红的瞳仁。

“我们有线索吗?”Scott问,“他留下了昆式机,Clint除了脖子上插了绣花根针基本没受伤。就这些?”

“绣花针?那玩意把我麻翻了……”Clint揉着脖子说。“不过是没有。我们就只知道他放弃了昆式机。”

“他没有杀你。”Nat沉吟道,“这是值得注意的。”

Clint气呼呼地挺起胸脯,嘴张了又闭,但什么也没说出来。

“那个人长着和你一样的脸,而且没有杀死你的朋友。这是条线索,不是吗?” Sam耸耸肩猜测道,“也许他认识我们。”

“我们上次去的那个地方,”Steve说,“在Mlyn的九头蛇基地。肯定有关于那人的线索。那里是所有事件的起源。”

“事实上,”门口响起一把沉着的女声。众人转头望去,只见Maria Hill和Nick Fury站在那里,两人都是一身黑衣。“那里原是神盾局的基地。”

“你耍我哪?”Sam翻个白眼,“到现在还在玩那套愚蠢的保密勾当?”

Steve不理他,径直走向Nick和Maria。他低头浏览Maria手中的案卷,纸张年久泛黄,并有火烧的痕迹。

“现在神盾局交给Coulson管理,很多事我已不再过问,“Fury解释说,“但某些事我是一定会管的。”

“等等,你不能随口爆出这么大的雷就算了,”Clint叫道,“Coulson还活着?Phil Coulson?”

换了别的时候,Steve也会停下来追问,但事关Bucky的生死,就算听到是Loki在管理神盾局,Steve也还是只关心Bucky。

“神盾局成立后发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事实,”Fury说,“这个星球从远古就有过来自亚斯加德的来客。以及——其他。”

“其他?”Steve剑眉一挑。

“有无穷多平行宇宙的存在,我们相信每个宇宙中都有我们每个人的某种版本。神盾局成立之初,向其中一个宇宙派出了十二名特工,希望能收集信息,建立联系——和平邦交。”Fury走到桌旁,在Scott旁边坐下,一手放在桌上。“他们错了,大错特错。”

“什么,其他宇宙?我知道我曾进入亚原子世界,但是这个?”Scott似乎不能理解周围人怎么都是一付见怪不怪的样子。“你是说有无数多个我在外面跑来跑去?你知道那有多吓人吗?”

Fury转看Steve,咋了下舌,“那个项目是Carter特工负责的。十二名特工一个也没有回来。我们起初猜想他们是穿越失败或迷失了。经过调查才发现他们穿了过去,然后参与发起了那个世界的二次大战。”

Steve抽一口气,望向落地窗,“天哪。”

“将近二十年后,神盾局又派两名特工穿过去一小时。他们在有限的时间内探得的消息是那十二人都已被处决。那以后Carter特工下令销毁全部案卷,那个项目彻底关闭。现在我们只剩下这几页。”

“那边发生了什么?”Steve追随Fury走到桌旁,但没有坐下。太多的焦虑,他坐不下来。Fury喜欢讲古,Steve会容忍他东拉西扯,只要能归结到如何找回Bucky的话题。

“那十二名特工偏离了计划。那边的世界原本险些避免了二次大战,所以战争开始得比我们这边晚了几年。我们得知那十二人以“外世人”的罪名被处死,那个世界认为他们是引发大战的罪魁祸首。”

“你认为Bucky现在到了那里?一个不欢迎我们的世界?”Steve总结道,“我们怎么穿过去?”他欠身向前,手指渴欲握拳出击。Bucky孤身一人陷入充满敌意的世界。然而……

Steve猛抽一口气,脊背瞬时停得笔直。

“Steve,怎么了?”Sam走近他身边。

“Bucky找到了另一个我,”Steve轻声答道,“他——他找到了另一个我。”

Steve的心像被掏空了一般。当然Bucky会相信任何一个自称是Steve Rogers的人。如果Fury说的是真的,Bucky应该知道那不是他的世界。他应该知道那个Steve不是Steve。但他却在那里,和那个人在一起。Bucky是和另一个Steve在一起……

Steve双腿发软,像烈日下的果冻眼看就要瘫软融化。Sam的手搭上他的肩膀,微微点头传递他的同情。Steve点头回应,咬紧牙关。

“我们怎么过去?”Natasha肃然问道。

“过不去,”Fury回答,“最后穿越的人摧毁了机器。第一次有动静时我以为是机械故障,第二次我已知道是人为活动。九头蛇一度企图让那个机器恢复功能。所以你们以为那里是九头蛇而不是神盾局的基地。我们的机器在Carter特工关闭基地后再未更新。那个镜像Steve穿越回去的同时摧毁了机器。”

“他夺走了Bucky。”Steve嘶哑地说。他不要任何人碰他,不要他们的安慰。世上只有一个人,Steve愿意让他搂住怀里像对小孩子一般抚慰呵护,而那个人此刻在另一个宇宙中和另一个Steve在一起。这绝对不能忍。“他夺走了我的Bucky。他自己没有吗?还是……”Steve的胃在腹中翻腾拧绞,直欲作呕。他的Bucky死过一次,或许另一个Steve的Bucky也是。他的Bucky活了回来,或许另一个却没有。

“上帝…见鬼!”Steve拧转身一拳击在墙上,拳头破墙而出直穿到另一边的房间。他感觉到指节迸裂,疼痛的火苗在皮下窜起。但他不在乎。他整个人都濒临迸裂,如同重压下的蛋壳,马上就要四分五裂化作一滩浆黄。

另一个Steve得到了Bucky,而他很聪明——不,是因为被逼到绝境——明白Steve是Bucky在这个世界唯一的牵系。

“我得去救他,”Steve瞪着墙上的洞,喃喃低语。“我们能找谁去修那个机器?不能找Tony。我和他……你们都知道我和他是什么情形。”他感觉像一只野狗被赶进逼仄的笼中。惊惶焦渴,急于做任何事,用任何手段,把Bucky从他不属于的那个Steve身边夺回来。

见他妈的鬼!Bucky和另一个Steve在一起。显然那个人是决意留住他的。但是为什么?他是什么居心?如此不择手段,他自己的Bucky想必是不在了。Bucky在那边可有受苦?他愿意待在那里吗?他还好吗?天哪,Steve不知是脚下的地板开始歪扭,还是自己突然失去了站立的力气。他伸手撑住墙壁,垂头看地。他不能崩溃。Bucky的生命悬于一线。Bucky的幸福,他的家,他的见鬼的记忆。

我也会这么做。如果是为了拯救Bucky……我也会杀死另一个我……

“我们他妈的怎么修好那个机器?!”Steve吼道,险些掩不住声音里的惶恐与癫狂。他疾转身逼视Fury,从未想到自己会是这般疯魔。他的敌人是他自己……那个人就是他。如果他愿为Bucky摧毁整个世界,那个人当然也是一样。

Fury低头端详自己的手套,再看向Maria。仿佛过了无穷久,他终于对上Steve的眼睛。“我们和九头蛇合作。”

“这什么鬼!Steve,肯定有别的办法。”Sam跨步上前挡在Steve与Fury之间。

“不错,我们可以拿出我们没有的千万美金,投资在神盾局早年放弃的技术上。”Fury慢条斯理地说,“Hank Pyn聪明绝顶,但他也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研究出来。不过那大概不是问题,因为我们只能慢慢筹钱,既然Rogers和Stark老死不相往来。”

Steve的视线直接穿过Sam,对他置之不理,只听进Fury的话。他决心已定。他可以做任何事……任何事。

“不,”Steve的声音他自己都觉得陌生,发自一个苍老疲败的人,只有攀住仅存的一线希望,才能让自己的心脏持续跳动。“我们和九头蛇合作。”


14 May 2017
 
评论(39)
 
热度(91)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