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冲锋年代 Targeting(美式足球AU)第十八章

题目:Targeting
作者:queenmab_sherzo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十八章 最后一轮

周一上午总共发生了五件事。

第一件:全国联赛最后一轮的排名公布,东南州大理所当然高踞榜首。令人意外的是,美州大只跌到第三名,在大学橄榄球圈里激起了不小的争议。

最先得到消息的是Clint。Steve晨跑回来正在张罗第二顿早餐,突然听到客厅里哗啦一声。他急忙跑过去,只见Clint Barton陷在沙发和茶几之间,身上绞了三张毯子,头埋在枕头底下。

“你还好吗?”Steve把枕头拿开,露出Clint惊奇的脸。

“我们第三。”Clint喃喃答道。

这几乎是史无前例的。通常任何一场失利都会让一个队的排名大跌。而他们只跌到第三。

Steve惊得张大了嘴,看向电视机。屏幕上正是本周的前十名。

第十二周全国排名
1.东南州立(11-0)
2.奥本 (11-0)
3.美国州立(10-1)
4.得克萨斯基督教大学 (11-0)
5.威斯康星 (10-1)
6.路易斯安那州立 (10-1)
7.斯坦福 (10-1)
8.利莫里亚 (10-1)
9.俄勒冈(9-1)
10.俄亥俄州立 (10-1)

各路人士都在为全胜的德克萨斯基督教大学抱不平。

大学联赛的排名系统有一套极其复杂的算法,不仅计算输赢,同时考虑对手等级、得失分数、球赛质量,以及若干其它因素。显然美州大是以小比分惜败榜首球队,所以评分仍然不错。而TCU十一连胜的对手多是鱼腩。

赛季结束后,榜首的两支球队将在一月决赛。此刻挡在美州大与全国决赛之间的只有一个队。

“难道说我们这周要为阿拉巴马加油吗?”Clint的声音从Steve脚边传来。
Steve做个鬼脸。“恶心。”

但Clint是对的。如果阿拉巴马本周钢铁碗战胜奥本,美州大还有一线机会挤到第二名。就历史战绩而言,阿拉巴马原是奥本的克星。

“红潮加油?”Clint试探地喊道。
“我才不喊呢。”


周一上午第二件事:Steve收到了海斯曼奖委员会的正式信函,通知他已获提名,邀请他参加下下周六在纽约的颁奖典礼。

Steve前前后后读了四遍,然后不得不推开电脑躺下来凝神呼吸。

并非意外。Steve Rogers的名字和海斯曼奖连在一起已经好几个月,但Steve一直充耳不闻,对媒体无可奉告,只专注于球场。

此刻是无可否认了。

他确定会前往纽约,也确定有机会赢得美国体育史上最负盛名的奖项之一。


第三件:Clint Barton换了新手机。至少是换了新号码。

周末过后骂人的短信逐渐稀落,但并未停止。Clint尽管抱怨白花十五块钱,最终还是办了手续。Natasha决定的事没有他争辩的余地。

(“要不然我骂回去怎么样?”Clint说。
“不行,”Natasha斩钉截铁,“你会惹上比那些人更大的麻烦,你知道的。”
“好吧…不过你得承认那样会很好玩。”
她耸耸肩,“那就给他们我的号码好了。”
“才不!”Clint叫道,“我不要让他们给你发死亡威胁!我关心你!”
Natasha甩给他万年寒冰的一眼,他就此闭嘴。)


由此引发周一上午第四件事:Steve Rogers对整个推特开战。

他每一打开推特都会看到对Clint Barton的谩骂。当Clint被逼得更换号码,Steve决定采取行动。

Steve Rogers SteveRogersQB
所有抨击Clint Barton的“美州大球迷”:你们应该感到羞耻

Steve Rogers SteveRogersQB
别忘了:Barton本赛季19次射门18次射中,在联盟所有踢球手中排名第一

Steve Rogers SteveRogersQB
更不必说他包办了我们对东南州大的全部得分

Steve Rogers SteveRogersQB
若不是Barton在上半场的精彩表现,我们根本就没有用任意球赢得比赛的机会

Steve Rogers SteveRogersQB
Clint Barton是我们队上最出色、最努力也最有价值的球员之一

Steve Rogers SteveRogersQB
ASU的真球迷永远不会背叛我们的任何一位球员

Steve Rogers SteveRogersQB
美国州立大学的素质不是这么低下的

Steve Rogers SteveRogersQB
面对强敌我们每个人都倾尽了全力,包括Clint Barton。尤其是Clint Barton。

Steve Rogers SteveRogersQB
有时运气没有站在你这边。橄榄球就是如此。但推卸责任只能削弱自己。

Steve Rogers SteveRogersQB
我支持Clint Barton

发言已毕,Steve关闭了提醒功能。


第五件算不上事件,只是生活日常:Steve和队友们去上课。

西蒙市的呼吸脉搏都系在橄榄球队身上。赢球时全城欢庆,失利则让整个城市陷入悲伤。输球后的周一总有大批学生旷课,有时老师干脆取消。

队员们却没有疗伤的时间。对于学生运动员在学业上的要求一丝不苟,这是大学体育系统一向招摇的幌子。


周一上午有一件事没有发生:Bucky没有回Steve的短信。

他是周三回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提醒我永远别把你惹毛了,队长。”Isaiah一脸坏笑地说。
Eli正在给女儿编小辫,听到这话抬了下眼。“怎么了,他又干什么了?”
“对半数球迷宣战。”Isaiah答道。

“我没有宣战,”Steve抱怨说,“我只是…提个建议。”
“那不是建议,你丫把他们骂得狗血淋头。”

Monica大叫一声,“爸爸!Ice说脏话!”
“坐好,”Eli训她,“让我赶紧编好你的头发,奶奶马上就到。”

他们四人坐在门廊上,享受十一月罕见的温暖阳光。四岁的Monica坐在台阶底层,她爸爸拿着发油和梳子坐她身后。Isaiah和Steve学他们父女的样坐在台阶另一头,Steve替Isaiah按揉肩膀。Kate,Clint和Natasha在屋里给Eli的小女儿Tanya洗澡,准备接待Eli的母亲来访。一个非同寻常的大家庭,Steve想着心里暖暖的。

明天是感恩节,周六则是赛季最后一场。往年Bradley一家人会开车两个半小时去母亲家里过节,但今年有所不同。

“我们这次怎么不去奶奶家了?”Monica问。
Eli面色尴尬,叹了口气。Steve猜想这已不是Monica第一次问这个问题。
“周六是爸爸最后一场球,记得吗?”Steve耐心地说。

每年的最后一次主场比赛,美国州立大学会向即将毕业的大四球员们致敬,在赛前让他们逐一携家人出场接受大家的喝彩。所以Bradley太太虽然身体不好,还是远道来到西蒙市。

Monica惊得瞪大了眼。“他这辈子最后一场球?”
“在美州大的最后一场。”Steve答道。

“他们把你开除了?”Monica担忧的神情只有在操碎心的父母和最驯顺的金毛狗脸上看得到。
Isaiah哈哈大笑。
“没有,宝贝,”Eli说,“我只能在美州大打四年,现在四年到头了。”
“我正好四岁!”她兴高采烈地说,Isaiah笑得打跌。
“四岁的小傻妞,”Eli说,“别乱动。我们只剩一条辫子了。”

“Steve也和我们一起过感恩节是不是?”她央求地说。
“当然是!”Steve说,“没有我的两个好姑娘我怎么过得了节。”
她笑得花枝乱颤。

Steve前三年的感恩节都是和Bradley家人一起过的。周六总要比赛,坐飞机往返布鲁克林不现实。何况Eli的妈妈从一见面就收养了Steve。第一年他刚做完汤米约翰手术,胳膊吊着石膏,看上去就像被大雨淋透的狗狗。Bradley太太塞给他四盘感恩节大餐,外加一堆止疼土法。从那以后她就像他的第二位母亲。

“Steve也是美州大最后一场吗?”Monica问。
“哦—我—不,不是,”他一时结结巴巴,“我可以再打一年。”

Steve第一年是红衫球员,所以还有再打一年的资格。也可以选择参加NFL选秀。所以周六也有可能是他在美州大的最后一场球。

他一直左思右想难以取舍。

“我们等着看,是不是?”Isaiah嘟囔着捅了Steve一下。

他两人都还未决定是否再留一年。原本希望以全国冠军圆满收场,现在看来机会渺茫了。

“是啊,等着看。”Steve轻声应道。

当然,他兜里的手机就在此刻震动起来。

Bucky
恭喜海斯曼

Steve的胃忽悠一下从台阶上滚了下去。“靠,”他喃喃自语。
“怎么了?”Isaiah伸脖子看过来。
Steve反射地后仰,不让Isaiah看到手机屏幕。“没什么——收到短信。”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把Bucky的事保密。他并不以Bucky为耻,也不以Isaiah为耻。但这俩人还是隔绝开来为好。就像醋和苏打粉。至少目前是这样。于是Steve继续仰身背着Isaiah回信。

Steve Rogers
谢谢。太意外了,还没回过神来。谢谢你

Bucky
相信我,除了你没人会意外

Steve捏了下Isaiah的肩膀。“我进去了。你还行吧?”
“唉,我才刚松泛点。”Isaiah试着转转脖子。
“要不要我——”
Isaiah扑哧一笑,“得了,逗你玩的。进去吧你。”

Steve站起身向大家挥手道别。屋里光线昏暗,客厅空寂无人。他在吱扭作响的扶手椅上坐下,看着手机发了会儿呆。决战的胜负在于……

Steve Rogers
Bucky,我知道已经过了很久,但我们应该见个面聊一聊,你知道,关于橄榄球啦学校啦随便什么。就是想跟你聊聊天。你可以上我们这儿来,随时来都欢迎。或者我开车去冬日堡。再不然去城里见面也行。你觉得怎么样?

仿佛过了无穷久,或许是一天,也可能是四分钟。他茫然呆等,终于等到的回信一点也没让他放心。

Bucky
我不知道

Steve Rogers
感恩节有计划吗?我们可以一起做点什么

继续等。这一次等了十五分钟。下午的时间在分分钟流逝,但他说什么也不能再让Bucky从他指缝间溜走。

Steve Rogers
Buck?

Bucky
你知道Maximoff也有提名

只要能让Bucky继续回信,改变话题也不算什么。

Steve Rogers
是啊我看见了!比赛后我跟他说过话,像是挺酷一人

Bucky
“酷”就说不上

Steve搞不清Bucky是不是开玩笑,于是用中性口吻回答:

Steve Rogers
哈哈好吧我到纽约是躲不开他了

石沉大海。五分钟、十分钟没有回音,Steve鼓起勇气继续追击。

Steve Rogers
我们在芝加哥见个面怎么样?随便聚聚

Bucky
我们要训练

Steve Rogers
礼拜天呢?我们放一天假,你们呢?

Bucky


Steve Rogers
水族馆礼拜天免费

Bucky
只对伊利诺伊居民

Steve恨不得拍死自己。他满二十一岁后拿到了伊利诺伊驾照,Bucky当然是没有的。水族馆免费。Rogers你个白痴。
还在自怨自艾,Bucky又发来了一条。

Bucky
美术馆?

Steve把脸深深埋在手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radley太太是个英气勃勃的美丽女子,方脸宽肩,手劲很大。头发在脑后绾了个髻,高亢的声音介于厨房的闹钟和歌剧男高音之间。她走路需要拄根拐杖,只有做饭时不用。

看得出两兄弟的运动天才来自哪里:Bradley太太几乎和她儿子一样高,不用移步就能从灶台边够到厨房另一头的水池,把锡纸团扔垃圾桶也是一扔一个准。

至于Eli的自卑和Isaiah的寡言从何而来就不得而知了。

热热闹闹的感恩节充斥着小孩子的尖叫,红薯的甜香,NFL球赛,以及Bradley太太在Isaiah想盛第五盘时威胁要拿拐杖揍他。

(对Steve则是“Steve,来来来,再吃一盘。”
“啊——吃不了了,夫人。我都吃了三盘了。”
“要吃就吃四盘,听见没有?”)

Bradley太太两年前患了乳腺癌,但癌症一点没拖她的后腿。周三晚上她做好甜食——樱桃馅饼,红薯饼,奶酪蛋糕,以及Kate想吃的巧克力饼干。周四她与Eli联手整出一桌盛宴,足够喂饱50人的一个营。或者五个大学生运动员。

Steve照例主动要求帮忙,照例被赶出厨房——没有要求帮忙的Isaiah则被派了活。“我负责红莓酱。”他宣称,也就是说他用罐头刀还不至于割到手。

Clint和Natasha也奉命袖手旁观。不过一听说Sam是南方人,Bradley太太马上叫了他去负责计时和调肉酱。

主菜有烤火鸡、熏火鸡、炸火鸡、叉烧火腿、调味酱、土豆泥、红薯拌棉花糖、奶酪意粉、豆角、甘蓝、土豆色拉、层层叠叠的玉米面包、黄油、肉酱、芥末蛋,当然,还有罐头红莓酱。

“太美味了,Bradley太太,”Steve吃完第四盘说,“我这辈子大概都没吃过这么多。”
“你年年都这么说,宝贝。”

吃饱歇足,Bradley太太勒令Isaiah收拾桌子,Steve、Sam和Kate在后院玩橄榄球。每次Monica上来拦截Steve他都夸张地扑倒在地。场边的Eli直担心他的膝盖。

“换人,”Steve把球扔给Eli,一屁股坐在躺椅上,看Eli和Kate大呼小叫地跟两个女儿玩遛猴儿。Steve笑得腮帮子酸痛。他想起艾比,他在布鲁克林的老狗;想起桑德堡诗中的秋日烟尘;想起巨人队的神奇接球手。想起他的手机,留在了楼上枕边。否则他会克制不住发一整天的短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后一轮。第一次进攻,Steve就把球传给Isaiah Bradley达阵成功。

Isaiah自从上周失利后憋了一股劲。赛前的庆祝活动他一直站在场边纹丝不动,只有开场前跟他妈妈和Eli拥抱了一下。

圣母大学毫无还手之力。

上半场势如破竹,Isaiah又跑出一个达阵,Sam和Johnny各接下一个,再加上Clint的两记任意球。Luke Cage和Danny Rand犹如两头藏獒。对方上半场一分未得,下半场也只达阵一次。

到第四节,Steve和Isaiah加起来拿了七个达阵。

领先50分有余,Fury教练换下了大部分主力。Steve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下场,Eli率领球队继续进攻。

他自己最终也掷出了一个达阵。

Steve的心隐隐作痛。

上周这支球队在哪里?水银泻地般拿下六十分的攻击力,忠诚的球迷,Clint Barton百发百中的巧射,都在哪里?

看着Eli Bradley以前所未有的胜利结束他的大学生涯,Steve为他骄傲的同时不能不想这一切都毫无意义了。

圆满的结局却带着无法挽回的遗憾。这支队伍值得进入全国决赛,或许比历史上任何一支球队更有资格。Isaiah Bradley,全国一流却被远远低估的跑锋;他活在阴影中的兄弟Eli;Clint Barton,联盟历史上最稳定的踢球手之一;Luke Cage,在防守线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却终于未能扭转终结赛季的败局。

就这样结束了。只留下壮志未酬的梦想,犹如远天外逝去的雷声。

这份惆怅一直萦绕在Steve心头,经过赛后采访,回到更衣室。整个球队都在那里,肾上腺素的高潮未褪,糅合了欢欣、恐惧与怅惘的赛季末情绪笼罩着所有人。

Nick Fury沉吟良久。他站在球员面前,抱着胳膊盯着地面。Steve期待一场深刻感人的励志演说。直击人心,只有Nick Fury做得到。

Fury深深吸一口气,直视Steve的眼睛。“奥本输了。”

更衣室里炸了锅。

奥本输球并不能确保什么,但他们重又点燃了希望。

Isaiah一把抱住Steve,紧得差点勒断他的肋骨。

07 May 2017
 
评论(22)
 
热度(131)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