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冲锋年代 Targeting(美式足球AU)第十七章(下)

题目:Targeting
作者:queenmab_sherzo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谈话似乎就这样结束了。Steve原以为Sam Wilson能够理解,或者提起类似的经历,至少也会说个笑话之类。可是——

“你看到视频了吗?”

“看到—什么—”Steve一头雾水。

“那段视频?Barnes把你扑倒,你撞到头的那段。”

Steve目瞪口呆,看看屏幕再看向Sam。“…没,没看到。”

Sam咬了咬嘴唇,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跨上台阶,俯身在连结放映机的电脑上操作起来。鼠标咔嗒几下,大屏幕上出现一个模糊的影像,显然是某场比赛中冻结的一幕。Steve认出两队球衣。

“是昨天那场吗?”他毫无必要地问。

Sam没有回答,再咔嗒两声,影像活动起来,正是第四节开头。屏幕下方的进度条开始迅速拉长,Sam在快进。

Steve长长地啜了口咖啡,做个鬼脸。

“抱歉,“Sam嘟囔道,“是在接近结尾对吧?”

“是,”Steve喃喃答道,轻得Sam都未必听得见。

Sam加快速度,直到第四节末尾,Steve受伤的那次进攻。

速度恢复正常,Sam几步蹿回座位。屏幕上的Isaiah第一档跑出四码。

“是这一次吗?”Sam问。

Steve摇摇头,看着自己持球后撤。进攻很失败。计划不错,但东南州大的防守滴水不漏。Johnny Storm没接到球直接跑出了界。

美州大球员列阵就位,Steve屏住了呼吸。

他知道下面要发生什么。他不想看,因为不想得到任何证据,逼迫他承认全国上下的一致看法:James Barnes是球场屠夫。但Sam给他看这段必然是有原因的,Steve用力吞咽,眼睛紧紧盯着视频,一天之间在体育界争论得沸沸扬扬的那一幕。

视频中的Steve退后待发。他倒着步张望前场,一秒,两秒,三秒。Steve记得当时每一个接球手的位置,记得对方的防守何其森严。想到那些他的气息不由得急促起来。

通常是铜墙铁壁的进攻线已开始崩解。屏幕上的Steve躲过一名线卫来自盲侧的拦截,从口袋里脱身出来,再眺望前场,绝望地寻找机会,祈祷Sam能打开空档。就在此时Barnes出现在屏幕上,向Steve扑来,无人可挡。

Steve的心怦怦狂跳。他看着Bucky追赶他,他毫无脱逃机会。视频中的Steve抱紧了球,在Bucky撞上来的那一瞬,犹如巨浪冲击海岸的岩石。

虽已沉浸在当时的情境之中,Steve还是隐隐感觉到某种未知的不安。他在椅子边缘挪动一下,眼睛盯紧屏幕。冲撞本身并不是特别粗暴。Bucky的擒抱动作干净利落,两人一同倒向草坪,突然——Steve倒抽一口气,看到倒地时他的头撞上了一名美州大球员的膝盖,刷地扭向一侧。

Steve飞快地看向Sam,“那不是他的错。”

Sam摇摇头手指屏幕,于是Steve继续看下去。

视频中的Steve和Bucky同时倒地。Bucky松开胳膊,看着躺在他身下一动不动的Steve,似乎呆了一瞬。然后,像触电一般,他猛一下跳起来,向着美州大的边线拼命挥手。Steve的队友们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Sam和Isaiah围在毫无反应的Steve身边,试图唤醒他。

一群美州大的助教大步赶来。东南州大的一个球员想把Bucky拉走,却被他甩开。

仿佛在看慢动作,Steve屏息盯着屏幕,感到背上寒毛倒竖。Bucky推开美州大的助教们,从Sam Wilson和Isaiah Bradley之间挤进去,在Steve身边跪倒,执起了他的手。

大概不过几秒种。美州大助教赶开无关人等,Bucky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之外。然而那个景象印在Steve眼中,他牢牢盯着不放,任时间从身畔飞逝,掠过心头的每一丝裂痕,酸楚痛切。

往昔的记忆顷刻间如潮水没顶,Steve记起那份窒息的感觉,在体育馆刺目的光柱中魂飞目眩——Bucky躺在草地上,艰难喘息,流着泪,却又带着微笑,任何时候都在笑。发生了什么,回到我身边来。发生了什么。

Steve的眼睛火热刺痛。

他把眼光从屏幕上强行撕扯开,投向Sam,后者一直在默默打量他。

Steve清了清嗓子,伸手抚平衣服上不存在的皱褶。“哦,天哪。”
Sam报以同情的微笑。他对此极其擅长。

Steve突然想起一事,热血直冲上头,“难道没有人看到这个吗?”
“我不知道他们几时插的广告。”Sam说,听起来像是道歉。
“世界体育中心为什么不重播这一段?”
”Steve——“

“狗屎!”他一跃而起,对着外面记者群的方向狂挥胳膊。“他们全都把Bucky描绘成恶魔,事实上—这个—他明明—他根本就没错!”
“我知道。”
“他试图帮助我,Sam!”
“我看见了。”

Steve忍受不了。肾上腺素在他血脉中汹涌澎湃,他两步蹿上台阶,按下暂停,疲惫不堪的大脑无法消化这场比赛。

“他们要为这个对他禁赛?这件事证明了他根本不是他们认定的恶棍!”
“没人当真认为他会被禁赛,”Sam安抚地说,“只是美州大球迷瞎吵吵,还有那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评论员。”
“就算如此,Bucky的名誉还是会被他们毁掉。”

“赛后你跟他谈过吗?”
突然转向的问题犹如一瓢冷水灌进Steve肺里。

有时风暴带来最大的灾害是过后的洪水。

他刹住踱来踱去的脚步,险些失去平衡。

“是,”Steve哑声说,“谈过了。”
“他说什么?”
“什么也没有。”Steve干巴巴地说,“时间过去太久了。我想我们只是不再……嗯,”他清清喉咙,“真是见鬼。”
“对不起。”

“他不愿理我。”
“他不愿理任何人,”Sam说,“他从不接受采访。所有人对他一无所知。”
“就好像是Pierce把他锁在动物园的笼子里,和他们防守组其他那些野兽一起。”

“我说,”Sam心平气和地说,“时间过了这么久,也许他已不再是你记忆中的那个人了。也许他不是好人,也许他在球场上过于粗暴。但这个?”他指指屏幕,“那是干干净净的拦截,是线卫履行他的职责。只是运气不好遇到意外,若不然什么事都不会有。”

Steve从牙缝里吸入冷气,“为什么别人不能这么看?”声音低得让他自己感到可耻。
“他们没有你那么了解他。”Sam微微一笑,“你也并不是真正了解他了。”
“我了解他。”Steve斩钉截铁地说。

这一切已超过了极限。输球犹如闪电,辉光刺目,锐痛钻心,在一毫秒之间划过苍穹,转瞬即逝,留下一片虚空,一无所有,连空气都已抽尽。然而之后的这一切:野狗一般纠缠不休的记者,死亡威胁,脑震荡测试,Bucky Barnes被千夫所指。这是闷雷,闪电过后所有的空气重又挤压下来。

Steve承受不了,又不愿对Sam Wilson撒气。于是他轻声道歉,更轻声地道别,转身向门口走去。

“哎,Steve。”
“嗯?”他转回头,Sam双手背在椅子后面,头发的轮廓在放映机的光柱中闪闪发亮。

“你为什么叫他Bucky?”
“那是他的名字。”Steve不假思索地说。
Sam歪歪头,“James Barnes?”

Steve感到自己的肺又胀痛起来。他转向凝固的视频画面,为了不必对上Sam的眼睛。“上中学的时候人人都叫他Bucky。”

“这名字真够怪的。”Sam说,并无反感。

“是啊,”Steve只得同意。Bucky一贯讨厌别人叫他James,于是他的小名一直叫了下来。谁要敢拿他的名字取笑Steve饶不了他们。

“当然那不关我的事。”见Steve没搭腔,Sam又说,“不过他是够狠的。”
“Bucky?”
“可不是,下手真重。”Sam露齿而笑,翘起二郎腿,“我巴不得能还一次手,你知道?一次就好。”

兼打进攻和防守就有这个好处,Steve心想。他想象高中时的Bucky,扑倒对方外接手时大概也是格外解气。过后也会拿这个开玩笑。

“呃,不是说我想拧断他的脖子之类的,”Sam见Steve不吭声以为他生气了。
“我知道你的意思,”Steve展颜而笑,“那也是他活该。”

“我没这么说啊,”Sam连忙分辩。
Steve双手插兜,“我打赌你俩会很合得来。”
Sam瞥一眼屏幕,“我俩昨天可一点没合得来。”

那倒是。Steve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说,不知道是否说得对。Sam和Bucky?

但他感到心头莫名的牵动,想起某个著名教练的名言:决战的胜负在于人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teve找了个边门溜出去,一个队友匆匆进来,戴着兜帽头垂在胸前,俩人撞个满怀,Steve张口准备道歉,这才认出——

“Clint!”他惊叫。
“嗨。”

Steve一把搂住Clint的脖子,“我太抱歉了,上帝啊,我恨不得把所有报纸一把火烧掉,那些人在想什么,我难以置信——你的脸书——”

“啊,没什么大事。”Clint拍拍他的背。

Steve松开来端详Clint的脸。“事情很大。这不象话,我要给他们一个教训——“
“喂,老妈,真没什么的。我保证。”

Steve停下来换一口气,方才看清Clint一身邋遢的状态——乱发从兜帽里刺出,眼窝深陷,下唇有咬破的红印。“你真的没事吗?”

“我真的没事,熊妈妈。”Clint挤出一个微笑,眼圈依然是两团青黑。“往宽处看,东南州大的球迷对我可好了。”
Steve眨巴眼,“什么?”

“我收到他们的一堆感谢信,”Clint晃晃手机,自嘲地笑道,“我想是他们发来的,”他皱着眉看了一眼,耸耸肩膀,“是威斯康星的区号。”
“…那帮混蛋。”
“哎,我是说真的——他们感激涕零。”

Steve愣了一回,脑中突然爆出火花,“等等—你—他们…你记得威斯康星的区号?”
“…呃,我得看了才知道。”

Steve心头狂跳,手忙脚乱把手机从兜里拔出来,差点掉在地上。

“这个是,”Clint看着自己的电话屏幕,“区号是715。'恩人啊,Barton。'”
Steve在自己的短信中寻找对照。

“还有这个:'我们会在夺冠感言中向你致谢的。'”
Steve迷迷糊糊听着,心中火冒三丈。他强迫自己呼吸。“我简直想把冬日堡烧成白地。”

“啊,这个好!”Clint不理他继续念,“'原来我们队里拿钱的有两个踢球手。'精辟。他们是承认了东南州大的球员有拿钱吗,还是——“
“是同一个区号吗?”
“——开玩笑的——呃,啥?”Clint再看手机。“不,这个是262。”

Steve大一选过一门大气地理课。注册时一点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只是需要自然科学的学分。结果就是基础气象,学的是气压、气团、降雨之类。他记得期末考有一道题是关于露点。露点的定义是“固定气压下使空气冷却达到饱和时的温度”。课本上是这么说的。Steve一直没完全搞懂,只知道是关于清晨草地上的露水是否结霜。

此时此刻,对着他的信箱中那条来自262区号的短信,Steve蓦然明白了什么是露点,清晰真切,如同直透骨髓深处的寒意。

“Steve?”Clint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水下传来。“Steeeeve。Steve Rogers回魂啦。你还在吗。”

缓缓地,仿佛拖着千钧重负,Steve的视线从手机上抬起。“哦。”
“怎么了,Steve?”
“没事,只是——你说262?”
“是。这个,你别见怪,我得赶在那些记者包围过来之前溜掉。”

“好的,”Steve茫然应道。他甩甩头(立刻后悔不迭,太阳穴传开的剧痛让他眼前发黑),望进Clint的眼睛。“唉,伙计,我是真的很抱歉。比赛结果,那个射门,那不是你的错,好吧?我不怪你。大家都不怪你。想都不会想。”

Clint的微笑疲惫中透着宽怀。“谢谢你,Steve。但还是挺难受的。”
“我知道,”Steve会心地捏一下他的肩膀。“不管怎么说,别跟自己过不去?”
“是啊是啊,”Clint搔搔头发,“今晚一起玩使命召唤?”
“一定。”

Clint走了,Steve的注意回到手机上。

犹如经过一夜的冰霜寒冻,他看到自己的手指在发抖,却毫无知觉。他的全身都麻木僵硬。

+1 (262) 107-1945
你干嘛非要回到场上

Steve深吸一口气。

不一定是他。

可以是威斯康星的任何人。任何一方的球迷。甚至有可能是Steve的队友——低年级生,红衫球员,再不然是防守组外围的替补,跟他没说过话的某个人。

所以不一定是他。但Steve不会放过任何可能。

他用尽可能中性的口吻答道:
我感觉还可以。不想让球队失望。

发出去等了五分钟,时不时瞥一眼已经锁屏的手机。五延长到十,再到十五。手中的电话突然震响时他差点失手摔了它。

+1 (262) 107-1945
你丫想找死吗你个蠢蛋

Steve登时跌坐在台阶上。又一次想起从前的教练,高中时代,闪电,和体育名言:我们必须明白,决战的胜负在于人心。领袖在人们心中的影响力是不可估量的。一旦你赢得了那人的心,他会追随你赴汤蹈火,无坚不摧。

Steve模糊的泪眼已看不清屏幕。他的手指自动敲出回答。


Bucky?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上一章Steve和Bucky见面的那段我曾问过作者的想法,以下是她的回答  

queenmabscherzo:bucky is just very guarded in that AU. human interaction is not really his thing. also, his feelings toward steve at that point were complicated, because they had not seen each other in so long, and bucky a) doesn't know if he can trust steve, b) is very independent and standoffish, c) missed steve ALOT for many years and kind of convinced himself that steve doesn't need him/isbetter off without him, d) just played a really intense football game and is really tired and sore and dazed about it, and e) all of that combined makes him extra moody. so ... that was kind of long. but i just tried to capture the idea of a person who's angry and hurt and standoffish, and he's being cornered by steve, so how would a kid in that situation react? that's why he's a little unpredictable and such.

rsh437:Ah,thanks! I thought it's something along those lines but couldn't put it into any coherent sentence. And I thought maybe he felt guilty about Steve's injury and didn't know how to face him?

queenmabscherzo:yes omg that too!!


09 Apr 2017
 
评论(23)
 
热度(149)
  1. 撒尿柔丸rsh437 转载了此文字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