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燧镜情劫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镜像宇宙)3-2

题目: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作者:Hopeless--Geek (wuzzy90), L1av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见图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Fury对此十分不悦。一番争执之后,Steve脸上留下了一道血口,但他终于得以开上一架战斗机带Bucky离开基地,前往圣多美。

圣多美是非洲海岸边的一座岛屿。北美洲毁灭之后,非洲的几个国家统一起来,在日益衰败的国际环境中独善其身,成为当今少有的稳定国家。非洲的自然资源引起过多次征战,但现在非洲人是最富有的。在神锋局成立前,Howard Stark和Obadiah Stane就住在非洲。神锋局与非洲国关系良好,常有食物和武器交易,也有不少非洲人自愿入伍。

圣多美一点不像广漠严寒的俄国、北欧和希腊,更不像北美洲的不毛之地。这里温暖翠绿,花果满枝,大群动物在艳阳下徜徉。

Steve深深吸入空气中熟透果实的甜香,跟在Bucky身后走下飞机。他们须得把卸下的器材拖到海滩上的小屋里。

Bucky背起背包,回头粲然一笑,Steve也对他笑笑。

在这里很容易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过。全世界战火连年,饥民相食,圣多美这座小岛上却不见末世的痕迹。Steve羡慕这里的居民。

他们栖身的小屋属于Tony Stark。他一直和非洲国保持联系,广施恩惠。

Steve打开没有上锁的门,让Bucky先进。他随后进门环顾四周。一间小小的木屋,不通电也没有洗手间。厨房有一个冰柜——里面是一大坨干冰——和一块砧板,水池与一缸清水相接。

Steve爱这个地方。

小屋中间是一张大床,后墙只有半人高,除了两根支撑屋顶的柱子。清凉的海风吹拂室内。墙角有一张两人木桌,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真是五星级享受,Steve,”Bucky笑着吻Steve的肩膀。“我喜欢。”

“那就好,”Steve答道,“不然我只好把你扔海里去。”

Bucky翻个白眼,笑道,“我们现在做什么?”

“出去觅食。”Steve说,“我看见飞机旁边有棵杨桃树。”

“所以,我们不去农贸市场之类的?”Bucky挑眉问道。

“我们可以打猎——都是免费的。”

Bucky大笑。

“你以为我开玩笑吗?神锋局不发钱。它提供我们所需的一切。”

“真的?你没有工资?”

“没有,”Steve把背包放在地下。“当你时刻为生存挣扎,金钱是没有意义的。”

“但Stark有钱,神锋局付钱给他。”Bucky不太确定地说。

Steve往床上一躺,仰望屋顶的横梁。“是,他拥有得起。”

“你得拥有得起钱,才能有钱?”Bucky也躺下去,与Steve头挨头。“这个世界真…”

“乱套?”Steve接话,“我们知道。”

“可怜。”Bucky说,“不是没有钱这一点,而是——你们都各自为战,互相残杀。不过我的世界也未必更好。”

Steve扬起眉毛。

“有各种宗教纷争。我和你不能当众接吻。不是每个国家都允许同性婚姻。妇女也没有完全得到应有的平等。问题多的是。”

“听你说你并不认为你的世界胜过我们的,让我觉得——很高兴。”Steve想了想说,“因为这意味着你没有看不起我。”

Bucky翻个身把Steve的头搂进怀里,“我怎么会看不起你。”

Steve闭目聆听Bucky的心跳和轻柔的海潮声,微风拂过他的后颈,他挪动一下和Bucky挨得更紧,一臂搂住他的身子,吸取他微带杏仁味的气息。

“我们得趁天黑前出去,”Steve说,“你打过猎吗?”

Bucky摇摇头。

Steve打开他带来的旅行包,取出两张十字弓。

“不用枪?”Bucky歪头问。

“不用,”Steve答道,“我们不能出声。猴子能闻出火药味,我肯定。”

“什么!”Bucky叫道,“我们去猎猴子?”

Steve笑着刮了下Bucky的鼻子,装好箭套。“这岛上没什么别的动物。”

“可是——猴子。”

Steve站起身,递给Bucky一张弓。“猪已经绝种了,鸡是家养的,要钱买。蝙蝠打下来也没几两肉,所以只有猴子。”

“猴子。”Bucky又说一遍,只得挎起弓。“好吧。”

Steve在他下巴上印下一吻,全身暖意熏然。“我很高兴有你和我在一起。”

“我也是。”

他们打了一只猴子。Steve一箭中的,但Bucky终于摇头说他下不了手。如果Bucky换成任何一个别人,Steve必定得杀了他。但既然是Bucky,他的善良无邪只会让Steve更疼他。

Bucky在海滩上生起篝火,Steve在树林边把猴子剥净。Bucky的生火技术和搭建的烤肉架令Steve对他的野外生存能力刮目相看。那是这个世界所必需的,Steve对他的保护终究有限。但他并不确定Bucky需要多少保护,毕竟他在原先的世界里是个杀手。

Steve把剥好的猴子拎过来,猴皮搭在肩上准备明天到集市上去交易。他不会再强迫Bucky打猎了。

Steve把猴子在烤肉架上固定好,方才舒服地坐下。他的手指沾满了血,脸上仍涂着迷彩油。

“我俩脏得一塌糊涂,”Bucky笑道,望向远方的夕阳。
“大海就在那里。”Steve答道,向他伸出手。

Bucky看看他手上的血,再看他的脸。

“不过是只猴子。”
“我不是介意那个,只是不知道咸水能洗得多干净。”

Steve耸耸肩,把Bucky拉起来走到海边。他放开手,三下两下把衣服脱了个干净,一丝不挂站在Bucky面前,嘴角斜斜翘起。他从没这么做过,对Bucky也只是偶尔看他赤裸上身而已。

Bucky努力克制不往下看,最终还是没拗过好奇心,脸上泛起红潮。

Steve大笑,转身一头扎进海中,感受水流冲刷的力度。海水清凌澄澈,水底游弋的小鱼和五彩的贝壳都看得一清二楚。他转过身来,甩头示意Bucky下来。

Bucky脱掉衣服,犹豫一下也褪下了内裤。Steve的舌头舔了一圈嘴唇,看着Bucky缓缓趟入海水。他浑身没有一丝赘肉,宽肩长腿,那话儿虽只是软垂,Steve已经在想象把它含进嘴里的感觉。

他让海潮推着他靠近Bucky,直到脚触到沙地,随即一把将Bucky拉下来与他一起投入浪涛之中。Bucky一声惊笑,两人向海中游去,离岸渐远,水面波纹渐平。

Bucky踩着水,像一条美人鱼,碧蓝眸子与海水滟滟相映。不过那双大眼睛里有一抹狡黠的光点,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Steve挑起眉毛,止不住嘴角的笑纹荡漾开来。这就是他毕生想望的一切。若能彻底脱离神锋局,他们可以找个小岛隐居下来,就此终老。有了Bucky他再也不需要任何人。

突然Bucky嘴一张,一注咸水喷进Steve的眼睛。Steve揉着眼叫苦,Bucky咯咯笑个不停。

 “好吧,调皮鬼,”Steve作势吼道,“你死定了!”他扑上去两腿夹住Bucky把他摁下水,两人来回扑腾大叫大笑。

Bucky用金属手把Steve猛拽下来,翻身压在他身上,印上他的嘴唇,带着海水的苦咸却仍是无比甜美。

Steve张开嘴,不顾灌入口中的海水,与Bucky吻得难舍难分。两人跃出水面,Bucky像在鲨鱼池中那样双腿缠住Steve。他的老二刷过Steve的身体,Bucky猛抽一口气。

“我爱你,”Steve贴着他的嘴唇喁喁低诉。

Bucky轻声哼吟,嘴唇移下来吻Steve的下巴。Steve心头掠过一丝失望,他很快放在脑后。不能期望Bucky像他一样迅即地坠入情网。他们会到那一步的。需要慢慢来,虽然他不想。

海潮推着他们上下波动,Steve的脚尖点着地,抱着Bucky让浪花将他们继续推向岸边,两人只管漫无目的地吻彼此的脸、嘴唇、脖子……

Steve在往复冲刷的海浪中站定,拥紧Bucky吻他的肩膀,来回舔舐他的锁骨。

Bucky再抽一口气挺起胯,他的老二在Steve腹部摩擦。

Steve呻吟着吻得更用力,指甲嵌入Bucky的后颈。

Bucky长声欢吟,金属手在Steve背上划出道道印痕,在海水中浸得生疼。

“我们可以…”Steve在接吻的间隙断断续续地低喃,“…一直像这样。”

Bucky放开了手,松开腿自己站定,然后把Steve拉过来,用金属臂把他拎起来让他跨在自己身上。

Steve笑着双脚在Bucky身后缠紧。“逞能。”

“谁让你说那些肉麻话。”Bucky调笑道,轻咬Steve的下唇。

“我想要你留下来。”Steve不肯松口。“这有什么不对吗?”

Bucky眼中的笑意暗淡下来,瞳孔收紧。荡漾掩映的水纹突出他湛蓝的眼色,淡化了平时的灰绿。他随着海浪上下波动一回,站定下来。波浪推着Steve靠近Bucky,令他浑身震颤。

“没有,”Bucky黯然答道,“我只盼能对你解释清楚。”
Steve双臂环住Bucky的脖子,头倚在他肩上,“那就解释。”

Bucky长叹一声,向后枕着轻柔滚动的波涛,过一会儿才又站直起来。波浪把Steve推向Bucky,他的老二在Bucky身上磨蹭,他不禁抽了口气。

“好痒。”Bucky笑道。
“真会磨人,”Steve轻啮他的耳垂。
Bucky嗯哼一声,磨蹭他的牙齿。

Bucky总能让Steve胆战心惊,意识到自己的脆弱。James不是这样的,他从不敢这般恣意挑逗。他俩之间的主从关系始终是不言而喻的。Bucky没有这种心态,他来自不同的文化,有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勇敢善良,与Steve和James截然不同的思维方式。于是Steve难得感受到了久违的弱势滋味。他在人前决不会如此。但在Bucky面前?当然,只有Bucky。

“我是想留下的。”Bucky忧郁地望向蔚蓝的远方。“但这很复杂。”

Steve默默倚靠在他的金属肩上。

“我总想着他不停寻找我的样子。他永远不会放弃。我想过——或许他会相信我已经死了。但那样只能让我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猥琐。”

Steve轻轻捏了下他的肩膀。

“让他那么好的人承受这样的痛苦太不公平了。我想过回去告诉他,再回这里来,可是——一旦见到他的面,我想我怎么都没办法再离开。尽管我对他企望而又得不到的一切你都可以给我。”

“我永远成不了他。”Steve得出结论。海波在他颈后搔痒,他长叹一声,拉开距离凝望Bucky,手臂仍环在对方颈后。“是因为这个?你更喜欢他因为——他是更好的人?”

“不!”Bucky叫道,脸痛苦地缩紧。“天哪,不是的,Steve,我——你们是同一个人,只是应对不同的环境。”

“但他还是比我好。”Steve感到他的心在绞肉机里撕绞碾碎。他想哭,但Bucky已经看他哭得太多了。这一次他只想在他面前鼓起勇气。

“我和他有太多的过往。”Bucky解释说,“我看着他长大的。”

Steve点点头,手一推潜入水中。逃避是懦夫的行为,但怒气侵噬了他的心。无论他怎么做,无论付出多少,他永远成不了该死的美国队长Steve Rogers。他只能是“另一个”。那个赝品。

那个备胎。

Steve游到岸边,径自上岸回到小屋。浑身滴滴答答,他从旅行包中取出两块毛巾,其中一条裹在身上,另一条拿出来放在篝火旁,然后坐下来转动烤肉,目不转睛地盯着火焰。

下定决心。再清楚不过,只要美国队长还在,他永远都是次品。

他必须干掉他,必须杀死美国队长。


Bucky爬上床,温暖鲜活地依靠在Steve身边,头搭在Steve肩上。他没有开口,但皎洁月光勾勒出银亮的人影,他知道Steve是醒着的。

他们在沉默中吃完猴肉,Steve去采了些杨桃和芒果,卸在Bucky脚下,自己转身回屋。Bucky过了半晌方才进来。

两人自海中之后再没说过话。

“我是想和你在一起的,”Bucky悄声说,“只是有些事我需要想清楚。”

Steve紧紧闭上眼。这就是他渴望听到的一切。

Bucky翻身背对Steve。

Steve叹了口气,仰面盯住屋顶的房梁。狠狠咬着嘴唇,狠得口中尝到了血腥。嘴唇上的痛楚直传到心底。

“Bucky?”

“嗯?”

“如果我能答应你的任何要求,你想要什么?”

Bucky许久许久没有答话,沉寂如死,但Steve耐心等着。

“说实话?”

“是,”Steve点头,“说实话。”

“我想要——我想要你送我回去。”

Steve抽了口气,感到泪珠滚下眼角。

“我好把你的事告诉Steve,找出解决办法。”

Steve愕然转头,“什么?”

Bucky翻过身,用肉体的手捧起Steve的脸。

“也许,我只要告诉他,让他知道我在哪里?也许我可以同时拥有你们两人。”

“你想他会放你回来?”Steve问,声音里的脆弱令他心惊。

“不知道,”Bucky答道,“但那是应该的。”

“如果他不在了呢?如果两个世界的时间进度不同,那边的时间快得多,如果他已经结婚生子,或者已经死了?”

Bucky凑过来吻Steve的胡茬。“那我也就不必纠结了。”然而他的声音了无生气,放弃美国队长无异于让刀锋缓缓划过他的咽喉。

Steve凄然一笑,搂紧了Bucky。Bucky依偎在他胸前,深深叹息。

他不能冒这个险。Fury绝不会放Bucky离开。在Steve要求准许穿越时他已断然申明这一点。
Steve久久凝望房梁,艰难吞咽。他必须尽快杀死美国队长,因为Bucky会越来越急于回去。只有这样才能留住他,保全这个世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到基地,Steve立刻着手准备行动。神锋局的穿越机器在莫斯科旧址附近的一个秘密所在。这里驻扎的兵力足够独霸一方,但他们都属于神锋局。Fury防范外世人决不马虎。

“准备好了?”一名神锋局士兵问,Steve把最后一个弹夹插入腰带。

“好了。”Steve应道,走向穿越塔。Steve并不理解其中机理。为什么仪器两端是连接的?摧毁一端为什么不会影响另一端?他以前没有在意过。Bucky过来之前Steve对平行时空并无兴趣,只知道他们的仪器比另一世界的更先进,他返回时需要摧毁另一端。外世人始终是Fury的噩梦,他一直孜孜以求保持技术上的优势,但这并不能解释为什么在另一端被毁之后仍可以从这边穿越。Steve有点想知道,却也不是太想。从Fury身上撬出秘密就像从墙上拔出钉子敲进自己的棺材。

就Steve所知,Fury在Tony的帮助下发展了穿越技术,而外世人在二战之后就放弃了这方面的研究。机器开始发出轰鸣,白色高塔释放的电流包裹他的身体,他的口中尝到了甜腥。这是他第一次体验这个过程,以后大概也不想再受这个罪了。

“着陆将在Mlyn附近。你已带足装备,队长?”士兵再次确认,手指悬在按钮上。

“是。”Steve答道。面临任务时他一贯沉默寡言。他舔了一圈嘴唇,电流震颤的甜味仍注满舌尖。
他只想尽快了结。

“三,二,一……”


12 Mar 2017
 
评论(18)
 
热度(84)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