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冲锋年代 Targeting(美式足球AU)第十五章(下)

题目:Targeting
作者:queenmab_sherzo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超级碗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周,它带给我的激情仍未消退。感激作者及时挑起我对橄榄球的些许兴趣,让我第一次坐下来试着看一段,结果就看到了史上最伟大的决赛。从而真正迷上了这项运动。现在看本文的比赛场面,仿佛忽然开了天眼。以前都是google出来半懂不懂,如今看来每一个play都历历在目,对这个AU的热爱更翻了一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teve很少遭受后卫的大力冲撞。他所在的进攻线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强大稳固,犹如坚筑的营盘,替他挡开最猛烈的冲击。Steve本人也善于灵活闪躲,避其锋芒,即使被扑倒,通常都摔得不重。

但James Barnes技高一筹。

Steve记得录像室,记得观看Barnes的各种比赛录像,尤其记得在那股凶悍的戾气当中,窥见他曾经熟悉的Bucky的影子。

Barnes不仅是凶悍,他悄无声息。他的撞击往往是对手意想不到的。

整场比赛Steve都在躲避他。Barnes防守强侧,Steve就往左路传球;Barnes盯防Sam,Steve就传给Johnny Storm;Barnes扑上来意图擒杀,Steve就滚出口袋把球扔出去。

一次又一次。到第四节Sam Wilson终于忍无可忍。

“你丫球都往哪儿扔?”两次进攻之间他冲过来对Steve吼道,“我能打开空档。他们的速度慢下来了。但你得传给我,别总让我空等。”

Steve不愿再让Sam遭遇危险,在没有必要的时候。他们在领先,只要拖到终场就是胜利。“你受伤了!”他气急败坏地说。

“我是气得内伤,Rogers!把球礽给我!”

两人直直对视半晌,目光无声地交战。

“我会找到空档,”Sam咬牙切齿地说。

“…我会找到你。”Steve答道。

当Steve做好传球准备,看来一切正常。他虚晃一枪假装交给Isaiah,随即退入内圈。前场深处的Johnny Storm已有人贴身防守。Sam Wilson斜穿中场跑去,但有一帮线卫堵在他的路径上。

Steve吐出一口气,压下狂跳的心。

无人可传。

Sam说他会找到空档。只要给他时间。

时间。Steve没有时间了。防护圈已然破裂。

Steve向右一闪,躲开一个膀大腰圆的后卫。碎步虚晃,一边寻找传球机会。当然没有。他的接球手技艺出色,但东南州大也不遑多让。突然之间一名线卫闪入他的视野。

Steve戛然而停,直面他的对手。锐利的目光,宽阔的肩膀,球衣号码。45号。

他唯一的念头是跑。

他转身背对敌人——45号,Barnes,当然是他,是Barnes如猛禽一般向他飞扑而来。

这会儿还想什么达阵,想什么寻找Sam Wilson。

他躲不开Bucky。

感觉到背后的冲力,Steve知道他就要被擒杀了,为此恨透了自己。他能做的只有紧紧抱住球,当James Barnes把他掀倒在草皮上,如同被呼啸的重磅卡车撞翻碾压,紧接着一道钻心的疼痛从他眼球背后扫过。

一时间他什么都看不见,或许是整个世界在撞击中旋转崩塌,又或许是他疼得昏了过去。

他感觉不到身体的任何部分,仿佛脊椎中的某种巨流迸射出来把一切淹没在黑暗中。他无知无觉地躺在那里,好几分钟——也可能是几秒,或者是几小时。时间漫无方向地旋转,他的知觉以每一个原子、每一根神经,一点一滴地复苏。感觉到他的双手,依然抱着橄榄球;他的心脏,在胸骨和扁桃体之间的某个地方跳动;他的眼皮,颤抖着企图张开,却痛得抬不起来。所有地方都在痛。所有地方都疼痛难忍。这是Steve唯一可以肯定的。

他是平躺着的。本来感觉不到,但有体育馆煞白的灯光环绕在视野周围,中间灰黑一片。所以他必然是平躺在地上。感觉像嵌入草丛之中。几只手落在他身上,拍来拍去,碰到他手里的球。他表示抗议,虽然不清楚自己说了什么,有没有说出声。我没有丢球,是Steve唯一的念头,休想从我手里偷走。

身边响起嘈杂的脚步,然后是喊声。他们大概认为他头部受创。

他头部受创了吗?

他吸一口气,想要对人说话,告诉他们——随便什么——整个世界突然塌陷下来。

Steve企图吸气,却吸不到。体侧锐痛难忍,仿佛有一把带齿的利刃捅入肋骨之间,反复转动。仿佛在冰水中没顶;仿佛他的肺不复存在,吸入的气体徒然胀塞在胸腔中。

他的肺里拧了结,每次企图扩张都越拧越紧。他慌张起来,更加用力地呼喘。

头顶上有人在喊叫。有人握住他的手,抚慰地揉捏他的手指,试图让他平静下来。

他无法呼吸。几乎无法视物。

感官的混沌缓慢地散开,Steve急于表达他无法表达的一切。躺在东南州大的边线旁,眼里只有敌人的黑红两色,他惆怅地盼望能看到一个朋友,或队友。

当他试图挪动,肋间的刀子捅得更深,只得躺着不动,嵌在土地里。那只手最后捏一下放开了他。失去那份温暖,Steve呜咽一声,张开的手在寒风中无力地挥动。更多的手纷拥而至,在他身上按来按去,问他哪里痛。Steve短促地吸几口气,吸不到肺里,也发不出声音。他只得干喘。

一众助教包围着他——卡其裤在他身边跪下,圈外有钉鞋不安地敲击草地的声音。他们检查受伤迹象,集中在他的胸、颈和肩膀。

Steve好不容易挤出几个字,“我—喘—喘不上气。”

有人企图把他手中的橄榄球撬走,Steve坚决不放。所有人都在安慰他说没关系。

有关系。
他看不见。
他没有丢球。
他绝不会在这时候丢球。还回来。他喘不上气。他们在领先。在领先。

“放轻松。”
“镇静点,孩子。”
“没发现脊椎损伤。”
“我们现在要慢慢移动你了,Steve。”
“放松。”
“放松。”
“放松。”

Steve收回在空中徒劳挥动的右臂,抱住自己的身体,或许他能振作起来,再多坚持一刻,赢下这场球。

他的喉咙不听使唤地发出一声尖细可怜的哀吟,每一口粗浅的喘息都是一场搏斗,头颅里剧烈抽痛。

“这样疼吗?”
“你能看见这个吗?”
“听见我说话吗?”
“Steve?”

他半天才意识到助教们在对他发问。他无法专注于那些问题,一个也答不上来。他只能说,“我喘不上气。”

“你可以的,孩子。只要放松下来。全身放松,慢慢呼吸,这样。”

Steve再次摇头。他们怎么就不明白?空气太稀薄,就像在雪域高原。这里原本是寒荒之野。莫非氧气都用光了?

“不—我—没法—”
“嘘,放松。慢慢地,全心全意地慢慢呼吸。”

那人的声音柔和得像糖浆,却毫无用处。Steve已经用了全心全意。他企图照他们说的慢慢呼吸,但吸入的空气堵在鼻咽之间,从太阳穴到眼睛都胀得生疼。“不能——求你——”

“呼吸,Steve。”

他抖抖索索企图解开头盔的系带。面甲令他窒息。他看不到任何人的脸。或许脱下头盔呼吸会通畅一点。

“放松!”
“没事的,没事的,有我们在,伙计!”
“帮我把他的头盔脱掉。”
“放松!”
“镇静下来,慢慢呼吸。”

那些人的语气越来越惶急,Steve努力压下恐慌。他们一直在安抚他,要他好好休息。好像是这个意思,他的意识仍然模糊不清。

他的头盔被拿掉了,或者是面甲——也可能只是感觉不到。所有的感官都是一团混沌。Steve专注于呼吸。

有人在他的脖子和上身捏来捏去,寻求诊断。他听到的人声低沉含混,仿佛从水底传来。零星的字词,串不成句,诸如肋骨,呼吸困难,冲撞,担架,休克等等。

一名助教的脸浮现在视野中。也可能是队员。Steve不清楚。他的神智逐渐飘远。满天的星星在头顶旋舞。但那太荒唐了——天上有云。俯视他的脸孔眉头紧锁,开始说话。

“Steve…看着我…对,像这样。集中…照顾你…Steve…会好的,你会好…看着我…呼吸。我知道不容易…很痛是不是?我知道…你可以做到的。你很强壮。好的…坚持住…呼吸,Steve。”

Steve漫不经心地点头。他想他是在点头。他想要点头。他在脑子里点头。

他吸一口气,深深的一口,两边肺叶终于感到了空气的存在。再吸一次。周而复始。但他的视野并未清明,反而感觉氧气过剩,在他的眼睛背后呼啸挤压,耳朵胀得快要炸开。

所以真的是头部受创。这是他最后的念头,黑暗已从四面八方压迫下来。他知道是头部受创因为他看到的东西都有三重影,还因为他听到一个声音——像是Eli,或Isaiah,或是Gabe Jones——在他一侧耳边说个不停,“放轻松,伙计。你没事的。Bucky和你在一起。我们都和你在一起。”

这根本讲不通。

血液剧烈地冲刷他的太阳穴。

他不明白。他好几年没见Bucky了。好几十年了。

世界围绕着他转得越来越快,黑,灰,白,蓝。Steve似乎听到体育馆中山呼海啸的人声。又或许那只是血流涌向他的耳鼓。



12 Feb 2017
 
评论(15)
 
热度(130)
  1. 撒尿柔丸rsh437 转载了此文字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