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燧镜情劫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镜像宇宙)2-4

题目: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作者:Hopeless--Geek (wuzzy90), L1av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见图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teve抽一口气,身体瞬时僵直。他用力吞咽,“为什么?”

“我听到一些事。今天我看到Brock的脸,威胁要杀死Romanov,她说我就像James;Brock不小心说走嘴,是你杀了James。所以——我实在需要知道真相。我需要明确自己的定位。”

“你的意思是你需要知道我对你有多大威胁。”Steve一针见血地指出。

Bucky挪动一下,把头倚在Steve肩上。“我不认为你对我有威胁。真的。”

Steve一声长叹,放眼望向池中。“你威胁要杀死Romanov?”

“我气坏了,”Bucky不好意思地笑笑。

Steve转头看他,脸上漾开骄傲的笑容。他搔了搔胡茬,视线转回鱼池。他的微笑黯淡下去,两颊变得苍白。

“James是我的下属。军衔是中士,就像Barton。你记得我们是怎么升职的吧?”

Bucky点点头,清了清嗓子。

Steve低下头,手指插入头发,捋得根根直立。他抽了下鼻子,Bucky能触到他全身肌肉的细微颤动,感知他情绪的紧绷。

“我是那么爱他。我发誓我是的。我甚至——”他的声音劈裂开来,停下来深深喘气。“操。James一贯力争上游。你说你会追随你的Steve到任何地方。但我的James并不满足于追随我。他爱过我。我知道。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所以我知道——我知道必定有一段时间我们是幸福的。”

Bucky已经猜到故事的走向,犹如玻璃在皮肤上划开裂口。他伸手握住Steve的手,抬头望进他湿润的眼睛。

“他企图杀死我。”Steve干脆地说。“我差一点让他那么做了。”他再吞咽一回,用另一只手擦干眼睛。“我试图问他为什么,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背叛我们的婚姻。我们明明是幸福的。或者,只有我那么以为。”

Bucky抿紧嘴唇,感到他的心与Steve一同颤抖。他贴紧Steve,磨蹭他的颈子,金属手捧在他脑后,温柔地抚摩他的发际线。

Steve发出满足的呻吟,闭着眼,睫毛微微颤动,泪水无声地滑下脸颊。Bucky大概从没见过任何人流这么多的泪,但也不曾有任何人能见到死去的爱人以另一种方式重现眼前。这几天来他们两人历经了太多感情的冲撞,几场痛哭是理所当然的。

“就这样,他企图杀死我,结果是我杀了他。因为当你向上级挑战,那是必然的结果。不是你死就是他亡。没有平局。”

“他说了什么吗,临死前?”

“他挣扎说出'看来这就是尽头',就闭上了眼睛。”

直到尽头。

Bucky舔舔嘴唇,看一条巨型鲨鱼从他们脚下游过。那样的经历足以毁掉任何人。难怪Steve是这么渴望留住Bucky。那是新的开始——重来一次的机会。这个Steve因为杀死爱人而经受着内疚的折磨,尽管是James先向他发难,那不是他的错。但毕竟是Steve下的杀手,对他来说这是最关键的。多么讽刺,两个Steve都把他们各自的Bucky的遭遇归咎于己。

“我很难过,Steve,”Bucky低低地说,在Steve的下颏印下一个轻吻。“非常难过。”

Steve又擦了擦眼角,望向悠游的鲨鱼。“都过去了。现在——我有了你。”他用舌尖舔一圈牙齿,“暂时是。”

Bucky长叹一声抱起胳膊,“抱歉我也没强到哪里去。”

Steve嗤地一笑,“你对这里的军衔和地位毫无兴趣。你已经强太多了。”

“但我只会伤你的心,”Bucky说,“我人在这里,但又不是真的在。”

“纵容我一下?我不会要求更多。只要你——在这里的时候。哪怕虚情假意也好。”

Bucky心头颤栗,为他言语间那份低到尘土里的求恳。至诚的疼痛从Steve备受煎熬的灵魂源源不断地散发出来,渗入Bucky的心。他的眼睛显得空洞迟滞,岁月的痕迹终于显现出来。彻骨的疲惫。那样漫长的人生,持续不停地向所有人证明你是最强的。对任何一个人都是无法抵挡的磨折。

“不是虚情假意,”Bucky转身跪在Steve两腿之间,“我是真的关心你。”

Steve舔舔嘴唇,低头不语。

“我很抱歉伤害你,我不想这样。”Bucky捧起Steve的脸。“我发誓,我绝对不想。但我的Steve——我知道他对我没有像你那样的想望,但他需要我。我不能离开他。我是说,看看你,失去了你的James?你整个变了一个人。再也不可能和从前一样。但你拥有过他。我知道那结局太残酷,你永远摆脱不了。但你们曾经是幸福的。当然是。他当然是爱你的。因为我——我爱你。我并不了解你,但我爱你。所以我知道他也是爱你的。我们都是不完美的凡人,都会做蠢事。James,James他做了件蠢事,结果送了命。送在你手里,那样的结局对你太不公平。但你拥有过他,他也爱过你。只要我的Steve还活着——我知道他是爱我的。我知道他需要我,我不能抛弃他,无论我多么想留下。”

“但你是想的。”Steve听到最后一句抬起蓝莹莹的眼睛。

Bucky咬咬嘴唇,眼光盯住一条鲨鱼。“这很复杂。一半的我想要留下,另一半知道我无论如何是要回去的。留下来——要容易得多。抹去过往,作为另一个人重新开始。但容易不等于正当。和我一起长大的那个蠢蛋告诉我的。”

Steve展颜而笑,吻了一下Bucky的脸颊。“那个叫Rogers的蠢蛋?”

“可不是,”Bucky笑着搂住Steve的脖子。“他最爱说教。”

Steve转开头,黯然一笑,“我们来游泳吧。”

Bucky眉毛一挑,环顾四周。

Steve站起身,弯腰拉起Bucky的手,“来吧。”

“去哪儿?”Bucky被他拉起来问。

“就在这儿,”Steve脱掉上衣,锁骨下方的纹身映入Bucky眼帘,那四个小字像一根根针扎在他心里。直到尽头。Bucky不愿看到任何一个Steve遭遇这样的尽头。他原以为那四个字意味着同生共死。但这个Steve被独自留在世上,失去了他的爱人,以最残忍的方式——亲手终结。

“Steve,这些鲨鱼早上刚吃了一个人,难道你忘了?”

“人类对鲨鱼有误解。”Steve说着走到控制板前,揿了个按钮,一条走道转化为斜梯。“你没有出血吧?”

Bucky看看周围,瞪圆了眼,“S—Steve!”

Steve仰天大笑,“玩的就是心跳,Barnes!它们不是恶魔,和你我没什么不同。”

Bucky看着Steve脱下长裤,整齐地搭在栏杆上。他的眼光柔软下来。Bucky不是恶魔。有过不堪回首的经历,他的灵魂曾被碾碎,他的生命濒于寂灭。但终是活了下来,他不是恶魔。而Steve——Steve杀过很多人,在一个以弱肉强食为准则的世界里。那让Bucky想起高中时学过的莎士比亚剧本。

世间并无绝对的黑白,是非善恶都是人的主观评判。

Steve是不能以绝对的是非善恶来评判的。他生长的环境与Bucky不同。这个世界对Bucky可以完全接受,而他自己的世界认为他罪行累累。

Bucky叹了口气,站起来脱下上衣。

Steve冲他吹了声俏皮的口哨,随即踏上斜梯,脚下是深湛的海水。

“我的天,”Bucky嘟囔着脱掉长裤挂在Steve的裤子旁边,走了过去。

Steve微微笑着往下迈了一步。

“我们会被撕碎的。”

“别担心,”Steve向Bucky伸出手,一边再下一级。海水已到他的大腿。“相信我。”

Bucky往水里走了一步,见一条鲨鱼从Steve身边游过,他不禁僵在那里。

Steve哈哈大笑,继续往下走。“相信我。”

“你不会是想杀了我吧,为了不让别人得到我?”Bucky开玩笑地说,一边跨出一步。

“绝对不是,”Steve笑道,“我是要证明一件事。”

“什么事?”Bucky再下一步…又一步。

Steve已整个浸入水中,用手攀着楼梯边缘,因为脚沾不到地。“人们的成见往往是错的。”他向一条鲨鱼伸出手,手指抚过灰色的鱼身。

Bucky走到最后一级,水已到腰间。他向鲨鱼群望去,数不清有多少条。数到十几条就搞混了,池底还有些静止的阴影,不确定是不是鲨鱼,想必是的。

“相信我,”Steve再说一遍,向Bucky伸出手,“它们不会伤你。我也不会。”

Bucky挤出一个微笑,脱离台阶滑入水中。他一手与Steve相握,两人缓缓踩水保持漂浮。

“我真的是和鲨鱼一起游泳,”Bucky惊叹道,“我的天哪。”

Steve大笑,松开手向远处游去。他逗弄另一条鲨鱼,后者绕他游了一圈,让他从头到尾抚摸一遍,方才掉头游走。

“它们不是恶魔。只是鱼。”

Bucky小心观望,担心会无意中踹到某条鲨鱼脸上。他游向Steve,眼看着另一条鲨鱼直奔他们而来。“呃,Steve?”

“没关系。她只是好奇。”

“她?”

鲨鱼用鼻子拱了拱Bucky的金属臂,随即继续向前游开了。

“我知道所有鱼的名字,以及年龄和性别。”Steve说,“那条叫大牛。因为,你知道,壮得像头牛。”

Bucky大笑。

Steve指指另一边鱼鳍上有黑点的鲨鱼,“那是茜拉。她很好玩。”

Bucky难以置信地看着Steve一个猛子扎进水底向那条鲨鱼游去。她闪身躲开,然后扭转身用鼻子撞他一下,再钻到他身下。

Steve浮上来深吸一口气,把头发捋到一边。
“它们只是鱼,Bucky。饿了才会吃。血腥气会让它们发狂,除此之外一点也不危险。”

又一条鲨鱼磨蹭Bucky的脚,吓得他一头扎进Steve怀里。

Steve笑着一手搂着他游到台阶旁,另一手扶住栏杆,省下划水的气力。

Bucky看着一众鲨鱼游来游去当他们不存在。他看得入了迷,发现其中有些真的很漂亮,比如茜拉。

“是说,因为它们早上吃了那个人,现在不饿了?”

“鲨鱼并不需要每天进食。不过它们今天进过食确实对你我有利。”

“所以它们还是可以吃我们的?”Bucky双腿缠住Steve的腰,胳膊划着水,仰头望向天桥。

“它们是食肉动物。绝对可以吃我们。不过可能性不大。”

“你怎么那么笃定?”Bucky双臂闲搭在Steve肩头,舔舔嘴唇。

Steve伸手招呼一条较小的鲨鱼游过来。“摸摸她。”

“什么?”

Steve哈哈一笑,轻柔地按摩鱼鼻子。“没关系的。我能感知它们的情绪。”

“所以你是什么,海洋生物学家?”

Steve翻个白眼,“不,我只是善于解读它们。我有很多时间和它们在一起。”

“这条叫什么?”Bucky也伸手开始抚摸光滑的鱼鳞。

“狐儿,”Steve答道,“不是多么巧妙的名字。她是一条狐鲨。”Steve捧起长长的尾鳍,“就像狐狸尾巴。而且它们个头很小。”

“她没事吧?”Bucky见那条鲨鱼开始扭动尾鳍。

“她有点不高兴了。我现在放开她。”Steve引导小鲨鱼嗖地钻进水底。

Bucky看到她停在一片巨大的阴影附近,衬得她的身影格外娇小。

“那底下是些什么鱼?”

“都是好鱼。”Steve掬起一捧水向Bucky泼去。

“喂!”Bucky打起水花还击。

Steve哈哈笑着潜了下去。Bucky考虑是否继续追击,水中的黑影让他望而生畏,决定还是算了。

Steve一直潜到池底,也变成了一片小小的黑影。巨大的黑影动了动。Bucky屏住呼吸密切观察,准备一看到血就立即蹿上岸。

Steve浮出水面,甩甩头发,向Bucky游过来。

“那是什么鲨鱼?”Bucky问,再一次用四肢环抱Steve。

“沙鲨。他在睡觉。”

“名字就叫莎莎?”Bucky玩弄着Steve的耳垂。

“唔,不是。叫麦克斯。”

“那么大的鲨鱼,这名字也太简单了吧。”

Steve耸耸肩,“全名是麦克斯米连。”

“这还差不多。”Bucky笑道,鼻尖与Steve相蹭。Steve的鼻子冰凉,手也是。Bucky不习惯Steve这么冷。原先他每次碰触Steve,那家伙都暖得像个烧得火红的锅炉。不过,他们周围的水也不是浴缸的温度。

“这很有趣,Steve,”Bucky看看周围,“你的论点完全得到了证实。”

Steve一边嘴角斜斜勾起,抬手把Bucky的一绺头发捋到耳后。

“你值得我冒生命危险。”看他那一脸得意洋洋的坏笑,Bucky撩一捧水泼过去。“喂,”Steve抹着眼睛咯咯直笑。

“你这无赖,Rogers!”

“你在水下接过吻吗?”Steve忽然问道,向池中心游去。

Bucky摇摇头,环顾四周,“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潜到这个水下去。”

“没事的,”Steve安抚地说,捧起Bucky的脸,“我保证不会有事。”

“这些是食人鲨。”

Steve吻他的脸颊,轻轻柔柔地。

“它们随时会攻击我们。”

Steve换一边脸,继续轻轻柔柔地吻。

“我们会死的!”

Steve只管笑着吻Bucky的鼻子。

“你就像另一个Steve,他也总出愚蠢的馊主意。”

“很好,”Steve说,“所以你会在满是食人鲨的水下吻我?因为我想要在满是食人鲨的水下吻你。”

Bucky翻个白眼,“随你吧。”

Steve拉着Bucky沉入水中。比水面更冷,Bucky闭着眼睛,感觉到Steve的鼻子贴上他的,Steve的双臂环着他,把他的脸揽过来,印上他的嘴唇。


(插图作者:Hopeless--Geek


刚一张嘴,海水已灌了进来,Bucky得努力控制不往下咽。他从未体验过这样的吻。两人在水中浮沉,连串的气泡在他脸边呵痒。双方的舌头含羞地相互挑逗,感觉不是湿润,而是灌满的水。他俩之间没有空气,没有间隔,只有无所不在的水。

Bucky笑了起来,又一串气泡从他们脸边升腾。他再次贴上Steve的嘴唇,停在那里,两人都一动不动,保持着接吻姿势,直到Bucky肺里开始火烧火燎不得不松开。

Steve摆动双腿,几秒钟后两人一起浮出水面。

Bucky歪头甩掉头发上的水珠,撩开湿漉漉的发绺,哈哈大笑,胳膊腿仍缠在Steve身上。

“所以我是你的水下初吻?”Steve问,一边向台阶游去。

“是。”

“怎么样?”

Bucky翻个白眼,“不同寻常。不过是好的不同。”

“我们该上去了,再久会有危险。”Steve头指浮在水中的台阶。

“是啊,”Bucky点头同意,“我今天对死亡已经挑战够了。老天,我威胁了Natasha Romanov。无论在哪个世界里都是找死!”他爬出水池,冻得浑身颤栗,“要有毛巾就好了。”

Steve跟在他身后爬上来,笑道,“那是,你睡觉时绝对得睁一只眼。”

“上帝啊,她会来杀我吗?”

Steve摇摇头,走过去从裤兜里取出一只耳机。“不会。对她没好处,除了在她背上贴个靶子。”

“她没有杀你,是因为认为你比她更强,对吗?”

“她害怕我。”Steve转开头戴上耳机,另一头举到嘴边,“Rumlow,拿些毛巾到鲨鱼池来。马上。”

听到他严厉的语气Bucky吞咽了一下,“我们不必叫他干这个。”

“等着就是了,”Steve说着在池边的台阶上坐下。

几分钟后Brock拿了几块毛巾过来。Bucky很高兴看到他的伤口已经缝好。他默默地递了块毛巾给Bucky,然后走向Steve,伸臂把另一块毛巾递给他,尽可能离台阶远远的。

Steve接过毛巾,旋即飞快地抓住Brock的手。

Brock一声尖叫。

Bucky疾冲上去,惶恐地睁圆了眼。

“谢谢你。”Steve说。那两人这才放松下来。

“不——不客气,长官。”Brock答道,退到一边向Bucky腼腆地笑笑。

Bucky耸耸肩,回以微笑。这并不会改变什么,在人前Steve仍会继续羞辱Brock,但Bucky已经明白,Steve是在保护他的性命,因为他喜欢Brock。他不是Bucky一度以为的残暴无情的人。Bucky就像对鲨鱼一样误会了他。

Brock走后Bucky转看Steve粲然一笑,“你的态度很好。”

“是啊是啊,”Steve拖长声说,“别指望习以为常。我还有声誉要维持,记得吗?”

“这对我很重要。”Bucky认真地说,走到近前,手抚上Steve的胸膛,感受指下坚实的肌肉。“所以,谢谢你。”

Steve望着他,深邃的目光蕴含求索。他所追寻的东西Bucky不知他能否给得起。

“谢谢你——给我一个机会。”

Bucky垂头笑道,“得了吧。以你的条件,谁会不给你机会?”

“很多人。你爱你的Steve,从他还是个小个子的时候?”

Bucky咬着嘴唇,记起Steve早年纤巧的五官,柔软的下巴,愤愤不平的大眼睛。“从未动摇。”

Steve微微一笑,轻轻吻上Bucky的嘴唇,流连片刻,方才缓缓退开,睁开眼睛。

“你和他大不相同。”Steve的手指柔和地抚摩Bucky的下颏。“或许是因为你的世界比较温和。”

“唔,”Bucky侧头倚向他的手。“弱肉强食不是我们的准则——所以。”

“嗯哼,”Steve推着Bucky靠上栏杆,腿插入他两腿之间,把他固定在那里。“在我变成这样之前James是不爱我的。而你从来都爱着你的Steve。”

Bucky点点头,不知该说什么,也摸不清谈话的走向。

Steve贴近他,鼻尖拂过Bucky的下巴,轻轻啃咬他的颈子。

“St—Steve ,”Bucky喘道,手指箍紧Steve赤裸的背。

Steve拉开距离,脸上挂着悠闲自在的笑容。

Bucky感到心惊肉跳,好像他的心脏移了位,胃里在忙着琢磨上礼拜吃过什么。他的老二在湿透的短裤里抽动,他暗暗祈求它不要在这时候支起帐篷来。

“我很高兴,”Steve半晌说道,“你一直爱着他——无关于外表的强弱。”

Bucky的嘴唇缓缓绽开。

Steve探身向前仿佛又要吻他。Bucky的身体渴望他,渴望那份热力与他贴合。却始终没有等到。Steve只是久久站在那里,凝望Bucky的眼神透着哀伤,和认命的无奈。最终他掉转身头也不回走进了电梯。Bucky一个人留在原地,身体与心神一般迷乱烧灼,不知所措。


05 Feb 2017
 
评论(14)
 
热度(93)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