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燧镜情劫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镜像宇宙)2-3

题目: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作者:Hopeless--Geek (wuzzy90), L1av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见图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ucky醒来时独自一人。桌上有张纸条,Steve说他去开会,叫Bucky自己去食堂。他照做了,迎接他的是一碗草莓和又一张纸条。

希望你喜欢。SR

吃完草莓和几只果酱贝果,他茫然地看着食堂的人流进进出出。人们都会向他瞟一眼,然后窃窃私语,却没人敢过来跟他打招呼。连Brock Rumlow也没有。他一看见Bucky就慌忙低下头,遮过半边脸匆匆溜走。

Bucky不禁皱眉,起身追出食堂。
“Brock!喂!等等!”他边喊边跑了起来。

Brock已经进了电梯,拼命按关门键,但Bucky在关门瞬间挤了进去。两人各自喘气,Bucky瞪着楼层按钮。

“你干嘛见我就跑?”
Brock耸耸肩,仍然用手遮着半边脸。

“把手放下,伙计,”Bucky上前一步。“来吧。让我看看他干了什么。”
“你——你怎么知道是他干的?”Brock垂下手,电梯动了起来。两人都没按键,想必是别的楼层按的。

“因为你见我就跑。”
“那你还问我干嘛跑?!” 

Bucky不理Brock的问题,忙于查看他颧骨上的大口子。皮肤被撕下一块,肉翻了出来。他需要缝针。

“是他打的?”Bucky看着深绽的伤口问。
“戴着铜指套。我没死就是幸运了。”
“老天,”Bucky骇然说,“为什么?”
“因为在那边我是你的朋友。”Brock低头看脚,“他说他不要你以前的朋友靠近你。”

怒火沿Bucky的脊柱升腾。他听得捏紧了拳头。Steve对他是如此毫无保留地倾注感情和眼泪,却怎能转头就如此专横残暴地对待他人?他仿佛感到自己脖子上被套了锁链正在收紧,不禁一声低啸。

“你不是我的朋友。”Bucky恨恨地说。“你是我的看守。”
Brock眨眨眼迷惑不解。

“我那么说是为了让他对你好一点,而不是更坏。”
“看守?”Brock歪歪头奇怪地问,“什么意思?”

“他在哪里?”Bucky的眼光变得冷硬如石。
“他——他在鲨鱼馆。他们在开会。”Brock小声嘟哝。电梯门钉地一声打开,门外站着Natasha Romanov和Clint Barton。

那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再转看Brock和Bucky。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Brock大叫着举起一手缩到墙角。

“他需要医生,”Bucky吼道,“你们若是置之不理,我现在就把你俩都杀了。我正在气头上,看你们谁敢挡我的路。”

Barton明显打了个哆嗦,看向Romanov寻求指示。
她嫣然一笑,悠闲地倚门而立。“现在你有点像James Barnes了。”

Bucky冷哼一声。Steve描述的James显得温和善良,但此刻Bucky不得已摆出冬日战士的架势,他们却表示欣赏,说他更像Steve死去的丈夫了。Bucky心中的悬疑越来越深。不过他眼下有更要紧的事。

“他们在鲨鱼池审问俘虏。”Romanov说,“你在找Steve是不是?”
Bucky扬起下巴咬紧牙。
“鲨鱼池,轮机室上一层。你确定要这么做吗,Barnes?”

Bucky跨步上前。Barton后退一步但Romanov纹丝未动。Bucky手指Brock,冷怒的神色仍挂在脸上。“这个人需要医生。两小时之内看不到他脸上缝好了针,我说到做到,你们两个都没命。”

Romanov笑得更开了,“果然是我们的Steve爱上的男人。”

“一边去。”Bucky把Brock推出电梯,后者恐惧地尖叫。Bucky按了鲨鱼池那一层的按钮,一边继续怒目金刚,直到那三人被关在了门外。他长出一口气,肩膀松懈下来,靠在电梯壁上。扮冷酷威胁人令他精疲力尽。当他受九头蛇操控而没有自主意念时杀人容易得多。

到达鲨鱼馆,他走上鱼池上方的横梁。Steve和Tony正俯身面对一个被绑在椅子上拼命挣扎的人。

“东西在哪里,Zemo?”Tony慢条斯理地问,“你真想喂鲨鱼吗?”
“操你妈。”那人——正是Zemo——骂道。

Tony看向Steve,挑挑眉毛。
Steve上前一步,抽出昨天磨过的剑,直指那人咽喉,脸上毫无表情。那人艰难地吞咽。

“最后机会,”Steve说,“不然我划开你的脸再把你浸在池子里。你知道血腥气会让它们发狂吧?”

“Bucky?”Tony突然叫道,损毁的脸也看得出惊诧之色。
Zemo吃惊地睁大眼,“原来是真的。你们这里有外世人。”

剑光一闪,Steve割断了他的喉咙把他推入水中。

“喂!我们需要他!”Tony吼道。
“他看见了Bucky!”Steve吼回去。“如果Bucky在这里的消息走露出去——”
“怎么样?”Bucky走上前去,“会发生什么?”

Tony用舌尖顶着牙齿,咂吧着嘴,“你来解释吧,天才。”
Steve瞪他一眼,手扶栏杆走到Bucky面前。

Bucky眼看着一众鲨鱼撕咬死者的尸体,猩红的血在水中漫开。他吞咽一下,心中充满内疚。这个人是他害死的。Steve是因为Bucky才杀死他。来这里一周不到,他害死的人数与日俱增。

“我们这个圈子里大多数人都知道James已经死了。他们看到你就会猜到真相。外世人摧毁过我们的世界,他们会认为你来是为了彻底灭绝我们。”

“不止是他们。”Tony说,“基地很多人也这么想。认为你是来复仇的。”

“根本不是那样,”Bucky分辩说,“我是意外来到这里的。我告诉你了,我和Steve在追踪九头蛇,追到他们的基地,然后不知怎么就穿了过来。”

“九头蛇?”Tony问。
“他们——”
“别担心他们,”Steve打断他,“那不重要。”
“但如果重要呢,”Bucky低声说,“如果他们正在企图穿过来。”

“上次过来的人不叫九头蛇。”Tony说,一条鲨鱼摆动尾鳍把水直溅到他脸上,“嘿,小子!”
Bucky差点笑出来。

“他们叫做神盾局。”Tony继续说。

Bucky惊得张开了嘴,一时手足冰冷。“所以Fury那么恨我。”
Steve点点头。

“你——你为什么不告诉我?”Bucky退了一步,身形摇晃,Steve连忙伸手扶住他。Bucky放任Steve把他揽进怀里,甚至主动搂住Steve的腰。没办法。他就是这么自私。一直都会是。

“我不想吓到你。”Steve在他耳边低喃,把他的一缕散发撩到耳后。“你已经受了很大的惊吓。”

“你是神盾局的人?Tony向他们走来,对两人亲密相拥的姿态视而不见。Bucky很高兴这个世界的人看待同性恋情与异性一无二致。在某些方面这里比他的世界更进步。

“某种意义上,”Bucky解释说,“我的世界里的Steve为神盾局工作过一段时间。他发现我在九头蛇控制之下,而神盾局已被九头蛇渗透。九头蛇是我们世界里的邪恶组织。他们计划杀死很多人,操纵我做他们的爪牙。”

Steve搂在Bucky腰间的手臂收紧了些。

“神盾局和九头蛇都被终结了。然后一些有超能力的人组成了复仇者。你也是其中之一,人称钢铁侠。你有会飞的铠甲,有很多奇妙功能。都是用弧形反应堆作为能源。”

“你昨天怎么没提这些?”Tony听得洋洋得意。
Bucky微微一笑,“因为我被——被你的伤疤吓到。”

Tony退后一步,抚摸脸上的伤疤。
Steve喉咙里发出一声呻吟。

“对——不起,”Bucky抱歉地说,“我的Steve叫美国队长——二战期间他们给起的愚蠢名字,但一直叫了下来。他们守护我们的世界。神盾局仍然存在,但和以前不同了。把坏人都剔了出去。”

“是吗,在这里提到神盾局就会让人想起几乎摧毁了我们这个世界的十二个人。”

“也许他们是九头蛇,”Bucky沉吟道,对着Steve的胸口,“如果是,也许九头蛇还在企图穿过来,利用你们做他们的军队,或是别的目的,我不知道,只知道那不会是好事。也许传送我的那台机器原本是要传送他们的。”

Steve和Tony面面相觑,脸上都带了忧色。

“我喜欢这一个,比你以前那个强。”Tony指着Bucky说,“只要他别也想杀我。”
Bucky把头倚在Steve肩上,给Tony一个尽可能无害的微笑。Steve把他搂紧了点。

“不会的,”Steve说着在Bucky头上吻了一下,放开他,捏捏他的手,随即转身走进电梯。“我需要向Fury汇报此事。”

Tony哼了一声,一手捋过头发。“当然又归我收拾残局。每次都是。”
Bucky见他走向一块控制板。“那是做什么的?”
“我们需要清除水里的血,让鲨鱼平静下来。不能让它们自相残杀。”
Bucky点点头,看Tony坐下来操作按钮。

“我可以——问个愚蠢的问题吗?”
“我想你赢得了这个权利。”Tony揶揄地说。

“James为什么要杀你?”
Tony一声干笑,摸摸自己的脸。他靠上椅背,看着水池中慢慢安静下来的鲨鱼。水中的椅子、绳索和死者的任何遗迹都已无影无踪。

“我是个威胁。”Tony答道。“我在这里只因为Fury的出价最高。但你会发现这个基地没有比我更招人恨的。Steve是唯一跟我还过得去的人。我的技术待价而沽。闲得无聊的时候我会扔点东西出去引人打一仗。对我的发明是最好的测试。”

“那是丧心病狂。”Bucky毫不客气地说。

Tony耸耸肩,“就算是吧。那样能维持我的声望,同时财源广进。在这鬼地方总得想办法活下去,嗯?”

“你不能就让神锋局保护你?”

Tony翻个白眼,起身踱开。“神锋局不会保护任何人。他们不是你们的政府军,而是私人军事组织,只听命于一人——Fury。人如其名。他们只在意自己的生存,不会做任何人的保护者。”

“那他们存在的意义何在?”Bucky问。
“权势。”Tony答道。“恐惧和权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望着宽阔的鲨鱼池,Bucky感到一种奇异的安谧。晚餐后他独自来到这里,回想又是令人头晕目眩的一天。他仍然需要和Steve谈Brock,需要问关于James的事,还需要确认Steve知道Natasha对他的杀机。他不能就这样离开他,当那样一个女人处心积虑想要他的命。就好像把羔羊留在屠宰场。当然Steve不是羔羊。他是头狮子。

Bucky听到电梯门打开,沉重的脚步声向他走来。他没有回头,继续闲看游弋的鲨鱼。如果他把脚伸出去,它们会不会跳起来一口咬掉?奇怪的念头,他忍不住琢磨。

“嗨,”Steve在他身旁坐下。
“嗨,”Bucky应道。

Steve微微叹息,挪动几下找到舒服位置。他望向Bucky,脸上平静无波,Bucky却无法忽视他眼中的渴望。他不得不闭上眼,试图甩掉心底的愧疚。他是在玩弄这个男人的感情,这不公平。然而Bucky也无法否认自己心中的纠结。他想要这个Steve,也想要他的Steve。而他的那个Steve——无论两人的关系是什么性质——总是他的第一选择,不管Bucky的心怎样被另一个人拨动。

“你的情报很重要。Fury表示感激。”

Bucky点点头,看一条虎鲨跃出水面再钻回水底。
“那么下一步是什么?要去阻止九头蛇吗?”

“这个么,要想阻止九头蛇必须破坏他们的机器,要破坏那台机器则必须穿越到你的世界。”

“所以你们会怎么做?”Bucky问。他期待地伸出手,Steve毫不犹豫地握住。

两人默默并坐了一阵,Steve的拇指来回抚摩Bucky的手。

“我们的终极目标是斩断两个世界之间的联系。但在此之前我们可以组一支小分队去那边破坏仪器——同时把你送回你的Steve身边。”

Bucky捏了一下Steve的手。
“我今天差点想把你推下去喂鲨鱼,看到你在Brock脸上干的好事。”

Steve丝毫不为所动。

“我骗了你。Brock Rumlow不是我的朋友。他是我的看守之一。”

这下Steve打了个寒噤。

“但他在这里是个好人,心地善良,而你对他太狠了。我明白你们的哲学——弱肉强食。但他忠心耿耿。若不然早就会露出马脚不是吗?”Bucky抬头望向Steve,眉头紧锁。“如果我对我经受的酷刑折磨都能原谅,你为什么就不能原谅他的善良天性呢?”

Steve眼望池中的鲨鱼,舔了下嘴角。“因为那样会使我显得软弱可欺,从而成为别人的目标。时常的打骂是我保护他的方式。若不然我是应该处死他的,但我不能那样做。”

Bucky瞠目结舌,“你——你是在保护他?”

Steve点点头,嘴角勾起歪斜的苦笑,“我知道他是好人。我愿意有那样的下属,但我必须在人前维护我的权威。否则我们两人都会死。”

“所以,你虐待他是为了保全他的性命?”
Steve再点点头,“我不是恶魔,Bucky。我知道你认为我是,但我不是的。”

“我没有——”Bucky咽下了后半句。他知道那是谎言。他软下来倚靠在Steve身上,“我很高兴我想错了。”

Steve伸臂搂住他的肩膀,微笑盈盈。

 “但我需要你对我说实话,”Bucky说,感到自己心头微微发颤。“James是怎么死的?”


15 Jan 2017
 
评论(10)
 
热度(81)
  1. 存文小仓库rsh437 转载了此文字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