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燧镜情劫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镜像宇宙)2-1

题目: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作者:Hopeless--Geek (wuzzy90), L1av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见图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章 疯帽匠

淋浴是Bucky此刻最需要的镇静剂。任水流恣意冲刷身体,他想着Howard Stark的垂死挣扎,直到Steve和Tony结束他的生命。不,这个Howard不是他杀的。他并不知情,原以为他们只是在帮助他入睡。Bucky拒绝把他的死亡记在自己账上。

他想起被他抛下的Steve。他是否正在寻找Bucky?他会不会恐惧?难过?Bucky的心揪紧了,整个人瑟缩起来。当然他的Steve会难过。他曾为Bucky把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他俩一向亲如兄弟。那根纽带是斩不断的,他知道Steve一定在到处寻找他。

Bucky倚在瓷砖墙上,深吸一口气。他已经离开了他的Steve。找到了——一个新的、不同的Steve。强悍而冷酷,但他对Bucky温柔体贴,坦率诚恳。虽然他知道他们要杀死Howard Stark而没有告诉Bucky。

但Bucky是自私的。一贯都是。少年时他把小小的Steve圈在自己身边。找些轻浮女孩跟他约会,明知道Steve一点机会也没有,只得事后在他怀中寻求安慰。他嫉妒过,当Steve来救他,一身的肌肉和神力。他无法遏制地嫉妒,因为全世界都看到了Steve,看到他所看到的一切。他的小Steve再也不会只属于他一个人了。

结果确实如此。

Bucky不会有机会向他的Steve告别。他想要。想让Steve知道他平安无恙。一想到Steve上天入地毫无头绪地找他,Bucky的心像被碎玻璃千刺万剐。或许这样更好。如果他能够回去,哪怕只有一分钟,去把他的决定告诉Steve,Bucky知道他的决心会在瞬间坍塌。那个Steve,他从小追随的男孩,永远都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Bucky不能回去,一秒钟也不能。一旦回去他再也离不开他的Steve。

就让Steve遍寻不到而终于放弃,当他死了吧。

“老天,”Bucky喃喃道,声音在瓷砖之间回荡。“你果然就配呆在这里,Barnes。”

冰冷的寒意从脚底升起,盘踞胃底,渗透心肺。像Bucky这样的人——有意让他最好的朋友以为他死了——不配得到好的生活。他对Steve造成的是无法磨灭的痛苦。他的Steve,愿意为他而死,已经几乎为他死过,不只一次。Bucky这样一个被诅咒的人,十指沾染了无尽的血污,心中怀着阴暗的恶念,情愿让他的Steve遭受痛苦……这样的人不配回到那个美好的世界。

在这里他拥有一个和他一样阴暗扭曲的Steve。

这个世界的Steve愿意付与Bucky他从未拥有过的东西。他能给他最亲密的爱,给他保护,以及一个让Bucky可以原谅自己、可以当做家的地方。想到这里Bucky深深吸气,狂跳的心缓缓平静下来,伴着一声叹息,把他生长的世界抛了在身后。他永远都会想念留在家里的他的Steve,那个世界永远是他的家乡。然而他的未来在这里,与一个看来是真心想要爱他的Steve在一起。Bucky终究是自私的。何况,他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可能回得去。

他从浴室出来,扯下一条蓝色毛巾裹在腰间,用另一条擦干头发。摸到项间的狗牌,他轻轻握了一下——证明它还在那里,证明他曾有过另一段人生。只是复制品——照他在战争中丢掉的那块重做的——却是那个远去的世界留给他唯一的东西。

来到卧室,只见Steve坐在房间一角的椅子上,埋头在磨刀石上磨一把剑。

Bucky歪头看他,挑起一侧眉毛。

Steve抬起头欣然一笑,坦白明亮,一点没有为他在做的事难为情的意思。Bucky越来越喜欢他的开朗率真。

“她是我的。最近没什么机会和她在一起。”

“她?”Bucky在床边坐下。他张开双腿,毛巾微翘,但Steve的视线一点没往下飘。这是Bucky给他的微妙考验,Steve顺利通过。他是个君子人,至少在这方面和留在家里的Steve Rogers一样。这一点让Bucky心头暖洋洋的。

“是啊,”Steve竖起长剑,眼光上下拂过雪亮的剑身。”她的名字是玛丽。”

“就像耶稣之母?”Bucky忍不住的微笑从嘴角荡漾开来。

“就像耶稣之母。我的剑扶助慈悲与仁爱——大部分时候。但需要的时候她可以成为上帝的雷霆之手。所以叫玛丽。”Steve把剑放回角落里的剑架上。Bucky之前没有注意过,现在却再也不能无视它——淡白海灯之下的森森寒铁。看起来更像等待伏击的孤狼,而不是传播仁爱的工具。至于慈悲,Bucky太明白那是什么。

“我的Steve使的是盾。”Bucky说。冷却的水珠沿后颈滑向肩膀,他在床沿上挪动了一下。

Steve登时蹙起了眉头,双肩紧绷。他抱起双臂,眼睛盯着自己的军靴。

“你的Steve,嗯?”他粗声说,抬手揉了下鼻子再捋过胡茬,“你已经放弃了那个Steve,Bucky。”

Bucky惊得张大了嘴,心怦怦乱跳,“我——”

“他不是你的Steve。从来都不是。”Steve起身走到床边,跪下来拉开Bucky从没发现的抽屉。“衣服。”

Bucky接过棕绿长裤和黑色T恤,袖子上印着白色的神锋局徽标。

“我不是那个意思,”他小声说,“我只是,是说他是我的朋友。”

Steve向后坐倒。他点了点头,但没有看Bucky的眼睛。

失去那两道目光的照拂,Bucky浑身发冷。他发出一声低吟,伸手捧起Steve的脸,手指轻抚下巴的胡茬,天鹅绒一般的绵柔。

“这一切对我是全新的,Steve,”Bucky低声软语,轻柔地扳过Steve的脸。当Steve终于看向他,Bucky感到一阵暖流滚下脊柱。“我免不了有时会搞砸的。”

Steve抬手把Bucky的手按在脸边,转脸吻他的手掌。Bucky抽一口气,注意到Steve的睫毛是多么乌黑纤长,在他脸上洒下阴翳,突出了颧骨的轮廓,给他罩上一层缥缈而恬静的气息。

“记着现在我是你的Steve了。”Steve生硬地说,命令的口气。“你选择我而放弃了他。”他站起身走向门口,“我会派人上来叫你。穿好衣服。”

Steve走后Bucky久久坐在那里,舌头贴着牙齿扫来扫去,不知要说什么。他理解Steve为什么变脸。Bucky提到了他的Steve。是的,他的Steve。他不会再犯这个错误,然而在他内心深处,他的Stevie永远都是他的。从来都是,那么那么久。即使他们从未接过吻、从未说过绵绵情话又有什么关系?Bucky知道Steve是爱他的。他们从来都爱着彼此,早已用不同的语句表白过。

不,要走一起走。

直到时间尽头。

我一个人过得下去——但你不必。


他们没有说过那三个字,却已用无数的行动证明。有没有接吻又有什么关系?Bucky是想要的。当然想。一直都想,自从他意识到那话儿不光是撒尿用的。他们彼此相爱,从未改变。表达方式有什么要紧?这里的Steve错了,Bucky拥有过他的Steve。只是以另一种方式。他和Steve拥有与众不同、独属于他们的爱。

Bucky感到喉中的块垒哽胀起来,堵得无法呼吸。他把左手按上去,企图用冰凉的金属冷却从胸中涨涌的热流。泪水刺痛了眼眶,他吃力地喘息。

“操,我想你,Steve。”他向着虚空无声地啜泣,“我想你。”

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努力吸气,金属手仍按在颈间。

“队长命我来护送你前去用餐。”门外的声音说。

“呃——等一下!”Bucky匆忙起身,赶着套上长裤,才发现忘了穿内裤,只得做个鬼脸。穿上T恤皱了下眉,发现太紧了点。他的二头肌在袖子底下鼓起,绷紧的上衣把胸肌的轮廓勾勒得一览无遗。他翻个白眼,用金属手往外拽了几下。他怀疑Steve是故意的。不过,这个世界崇尚力量,或许展示Bucky的肌肉是为了提醒众人他有多么强壮。为了保护Bucky,以免有人妄图向他挑战。

穿好鞋袜拉开门,他惊得瞪大眼,大叫一声又把门撞上了。

“您还好吗?”门外的人问。

Rumlow。是Rumlow。Bucky不寒而栗,记起他在原有世界里的看守。Pierce更恶毒得多,但Rumlow给Bucky留下的也不是美好记忆。他服从命令到令人作呕的地步,对Bucky的能力不乏敬畏,但也会时不时骂骂咧咧推推搡搡。

“要——不要我告诉队长您宁愿独自用餐?”

Bucky深吸一口气,提醒自己这不是九头蛇的Rumlow。九头蛇在这里似乎不存在。他再次拉开门,打量这边的Rumlow。跟那边的差不多,修长精壮的身材,棱角分明的下巴。眼睛显得大一点,颜色稍浅,脸上…泛红?他会脸红?!

“我和他一起吃,”Bucky嘟哝道,跨出门外。

Rumlow松了口气,微笑着伸出手,“我叫Brock,是队长的属下之一。”

“嗯,”Bucky应道,“Bucky。”

Brock倒了下脚,颠颠的像只兴奋的小猫。Bucky再次提醒自己这不是Pierce手下的Rumlow。他吞咽一下,冷眼估量。

“唔,你觉得这儿怎么样?基地很酷是不是?我第一眼看见都惊呆了。”他沿楼道走了几步,发现Bucky没跟上,停下来挠挠后颈,做个苦脸,“老兄啊,求你跟我来好不好,队长已经看我不顺眼,我不——求求你了。”

Bucky侧侧头,“为什么?”

“队长的命令?他想要你一同进餐。”

“不,他为什么看你不顺眼?”

Brock的肩膀垮了下来。他舔舔下唇。

“因为我不服他的命令。有个小兵跑得不够快,他叫我杀了他。竖个榜样,你知道?我觉得——我说那太过分了。说我们不应该那样对待新兵。”Brock重重咽下口水,颠了下脚。这人有点多动。“他差点杀了我。把我打得皮开肉绽,对那帮新兵说不服命令就是这个下场。现在我成了跑腿打杂的。”

Bucky惊得张开嘴。从没想到他会对Brock Rumlow感到由衷的同情。他的善心是Steve完全没有的。

“所以你是个好人?”Bucky说着走上前去。

Brock往后一缩,抱起胳膊,“千万别说这种胡话。好人只有死路一条。我只是觉得我们不应该自相残杀,你知道?”

Bucky微笑颔首,“这很可贵。”

Brock嗤之以鼻,“才不是,这太蠢了。优胜劣汰。那是自然法则。”

“团队的水准取决于最弱的一环。”Bucky补充说。

Brock张大眼抬头看他,Bucky看得到那双棕色瞳仁里的惶恐。

“问题就在这里,”Brock轻声说,“我想帮助别人变强,所以被视为软弱。”

“我不认为那是对的。”

“我们快走吧。如果我带你去晚了,队长要发火的。”

Bucky点点头,与他并肩而行。这个Brock一点也不像Bucky听说被压在一栋大楼底下的那个。他有种驯顺的气质,态度温和,心肠柔软。Bucky从没想到他会愿意和Brock Rumlow做朋友,但他现在就对这个人颇有亲切感。另一个当然不是,他恨不得再扔一栋楼在那个Rumlow身上。

两人默默走到电梯口,Brock揿下按钮。他的上唇直冒汗。

“你要我跟Steve谈谈吗?让他少找你麻烦?”

“不要!”Brock大叫一声,防卫地抱紧胳膊,“我是说,只会适得其反。他会认为是我怂恿你的。”

“但这样对你不公平。”Bucky说。

“求求你千万不要。你也是好人。在队长面前可别太放肆了。”Brock挠挠耳朵又搔搔头顶。

电梯门打开,Bucky走进去问道,“你认为他会伤害我?”

Brock耸耸肩,按下去食堂的按钮。

“说真的,Brock。你真认为他会伤害我?”

“他爱James胜过一切,结果还不是把他杀了。”

Bucky目瞪口呆,“什么?”

Brock吓得一哆嗦,两手抱在颈后,咬着嘴唇连连摇头。

“Brock,是怎么回事?”Bucky上前一步,抓住他的手肘。

“他会杀了我的,”Brock呻吟道,“别逼我告诉你。”

Bucky退回墙边,看着指示灯一层层下行,直到电梯停在食堂的楼层。他浑身僵冷,感觉仿佛地球的支轴歪了方向——或者空气突然变得稀薄。Steve爱James,却杀死了他?杀了他所爱的人?为什么?

‘你一点也不像我的Steve。’

Bucky步入食堂大厅,眼睛盯着Brock的脊背,感觉仿佛回到了九头蛇。他在这里的自由只是假象。Bucky从来只有在一个人身边是自由的,那就是他的Steve。这个地方充满欺骗和隐瞒。然而即使明知如此,在看到Steve的那一瞬——当他抬眼看见Bucky,当即放下刀叉站起身,带着他特有的灿烂笑容——依然让Bucky忘了呼吸,全身肌肉震颤哼鸣,只想挨近那人身边,用鼻尖磨蹭他的颈子。

“你看来很精神,”Steve的眼光牢牢笼住Bucky,“这件T恤很衬你。”

Bucky拽拽下摆,“太小了。”

Steve大笑,挥手指指他身边的位子,随即转向Brock,脸色阴沉下来。

“你迟到了。”他冷冰冰地说。

“我——我们聊了一会儿。”Brock嗫嚅道。

“Steve,”Bucky插进来,“没关系的。我在那边也认识一个Brock。”他注意不说“我的世界”。他已逐渐摸索出什么话会触Steve的霉头,怎么样能安抚他。Bucky从没想到自己会努力保护Brock,但此刻他伸臂环住Steve的腰,亲热地贴紧他,“态度好点。”

Brock抽了口冷气。

Steve转脸端详Bucky,浓长睫毛阴翳下的眼睛深沉戒备难以解读。然后转向Brock,眼光冷厉。

“从我眼前滚开,Rumlow,”Steve叱道,把Bucky搂得更紧。“别等到我改了主意。”

Brock落荒而逃,犹如一条误入虎豹群中的小狗。

Bucky从Steve怀里挣脱出来,咬咬嘴唇,“他并没做错什么。”

Steve拧紧眉头,对他置之不理,径自坐下来拿起刀叉切了块牛排大吃起来。

Bucky看了他一阵,抬起头吓一跳。一桌的人全都直直地看着他,有些人面色阴鸷,另一些则暗带冷笑。

“呃——嗨,”Bucky打个招呼坐下来。

“那位是Maria Hill中尉,Clint Barton上士,Fury将军你记得的。”

Bucky勉力吞咽,对上后者杀气腾腾的目光。

“以及Natasha Romanov。”Steve介绍完毕。

“没有军衔?”Bucky侧侧头问。

Steve斜斜一笑,“用不着。”

每个人和原有的版本都很像,但复仇者们那种温暖亲切的气息却是一丝也无。在Bucky的世界里就连Natasha也比这里的任何一人更开朗随和。

Bucky起初有点奇怪作为将军的Fury为什么与下级军官同桌用餐,看一眼Steve他就明白了。Steve是超级战士,而且铁面无情。他不仅拥有强大的力量,还拥有让Fury担心的外世人——Bucky。

Bucky低头看看被推到自己面前的食盘。比二战中配给的伙食好些,却还是难以激发食欲。无数的问题在Bucky脑海中盘旋。Steve为什么杀死James?在这里谋杀不犯法吗,还是法律早就跟道德一起荡然无存了?同性恋显然不是问题,Steve的手一直在桌上与Bucky十指相扣(不管Bucky愿不愿意),众人都对此习以为常,各自默然无声地用餐,没有人注意Bucky,除了Nick Fury。

Bucky紧张得一口也吃不下。

他环顾宽敞的大厅,寻找熟悉的面孔,看到Rollins和Brock坐在一起,低着头窃窃私语。Rollins的手与Brock相握。那张桌子只有他两人,Bucky怀疑Brock是否因为不得Steve的欢心而被孤立。或许Rollins是他唯一的朋友。不过看他俩的姿态,Rollins的拇指来回摩挲Brock的手,或许他们不只是朋友。Bucky心头涌起伤感的欣慰。Brock至少有Rollins和他在一起,在这个世界也一样。那两人独坐一隅,不介意公开表露情意,周围人也没有丝毫异样的眼光。Bucky庆幸这个世界对同性感情的全盘接受,也庆幸Brock能有一个知心人。

“你在这儿过得不错,Barnes?”Fury闲闲问道,却掩不住语气中隐隐流动的恶意。

Bucky蹙眉看向Steve。Steve嘴里嚼着东西微微点头。

“需要慢慢适应,”Bucky实话实说, “我认识你们所有人。所以不太习惯——作为陌生人。”

“我在那边什么样?”Barton问道。他的颧骨上有一道细细的红色疤痕,像是箭头擦过的痕迹。有意思。

“很搞笑,”Bucky说。

Romanov鼻子里哼了一声。

Barton拧紧眉头,“窝囊废啊。”

Bucky张嘴想要反驳。他喜欢Barton嘻嘻哈哈的作风,喜欢他的各种冷笑话。当然,这个Barton不会以幽默为自豪。这里一切都是反的,Bucky简直无法理解这些人怎么能以这种形式存在。自己原先的世界对他是如此根深蒂固,他潜意识中把这里当作镜中的虚像。但对他们来说这里是现实,Bucky才是虚像人物。

“我呢?”Hill问。

Bucky看了看她,舔舔嘴唇,“我不——跟你不太熟。你一向沉默寡言。”

Hill耸耸肩,“好吧,至少我不会搞笑。”她冲Barton扔了棵花椰菜。

“看着点,Hill!”Barton怒气冲冲地说,“如今这可是稀罕东西!”

“花椰菜?”Bucky问。

“食物短缺,”Fury解释说,“最后几头牛正在你盘子里变冷。”

“真的?”Bucky不可思议地看向Steve,但后者面无表情。

“真的。我们的科学家正做克隆研究,但需要时间。”Fury说,“你家那边没有这个问题?”

Bucky注意到Steve捏紧了叉子。

“没有,”Bucky答道,“有养牛场,鸡、猪、羊都有养殖。”

“唉,我想念培根,”Barton叹道,“三岁之后就没吃过了。”

“猪在克隆技术发明之前就绝种了。”Romanov向Bucky解释。

Bucky点点头,“你们不能——到我们那边去吗?我肯定他们会帮忙的。带几只回来就可以开始养殖。”

“不,”Fury斩钉截铁地说,“我们不跟外世人打交道。”

Bucky再看看Steve,但他似乎充耳不闻。

“我的同胞有什么不好?”

“那不是你的同胞。”Steve终于开口,“你已不再属于那里。”

Bucky推开面前的盘子,“但他们还是可以帮助我们!我知道Steve会——”

“你听到将军的话了!”Steve厉声斥道,“我们不跟外世人打交道。”

“那你和我在一起干什么?”Bucky给他吼回去,狠狠瞪着他。

Steve咬牙切齿,把Bucky的盘子夺过去叉起他的牛排,“你既然不吃,我也不能让它浪费了。”

“我可以带Bucky去看看鲨鱼馆吗,队长?”Natasha不着痕迹地问道。

Steve看了她一会儿,再转向Bucky,“如果他愿意。”

Bucky早已学到教训,绝不能对Natasha Romanov说不。他起身跟随她走出餐厅。

“别往心里去,”她淡淡地说,走到另一个电梯门口揿下按钮。“他不得不做给Fury看。他不是翻脸无情的人。”

“我明白。”Bucky说。他记得Steve奔放的热情,犹如一袭罩毯,让他不由自主渴望裹在里面。但他杀了James……

“以前有外世人企图改变我们,“Natasha解释道,“他们说我们是野蛮人,好战分子。大概你们那里的人没有像我们这样争权夺势。”

“也有的,”Bucky答道,“只是方式不同。”

Natasha会心一笑,步入电梯。

“Fury害怕外世人。”她靠着墙上继续讲古,“他们差点毁灭了我们的世界。德国和一些其它国家认为他们的方式更好,于是我们和他们成了敌人。开头还没那么糟,我们仍然互通贸易,共享医学之类的技术。后来他们改了主意,担心分享他们的技术会造成我们自我毁灭。当然我们对此不满,于是爆发了战争,人们各自选边站。最后他们炸平了美洲。加拿大,美国,墨西哥,现在都一点不剩了。南美洲南部可能还好,但我们早已断了联系。”

电梯门打开,Bucky随Natasha走上纵横的高架走道,下面是蓝荧荧的巨大水箱,其中游弋着一些黑影,想必是鲨鱼。

“我对你开诚布公,Bucky,”Natasha转向他,眉头微蹙,“你在这里要时刻小心。Fury能容忍你完全是看Steve的面子,所以不要惹恼Steve,让他后悔留下你。”

“我做错了什么吗?”

“没有,”她倚着栏杆,俯视悠游的鲨鱼。“但我们的生活方式与你们不同,你不能把你的价值观强加于我们。那样会让Steve不快,让Fury对你更不放心。所以我把规则给你解释清楚,听好了?”

Bucky点点头。

“优胜劣汰。我们的食物显然不够养活所有人,所以弱者只能死。这就是规则。你和Steve的关系可以保你平安,但你得挺起脊梁做个男人,别再像个软骨头。”

“我是个杀手,”Bucky恶狠狠地说,“不是特么软骨头。”

她耸耸肩,“你为Rumlow说话,Steve看见了。”

Bucky也倚上栏杆,望着在水箱中团团转的鲨鱼。

“不要提起孩子。这里没有小孩,若有只会对我们不利。我们不繁衍后代,需要补充队伍时对外招募。其它地方还有的是能够生产的女人,但神锋局没有。不要提起。”

Bucky耸耸肩,“本来就没喜欢过小孩子。”

她翘起嘴角,Bucky也回以解嘲的一笑。有趣的是,在所有人中,Natasha是与另一版本最相近的。或许因为她一向笼罩着神秘气息,Bucky从来看不透她的本真,看到的只是她在任一时刻有意营造的形象。

“不要在任何人面前顶撞Steve。不要质疑他的决定。不要阻止他的任何行动。你是他的下属,他是你的上级,你顶撞他只会把他置于危险之中。软弱者死。如果他被视为软弱,就会有人想杀他。明白了?”

Bucky咬着腮帮,面对Natasha咄咄逼人的姿态。
“所以我是做妻子的?”

猝不及防之间一只手臂已死死勒住他的脖子。她把他的上身推出栏杆,与饥饿的鲨鱼眼对眼。她掀起他的头发,让他的咽喉暴露在外。

“我警告你,在这里歧视妇女绝对是死路一条。女人的威力比男人有过之无不及,你对妻子的侮辱是极其愚蠢的。我们最好的特工都是女性。胆敢再犯这个错误,我要你的命。”她狠狠揪起他的头发。

Bucky疼得一声低嗥,她松手闪开身,Bucky后退几步,喘息不已。他一时放松警惕,她趁机用最毋庸置疑的方式证实了她的论点。

“你是他的下属,他是你的上级。性别毫无意义。明白了?”

Bucky咬着牙点点头。 “我们有很多地方让你们觉得野蛮,同理你们的很多地方我们也觉得野蛮。若有问题,你私下里问Steve。”

“你是关心他的,对吗?”

Natasha的眼光微微一跳,对Bucky已是足够的回答。

“我很高兴他有你。我抛下的那个Steve,你也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

Natasha眼中射出冷光。“哦Barnes,你以为我保护他是因为感情?我只是不愿让任何人抢在我之前杀了他。他知道的。”

Bucky不由得踉跄一步,直退到后背撞上栏杆。

她轻蔑地一笑,悠然自得。“这一切是个游戏,Barnes。我们所有人都比你会玩。”


11 Dec 2016
 
评论(21)
 
热度(95)
  1. 存文小仓库rsh437 转载了此文字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