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燧镜情劫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镜像宇宙) 1-5

题目: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作者:Hopeless--Geek (wuzzy90), L1av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见图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受惊的Howard还在声声不停地哀叫,Tony抚摸着父亲的白发,尽可能轻柔安抚。Bucky时而看他时而看看自己敞开的金属臂。Steve抱着胳膊站在房间一角,眼睛盯着Howard。

Tony终于放下呻吟不休的父亲,走过来关拢Bucky的胳膊。Howard用一种Bucky听不懂的语言喃喃自语,抓着皮下注射管企图扯下来。

Steve走上前说,“别这样,Howard。”

Tony埋头在Bucky胳膊上置之不理。

Bucky沉重地望着Tony。Howard在对Steve尖声悚叫,但Tony头也不回,更没一句解释。

“走开!”Howard嗥道,“走开走开!”

“好吧,”Tony终于转过身说,“Steve,按住他。该用药了。”

Steve依言按住Howard,但后者剧烈抽搐着拼死挣扎。
“不!不你不能这么做!你不能这么做!”

“Bucky是吧?来搭把手。别让老爹把背扭了。”
Bucky站起身,看 Tony拿出一只粗大的针筒。

Howard喊得哑了嗓子,睁圆的眼睛惶恐地瞪着针筒。

“辅助睡眠,”Tony说,“来吧,是止痛的,他疼得睡不着。”

Bucky看着Howard狂叫乱挣,Steve捂住他的嘴。捂住他的嘴……老天爷。他再看向Tony,损毁变形的脸看上去永远印着冷笑的神情。

“只是辅助睡眠,Bucky。”Tony又说一遍。

Bucky走上前压住Howard的肩膀,Steve箍着他的两臂。Tony一针打下去,Howard很快闭上了眼睛。

“你还好吗?”Steve按上Tony的肩膀。

“没事的。”Tony甩开Steve的手,转向父亲。“我再陪他一阵。”

这是逐客的意思。Steve催着Bucky下楼,眼里透出悲凉无奈。看到老年人似乎勾起了他的某种惶恐。

Bucky有着血清增强的听觉,下到楼底时听见心电图变成了直线。他又一次参与杀死了Howard Stark,这个认知让他胃里翻江倒海。他在轮机室门口一通狂呕,牛奶和虾的味道充塞了他的感官,直到下一波噁感袭来。

“哦,Bucky,”Steve替他揉背,“都吐出来吧。没关系的。吐完就好了。”

Bucky继续作呕,肠胃痉挛不已,他咳喘呜咽,倚在Steve怀中浑身颤栗,止不住涕泪交流。呼出的气息是腐鱼和呕吐物的甜腥,他对此深恶痛绝。

他早先杀死过Howard Stark。唯一的安慰是那可以说不是他的错。是他下的手,但他能有什么选择?那时他毫无自主意识。那是九头蛇强行灌入的意志。他不是恶魔。是他们把他打造成一件武器,向何处开火不是他的选择。枪支本身并不危险,危险的是持枪的人。Bucky就是一支枪。

然而今天,今天他按住一个垂死挣扎的老人,Howard眼看着针头刺入他的身体而极力反抗。他不想死。Tony说是止痛药,说是辅助睡眠的。

辅助睡眠。

Bucky参与杀害了Howard Stark。又一次。

“操,”Bucky又咳了一阵。他胃里早已空空如也,却还在剧烈抽搐。“我要死了。”
Steve笑着吻他的脸颊,“你会活下去的。”
“我们杀了人!”
Steve困惑地眨眨眼。

Bucky揪住他棕绿衬衣的领子,“我们杀了人,你一点不在乎?Tony说的是谎话!他杀了他父亲!”
“我知道,”Steve答道,“我早知道了。”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这就是生活,Bucky!虚弱的人没有生存的资格。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他的鼻孔激烈扩张,脸颊涨起红潮。他是那么美,这份美丽却是有毒的。有毒,因为这不是Steve。

Bucky所了解的Steve心地善良,高贵无私。他对自己的信念坚定不移,但他的心仍是柔软的。他拯救平民,他热爱孩子,他尊重所有人的生命。Bucky原以为所有宇宙中的Steve都是这样,现在才知道那太傻了。

这个Steve爱笑,那是因为他对身边的残酷现实早已麻木不仁。只有强者得以生存,而Steve已近百岁。他是强中之强,踩着他的受害者的尸骨爬上顶峰,而对此毫无歉意。多么令人难过,有一个Steve在暴力中浸淫如此之深,乃至扭曲了心灵,与暴力融为一体。可怜又可悲。Bucky了解生命的价值。他的生命曾被人剥夺,他也剥夺过别人。他知道生命的宝贵。

“如果我变得虚弱,你会杀死我?”Bucky问,呕吐之余他的声音嘶哑难听。
Steve温暖的手掌抚摸他的脸颊,“永远不会。”

“但你帮助一个人杀死了他的父亲。如果躺在那张床上的是我呢?”
Steve睁大了眼。他的肌肉紧绷,嘴唇发抖,“我——”

Bucky咬着嘴唇,看Steve在他的处世哲学、道德观与个人感情之间天人交战。这样逼迫Steve未免有些残忍,但Bucky需要知道Steve的灵魂究竟扭曲到了什么程度。他所追寻的——尽管说不出口——只是一个答案:这个男子是否还有救赎的可能?如果有,那么Bucky或许可以容许自己在他的怀抱获得慰藉。

或许他俩之间可以……更进一步。

“Bucky,你不是这里的人。我不——不指望你能够理解。”

“我理解有时死亡是一种仁慈。我不理解的是你为什么要骗我。你没有给我选择。我被——”一声啜泣哽住了喉头,Bucky按住剧烈起伏的胸口。

Steve无言地拥抱他,温柔地抚摸他汗涔涔的脸。走廊里充溢着呕吐和汗渍的气味,Bucky不想在这里说这个,但他不知道以后何时能再有机会。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鼓起勇气……

“他们曾经夺走我的选择。他们占据我的大脑,操纵我的身体。我曾对天发誓,永远不会再让任何人对我做这种事。但你刚才就是这么做的,你夺走了我的选择。”

Steve震惊地睁大了眼。他低头看看Bucky的嘴唇,再望进他的眼睛,“你说得对。是我错了。我怎么做才能弥补?”

Bucky吞咽一下,抽回身站立起来。他揉了把脸,叹道,“我需要洗个澡,独自呆一会儿。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
“这些。发生的一切。”

Steve点点头,不再开口。

Bucky想自己或许是反应过度了。Steve知道他曾被洗脑,但Bucky并不曾讲述详情,说不定Steve以为是什么人拿个怀表荡来荡去把他催眠了而已。Steve可能并不明白他的行为的严重性。Bucky也不确定假如自己事先知道,是否仍会答应帮忙。Howard已奄奄一息,病痛难忍。解脱是一种仁慈。但不应该采取那样阴暗丑恶的处理方式。

两人一路往回走,Steve用对讲机叫勤务兵下来清理。Bucky没注意听,他的脑子里反复闪回Howard的表情,他颤抖呻吟、拼力反抗的样子。

如果早知内情,Bucky会对他发慈悲吗?还是会坐视他死在Steve和Tony手中?那样他岂不是和他们一样的恶魔?他的确是的。在HYDRA那些年的所作所为他有借口推托。而现在的他呢?他是一个恶魔,冷漠麻木。从前他无法掌控自己,现在可以了,他又是怎么掌控的?

无望地暗恋着一个人,而那人如此纯洁,永远不会给他他所渴望的那种爱。Steve太美好,掺不得一丝杂质。Bucky是一道陈年破碎的阴影,追随在那付宽阔的肩膀、那头灿烂的金发之后。他配不上Steve——再努力也不可能。

Bucky瞟向这个世界的Steve,边打电话边搔着胡须。他在笑,洁白的牙齿快乐地闪动。他刚杀了一个人,此刻却跟电话另一头的人言笑晏晏。

这个Steve是不纯洁的。他的心灵早已在毁灭世界的战火中损毁蒙尘,对他为生存而做下的事毫无歉意。他行走在正义与邪恶的边线,这一点对Bucky有莫名的吸引力。或许正因为他也做过同样的事?

Bucky伸手握住Steve的手,两人已走到昨晚同床共眠的卧室门口。

Steve转向Bucky,眉心微蹙。

“对不起,”Bucky小声说。

Steve一臂揽过他的肩膀,吻他的前额。“不要道歉,”他说话时嘴唇仍覆在Bucky额上,“永远不要为你是什么样的人而道歉。”

Bucky垂下眼帘,盯住脚上的军靴。他嗯了一声,却不敢抬头。不要为他是什么人而道歉?那怎么可能?内疚已成他的痼疾,时时侵蚀脏腑。他的罪孽一辈子也赎不完,而Steve却告诉他有另一条路。抛开它?接纳它?Bucky想要这样,天啊,他多么想。

Steve打开房门,把Bucky让进屋。

Bucky走到窗前凝望无尽的海水,陷入沉思,在对自己罪恶的负疚与接纳之间反复纠结。他的视线追随窗边管道释放的泡沫,在白炽的灯光中一路飘向远方。他俩在基地漫游了多久?

有人敲门,Steve走过去打开。Bucky转身见一个年轻人走进来,相貌平常,臂上戴着列兵袖章。他们穿的都是普通T恤,袖子上标明军衔。大概比制服舒服,但Bucky喜欢身穿制服的自豪感。是Steve熏陶出来的。他总说要打仗就得穿制服。

Steve脸上升起怒色,握紧拳头,呼出的气咝咝作响。小兵面色惶恐,步步后退。
“我很抱歉,长官。我们尽力了。我们寡不敌众。”

“你失败了,”Steve说罢拔枪对准那孩子的眉心扣下扳机。

Bucky大叫一声,背砰地撞在窗玻璃上。深海的寒气令他浑身颤栗,但他眼前挥之不去的是那孩子最后的眼神。

他知道的。知道会发生什么,但还是主动来到Steve面前。

“这——这什么鬼?”Bucky大喊,“什么鬼?他是你的属下!”

“他失败了,”Steve耸耸肩,“如我所说,Bucky,不要为你是什么人而道歉。”他把枪放在桌上,指指角落里的一扇门。“去洗簌一下,晚上我们和大家一起吃饭。”

Bucky缓缓推起身,难以置信任何一个拥有Steve Rogers脸孔的人竟能如此冷酷。那样灿烂的笑容背后怎会毫无心肝?Bucky甩甩头,又是一阵恶心。他呻吟一声跌坐在床上。

Steve跟过来,在他面前跪倒,眼中满是关切。

Bucky打开Steve伸向他的手。“别碰我。”

Steve点点头,向后坐下。

“失败是不能容忍的?”

“绝对。”

“但我就失败了。”Bucky望进Steve的眼睛,感到口中仍满是呕吐的恶臭。他需要洗澡,需要狠狠漱口。“来到这里就是我的失败。我辜负了我的Steve。”

Steve瑟缩了一下。

“我辜负了他。”

Steve伸手过来握住Bucky的双手。“是,但他不也辜负了你吗?”

“没有,”Bucky说,“他忠于职责,祖国需要他,需要他为正义而战。”

Steve大笑,但笑声中毫无快意,只有苦涩无奈。他用指尖描摹起Bucky掌心的纹路。

“我也有一次以为我的James死了,在战争中。”他抬起眼,挑战地对上Bucky的眼光,“你知道我是怎么做的?”

Bucky耸耸肩等他自己说。

“我去把他找了回来。”

Bucky抽一口气,想起多少个夜晚Steve差一点就要倾吐他对Bucky的内疚,因为他不曾去找过他。他眼看着Bucky从火车跌入深谷,自然以为他早已死去。那不是Steve的错。但他俩从未摊开来谈过。于是Steve继续纠结,Bucky沉默不语,两人各自筑起高墙,折磨自己也折磨对方。

“或许他不是你命定的那个人。”Steve继续说着起身坐在Bucky身边,慢慢探身过来,柔缓的轻吻落在Bucky肩头。“或许我才是。”

Bucky感到眼眶中滚热的刺痛。或许是真的。Bucky所认识的Steve是英雄,是传奇,是Bucky永远不能成为的一切。Bucky只是小孩子们临睡前听父母讲的惊悚故事。

“你可以留下来,”Steve继续吻着他的肩膀,款款求诉,“我发誓我会爱你,待你好,比他从来待你更好。”

Bucky闭上眼,泪水无声地滑下脸颊。

Steve把头靠在Bucky肩上。“你再也不必为你是什么人而道歉。”

Bucky点点头,伸手轻抚Steve的胡茬,像未经收割的小麦一般柔软。他侧头与Steve相倚,手指仍在他的胡须间漫不经心地流连。

Steve刚刚在一小时之内杀死了两个人。他毫无愧意,Bucky却不由自主地仰慕这一点。不找借口推脱,他就是他,坚执不变。这种坦白是家里那个Steve无法拥有的。他被广为宣传是完美无瑕的、正义力量的化身。他不能示弱,不能曝露内心的煎熬。而他一直在煎熬中。他忠于对全世界的责任,矢志不移地努力把它变得更美好。然而为了完成他的使命,或许他只能——

放弃Bucky Barnes。甩掉时刻跟随他的那个黑影。

没有了Bucky,Steve不必再忧虑;不必每每望进Bucky的眼睛而为他的坠落引咎自责;不必小心翼翼围绕九头蛇或酷刑之类的敏感话题不知所措。他可以自在地做他自己。

“我留下。”Bucky终于下了决定,感到自己的心缓缓碎裂成两半。一半将永远属于和他一起长大的那个傻小子。但另一半或许能获得新生——和幸福,在一个接纳暴力、容许道德上的灰色地带的世界。一个能够接纳他的世界。

Steve一把搂住了Bucky,发出一声哽塞的呜咽。他搂得那么紧,Bucky随着他无声痉挛的抽泣一同颤抖。他倚向Steve的怀抱,脸颊磨蹭他的肩膀,深深吸气,把那个男人皮肤的气息刻入记忆。

Steve松开手臂,捧起Bucky的脸。两人久久对视,目光在对方的唇边逡巡,再望进彼此的眼眸。Steve探身靠近,Bucky闭上眼睛,等待的吻却并没有到来。

他睁眼巡视Steve的脸。

“去洗漱吧,”Steve说,“我需要照管那孩子的尸体。”

“你要怎么做?”

Steve走开去打开房门,门板撞在墙上砰地一响。

“喂鲨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一节我觉得有些别扭。首先是Howard这段,感觉太牵强了。Tony明显是爱他父亲的,要给他安乐死为什么不趁他睡觉时打针,非得当着外人采取暴力?似乎只是为了强行制造“Bucky又一次杀了Howard Stark”的梗。
然后Bucky迂回婉曲的思想转折把我绕晕了。其实每一步都很合理,但最后在Steve杀了一个无辜小兵之后答应留下来和他在一起,我怎么都觉得不可思议~

27 Nov 2016
 
评论(13)
 
热度(71)
  1. 存文小仓库rsh437 转载了此文字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