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燧镜情劫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镜像宇宙) 1-4

题目: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作者:Hopeless--Geek (wuzzy90), L1av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见图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ucky醒来时Steve已不见了。虾盘换成了一盘水果,一杯牛奶和一只贝果面包。Bucky不禁莞尔,拿起贝果撕开来。他不记得上次吃贝果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肯定是战前。没有奶油奶酪、黄油或果酱也没关系,毕竟是贝果,他吃得津津有味。吃完把牛奶一饮而尽,他起身在房中踱步。

Fury认为他是个威胁,因为他是“外世人”。Steve固然不把他看作威胁,其他人却都是这样看的。情况对Bucky很不利。Steve是他在这里唯一的倚靠,他谁也不认识,且又被困在深水基地之中。若他是独自一人或是在陆地上,生存机会还大些。先前不明所以,又对Steve充满好奇,此刻他怀疑自己无意中步入了囚笼。

他望向窗外的海水,比昨夜略可见光,隐约看到一处珊瑚礁,一条大鱼的黑影在其间游弋。

“早上好,”Steve含混不清地说着走进屋里。他拿着个果子在啃,可能是芒果或是某种Bucky不熟悉的热带水果。

“早上好,”Bucky答道,声音比他意想的轻。他不想Steve为他担心。他不禁翻个白眼暗笑自己。不想Steve为他担心……

“睡得好吗?”Steve在床边坐下。他张嘴大嚼,声音很响,颇为粗鲁。但Bucky不介意。这个Steve的一举一动都充满活力。

“是,很好。很舒服。”

“好的。”Steve认真起来,“如果我太唐突你会告诉我的,是不是?”

Bucky仔细端详Steve,眼光扫过柔软的胡茬和他胸口平稳的起伏。“是。”

Steve点点头,笑容在脸上绽放开来。

“我——我自从二战以来没有跟任何人在一起过。以为永远不会了。”Bucky回望窗外,手按上冰冷的玻璃。

“是因为你做过的事,你认为你不配?”Steve问。

Bucky屏住了呼吸。他转回身,看Steve吃完了水果把籽扔进字纸篓。Steve表情依旧安然,肩膀松弛,胸口的起伏还是一样平稳。他也被冷冻过,做过实验对象,目睹过他的世界倾覆崩毁,却还是这般率真自在。Bucky心疼地想起他的Steve从来不会这么放松。战前他有种种健康问题,并且总是急于证明自己;战后他受着悔恨自责的煎熬,Bucky的存在时时刻刻提醒他。Steve把Bucky的不幸归咎于己。他们从没谈起过,但Bucky体会得太清楚了。

“那是——”

“我知道,我也有这种念头。James出事之后,我…我无法想象另找别人。我觉得自己不配。”

“我做过可怕的事。”Bucky嗫嚅道,看着Steve起身走到他身边。

“我们都做过可怕的事。”Steve执起Bucky的手,与他十指交缠。“那并不意味着我们只能孤独一生。”

Bucky抽出手,感觉他的防线已摇摇欲坠。如果Steve继续进逼,他会撑不住一股脑吐露他所有幽深黑暗的秘密。有长长的一串。他还没准备好。受不了听到自己对任何人诉说那些记忆。太真切了,让他无路可逃。

“你想在基地参观一下吗?”Steve问。出乎Bucky的意外,想不到Steve如此轻易看穿他的挣扎。

“好啊,”Bucky说。

Steve头指房门,两人离开安谧的卧室一路走去,掠过成群结队的士兵和高声喝令的军官。

Steve带Bucky参观了训练场、健身房、游泳池(好可笑,深海基地里还有游泳池)和潜艇码头。与他们擦肩而过的每一个人瞟向Bucky的眼神都带着紧张戒备。

Bucky自然而然紧贴Steve,让他时而牵着他的手,在Steve走得太快时抓住他的胳膊。Bucky本不认为自己是有依赖性的人,一贯自认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但Steve每每微笑着转脸看他,让他不由自主依赖下去。

“这些是绝对无可追踪的,”他们走过一列潜艇时Steve讲解道,“每艘艇上大约有二十名船员。我们喜欢造得小一点,便于上溯河流。”

Bucky触摸其中一艘,感受发动机的柔和共鸣。

“这一艘很快要出海了,”Steve说,“去往希腊联盟,靠近德国的残存部分。”
“德国的残存部分?”
“是,”Steve跳过给潜艇加油的粗大管道,一边继续解释,“战后一些小国合并成较大的国家。德国基本成了焦土,边缘地带被邻国吞并,但还有些极端分子留守在那里。都是些人渣,教我说。”

Bucky皱起眉头。他从不曾听他的Steve这样说人坏话。他有自己的立场,会为此争执,但不会下这种断言。

“我们已确保德国再没有崛起机会,不可能再去祸害别人。”Steve说罢转向Bucky,墙上的一根管道中正嘶嘶地冒出蒸汽。“你想去看看轮机室吗?有需要时整个基地都可以开拔。超炫的。”

“超炫,“Bucky不由得重复一遍。从没听他的Steve用过这个词,但念出来就足以把微笑勾到他的唇边。

“我们的工程师非常了不起,这地方整个是他建起来的。”两人离开潜艇码头,向基地深处走去。“我们付给他骇人听闻的高价,为了让他不要把技术卖给敌人。不过他人还可以。典型的ALPHA男。他老爸是个软骨头,认为世界不需要战乱纷争。理想主义者。但他已经不管事了,我们也不怕他。”

“他是谁?”Bucky问。两人沿着一道梯子往下爬。靠近轮机室,马达的轰鸣越来越响。

“名叫Tony Stark。他老爸叫Howard。我不知道那老家伙怎么还没死。他跟我差不多同龄,而我冷冻过好几次。”

Bucky点点头,跳下梯子环顾四周。不像他想象中的蒸汽齿轮,十足是科学怪人的实验室,蓝紫的电流在巨型圆柱中跳跃起舞,发出蜜蜂似的嗡响,寒冷刺骨。墙壁和天花板爬满了盘根错节的电线,大厅中心矗立着一个庞大的水箱,箱中的水转得比龙卷风还要快。许多管道与其相连,Bucky猜想基地主要是靠水力发电。

“对了,我们上去之前,”Steve低声说着贴近过来,两人的胯撞在一起。

Bucky倒吸一口气,感觉下体腾起热潮。碰触Steve有如玩火,无论存心与否。

“别问Tony他的伤疤怎么来的。”
Bucky眉毛一挑。
“相信我,你要问了活不过两秒钟。”
“问你行吗?我好奇死了,”Bucky噘起嘴巴挑逗地说。

“嗯哼,”Steve嘟哝道,胸口贴上Bucky,“James也爱这么嗲兮兮的。”
“人家好奇嘛!”Bucky不知不觉间双臂已环在Steve颈后。

两人站在那里,四目相望,身体密合,Steve半晌才说,“James差点杀了他。”

“什么?为什么?”他刚意识到两人挨得多么近,似乎大庭广众下是很正常的事。Bucky并不迟钝,他知道他的世界正逐渐对同性恋习以为常,但像这样还是会令人侧目。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做。感觉就是那么自然。

“Tony是军火商。他的技术卖给出价最高的人。至今为止那是我们,但他不作任何承诺。他很精明,可以轻易干掉反对他的人;又很有钱,一旦跟我们翻了脸他随时可以消失。James对此深恶痛绝。所以他企图杀死Tony,以免他卖给俄国人。”

“他是为了保护你。”Bucky推测。
“不,”Steve松开他。“是为了保护他自己。James再自私不过。”

“我不是那样的,”Bucky吓一跳马上自辩。
“我知道,”Steve说。“那就是你们两人的不同。除了你的头发和胳膊之外。你的块头也比我的James大得多。”

“哎!”Bucky笑着捅他一肘。“他们以前是拿管子给我喂食的!”
“不是说你胖。是说,”Steve后退一步,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Bucky,“虎背熊腰。”

Bucky只觉胸中暖意熏然,他得意地挤挤眉毛,“我能说什么,我有健身。”
Steve嗤地一笑,转身爬上另一架梯子,“来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ucky在他的世界里很少见到Tony Stark,说实话也不想见。 正如Steve对Bucky抱愧,Bucky对于Tony的父母也怀有深深的内疚。看到Tony会让Bucky想起他手上的血,而Tony对他也依然怀恨在心。

这边的Howard Stark躺在床上,被一堆滴滴答答的仪器包围。Tony Stark坐在桌前面对好几具互相连接的电脑飞也似的敲键。他转过身,脸孔隐在昏暗房间的阴影中看不清楚。

“Rogers。”
“Stark。”
“我听说了你的新玩具。”Tony说,“是很像他。所以你没把他投入牢房?”

Bucky忍住了没出声,却忍不住双手紧攥成拳。

“只是带他参观一下。”
“好让他把我们的技术偷回去,再带他的同类过来把我们杀光?”
“他不是这种人。”Steve厉声说。

Bucky吞咽一下,背靠房门。他望一眼窗外的轮机室,转回头时Tony已站了起来,灯光照在他的脸上,Bucky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那不是像一般人脸上蜿蜒成道的伤疤。Tony的半边脸毁得不成样子,好像曾被人按在滚油中活活烧熔。半张嘴没有嘴唇,眼睛上方也不见眉毛,面容可怖的他一点不像Bucky的世界里那个眼高于顶、昂贵发型和小胡子修剪得翩翩欲飞的Tony。

“他是个外世人。显然是'那种'人。”

“我对这地方一无所知!”Bucky忍不住插嘴,“我恨不能拍屁股就走,但我们还在想办法。我根本不关心这个世界,只关心怎么回到我的世界去。”

Steve尖锐地抽了口气。Bucky不敢看他的脸。他知道他说得太尖刻,但Tony露骨的恨意令他心惊。他不是来结仇的,是来寻找离开的办法……

“你不知道怎么回去?”Tony的语气放软了一点。
“废话!不然我呆这儿干嘛?”

Tony眨眨眼,完好的半边脸松弛下来。“我以为——”
“你以为错了,”Steve粗声说,“他另有一个Steve在家里。”

Bucky的心倏地一沉。Steve说的没错,他的声音却透着凄伤和沉重的挫败。Bucky的胳膊酸涩地震颤,渴望把Steve拥入怀里。他来到这个世界还不到24小时,却已打心眼里关心这里的Steve。他想要安慰他,抹去他声音里的悲哀,让那张脸重新被笑容点亮。此刻Steve黯然的神情几乎让他胆战心惊,仿佛生命力正从他的灵魂中抽走。

“好吧,这里是主机房。那边是我奄奄一息的老爸。别理他。他整天就会拉屎。你叫James?”
“Bucky。”
“我是Tony。”
“是,我知道。”Bucky环顾四周,下意识地舔舔嘴唇,“基地用水力发电?”

“没错,”Tony跳下椅子。“我们抽入干净的海水,在那里面涡旋,“他指指轮机室中央水箱中疾速旋转的水流,“产生的电流在圆筒中收集发送。我们也有太阳能电池板在水面使用。”

“了不起。你没用弧形反应堆吗?”
“弧形反应堆?”Tony歪歪头问。
“呃,就是——另一个你发明的。是一种清洁能源。”
“我不关心清洁能源,我要的是强力能源。”Tony眯起眼。
“是,”Bucky讪讪地说,“对不起。”

“我再带他到别处转转,”Steve问Tony,“你有什么需要的吗?”
“没有,我过几小时要和Fury见面讨论一些新的设计。”
“保重。”Steve挥挥手,牵起Bucky的手指,刚一转身听到身后喀喇一声。

Bucky转头见Tony瞠目结舌地瞪着他的胳膊。
“你的——我刚才没看见。”

Bucky看看自己的金属臂,“啊,这不算什么。”

“给我看,”Tony拽过Bucky的领子把他按在凳子上坐下。他握着Bucky的胳膊拧来拧去,叫他捏拳再放开。

Steve像只苍蝇似的围着转,和Tony一样好奇。此前他一直克制地非礼勿视。这份克制是Bucky久已熟悉的,牵动他的嘴角微微扬起。

Tony设法打开机械臂查看里面的装置,一边做笔记,时不时惊叹出声,“简直难以置信。”

之前冷峭的外壳已冰消雪化,他变得像只发现新玩具而兴高采烈的猫。
“你这条胳膊装了多久了?”
“很久。”Bucky答道。

“你们那边截肢的人都能安上这个吗?”
“不。”
“那你怎么得来的?”
“我是个实验。”
“啊,就像Steve?”

Bucky眨眨眼望向Steve。他是自愿的,Bucky知道他是,但每次听人说Steve是个实验,Bucky总有种莫名的满足感,就像薄荷敷在伤口,清新舒爽。

“不一样,”Steve笑道,“Bucky的胳膊酷多了。”
“我宁可要真的,”Bucky说,“我这边什么都感觉不到,只有压力传感器。”

“是,我看见线路了。”Tony的脸离Bucky的胳膊不到一寸。“妙不可言,就好像你已经换过好几个胳膊,每一个在原有基础上增设。有很多废弃无用的线路。还有好几个跟踪器。”

“是,”Bucky悻悻地说,“我知道。”

Tony看向Steve,眼色变得冷冽,“你肯定没有外世人跟过来找他吗?”
“只有他一个,”Steve答道,“绝对肯定。”

Tony的注意又回到机械臂上,摆弄线路让Bucky不由自主活动手指。

“停下,”Bucky嗫嚅道,看到他的手不受自己控制动个不停。
“我只是测试反应。”

“停——停下,”Bucky低低地说,近乎呜咽,泪水模糊了眼眶。他回到了九头蛇的实验室,被绑在实验台上听当日的科学家摆弄机器发出刺耳的嘀嗒。那人一直在控制Bucky的手张开合上。他不在乎Bucky需要上厕所,不管他饥饿疲惫。Bucky尿在了那张椅子里。他的胳膊被剖开,被人刺激他的手做各种动作,而他只能尿自己一身。

“住手!他很难受!住手!”有人大喊。

扭打的声音,继而是一个撕破的喉咙发出的尖叫。Bucky缩成一团浑身颤栗,恐惧地盯着他敞开的金属臂。他开始疯狂地撕扯肩膀。他需要把它扯下去,扯下去那个人就无法继续测试他的手,他就不必被绑在桌上一整天不给吃喝。他们可能还会放他去上厕所!或者去死。死亡没什么不好,只要他不必躺在那里,无休无止地张开、合上。

张开、合上。

张开、合上。

“Bucky!”

张开、合上。

“Bucky!Bucky看着我!”

他猛地一声嘶喘,感觉有人捧起他的脸,柔软的嘴唇磨蹭他的下巴,一遍遍叫他的名字。

“St——Steve?”Bucky喘道,“但我们——你不是——”

Steve抬起头。他什么时候留了胡子?谁给他染的头发?

“你刚才神智不清,”Steve解释说,“好些了吗?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只得 ——只得试着吻你,因为以前对我是有用的,当我——“他咬住牙关,没有说下去。

Bucky开始缓慢呼吸,记忆一点一滴回流,如同清晨窗玻璃上的露水。他不在自己的世界里。这不是他的Steve。他到了镜像宇宙,而Tony……Bucky张大眼睛,“Tony!”

他扭转头看到Tony俯身在Howard床前,后者咳喘不休。Tony抚摸父亲的白发,在他耳边低声安抚。Howard双眼大睁,呆滞地看着天花板,不停地呻吟、呻吟、呻吟。

Tony贴在父亲耳边不住地轻声抚慰,“嘘,好了,爸。没事的,没事的。”

Bucky费力地咽下口水,回头望进Steve担忧的眼睛。他颤抖地呼出一口气,甩了甩头。

“好些了吗?”Steve再问。

“当你怎样?”Bucky问,“谁吻过你,当你怎样的时候?”

Steve坐倒下来,舔了舔嘴唇。他用鼻孔粗重地呼吸,两人默默倾听Howard的哀吟。

“当我神智混乱的时候。实验很难熬。他们对我做的那些事。对James。”他重重吞咽一下,望向Bucky。“James会吻我,一切苦楚就都烟消云散了。”

“我很难过。”Bucky悄声说,“他们伤害你我很难过。”

Steve凄然一笑,和被他抛下的Steve那么像,Bucky心中绞痛。
“他们伤害你我也很难过。”


06 Nov 2016
 
评论(12)
 
热度(126)
  1. 存文小仓库rsh437 转载了此文字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