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冲锋年代 Targeting(美式足球AU)第十一章

题目:Targeting
作者:queenmab_sherzo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警告:本章有Steve游戏花丛的情节,请小心避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十一章 Sam Wilson

“我决定去约那个男生。”Sharon说。
Steve只随口嗯了一声,趴在床上做全身伸展,一条腿缠在温热尚存的床单当中。

“跟我一起上统计课的那个。”她边说边系好牛仔裤,然后双手叉腰环顾Steve的卧室,上身还是一丝不挂。“我的上衣呢?”
“不知道,”Steve半张脸埋在枕头里。“你反正用不着。”

“你没把它藏起来吧?”她狐疑地打量床单。
“这里什么也藏不住。”
“那倒是,”她嘟囔着继续找。

Steve哼哼地笑。他的闹钟显示亮绿的6:14。通常他习惯早起,完成全套晨练再吃过三顿早餐的第一顿都还不到九点。清晨锻炼效率最高,脑子里没那么多杂音。只需倾听跑步机的低吟,杠铃的吱扭应和他的心跳。

但今天是星期日,最接近于“休闲”的日子,昨晚又刚赢了联赛第六轮。何况也不是每晚都能跟Sharon Carter共度,他尽可能享受每一分钟。所以实在不愿从暖和的被窝里爬出来,尤其天还没亮。

“那人叫什么来着?”
“怎么,你吃醋了?”Sharon笑道。
“聊天而已。”
“我有没说过,你的枕边话乏善可陈?”
Steve咧嘴一笑,“说过一两次。”

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老笑话。脱光衣服他俩珠联璧合,一旦要言语交流就彻底无所适从了。

准确地说,是Steve无所适从。初次约会,Sharon整个晚上都在搜索枯肠没话找话——课堂上的趣事,班里同学的八卦,橄榄球统计数据,甚至说到那个对所有进他办公室的女生风言风语的流氓助教。而Steve只有支吾应对,一个多小时的晚饭始终僵坐在那里。不过他总算付了帐,上车前主动索吻。随之导致下车前的吻,到她门口又是一吻,上楼梯接着吻,然后蹑手蹑脚跟着她摸进宿舍门。

那是一年前的事了。一年多以前。大概是九月中,因为Steve记得他是在赢了上赛季的第一个主场之后鼓起勇气约Sharon的。两人后来又约会了两次,一样的尴尬难堪。从此放弃了更进一步的努力,只做炮友反而相处融洽。他们每隔两三个月约一次,在赛季吃紧的时候、以及期中期末考试期间纾解压力。

两人算是朋友,但主要是一种共生关系,泄火的有效途径。Sharon和善可亲——而又枯燥无味。Steve想要喜欢她,但她的话题只有学校那点事。

“我不告诉你他的名字,但他跟流氓Kevin是一个办公室的,”她说,“你知道,那个助教…“
“是是,我记得。”Steve说。果不其然。

Sharon忽然一声欢呼,冲过去把她的上衣从Steve的小冰箱顶上抽下来。“我听说他弟弟是同。”她一边套上衣服一边投给Steve意味深长的一眼。

Steve用鼻子深吸一口气,“帅吗?”
“矮个子,但胳膊练得不错,”她粲然一笑,“金黄卷发。你会喜欢他的。”
“喜欢橄榄球吗?”
“他有参加仪仗队,所以…多半是?”她耸耸肩,“我很乐意给你们牵线。”

Steve睡过一个音乐系学生,只一次。天使般的歌喉。Steve一晚上手撑着床头板努力让他唱出来。美好时光。他回想起来不禁偷笑。“谢了Sharon,”他坐起揉揉眼睛,“但我对盲约兴趣不大。”

“因为是男的?”她直白地问。
“不是,”他断然说,“我又不在柜子里。我的队友全都——得了,我们谈过这事。”

“好吧,随便你。偶尔动一下感情又不会要你的命。”
“你是说我是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他调笑地问。

Sharon马上软下来。“不,当然不是!只是,你是值得幸福的,你知道?”
“我很幸福,”他说,因为不可能有别的回答。“我并不…拒绝恋爱。”

她哈哈一笑,袜子穿到一半抬起头,“不是我说你,你可不是专情的人。”

他简直无言以对。本能的反应是抗议——坚决抗议——因为他并不是那种只玩一夜情的男人。以Sharon Carter为例,明明跟她无话可说还是一年多没断,正说明他其实是过于长情了,难道不是吗?

“我没有专不专情的问题。”他还是想不明白她怎么得出的这个结论。

“得了吧,”她翻个白眼,弯腰系鞋带。“你在性生活方面要是还能更低调,我完事后只好翻窗户走了。”

再做一次到底的深呼吸,让半睡眠状态的肺火烧火燎的那种,Steve终于强迫自己从床上爬起来,开抽屉取出运动裤。他好歹得送Sharon出门。不能让她翻窗户,太不像话了。

这本身已经说明问题,不是吗?这一年跟Sharon Carter断断续续的约炮就是Steve有生以来最接近恋爱的关系了,而且绝对是最长的,虽然远不是专一的关系。他又不是缺乏资源,所以自己也不清楚症结何在。他一会儿想继续大学男生游戏花丛的生活方式,一会儿又想找个真心喜欢的人定下来,就像Kate和Eli、Clint和Natasha。

Sharon系好鞋带时Steve已从他堆积如山的洗衣篮顶上挑了双袜子和ASU的旧T恤穿上。“我不是害怕定下来,”他继续这个话题。“这个,”他指指前襟的将军图案,“带来很多麻烦事,你知道?我不想把任何人拖到…聚光灯下。”

“我可以想见很多人就喜欢聚光灯。”
“可能吧,”他说。没说的是,那正是问题所在。

他把手机从充电器上拔下,跟在她身后下楼,在门口拥抱作别。
“祝你好运,”她说,“在所有方面。”
“这个赛季应该很不错。”

Sharon对他抿嘴微笑。她似乎欲言又止,最终只眨眨眼道了再见。Steve微笑相送,她小心翼翼开门——避免发出吱扭——溜了出去。

于是Steve在赛后第二天清早6:45就已醒了个透。虽然很想回床上蒙头直睡到周一晨练,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是睡不着了。首先他需要上厕所,其次肚子已经咕咕叫。他打个哈欠扭了扭腰,脊椎窜起一连串火花。

从厕所出来,Steve打开厨房的灯,被强光刺得一哆嗦。足足过了一分钟他的眼睛才适应过来,脚也是——厨房的地毡冰凉,寒气直透进袜子。

厨房里的早餐选择琳琅满目,这是和三名身强体壮的大学运动员同住的优势。但此刻Steve的脑子就像企图转动的风车陷入了花生酱,或巧克力酱,或奶油奶酪,或是一大盒饼干粉。样样令人垂涎。

一边考虑他想吃什么、怎么做,Steve从冰箱里拿出一盒未开封的牛奶,四面用记号笔写满了ICE的,撕开来对嘴喝了一口。

“我肯定那不是你的,Rogers。”

突如其来的声音像贯穿脊髓的电击,Steve猛一转身,牛奶哗地洒了一地,冰箱门上的东西震得叮铃哐啷。

婷婷袅袅坐在他的流理台上,穿一身校队运动服脸上挂着一道哂笑,正是Natasha Romanov。Steve眼前发黑,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

“你在这儿多久了?”他问,手里还拿着牛奶盒,就像举着个湿淋淋软趴趴的盾牌。
Natasha歪歪头,“久得足够目击你偷窃Isaiah Bradley的牛奶。”

Steve瞄了眼牛奶盒上用加三道下划线的大写字母涂得满满的名字。“主要是写给Eli看的。”
“那是。”

是真的,他想,Bradley兄弟在这房子里大概每隔四小时为抢吃的闹一场。但他没勇气跟Natasha争辩,尤其大早上七点钟脑筋还没转得起来。虽然Isaiah不曾正式允许Steve偷他的东西吃,他也没明确表示过不让。

算了,还是转换话题为上。“我没听见你进来。”
“我知道,”她递给他一卷纸巾。
“我应该害怕吗?”Steve跪下来擦地板。
她的嘴角斜斜翘起,“你呆得像个僵尸。我要想吓Clint一跳可没那么容易。”

“那是我刚睡醒。”Steve转身把Isaiah的牛奶放回冰箱,取出一袋贝果面包和奶油奶酪。
“还用你说,看你的头发就知道。”
“不是人人都能睡起来就上T型台。”

Natasha又是嫣然一笑,把烤面包机从她屁股后面挪出来推过去。“给我也烤一个?”
“没问题。”

Steve拿了两只贝果各切两半放进去烤,再从餐具抽屉里翻出一把黄油刀。等待面包烤好期间两人随口闲聊。

在他们的房子里撞见Natasha一点不奇怪,不管是一天里的什么时候。她来往频繁,比Kate更像长住这里;但没有规律,所以大清早在厨房里冒出来还是吓了Steve一跳。

她住的是校内学生宿舍,这在高年级生中不常见。不过她算是国际学生,在校外租房不太实际。她的宿舍是簇新的公寓,四卧二浴外加宽敞的公用空间。她和另外三个体操美女合住,Maria,Ana和Laynia。她们明令禁止Clint及其室友在那里留宿。Steve一直不知道为什么。

不管怎么说,Natasha是很好的谈伴。尤其当Clint和Eli闹得离谱,或者Ice脾气格外暴躁的时候,她可以成为Steve迫切需要的缓冲剂。

烤好的面包啪地一声跳起,打断两人的闲谈。

“有黄油吗?”Natasha看着Steve小心翼翼把滚烫的面包夹出来。
“有,”Steve拇指一指,“冰箱门上层,我想是。”

Natasha跳下流理台,黑猫似的轻盈落地,给自己的贝果一半涂上奶油奶酪,另一半涂黄油。Steve收拾好厨房跟在她后面,人手一只裹着纸巾的贝果。

“世界体育中心一直在讲你们,”Natasha带头穿过小小的饭厅,主要不是用来吃饭而是储存各种多余家具的所在。

“天哪,你醒了多久了?”Steve问。
“我们两点钟就转移到客厅了。”
“好吧…为什么?”
“不想吓着你,但你的床正好在Clint头顶上。”

“那又…啊,”Steve脸上发起烧来,“哦上帝。”

Natasha嗤地一笑,“Sharon怎么样?”
“天哪,你怎么——我是说,她挺好。”
“好吧,”Natasha轻快地说,“她听上去可不只是'挺好',不过既然你这么说…”
“老、天、爷。”

她扑哧一声笑开了。也难怪她。“好了好了,我逗你玩的。我们看碟看到两点钟,然后决定打电游。”

“你真能听见我?”
“一点点。”
“对不起。”

Natasha调皮地笑笑,穿到客厅,故作无辜地问,“你的中间名真的是Grant吗?”
“老天爷。”

Steve一屁股坐在组合沙发空的一端。Clint在他俩进来时从毯子山丘底下抬起头,冲Steve挥了下手,调整一下助听器,然后掀起紫色毛毯给Natasha留出位置。她婀娜地坐下来依偎在他身边,把涂奶油奶酪的半个贝果递过去,自己留下抹黄油的那一半。

“我说Steve!”Clint从电视那边转脸看他。“今儿可早啊!”他夸张地扬起眉毛。
“得,我再也不留人在这儿过夜了。”
“你可以的。”Natasha擦擦嘴角,无所谓地说。

“Sharon怎么样?”Clint问。
Steve一仰头砸在沙发背上。“为什么人人都…算了,我不想知道。”
Clint挑眉等着。
“Sharon很好。”Steve用他希望是一锤定音的口气说。

“好玩,”Clint说,“Steve应该经常约炮。拿他开涮太好玩了。”
Natasha嘴角一抽没说话。

“你怎么早上七点这么精神,”Steve嘟囔道,吃了口早餐。
“我比赛后总失眠,你知道的。”Clint指指电视,“他们从早上四点就在谈论我们。你知道俄亥俄州立输了吗?”

Steve差点一口噎死。“什么?”

“没错,他们说我们可能要排到他们前头去。”
“那得进前十!”
Clint使劲点头,面包屑撒了一毯子。

“俄亥俄州立真的输了?“Steve不能相信他的耳朵。本周末之前他们排名全国第一,美州大才第十八。进入前十是不可思议的飞跃,即使对ASU这样的传统豪门——人们有这种念头大概只因为他们刚以三个达阵之差赢了此前全胜的泽维尔。

Clint还没搭腔,Natasha嘘他们两人闭嘴看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放头天晚上美州大的比赛高光:Isaiah接连闪过四次拦截一举达阵;Sam的单手捞球;Steve擦着边线左冲右突拿下第一档。音量调到最低,但屏幕上方有字幕。

……进攻线证明他们是此刻大学橄榄球最具压倒优势的队伍……

“开大声,”Steve说,“大声点——”

Natasha摸到遥控器,调大音量刚好听到清晨节目的主持人说出Steve最不想听的那句话。

“毫无疑问美国州立是今年的夺冠大热。我想我们都知道故事的走向。”
“第十二轮。”另一人点头称是。
主持人对着摄像机粲然一笑,“寒荒之野。”

“不,上帝啊。”Steve举双臂遮住眼睛。“关掉关掉。”
“说什么哪,”Clint不听他的,“正到精彩之处。”
Steve呻吟不已,努力对电视充耳不闻。

毫无疑问Clint Barton对媒体炒作有病态的着迷。可能因为在所有海报、网页、电视广告、比赛高光中反复出现的不是他的脸。也有可能他就是喜欢看戏。总之他比这房子里的任何一人都更爱看世界体育中心。(Steve当初就是被Clint撺掇开的推特账号,四小时内就有了比他多十倍的跟进)

Clint这会儿又打开了手机。
“ESPN到处都在说。”他宣布。

“Clint,我不想再听到东南州立或是Alexander Pierce或是寒荒什么野。”Steve说,“我们能不能先享受一下对泽维尔的胜利,不要去想那些乌七八糟?”

“对不起,听不见。你得大声点。”
“你明明听见我——”
“我是残疾人,你怎么敢——“

“什么是寒荒之野?”Natasha插嘴问。
“东南州立的人给他们的体育馆起的外号。”Steve咬牙切齿地说。在学校名字上带的怨毒惊得Natasha两条眉毛都飞了起来。

“可不是,”Clint好容易从手机上抬起头,“什么样的学校会给自己的体育馆起外号?”

Natasha眨眨眼,“对东南州立的比赛从来都是一件大事。他们是我们的最大对手。今年又有什么不同?”

“所有人都认为那一场比赛的胜者将是今年的全国冠军。”

“怎么至于所有人——”Steve刚开口反驳,ESPN的记者正好又说到——
“……通向第十二轮美国州立与东南州立的巅峰对决。说实话这俩球队跟别的队不在一个档次。”

Steve一声哀叹颓倒在沙发上。一年一度的东南之战本就压力山大,更哪堪媒体不遗余力的煽风点火。

那是整个大学体育界最古老也最暴烈的宿仇之一。东南州立冻土队对美国州立将军队。两校都有着丰富的历史传说,大把冠军奖杯,年年都有球员入选全国最佳阵容,而且各有一位特立独行的主教练。美州大输送过更多NFL球星,其中不少家喻户晓。他们风格张扬,打得好看,是公众的宠儿。

东南州大则如同一座冰山,庞然矗立,水火不侵。他们拥有九座全国冠军奖杯——比ASU还多——却从未有过海斯曼奖得主。这两个数据的对比足以昭示该校有史以来的球队风格。

他们的校园坐落在威斯康星极北,离密歇根湖不远的冬日堡。那里以凛冽寒风和冰暴著称,城中有大量地下通道,以及楼房之间封闭的天桥,因为在十一月到三月之间到户外可能有生命危险。

那片苦寒之地孕育的橄榄球队,如果用一个词概括就是:防守。他们在场上从不占压倒优势,因为不需要:比分通常是7:0,10:0,14:3。他们寸土不让:敌人拿不下达阵,挣不来得分,更求不到仁慈。体育馆本是以战争期间的一位教练命名,但人人管它叫寒荒之野。那是对手的蹈死之地。

Steve将在赛季后期的某一周率队挺进冬日堡,这是既定事实,他并非有意逃避,只是遵循Nick Fury的教导——活在当下。他一次专注于一个对手,也就是说,要在备战另外五支球队之后才会考虑东南州大。

如果媒体能稍微放松两秒钟的话。

“他们整天谈论我们干嘛?”Steve呻吟道,在徒劳地企图无视电视机之后。
“他们是在谈论你,队长。”Clint咧嘴笑道。
“老天爷,这个外号就这么叫起来了吗?”
Natasha咯咯直笑,“我看早叫起来了。”

“Nat,来看来看,”Clint拽她的胳膊肘,“快看这段慢动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七周全国排名
1. 俄勒冈 (6-0)
2. 东南州立 (6-0)
3. 博伊西州立 (6-0)
4. 俄克拉荷马 (6-0)
5. 德克萨斯基督教大学 (7-0)
6. 利莫里亚 (6-0)
7. 奥本 (7-0)
8. 路易斯安那州立 (7-0)
9. 美国州立 (6-0)
10. 阿拉巴马 (6-1)
11. 密歇根州立 (7-0)
12. 犹他 (6-0)
13. 威斯康星 (6-1)
14. 俄亥俄州立 (6-1)
15. 斯坦福 (5-1)
16. 衣阿华 (5-1)
17. 内布拉斯加 (5-1)
18. 列维坦 (5-1)
19. 亚利桑那 (5-1)
20. 佛罗里达州立 (6-1)
21. 俄克拉荷马州立 (6-0)
22. 密苏里 (6-0)
23. 特拉斯克 (4-2)
24. 南卡罗莱纳 (4-2)
25. 阿肯色 (4-2)


Steve在场上不常被人撞到,严重冲撞就更少了。

通常他率领进攻组上场,排兵布阵已毕,退后两步,三步,四步;观察场上阵型交错转换;吸一口气;展望前场纵深,再回瞥跑锋的位置;吐气的同时快速准确地将球传出。他寻求中场空档,晃晕了线卫的端锋,有机会突进八码;或是等待接球手斜插到边路,传出的球堪堪擦到边线,只有自己的队友能接得着。Steve Rogers目光敏锐出手迅捷。无需靠长途奔袭或假动作赢球,他使的都是常规招数,只是技高一筹。

这是ESPN分析员的说法,是他成为美州大绝对主力一年半以来积累的名声。

最近几周,他的球风有了新的演变。

下一个周六,对阵国家州立大学,防守组上场期间Sam Wilson悄悄走到他身边,眼望对方边线,不着痕迹地说,“5号跟不上我,队长。”

“是吗?”Steve也淡淡回应。
“我用虚跑骗他,一骗一个准。”
Steve暗笑,“好吧,下次他对你贴身防守时给我招个手。”
“好嘞,”看台的阴影下,Steve看得到Sam面具后绽开的笑容。“就这么办,”他手指在颈间一抹。

下一次进攻,Steve在场中就位,瞄向前场的Sam Wilson。他做了同样的抹脖子手势,Steve隐约看见闪耀的白牙。

他举起球,连退三步,原地倒脚争取时间。

Sam说得对。5号跟不上。

整个过程实际大约六秒钟。Sam向左虚晃一枪,骗过他的守卫,然后扭身奔向端区,面前是空无人迹的草场。在场上观望的Steve感觉仿佛有一小时,数着自己的呼吸,看Sam一骑绝尘把所有白色队服甩在身后。

Steve仰身发力掷向前场,球出手时Sam还远未到位,甚至还不曾回头张望。但时机恰到好处,Sam回头时球已飞来,他双臂一伸轻盈地揽在怀中,就好像Steve是从一步之外直接递给他的。

达阵。国家州立的球迷鸦雀无声。又一颗钉子打进了他们的棺材。

赛季在继续,美国州立大学一路雷霆势不可挡,在排行榜上持续攀升。上周客场胜利后进入前二十;然后痛宰国家州立,从而压过俄亥俄州立进入前十,正如媒体预期。第九周主场迎战本联盟的对手利莫里亚。两队都至今未遭败绩,都在前十之列,这一战押的是联盟冠军的希望。

这是强强对抗,毫无疑问。

整个上半场如履刀锋。美州大只拿到两个达阵,全靠Tony Stark的防守组拖住对手才没被甩开比分。

终于,第三节将尽,忍耐已到了尽头。

“你不能只作短传,Rogers。”列队前Sam对他说。
他无声地抬手抹过咽喉。Steve懂他的意思。

那是孤胆妄为的一招,一记长传掷向人头涌动的边区——然而,就在对方腹地,密密麻麻的防守队员当中,Sam Wilson不知怎地腾空而起将球一把捞住。恩念体育馆成了沸腾的海洋。

下次开球,Steve再看Sam一眼,这一次迅速传向强侧。Sam的铁臂死死抵住对方线卫,较劲之下几乎把那人直接按倒在草皮上。如果球迷之前是沸腾状态,现在彻底掀翻了锅。Sam最终被推出场外时离端线只剩了三码。

顾不得商聚,Steve和Sam脸对脸跳脚大呼——
“太给力了!”
“你牛逼!”
“你牛逼!”

队友们不得不把他俩拦腰抱下来拖去商聚。一开球Isaiah三步并作两步跨入端区轻松达阵。那以后ASU乘胜追击,以将近二十分之差大胜利莫里亚。

比赛结束时Steve的肾上腺素在喉头的动脉中狂涌,令他头晕目眩。一名记者企图引他说出点通顺的话来。她的第一个问题类似“半场之后是什么——“

Steve只听到这里就发起喊来,“太棒了!你看见他没有?Sam Wilson,他才是老大。你该采访的是他。”

记者笑而不语。Steve显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她换个话题,“有人说像这样大胜利莫里亚之后,你们有可能排到全国第一。你认为票选结果会是什么?”

“什么?我们应不应该排第一?…行啊,干嘛不?”Steve深吸一口气,收拾起残存的理智退一步说话,“我是说——那要由投票决定,当然。不过在这个比赛之后?我们刚刚狂胜利莫里亚,看了比赛就知道。”

“一点不错。”

那就是Steve Rogers的最后一句整话,他的脑子已经炸飞了。助教们簇拥他走向更衣室,他瞥见同一个记者正在采访Sam Wilson,后者着了火似的跳来跳去脚不沾地。Steve听不见Sam说的是什么,但他能感觉到,感觉到那股热血冲击耳膜,脱缰的狂喜。那是胜利,是他们胼手胝足、用肺底的最后一丝气息拼来的胜利。

于是在第九周Sam Wilson一鸣惊人——不仅作为能力出色的外接手,而且是对手闻风丧胆的煞星。

也在第九周,Sam Wilson撞见Steve赛后派对上喝了酒跟一个男生在洗手间里亲热。

不难从人群中辨别出那个人:抱着一杯酒坐了半个多小时,眼光一直追随Steve。长得不错,虽然没什么特色。深色头发,棱角分明的下巴,两道浓眉。没有Steve高,那也不能叫矮。看来是合适的类型——富家子弟,有意探索但显然不愿出柜,以防万一老爸的支票从此断绝。所以必须由Steve主动。

“看你可能想再来一杯。”他略略侵入对方的空间,不具威胁性,但足以表明意向。
“你替我拿一杯来?”
“我们何不一起去找?”
真是潇洒倜傥,Rogers。

不过足够奏效。两人假意寻找厨房,结果找到了洗手间里。Steve把陌生人按在墙上,旁边挂着不配套的毛巾。那人吻技不坏,但舌头用得有点猛。Steve考虑下一步——厕所的狭小空间够不够俩人脱裤子的,还是只能一个人脱?——门另一边突然砰地一响。

Steve赶忙放开那人,厕所门已经猛撞在他肩膀上。

“嗷!”他抓住门板推到半闭,“没人教过你要敲门吗?”
“Steve?”
“Sam?”
“哇靠——”

“我走了,”是那男生说的。他含混地嘟哝了一句什么,从Sam和Steve中间挤出去落荒而逃。

Sam张着嘴直眨巴眼。他的第一反应是道歉。“太对不起了,”他小声说,诚心诚意痛悔莫及,Steve差点笑出来。

Sam的第二反应是一把搂住Steve的脖子,“卧槽,老兄我刚刚坏了你的好事。”
“是——呃,没什么。”Steve尴尬地拍拍他的背。“没关系的。”

Isaiah端着两瓶啤酒走过来,见状一头雾水,“Wilson怎么了?”
“我完了!”Sam大声号哭,“我坏了队长的好事!”

Steve忍着笑嘘他噤声,“真的没关系。”他越过Sam的肩膀看向Isaiah和他手中的酒瓶,“有一瓶是给他的?”
“嗯…本来是。”Isaiah犹豫不决,眼看着Sam趴在他的四分卫身上痛哭流涕,可见是喝够了。

“哎,Sam?”Steve企图抽身出来。

Sam过了好几秒钟才回过神来。他踉跄两步,摸到对面的墙倚上去,脸上的表情仍是犯了弥天大罪似的失魂落魄。“怎么?”
“为我做件事?”
“什么?”
“喝杯白水?”

Isaiah吭吭直笑。

“为你做什么都可以,队长。”Sam囫囵不清地说。

“还有,你可不可以不再叫我队长?”通常Steve不会占人喝醉的便宜,但这点要求不算什么吧。

Sam极其严肃地考虑一番。“要不然——不如——这样吧,我不再叫你队长,如果你以后叫我……猎鹰。”

一秒钟的沉默。

Isaiah笑瘫了。嘎嘎笑着靠倒在墙上往下滑,直到一屁股坐在地下。

“我不会那么叫你,Sam。”Steve说,“说什么也不会。”
“对不起我坏了你的好事,队长。”
Steve双手按揉太阳穴。“没关系。”

“我去替你再找个美少年来,如果你要。”
“哦天哪,”看来Steve真得去找厨房了,那杯白水刻不容缓。“别担心那个,Sam。”
“猎鹰,”Sam歪嘴笑道,“我是猎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两个学校风格的对比大家看明白了吧。我想还是解释一下,以防万一有人以为东南州立没有顶级球星而拿到更多冠军是件好事。
从Steve入学前和教练组的对话即可看出,美州大的宗旨是培养人才,以球员的长期发展为重,而不会为了球队成绩揠苗助长。东南州大则只关心球队成绩,把球员当工具使,所以他们的冠军更多但学生的职业前景普遍不如美州大。

再吐槽一下学校名字。我觉得American State对Steve是很合适的,Southeast State则似乎平庸得莫名其妙。威斯康星的学校为什么会叫东南州立,跟Winter Station,Tundra和Frozen Wasteland的意象也一点不搭。
不能直接叫海德拉大学的话,我觉得利莫里亚大学是不错的名字,出自美队2的船名,又是传说中神秘消失的大陆。可惜作者给了一个路人队。


03 Nov 2016
 
评论(32)
 
热度(79)
  1. 存文小仓库rsh437 转载了此文字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