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燧镜情劫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镜像宇宙) 1-3

题目: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作者:Hopeless--Geek (wuzzy90), L1av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见图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们来到巴伦支海中离俄国海岸不远的一个水下基地。基地规模之大令Bucky目不暇给。到处是电梯和自动楼梯,还有机场的那种飞毯似的滚动通道(忘了叫什么,谁让他是上个世纪的老人家)。甚至看到潜水艇停靠的码头,有工人向他解释海水为什么没有从底下的洞灌进来(“啊,就像《迷失》那个电视剧一样!”“什么电视剧?”)

他刚记起小时候在澡盆里把水桶倒过来灌满空气把水封在外面,手指在空气与水的界面上下屈伸,感觉好奇妙。他庆幸找回这段记忆,但若不是来到这里他大概一辈子也记不起来。想到这一点又不禁气愤,他还有哪些被九头蛇夺走的记忆从未恢复?

神锋局的徽章是一把利剑,剑柄张开双翼。满眼都是——潜艇,墙壁,士兵的袖章,就连Steve的衬衣肩头也印着这个标志。

Steve已比早先平静得多,眼角不再有泪痕,表情冷峻沉着。这个神色让Bucky想起与他隔了时空的Steve,眉心可爱的细小皱褶,抿得紧紧的嘴唇。Bucky渴望亲吻的嘴唇,但他从没想过能有机会。

他们从一队士兵面前走过,Bucky注意到那些人动作僵硬目光躲闪。其中一人握紧了枪。

Bucky眉头微蹙,咬了咬下唇。

“列兵,”Steve喝道,“放开你的枪。”

士兵放开步枪退后一步,脸色变得惨白。Bucky微微侧头,搞不清状况。这人看起来吓得快要失禁,或者崩溃痛哭。发生哪一样他都不会奇怪。Steve——一个感情如此外露的人,刚刚还在Bucky肩头哭泣——怎么会让他的部下如此恐惧?Steve又几曾以恐惧治人?他的原则从来都是身先士卒、团结友爱。

Bucky这才不得不想起,这个Steve并不是他从小了解的Steve。他们是不同的人——虽有种种相似之处。Bucky不知道这个Steve是怎样的领导。他在属下面前不苟言笑,但那并不奇怪。Bucky的Steve也差不多,只有偶尔会微笑放电。这个Steve的眼中光芒一闪,Bucky不知是笑意还是挑战意味。但他能对一个小兵发起什么挑战?叫他趴下做二十个俯卧撑?Bucky早年见过这种情形,但不至于有谁看到教官就吓得魂不附体的。

“上尉,”一声断喝在通道里回荡。

Bucky抬头看到的是Nick Fury——的两只眼睛。他不禁倒抽一口冷气。原本未必认得出,若不是那人正带着比踩到狗屎还要深恶痛绝的眼色斜睨着他。

”Fury,”Bucky说。

“是Fury将军。这怎么——”

“将军,请容我汇报,”Steve上前挡在Bucky与Fury之间。“我们是在Mlyn发现他的。”

“所以果然还在运行中。”Fury头指Bucky,“因为他长得像James,你就容许他不戴手铐脚镣自由行动?”

“手铐脚镣?”Bucky叫道,微微屈身做好自卫或奔逃的准备。他很善于憋气,如果情况不对可以从潜艇码头跳下去向上游。逃不出去无非是一死。无论如何他绝不再做任何人的战俘。

“没有这个必要,长官。Bucky并不知道其他外世人穿越之事。”

Bucky主动上前解释,“我根本不知道有穿越这种事。也不知你们是什么人,神锋局又是什么组织。我是复仇者联盟的。我们是——你也是我们的一员,Fury。Steve是我们的领袖。他是美国队长,还有黑寡妇以及——”

Fury头一仰捧腹大笑。

连Steve也挑起了眉毛忍俊不禁。

“美国队长?”Fury狂笑道,“美国早就不存在了!”

Bucky的下巴掉了下来。“什么?”

“外世人,记得吗?”Steve提醒他,“美国是战区,现在已经夷为平地了。”

“不,”Bucky低低叫道,不由自主捂住心口。帝国大厦,热狗街车,棒球,落基山,大峡谷。他还没去过大峡谷。他摇着头踉跄后退,撞上一名士兵,后者狠狠把他推倒在地。

“喝!”Steve一声怒吼逼近那个士兵,“你干什么?”

Bucky全力克制胃中的剧烈翻搅,来不及抬头看发生了什么。他喘着粗气,头晕目眩。他的世界不是这样的。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显得扭曲倒错。Steve在这些人心中激发的是恐惧,而Bucky的Steve唤起的是勇气和力量——以及爱。Fury一贯态度冷漠但并不残忍,而眼前这人处处透着凶残暴戾。Bucky开始明白了这个组织的名字为什么是锋而不是盾。他们不是世界的保卫者,而是进犯者。

某种液体哗地一声泼洒在地上。Bucky抬头看见Steve满手的血,不到一秒钟他已一跃而起赶到Steve身边,恍惚间忘了这不是他所了解的Steve Rogers,瞬时涨满的保护欲把其它念头都挤了出去。他掰开Steve的手,看到他握着的刀,却并无伤损。

“怎——怎么回事?”

“没事的,”Steve柔声安慰他,另一手捧起Bucky的脸。“我替你解决了他。”

Bucky疾转身,看到推倒他的那人正被塞入尸袋抬走。他惊呆了,眼睛瞪得几乎要从眼眶里崩落。他试图镇定心神,提醒自己这一切是暂时的。他不会久留。这个Steve会帮助他回家,回到有美国、热狗和美国队长的地方。他恨过那个称号,但此刻他不惜一切只要能再听到为美国队长和钢铁侠欢呼的声音。

“B…BLADE代表什么?”Bucky嘶声问道,愣愣看着Steve从一个年轻姑娘手中接过白毛巾擦掉手上的血,她毕恭毕敬等Steve把脏毛巾扔回她手里,然后赶忙退下。

“Border Logistics & Arms Defense Enforcement.”

“在我们那边有个SHIELD,他们的责任是保卫世界。”

“我们没有世界可保卫了,Bucky,”Steve温和地说,“战后一切都分崩离析。”

“宇宙中不只有人类。你们的纽约没遭到外星人入侵吗?”

Steve匪夷所思地看向Fury,就好像Bucky突然长出了两个头。

“Bucky,”Fury拖长声说,俨然百无聊赖,“纽约在二战前就不存在了。”

“二战前…”Bucky的腿已无力支撑他的重量。他感觉到身后温暖的依托,但眼前的世界如同一团水彩炸裂开来。其间浮现出一抹金发和光洁的下巴。他极力伸手,Steve却不理他。Bucky挣扎喘息,嗓子火烧火燎。Steve在复仇者当中,言笑晏晏无忧无虑。他看也不看Bucky,仿佛毫不在意Bucky每喘一口气都像有人把沙砾灌入他的喉咙。

“St——Steve,Steve!”

他置若罔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ucky醒来是在一个昏暗的房间,宽阔的玻璃窗外面有一盏明晃晃的大灯。但周围的深海漆黑如墨,房间里只透入冷灰的淡淡光柱。Bucky感觉到身下的床单,惊觉自己躺在床上。他握紧颈间的狗牌,稳定心神。他在离家很远很远的地方。这里不是他的世界。Bucky不会否认他已不是原先的那个人,他的人格已碎裂扭曲,某些部分再也找不回来,但他不像这些人。他们的野蛮令他触目惊心,或许在毁于战乱的世界里生存下去不得不如此。

“嗨,”一把温柔的声音飘散在房中。

Bucky转头望向倚在窗前的Steve。
“嗨,”他应道。

“你还好吗?你晕过去了。”
“我只是——太意外了。”

Steve点头一笑,“可以理解。我要是处在你的位置大概会疯掉。你接受得够好了。”
Bucky唯有艰难地吞咽。

“渴吗?我拿了水来。不知道你饿不饿,我也端了吃的上来。”
Bucky看看食盘,里面有鱼、土豆和虾。他拿过水杯咕嘟咕嘟一饮而尽。

“他以前喝水也这么猛,有一次都喝吐了。”Steve出神地望着窗外浓黑的海水。“做什么都满腔热情。”他微微抽噎,擦了下眼睛。

Bucky感到自己心上的裂纹疼痛地撕扯。他起身下床,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放在椅子上,身上穿的是宽松的纯棉长裤。他想问是谁给他换的衣服,但不问也绝对知道答案。这个Steve对Bucky无微不至的照顾和Bucky对他的Steve一样。几乎如同镜像,而又不完全相同。

Steve转回头,眼圈泛红。Bucky感到无地自容,恨自己太像James,他的存在就足以撩起往事的记忆。

“你的胳膊。是——怎么回事?”Steve 声音沙哑。
“1944年我从一列火车上摔了下去。”
“1944年?”
“是。其实我已经,九十多岁了?我都数不过来了。Steve认为我俩同年,因为我们死的时候一样大——但不是那样算的。”

“你们俩都死了?”Steve眉头紧蹙,他看Bucky的眼神透着痴迷的专注,让Bucky心下不安。这个Steve并不了解Bucky,他的眼睛却满盈爱意。Bucky无法否认他胃里某个地方兴奋地揪紧,但他不能忘记这个Steve是多么不同。他需要进一步了解他。何况,他知道Steve为什么这样看着他。Steve爱的是James。

“在我的世界里有个叫九头蛇的邪恶组织。二战期间有一次我被俘后Steve来救我,他单枪匹马闯入敌后,只因为有一线可能我还没死。唔,我果然没死。我们纠集了一支队伍,打打杀杀为正义而战。然后我就从火车上摔了下去,Steve以为我死了。

但我没有。九头蛇在我身上做实验,给我注入了某种超级血清。Steve也有。他摧毁九头蛇杀了红骷髅。然后那个蠢蛋想要自杀,丫开着飞机坠入了冰海。”

Steve听得笑了起来,但没说什么。

“几十年后他被解冻回到人世,美国队长已经名垂青史。这期间我被洗脑成了九头蛇的杀手,一点不知道我有个愿意为我出生入死的最好朋友。”

Steve的表情变得温柔凝重,他看看食物再看向Bucky,眼中雾气濛濛。Bucky难以理解一个看起来对部下残忍无情的人为何会有如此丰沛外露的感情。

“你曾经是小个子吗?特别瘦小的那种?”Bucky脱口问道。

Steve低头看看自己,咬住嘴唇,反复搓咬直到泛白。

“是的,”Steve终于坦承,“美国被毁灭之后到处是核污染,有些人获得了各种…能力。我不是其中之一,但他们给了我一个机会。他们想把摧毁美国的力量凝聚在某种血清当中,创造出超级战士,这样再有外世人过来我们就有备无患。”

“那就是你?”
“有几个人。”Steve答道,“James也在其中。和你一样。我的James死时已有99岁。”
“真的?”
Steve嗤地一笑,拿了只虾开始拨壳。“二次大战对你我的人生都有决定性的意义。我比James稍小一点。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冷冻仓里。血清不是每个人都受得了的,所以为了保存,我们变得长生不老——在某种意义上。”

Bucky点点头。

“Fury废除了冷冻程序。他觉得把尖端武器冻起来太蠢了,即使这样能延长使用寿命。在那以前我没有任何特别之处,早晚会被捻死。我们的世界就是这样,适者生存。没有弱者的存活空间。”

Bucky听着不寒而栗。

“然后呢?在你被洗脑成为杀手之后?”Steve问。他倚上窗户,Bucky看到他的皮肤随深海的寒意泛起细细的鸡皮疙瘩。

“Steve找到我,拯救了我。已经成了反复的主题——总是由他拯救我。”

Steve微笑着垂下头。“这个么,你是值得拯救的。”

“你一点也不了解我。”Bucky温和地反驳。他拿起一只虾蘸入鸡尾酒酱。

“或许。”Steve耸耸肩,深吸一口气。“但你是我死去丈夫的翻版。我肯定了解部分的你,正如你也了解部分的我。“

“但我的Steve从来不想和我像这样。”Bucky不知自己为什么争辩不休。Steve说得一点没错,他自己也早有同感。

“你想吗?”

这个问题犹如一记耳光,令他头晕目眩不知所措。他的心在颤抖,答案在喉头呼之欲出。他恨不得倾吐一切,承认他从小爱着Steve,奶奶的如果Steve愿意他当然想!

“可能吧,”他小声说罢坐回床上。

Steve剥一只虾扔进嘴里。缓慢地咀嚼,让Bucky的回答悬浮在空中,犹如海灯的光柱中飘扬的微尘。

“神锋局接收了我——战争结束之后。Schmidt上尉是我的上级,一旦他们不再冷冻我和James。有一天我就——夺了过来。”Steve继续讲他的故事。

“夺什么?”他对这个Steve的经历很好奇,Steve对他肯定也是。他们对彼此熟悉而又陌生。像这样挖掘彼此的过往很有意思,即使这不是他的Steve,他仍然是一个Steve,Bucky不停地提醒自己。

“要想升职,你必须证明你比你的上级能力更强。Schmidt是个理想主义者,梦想全世界和平统一在一个旗帜下。但我们的世界早已四分五裂,那是行不通的。所以我杀了他。”

Bucky目瞪口呆。他弯下腰,不知该惊喘还是尖叫。Bucky想起他的世界里的Schmidt。时间太久,除了一张恐怖的红脸已经记不起什么了,但他知道那是个邪恶的人。但Steve所说的,和平统一?听起来并不坏。Bucky的大脑深处隐隐响起了警铃。



(插图作者:Hopeless--Geek )

“你很坦率,你知道,我们才刚刚认识。”他企图转换话题。

“我们并不是刚刚认识,Bucky。你我和对方的另一个版本都已熟识了一辈子。再说,当你曾以为永远没有机会再跟另一个人说话,足以让你一开口就停不下来。”

Bucky想起自己的Steve。他俩从不曾对各自的生活和秘密如此坦白。Bucky回来后Steve从未讲过坠机在寒冰中的感受,也未提起过失去Bucky的滋味。他没问Bucky在九头蛇的情形,Bucky也不曾吐露。就好像两人各自封锁在自己的世界里,围着彼此绕圈子,却始终不能靠近。

“靠,”Steve咕哝道。

Bucky扬起眉毛等他说下去。

“你的头发更长——还有那只胳膊但是……一样的美丽。”

Bucky庆幸房中光线昏暗。他感觉到双颊腾起热焰,甩甩头企图让头发挡住脸。警铃归警铃,Steve的赞美依然夺走了他的呼吸。Steve又不是恶人,对不对?或许是有些横暴,但并不是邪恶。任何宇宙中的Steve Rogers怎么可能是邪恶的呢?

“对不起,太唐突你了。因为,James曾是我的一切。我很难——放手。”

Bucky再点点头。这个人不是他的Steve。他的感情没有阀门,他的笑容随心至性,他看Bucky的样子……上帝啊,那双眼睛里的深情牵动Bucky的灵魂。他看Bucky的每一次都仿佛那可能是最后一眼,或许对Steve确实如此。知道宇宙间有这样一个Steve令人欣慰,知道Bucky作为九头蛇资产的经历并非独一无二。他曾犯下暴行,不管那是不是出于自己的意愿,他带着那些记忆,心头的那些伤疤。

这个Steve也有伤疤,Bucky能够理解并从中得到慰藉。这个Steve知道被冷冻的滋味,单是这一点已经撼动Bucky的心。那种感觉,犹如万千碎石碾压他的皮肤,把他肺中的氧气排挤出去,直到黑暗终于降临。冷冻深眠中没有梦境,只有无底的黑暗与沉寂。Bucky决不希望任何人体验那种遭遇。

他在床上挪出位置,为Steve掀开被子。就算是Steve杀了追求和平统一的Schmidt又如何。或许那是Pierce标榜的九头蛇式的和平。Steve Rogers怎么都不会是坏人。

“你累了吗?”Bucky问,一边挪到墙边。

Steve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他褪下衬衣长裤——正如Bucky记忆中一般健拔的肌肉。他向Bucky走来,狗牌在颈间跳荡。上床后他毫不迟疑地把Bucky揽过来。

Bucky没有退缩,连一点惊扰都没有。与Steve如此亲近感觉自然惬意,两人头挨着头,手指轻柔相扣。

Steve磨蹭着Bucky的脸,唇边溢出满足的叹息。他一脚探入Bucky两腿之间,随即僵了一下。

“你不会觉得我太唐突?”Steve问。他的笑容如此温柔可爱,Bucky差点忘了回答。

“可能是,但如你所说——我们跟彼此的另一版本都已熟识了一辈子。”

“我对James说过我会和他在一起直到时间尽头。”他若有所思地咬着柔软的嘴唇。

“我对我的Steve也这么说过。”Bucky感到喉中拥堵的块垒。他原本很少有想哭的时候,获得自由以来从未洒落的泪水仿佛都要在这一刻决堤而出。仿佛自己整个人被剖开,有一只手渴切地拨动着他的心弦,企望攫取他的灵魂。

“好似镜像,”Steve喁喁低语,睡意朦胧中手指仍与Bucky交缠。

“镜像宇宙,”Bucky想起这个说法,“我们就是那样吗?”

“嗯哼,”Steve嘟哝道。Bucky想要抬手抚摸他的每一根细密的睫毛,但他的手仍握在Steve温暖的手中,捧在他的胸前。

“你会帮我回家,是不是?回到我的Steve身边?”Bucky知道这是他此刻最不该问的,但与这个Steve如此亲近让他百倍地想念家里的那个傻瓜。若能再一次见到那个光洁的下巴,再次望进那双不该蕴含如许悲伤的眼睛,他会告诉他他是多么爱他。真的爱他。

“嗯,当然,”Steve做梦似的喃喃说,“好困。”他移近Bucky,两人额头相触。他压在枕下的胳膊换个姿势,吹拂Bucky鼻孔的呼吸逐渐变得平缓悠长。

Bucky凝望窗外的夜海,倾听基地在深水压力下的吱扭呻吟。这个Steve和他的Steve不同,但他并不介意。更像Bucky自己,他对此陷入沉思。

这个Steve生活在战火摧毁的世界中。他成为实验对象,被打造成一件武器,就像Bucky一样。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生存,Bucky赞赏他的诚实。在他的世界里,他的Steve Rogers对世人高标准严要求,从不吝于指出别人的错误。Bucky就记得有好几次小巷斗殴是缘于意识形态的争执。那个Steve总在激励人们去做正确的事,Bucky感到自己再也配不上他,因为他那些年的所见所为。

而此刻在他怀中的这个Steve,贴近他安然入眠,这个Steve认同道德与生存之间的灰色夹缝。他和Bucky一样是从黑暗地狱中挣扎存活下来的。

他渴望回家,但这里是他的此时此地。这个Steve大概难得睡得这般安稳,今夜他终于又睡在了他的James身边。

Bucky愿意成全他。

30 Oct 2016
 
评论(18)
 
热度(137)
  1. 存文小仓库rsh437 转载了此文字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