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冲锋年代 Targeting(美式足球AU)第十章

题目:Targeting
作者:queenmab_sherzo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十章 队长

三年后

Sam Wilson会飞。

真的。眼睛一眨的功夫,他就在五十码之外了。

这些年来Steve有幸与不少高水平的外接手合作过:有的身高六尺半,有的一跳能跨越小汽车,甚至还有一个在NFL综合考评中跑出四十米4.32秒的成绩震惊世界。不过,真格的,Sam跟那孩子跑一回也未必输给他。

快板如飞的还不只是他的脚。

“准备冲锋,准备上阵,准备出手,小伙子们。就在今天,就在今晚。他们知己不知彼,不知道大难临头。西北管特么什么学校就要完蛋了,你见过碾压见过痛宰可没见过这样的……”

没几分钟半个进攻组都被Sam激得热血沸腾。
“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作为大一新生,Wilson的影响力还未贯彻全队,但也不多不少聚集了一群人。

第一周他做战前动员时只有寥寥几名队员参与——全是和他一样的外接手,对着脸大喊大叫。如今到了第五周你再看?对他置之不理可不容易,更重要的是,队员们发现他们不想置之不理。他的热情有一种赤诚的感染力,不知不觉渗透你的心。不仅仅是为了造势而造势。

“我要出击!”Wilson大喊,双臂狂挥俨然要用手里的头盔打人。“我要把他们生吞活剥!西北不是我们的对手!”

二十多名年轻球员跟着他齐声大吼。

Steve躺在草地上远远听着,不由自主漾起微笑。

他不是拒绝参与造势,不过作为四年级的首发四分卫,北部运动联盟卫冕冠军,他不敢乱改自己赛前的例行程序。不仅是他,进攻线像一座石墙般肃立冥思,而整个防守组——好么,Tony Stark的美州大防守组有点像疯狂科学家的神秘组织,每次赛前要举行一回装神弄鬼的仪式。Steve敬而远之,以免不小心唤醒什么恶灵,或者被人指控藏匿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之类。

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跟替补四分卫练投球,耳机里高放经典摇滚,以及大量的双人伸展运动。一边在脑海中展望胜利。据说是很有禅机。

“我的亲卫队已经来到了学生区。”
Steve睁开眼,在刺眼的阳光中眨了眨,“是吗?”

Isaiah Bradley站在他身边,推着Steve的左腿帮他舒展大腿筋。发辫在他脸边摆荡,右边眉毛专注地蹙起一道浅沟。“不过还没看见你家的迷弟会,”Isaiah说,“把你奉若神明的那个。”

“谢天谢地。上周他们举了个我的巨型脸模。”
“我知道!”Isaiah嗤道,“棒呆了!”

“是糟透了。”Steve唉声叹气,示意Isaiah换一条腿。“我自从去年为赛区决赛拍宣传照以来还没那么难为情过。”

“我记得那个宣传照,”Isaiah说,“他们对我的粉红头发不感冒。”
“真的吗?”Steve难以置信地问。
Isaiah耸耸肩,“跟红白蓝的主题冲突。”

“我肯定抗乳腺癌的宣传跟任何主题都不会冲突。”Steve坚决地说。他其实很喜欢Isaiah的头发,长长的脏辫乌黑浓密,末端染成荧光粉色。他巴不得有人当着他说出什么蠢话,好让他教训一顿。

“算啦,颜色是冲突了,”Isaiah自己承认,嘴唇微翘。“不过真够帅的。”
“也真够谦虚的。”

Isaiah的眼睛闪闪发亮,但忍住了没笑。Isaiah Bradley在比赛日从来不笑。

“粉丝喜欢,”他头指看台。Steve抬起脖子,瞟见第一排站了十来个学生——男生光着膀子,女生只戴运动胸罩——上身都漆成艳粉,用白色字母拼出Isaiah的名字和号码。

“真有你的,”Steve说,“我的粉丝也这么酷就好了。”
”你什么意思?”Isaiah逗他,“你的巨型脸模不够酷?”
Steve狠狠瞪他一眼,“闭嘴吧你。”
Isaiah哼笑一声,伸手拉起Steve,两人交换位置。

主场比赛前的宁静是Steve在为NCAA豪门效力中最爱的一环。

躺在空空荡荡的体育馆中央,看天上云卷云舒,秋高气爽。即使艳阳当空,热气似乎都已消散在平流层中,只有灿亮的光芒洒落大地。

他喜欢和Isaiah Bradley一起做慵懒的伸展运动,看台上球迷纷纷入座。Steve感觉像是神圣殿堂中的一只小虫。

恩念体育馆堪称世界第八大奇迹。拔地而起,犹如辽阔草原上的一座大教堂。石砖立柱、钢筋扶壁和玻璃隔墙环绕着他们,高高的穹顶令人仰面屏息。白日光芒穿过想象中的雕花玻璃。高踞的记者席是神父的讲坛,球门竿是陈列的圣物。银光闪闪的看台起初空无一人,随着时间推移逐渐被身穿红蓝两色的朝圣者注满。

Steve还记得第一次上场时学生区传来的稀稀落落的欢呼。那里是先到先进,所以总是最早坐满的。每有一名熟悉的球员登场他都能听到球迷独特的喝彩:低沉的嗡营送给Nick Fury,当他出来检验场地,拐个大弯回转更衣室;浪潮般的掌声给Sam Wilson;Luke Cage得到的是一片闷吼,乍一听像是喝倒彩(boo),其实是数千人齐声喊着Luuuuuuke!即使体育馆只有半满,Isaiah Bradley——首席跑锋,Steve在校园中交情最久的好友——出场时也足以掀起山呼海啸。Steve最爱这个彩,他也时常加入进去。

等到他俩做完伸展,Sam Wilson也完成了煽风点火,学生区已经满员,售票区都坐了一半。全队集合开始团体训练。接球手们往返跑线,Steve掷出传球,线卫则练习开球时的爆发冲刺。都是肌肉记忆与大脑的融合。犹如走在楼道里一一扳下断路器,让橄榄球的光热充满球场空间。

最棒的时刻或许是当他们挤在通道里准备蜂拥入场,仪仗队激扬的管乐从石砖的缝隙、从十万球迷的欢呼中透入,周遭钢筋水泥的墙壁雷鸣般回响。那股震颤一直传人Steve的骨髓,将肺中的血液与空气分离开来。

又或许是他们上场的那一刻,如潮水迸发般涌入青天白日之下,球迷的欢呼不再是闷声轰鸣,而是直击耳膜的尖啸,野火燎原。

也可能是猜硬币的时候,两队队长在中圈握手。Steve Rogers站在队首,右手边Isaiah Bradley岿然不动,再过去是三尊高塔似的防守组队长们—— Luke Cage,Danny RandBill Foster

再不然是开球的刹那。

又或者是当Steve第一次双手持球,周围鸦雀无声,对方的防线撒开来塞满他的视野,而他依然将球高高抛出,稳稳传到队友手中。

是的,那才是最爽的一刻,比如今天的第一节,Sam Wilson甩脱后卫,接到Steve的直传首开纪录。无比爽。

美州大开场即获领先。那是宝贵的七分,因为对手——西北大学野猫队,不仅在十大联盟中保持全胜,也是本州联赛的有力对手——不久即以弃踢回攻扳回一球。7比7的平局一直维持到第二节将尽。

半场休息迫在眉睫,Luke Cage终于擒杀了对方四分卫,逼迫西北弃踢。美州大进攻组上场,Steve在第一档做了个短传,少许推进一段。大家商聚下一档。

“着眼前场,诸位。”他说罢布置战术。商聚结束,Wilson一开跑就被对方防守队员围得死死的,Steve只得抛球出界。

他怒气冲冲召集商聚,嘴里低声咒骂。“跑出去!”他喊道,“跑出去!”

Banner教练要求再次抛传。

很难说Isaiah满脸怒色是因为拿不到球,还是因为到了第三档还差八码,又或者总有什么事触他的霉头。总之他做了个刁钻的阻挡,为Sam Wilson打开通道,重获第一档。

Sam飞奔回来商聚,点了炮仗似的唧唧呱呱,“你这家伙太牛逼了!我风中凌乱了我,就好像…“他比划自己的脑袋爆炸,差一点——一丁丁点——就把Isaiah Bradley逗乐了。

“眼睛看着球,小子,”Isaiah教训他。

“没问题,”Sam满不在乎地说,“如果你继续把对方线卫都替我挡开。”

他果然这么做了。继续挡开线卫。事实上,Isaiah这一晚不仅帮Sam Wilson拿下第二个达阵,自己也冲破西北防线跑出一百多码梅开二度。最终比分是41-14。


“我这里是美州大的两位队长Steve Rogers和Isaiah Bradley,”窈窕的金发女郎对着摄像机说,Steve在旁边试图抚平被头盔压乱的头发。“Steve,今晚你贡献了三个达阵,”她说,“在场上游刃有余。你为今晚的比赛做过什么特殊准备吗?”

“不只是我,”Steve用指节搔搔下巴,“是我的队友们。今天的胜利是全队努力的结果。”

“当然,”她点头称是,“球队是如何准备这场比赛的,考虑到对手的水平比前几轮高得多?”

Steve倒一下脚,瞟一眼Isaiah,后者照例是万年寒冰脸。

Steve叹口气,“准备工作至关重要,无论对手是谁。我们并不认为哪一周特别艰难或特别重要,我们总是严阵以待,对手是西北还是西伊利诺伊大学都一样。即使是圣母大学或东南州立也一样。”

“今晚的传球格外精彩。你似乎更能打开空档,着眼于前场。你知道这一改变是怎么来的吗?”

“这个,是说,”Steve应道,瞥见Sam Wilson在另一边接受别家记者采访,手舞足蹈侃侃而谈,“一切始于我们的进攻线。锐不可当,没有他们我什么也做不到。其次,我们有很多善于跑线的球员——我是说,每次进攻都有人跑出空档。Johnny和Sam都表现出色。”

“你是如何把大家拧成一股绳,从而击败西北这样的强队的?”

“这个,关键是——平衡,”Steve感觉到肩垫下的肌肉开始酸痛。“我们在跑线上下了很大功夫,又有全国顶尖的跑锋。”他笑着扯了下Isaiah的肩垫。

“一点不错,”像所有记者一样,她每说一句都要展示一下满口白牙。“不过不是最健谈的跑锋。”

麦克风在两人之间移来移去,收到的只有尴尬的沉默。Isaiah瞟一眼Steve,嘴唇微翘,再转向记者。

Steve主动接过来,“这是个问题吗?”
对方不为所动,眼都没眨一下。Steve看清她的麦克风上的CBS标志。难怪。

记者对Isaiah绽开训练有素的灿烂微笑,直接问他,“你对你今晚的表现感觉如何?”
他欠身靠近麦克风,“感觉很好。”
“你认为你的成功从何而来?”
“球队表现出色,”他说,“我很自豪我们又胜一场。”

Isaiah说话像汽车刹闸,轰轰隆隆戛然而止。一时间沉默在三人之间蔓延,记者似乎期待他再说点什么。她和Steve尴尬地面面相觑,Isaiah的舌头在嘴里转圈。

“多谢两位,”她辗然而笑,转头面向摄像机,“回到主持人。”

Steve礼貌地点头作别,熟练地转动肩膀护着Isaiah从蜂拥推搡的麦克风、录音机、摄像机和闪光灯中间夺路而行。

他凑到Isaiah耳边笑道,“你不必那么冷若冰霜。”
“是不必,”Isaiah嘴一撇,不算微笑,“但我赢了这周的赌局。”
Steve推他一把,“我不能对他们置之不理,Ice。”
“我刚给你做了榜样。”
“是,粗鲁无礼的榜样。”
“言简意赅的榜样。”
“你真是冷面冷心。”
“不然他们为什么叫我Ice?”

Steve撑不住捧腹大笑。两人已甩掉人群,并肩漫步走向球员通道,Sam Wilson也刚摆脱媒体跑了过来。

“哥们!盖了帽了,”他说着跟Isaiah击掌然后相拥拍背,再给Steve同样的拥抱,仿佛他们打小这么做,而不是当着几万人面前头一回。“打得真棒,没说的,真棒。”

“我?”Steve难以置信。他想起第二节有一阵他接连几次传球失误,迫得球队连续两次弃踢。“多亏你,没有你我可做不到。”三人并肩而行步履如一。

“没有的事,我好不容易才跟得上你,队长。”Sam笑道。
Steve感觉两颊发起烧来。他暗暗希望别人会以为是晒红的。虽然他整天戴着头盔。

“哎,他也是队长。”Steve指着Isaiah说,“我是说,他应该是第一队长。我的票是投给他的。”
Sam开始咯咯乱笑。

“而且是由他猜硬币!”Steve坚持说,“如果你要管一个人叫队长,那就应该是这家伙。”
毫无用处。Sam笑个不停,可气的是Isaiah也站他那边。
“你得到什么外号由不得你。”Isaiah说。
“是啊,队长。”Sam附和说。

Steve一手揉了把脸。对他的脸红毫无帮助。

三人终于隐入主队通道的阴翳之中,球赛甩在了脑后,Isaiah的大嘴一下咧开半张脸。“就这么定了,”他眉开眼笑,“你就是队长,别唧唧歪歪了。”

“除非我先叫你队长。”


“好地方,”Sam仰望面前的两层老屋点头赞许。Steve与三名同学合租,都是橄榄球队员:Isaiah Bradley;他哥哥Eli,替补四分卫;和踢球手Clint Barton。

两年前他们租下这栋房子因为房东的广告说是“维多利亚时代的四卧豪宅”,且租金低廉。广告倒不全是谎言:确实有四间卧室,虽然一楼的两间是起居室改的,二楼的两间则没有空调。也确是维多利亚时期建造,原装的石砖壁炉古色古香,但中看不中用,因为烟囱破损不堪。硬木地板裂痕累累,窗框七扭八歪,底层的淋浴——六十年代一次蹩脚的装修中凑合起来的——一股霉气。大房子冬天的暖气费是一笔巨款,夏天厨房里总闹蚂蚁。

Steve爱这栋房子。外表看来或许阴沉破败,里面却是舒适安全。各人物品点缀其间,客厅里挂着纽约巨人队的海报,旁边是Isaiah的匹茨堡钢人队疯狂毛巾和Clint的飞镖靶。飘拂其间近似家的气息,而不像几个大学生临时的廉租屋。

虽是自己心爱的家,Steve明白在外人眼里,卷边的地毡和斑驳的油漆或许毫无魅力可言。

所以当Sam在门外一打量就露出倾慕之色,Steve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

他带路走上门廊外歪斜不平的木头台阶,刚打开纱门,一个小女孩尖叫着冲出来险些把他们撞个脚朝天。

"Monica, 慢着点——"
长手长脚的高大黑人男子擦过Steve追了出去。

“抱歉,Steve,”一个年轻女人出现在门口,腿边攀着另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女孩手里攥了一把她妈妈的长发,久经折磨的母亲好似浑然不觉。“没想到撞上你。她们正求爹地带出去吃热狗呢。”

Steve无所谓地挥挥手,“肯定求了半天。”他挤挤眼。他了解他的室友,那两个小姑娘是Eli的软肋。

“唉,那就抱歉不带你去了。”她会心地转转眼珠,带着孩子跟了出去。

旋风过后,Steve拉开门等着Sam,后者却一动不动。Steve向门厅努努嘴,Sam直眨巴眼,看起来目瞪口呆。

“那是…?”
“Eli。”
“噢。”他慢吞吞地说,看着Eli Bradley把他的女儿们装上他那辆黑色凯雷德的后座。“我不知道他有…孩子。”
“他和Kate从高中就在一起了。”Steve耸耸肩。

Sam点了下头,似乎就此清醒。他转向Steve咧嘴笑道,“他们都住这儿?”
Steve打个哆嗦,“不算是。我是说——不,你问 Kate的话她会说不是。”

“那就不是。”Sam笑着打量Steve的门厅,迈步进门。“好吧!带我里里外外参观一下如何?”
Steve笑道,“二楼没什么意思,不过,好吧,我带你看看楼下。所以…“他搔搔后脑勺,“这是门厅。”
Sam赞许地点头,“不错。”

进门是一道狭长的走廊,除了肮脏地板上箭尾图案的小地毯别无装饰。大半空间被宽阔的楼梯占据,木头栏杆雕得粗犷大气,旁边有一道小小的橱门。

Steve指指他们走过的一扇关闭的房门。“这是Eli的房间。这间最大,我们想着他愿意住楼下,方便小孩子常来常往。”
“有道理。”

“那边那间是Clint的,不过相信我,还是别进去的好。我们认定里面有生物危害。”
“你丫在背后说我坏话!”
Steve嗤地一笑,翻个白眼。“那是Clint本人。也是生物危害。”
“到我面前来说!”

Steve转过墙角来到宽敞的客厅。有一扇巨大的单格窗户面对门廊,壁炉,48寸三星电视,以及Clint Barton,后者是软和的灰色组合沙发上的永久居民。

“欢迎回家!”Clint的声音从堆成小山的毯子底下传来。电视上是进行中的疯狂橄榄球游戏,虽然很难想象Clint埋在他的毛绒堡垒下头能看得见屏幕。

如果一个陌生人偶然走进他们的房子看见Clint黏在沙发上被他压出的那个窝窝里,肯定不会相信他是大学甲级联赛的运动员。他在全国一流的球队做踢球手已有三年,但在家里,他喜欢放松。委婉的说法。

吸引Steve注意的第一样东西,除了Clint的毛毯堡垒,是茶几上列成一排的可乐罐。

“哦天哪,”Steve叹道,“你是怎么赶在我之前到家,然后在十分钟之内把整个公寓变成垃圾堆的?”

“我显然比你快得多。”
“在哪个宇宙啊?”
“Steve ,哥们,我们早说好了,”Clint说,“我是高大英俊的超级英雄,有超人速度和X光透视眼,你是我笨手笨脚的跟班。”

“那你怎么解释这些可乐罐?”
“超能力可不容易维持,得拿糖供着。”

Steve发出一声长长的、不雅的咕哝。一只胳膊从毛毯山底下冒出来,掀开一角露出Clint的眼睛。
“啊,嗨,Sam来啦。”

“别打岔,”Steve抱着胳膊说。他并不是真生气,但跟Clint Barton顶牛是他的一大消遣。主要因为Clint会给他顶回来。“不会要我替你收拾吧?”他严厉质问。

“看你想要多快收拾好了。”Clint耸耸肩继续玩游戏。

Sam打断他俩的斗嘴——不然还要没完没了进行下去——一屁股坐在Clint身边的沙发上。“还有遥控器吗?”
“有啊,开玩笑吗?”

“小心,Sam。”Steve警告他,擦边倚坐在沙发扶手上。“你还是别离他太近的好。他比赛完大概连澡都没洗。”
“怎么都比你好闻。”Clint回嘴说。

“你有没有至少用冰敷你的膝盖?”
“我能照顾自己,老妈。”
“我不是你——”
“你就像是个妈。”

Sam面露微笑,眼睛还是盯紧游戏。“别生气,Steve。我们需要你这样的人照看我们。”
“我们?”Steve哀叹,“这就成'我们'啦?”
Sam转脸问Clint,“我可以再过来玩Xbox吗?”
“行啊,老弟。”
他回转头对Steve粲然一笑。“没错,就是我们。”

“唉,老天爷,”Steve手捏鼻梁。他有点头晕脑胀地问,“Ice到家了没?”
“没。怎么?”
“我需要找个成年人说会儿话。”

他是开玩笑的,当然。Clint是很孩子气,但Steve尤其喜欢他这一点。所以跟他嬉笑打闹是那么愉快。其实Clint才不是省油的灯。他是个出类拔萃的踢球手——至今弹无虚发——而且就快拿到司法方面某个冷门专业的学位,准备随后接受军官训练。他决非只能往NFL一条道走到黑的体育生。

Clint还有个女朋友,居然比他更聪明更有个性。俄国出生的Natasha Romanov是校体操队员——全国冠军的有力争夺者——但她和Clint是听一个全球金融讲座时认识的。起初Steve不明白她看上Clint哪点,后来发现在冷炫酷的外表背后她和Clint一样爱狗,私下里都是喝咖啡成瘾的技术宅。俩人都能说四种语言,在一起的一半时间用来当别人的面嘲笑他们,用西班牙语,俄语,或是——Steve最喜欢的——手语。

Steve懒洋洋站起身,“我想我们这儿有百威清啤,Sam你要一瓶吗?”
“好啊,什么都行。”

“我也要!”Clint说。
“你要自己拿,Barton。”Steve走向厨房,听到Sam的声音盖过电视。
“为什么可乐罐都捏瘪了?”
“这样可以知道哪些是空的。”Clint答道,俨然这是世上最显而易见的事。


27 Oct 2016
 
评论(10)
 
热度(71)
  1. 存文小仓库rsh437 转载了此文字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