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燧镜情劫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镜像宇宙) 1-2

题目: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作者:Hopeless--Geek (wuzzy90), L1av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见图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飞机升空后Bucky才得到机会跟非Steve说上话。他不知该如何看待这人,但他长得恰似Steve——而又不是Steve。他对周围人发号施令的样子却让Bucky莫名地安心。Steve有时也很有领导派头的。人人叫他队长,想必是他的头衔。他们在他走过时会啪地一声笔直立正,双手握拳,两臂在胸前交叉。Bucky不知道这是哪个国家的军礼,但说话都是美国口音,他怀疑他们是美军的某个特别组织。

非Steve用头一指,两人一同走上一段极其窄仄的螺旋楼梯,楼上是一间狭小的军官卧房,有一张床,床上是方方正正的军用枕头和厚毛毯。另有一套桌椅和仅有的一盏灯。舷窗外看得到白云,但非Steve按了个钮,窗玻璃立时变得漆黑。

“你肯定有很多问题。”非Steve说。他在桌前坐下,懒洋洋张开双腿,一只手腕耷在膝盖上来回摇晃。Bucky的Steve从来没有这个坐相,他不会让自己这般松弛自在。

Bucky环顾斗室,屋顶之低,他站都站不直,但唯一的椅子被那人坐了,只剩下——床。他向床边走去,看到非Steve双眼莹光闪亮。Bucky搞不清那人眼里是含了泪还是天生水晶一样明亮,直到非Steve勉力咽下一声抽噎,才知道他是在强自镇定。

Bucky不知这是怎么回事。初见时那人叫他James。那是他的名字,虽然只有Natasha和他母亲那么叫过,而他母亲已去世多年。但此人似乎认识他,认识某个James。这一点值得寻根究底。

“我在哪里?”他问。
非Steve缓缓闭上眼,仿佛他也揣着问题,从Bucky的困惑中得到了无情的答案。他向前弯下腰,擦了下眼睛。

“我们靠近Mlyn——“
“这我知道。”Bucky断然说。他的呼吸急促起来,金属手指随着脑中的焦虑信号震颤不已。“我在哪里?我的队友呢?还有我们的飞机?”

“你是那边过来的,对吧?”
Bucky不禁瑟缩了一下。

“告诉我在我遇到你之前发生了什么。”非Steve说。
“我正在追踪九头蛇,跟——跟一个和你长得很像的人。他叫Steve——”
“我也叫Steve。Steve Rogers。”

Bucky呆掉了。他连眨几下眼,仿佛试图从梦境中挣扎甦醒。

“你是从某个传送门穿过来的。”非Steve——不,Steve。Steven?这人就是Steve,虽然是另一个。Bucky必须接受这一点。“我听说过。从没亲眼见过,但我们都知道有这种事。”

“传送门?他奶奶的,九头蛇那伙人!他们在仓库里启动了那台机器,一下子声光大作。我不能——这不是——”Bucky只觉头重脚轻,房间似乎在收缩。恍惚间听到马达嗡响,知道身处高空。他感觉天旋地转,极力稳住呼吸。传送门?传送门?!

Steve看着他,眼中又泛起了水雾。“你的名字是James,对吗?”
“Bucky。人们叫我Bucky。”
“但本名是James Barnes?”
Bucky点点头。

Steve抽了下鼻子,脸转向一边,吐出一声颤抖的叹息,把头埋在两膝之间。

“你知道怎么送我回去吗?”
“我们可以试试。”Steve抬起头,脸颊和眼圈一般湿红。

Bucky不想点破,但Steve不是过敏发作就是为某种原因无声饮泣。Bucky在地上蹭了蹭脚,舌头不安地舔着牙齿。他不该探人隐私。这不是他的Steve,不是他的世界。相似却不同。

“五年前有些外世人穿过来酿成大祸。他们认定某种理念,企图强加于我们的社会。结果引发了一场大战,死了很多人。我们的世界至今仍未恢复元气。”

“啊,”Bucky领悟了前因后果。他吞咽一下,考虑如何接话。“所以我对你们是个威胁?”似乎顺理成章。

“什么?”Steve抬头看他,碧蓝眼睛惊讶地睁大。犹如落基山下的一匹骏马,强悍无畏而又忠诚驯顺,他望着Bucky的样子就像宇宙的奥秘尽在他的手中。“天哪,不是!”他起立到一半连忙坐回去。

Bucky坐在床上,眼睛不知该往哪儿看。Steve在拼命抑制哭泣,Bucky为他不忍。金鱼缸似的闷罐空间里,两人的距离太近,Steve每一个微小的动静都引得Bucky的视线不由自主往他那里瞟过去。

“所以,这是地球?”
“是。”
“但不是我的地球?”
“不是。”

“那我的Steve呢?”
Steve瑟缩了一下,下颏的肌肉绷紧了。“他在你的世界里。平安无事。唔,希望是。”

Bucky拒绝相信他的Steve会有任何事。他有一众复仇者保护他,有他的盾,又有的是超能力。他当然平安无事。

“我是整个人穿过来的,还是在那边像死人一样躺在地上?”
“你整个人都在这里。他不知道你在哪里。”

Bucky咬着腮帮点了点头。飞机遇到气流猛烈震颤,Bucky的注意从Steve脸上移到滑落在地的一条小小项链。

Steve猛虎一般疾扑过去捡了起来,珍重地按在心口,然后才揣进兜里。

Bucky没有问,Steve显然也不会讲。

飞机平稳下来,两人又陷入尴尬沉默。

“但你是Steve,”Bucky沉吟着舔舔嘴唇,“你是Steve Rogers。”

Steve点点头,眼中有希望之色但仍满含他极力压制的泪光。

“那么我想我是可以信任你的。”Bucky下定决心,想要对他笑笑,却没这个力气。和他的Steve一样,如今的他也很少能笑得出来了。

Steve则是眉开眼笑,松弛下来靠上椅背。“你饿不饿?我们没有大食堂之类,要找食吃还是有的。”

Bucky不禁莞尔,想起当年他的Steve说话也曾是一口布鲁克林腔。“你来自布鲁克林?”

“当然。”Steve答道,脸上仍挂着那个微笑,让Bucky心中泛起暖意,让他向往亲近Steve,感受那股暖流在周身荡漾开来。这可能吗?

“你的Bucky呢?”

Steve的眼睛登时又泫然欲滴。Bucky恍然大悟。他张大了嘴,仿佛小屋里的空气顷刻间被抽空了,全身的神经在警铃中僵直战栗。他倒抽一口气,搜索枯肠企图说点什么——什么都行。

“哦上帝,我——我很抱歉,太抱歉了。”他差一点起立伸手去抚慰对面的男子,却想起自己顶着他十有八九已经死去的挚友的脸。他知道他的Steve曾为他的死深受打击,看来这里的情形也是一样。就没有任何一个宇宙中的Steve能够保住他的James或Bucky吗?那个蠢蛋在哪里都不能快快乐乐过一辈子?

Steve 耸耸肩膀,舌头在嘴里舔了一圈。“两年前我失去了 James。我们在一起十二年。”他垂头轻捻左手的金戒指。

Bucky点点头,然后突然明白过来,眼睛刷地扫向Steve的脸。他的金属臂应和着狂跳的心震颤不已。“是说,在一起?”结婚戒指,眼泪,这个Steve望着他的眼神。Bucky的Steve不是这样看他的,他的眼里有痛楚,挚诚,当然也有爱,但不是让两个人夜里滚倒在彼此怀中的那种爱情。永远不会是那样,不管Bucky梦想过多少次。然而这个Steve和他的James,他们就是那样的。

Steve挑起眉毛询问地看向Bucky。

“队长,”Steve的对讲机响起,“我们这里有情况。”

Steve站起身,把一支枪插在腰间。他转向Bucky,舔一下嘴唇,“我这就回来。在这儿等着,好吗?”

 “我还能去哪儿?”Bucky回嘴。并不是发脾气,只是沮丧失落。他离家如此遥远,这个Steve却如此熟悉。他了解那双眼睛,淡洒在两颊的小小雀斑;了解他脸上细瓷一般的光泽,是多么容易泛起红晕。他了解他的Steve。但这并不是他的Steve,是另一个Bucky的,而那个Bucky却已经不在了,再也不能爱他、疼惜他。抑制不住的妒火从心底燃起,把滚烫的怒焰倾泻在他的血脉之中。这个Steve和他的James拥有的关系是Bucky企望不到的。怎么能不痛?Bucky从小爱着Steve。他早已认命,知道那是永远不可能的。然而在这里,这个Steve失去的是他的爱人——他的James。Bucky无法遏止地嫉妒死去的人。

他耐心等待Steve去做他需要做的事。想要在舱房里偷窥一番,但那是不公平的。这个人并无可疑之处。何况那是Steve Rogers。如果这地方有一个人值得信任,那必然是Steve——在任何宇宙中都一样。

Bucky挠挠下巴,端详他的金属手心。“希望你一切都好,老大。”他对着空气悄声低语。他琢磨迄今得到的信息,想得出了神。这是地球,但不是他的地球。那人不是他的Steve,但也还是Steve。逐渐接受了自己的处境之后,Bucky对这个世界越发好奇起来。

神锋局是什么机构?这里有九头蛇吗?复仇者呢?这个Steve是否也有超强的力量和耐力?再怎么假装不在乎,Bucky还是忍不住好奇Tony Stark在这个世界里是什么人。他存在吗?每个人是否都有对应者?哪个世界是真实的?还是根本没有真假的概念?

突然传来的一声枪响把Bucky从沉思中惊醒。他一跃而起,全身弓弦般绷紧,看到Steve拾级而上方才放松下来坐了回去。

Steve关上门转身对Bucky微微一笑。说实话Bucky喜欢他的胡子,很配Steve。哪天他得告诉他的Steve。

“对不起,”Steve说着走来床边坐下,而没有坐在椅子上。

Bucky往旁边挪了一下,疑惑地看他。Steve坐得太近了,就好像他们是情人。

Oh。Oh!
Bucky突然满心惶恐,仿佛被高压电流贯穿全身。他腾地站起,头撞在屋顶上惨叫一声。

当然这个认知并不令他厌恶。知道他是可以得到一个Steve的。这让他的手指和脚趾酥麻震颤,胃里似有大群蝴蝶翩翩飞舞。他对这个主意一点都不反感。问题只是他不愿轻慢James与Steve共度的生活。他们在一起十二年,那是任何人都不能抹煞的。Bucky不愿践踏他们的爱情。那不是男人的义气,只是自尊而已。

“哎,哎。”Steve柔声安慰他,站起身来,大手抚上他的双肩。Bucky无比熟悉的手,却又是陌生的。那是Steve的手却不是他的Steve!“没关系的!没关系,Buck。没关系。”

那个昵称令Bucky的防线冰消瓦解。听到Steve的声音已足够让他浑忘周遭,他闭上眼全心倾听。这是他的Steve的声音。那人清晰地浮现在他眼前,金发耀眼,下颏光洁,总是那么严肃专注的表情。啊,Bucky多么爱那个表情。这一刻他渴望见到他的Steve,向他倾诉自己的情愫,无论什么后果他都会接受。这个Steve,不是他的但终究是Steve,他是怎么在Bucky心中唤起如此炽热的感情的?

“你和他在一起十二年?”Bucky半晌问道,声音沙哑飘忽。“在一起?真的是在一起?”他需要确认。他看到了婚戒,看到了眼泪,但还是需要确定无疑。

Steve笑了一声,俨然Bucky的问题荒诞无稽。但那并不荒诞。同性恋在Steve和Bucky成长的时代是不被允许的,现在也不是那么平常的事。美国刚刚合法化同性婚姻,但很多国家仍然视之为犯罪。这个Steve如此坦率出乎Bucky的意外。若不是那枚婚戒他会怀疑是他误解了整个状况。

“是,我们是结了婚的。”Steve声音粗哑,自制力终于崩解。“奶奶的,”他任泪水夺眶而出,但在打湿胡子之前拭去。“就好像看着一个鬼魂。”

“啊,”Bucky抽了口气,无言以对。他能说什么呢?这个人为爱人的死心碎神伤,而Bucky无端端突然冒出来,Steve不得不面对他,活生生的,会说会动,仿佛Steve的爱人从未离去,但他终是不在了。

“我很抱歉。”多么空虚的言语。抱歉不能让死者复生。抱歉也不能阻止Steve脸上横流的泪水。

“我能…”Steve咬咬嘴唇,眼中水光闪闪,“我能抱抱你吗?”

这个问题如同当胸一记重拳,Bucky一时不知所措。Steve必是把他的沉默当成了默许。他张开双臂搂住Bucky,那么紧,Bucky透过衣服感觉得到他的心跳。他两手捧着Bucky的头,伏在他肩头失声恸哭。

“对不起,”Steve抽噎着说,“对不起。”

Bucky犹豫地回抱他。虽然不是他的Steve,毕竟也是Steve。Bucky看不得任何一个宇宙中的Steve受苦。于是他收紧手臂,手指抚过Steve的短发。为什么苍天如此残忍,让每一个Steve Rogers都必须承受如此深重的苦痛?

“别这样,”Bucky在他耳边低语,“你是爱他的。”

“上帝,我是的。我们——不该是那样的结局。”他把脸埋在Bucky颈窝,胡茬磨蹭他的皮肤。

Bucky没有放开他。他在脑子里一遍遍默念,“这是Steve,这是Steve,这是Steve……”哪个Steve并不重要。那是Steve。Bucky了解那人胜过了解自己。他会追随那人直到时间尽头,即使要趟过地狱之火。靠,他早已这么做了,几乎为此而死。假如他的Steve想要这样的关系,他会接受。毫不犹豫。他会在夜里抱着他的Steve,抱得紧紧的,在他耳边唱肉麻的情歌,取笑他怎么那么喜欢被人痛扁。假如他的Steve——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假如他的Steve想要这样……或许一切会不同,在Bucky脱离九头蛇之后。

Steve把Bucky的遭遇归咎于己,而Bucky也归咎他自己。两人小心翼翼回避彼此的心结,而不曾直面它。他们把各自的痛苦埋在心底,说不出口,因为太深切的自责。每当他们试图交流,最后总变成大叫大嚷,各自想把对方推开,包揽一切罪责。

“我很难过,你失去了他。”Bucky抚摸着Steve的头,“我绝对确信,你对他意味着一切。”

Steve泣不成声,紧紧抓住Bucky的外衣。他跨近一步,大腿与Bucky密合相抵。

Bucky身体一僵,不习惯和一个男人如此亲近。但这是Steve,纵然不是他的Steve。他受不了这般景象。椎心泣血的呜咽揉碎了他的心,发自他如此熟悉的——对他意味着家的声音。

他把Steve拥得更紧,自己的眼圈也感到了热流激荡。如果一时半刻离不开,他会在这里好好地过。尽力照顾这个人,就像照顾自己的Steve。他会给他力所能及的一切,但求能缓和他的痛苦——即使只是暂时。


23 Oct 2016
 
评论(8)
 
热度(134)
  1. 小刀rsh437 转载了此文字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