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冲锋年代 Targeting(美式足球AU)第七章(下)

题目:Targeting
作者:queenmab_sherzo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teve Rogers
给你占了位子怎么还不来?


Steve瞟向过道对面。他在校车中央挑了个位子(车尾通常留给Dum Dum Dugan和任何愿意跟他一起荒腔走板高唱Eye of the Tiger作为赛前仪式的人,前边则多是害怕Dum Dum的低年级生),把旅行包扔到另一边替Bucky占座。但一直没见Bucky走出更衣室。八分钟过去了,他还没回信。

最后几人稀稀拉拉上来。Steve欠起身伸长脖子看向窗外,见另一辆校车上也逐渐坐满了。Bucky会不跟他打招呼自己上另一辆车吗?

一只手轻敲他的肩膀,他差点蹦起来撞上车顶。
"Bucky。"

“嗯,”Bucky做个鬼脸,“你等的是别人吗?”

“我…不,我是…”我以为你会一点点从我生命中消失,没有你的每一分钟我都在想这就是我们今后的一辈子了。“你没回我的短信。”他嗫嚅道。

“对不起。没收到。”Bucky从兜里掏出电话给他看,抱歉地笑笑。“话费用完了。”
“啊,果然。”Steve叹道。

“我有样东西给你。”Bucky灿然一笑。他走到自己的位子上,把Steve的包还回去,自己的放下来,然后拉开外侧拉链。
“什么?”
“给,”Bucky取出一个速写本随随便便递过来。

Steve茫然地看着它,握在手中的触感纤毫分明。一侧锋利的纸边,另一侧冰凉的螺旋书脊。“什么?”他呆呆地重复,只能发出一个词,太多湿稠的情感涡旋堵住了他的咽喉。

“你知道,”Bucky抬手揉揉耳朵。“我们今天得提前放学,我知道你不愿错过美术课。”
“…什么?”
“我想着你路上这三小时能有点事干。”

“啊,“Steve低声应道,眼睛在Bucky和速写本之间闪了几个来回。他打开来翻到中间,“是空的?”
“是啊,”Bucky一边嘴角斜斜扬起。“通常是空着卖的。”

Steve哼笑一声,手捋过头发,完全说不出话了。

“就这样,”Bucky一锤定音地说,“我想它是空不了多久了。”说着递过来一把铅笔和钢笔,然后把包往旁边一推,一屁股坐在位子上。

Steve则是缓缓坐倒下来靠上椅背,以防虚软的膝盖支撑不住。

“谢谢,”他追寻Bucky的目光,但他一直低头看自己的腿。“谢谢你,Bucky。”
“不客气。”Bucky没有抬眼。

去往州决赛一路颠簸但并不是很不舒服。Bucky窝在与Steve隔着过道的座位上,一如平常。两人之间的距离却仿佛比平常遥远得多。

Bucky心不在焉地撩起兜帽。Steve看到他从兜里掏出耳机,费劲地解开缠线的结——不管你是随手一塞还是仔仔细细卷好才放进兜里,拿出来时永远缠得乱七八糟。Steve看着Bucky的手指在耳机线中纠缠,拼命想该说点什么,因为过不多久Bucky总会解开,然后戴上耳机,到那时他该怎么办呢。

“我想今天多带球跑阵。”Steve冲口而出,正当他们的车队开上车水马龙的大街。校车压过路沿,Steve感到他的扁桃体都随之一震。

Bucky停下手抬头看Steve,长叹一声。“你想找死吗?”他无可奈何地问。
“我不会有事的。”
“我是说,别自找受伤。”

“你还说我,你每周都不要命地兼攻兼守。”Steve指出。
“别来了,Steve。”
“Bucky——"

“你是不可替代的!”

“Bucky,我没事的。”Steve固执地说。
“你跑到中场被对方线卫撞成脑震荡就有事了好不好?”
“怕什么,我有你替我挡着他们,不是吗?”Steve咧嘴笑道。

Bucky脸上气急败坏的神情真是无价之宝。

“别干傻事就好,Rogers。”他终于还是忍不住破颜而笑。

Bucky随后戴起耳机缩进外套里,Steve没再纠缠他。啊,但他多么想,想让Bucky继续说说笑笑,拿Steve寻开心;想和他一起计划新的进攻线路,一起为比赛担心。

Steve的手指在发抖。

他查看手机,发现他们上路才七分钟。Bucky七分钟没说话,而Steve已然历经了戒断反应的十二个阶段。

大巴在红灯前停下,Bucky无言地侧身躺倒,脚伸过走道,把旅行包拍打两下当作枕头。Steve没有争执而是一声不吭地缩到窗边,给Bucky的脚留出空间。

最终是Gabe Jones帮忙缓解了Steve的焦虑。Gabe不是他的第一选择,当然,这怪不得他,Steve却抑不住心底的失望。

“哎,Steve。”Gabe从背后捅捅他的胳膊。
“嗯?”
“考考我?”
Steve困惑地皱眉,见Gabe拿出一叠卡片才恍然大悟。

“啊!”Steve长出一口气。他没救了。白痴一样。“又是法文?”
“不,那个上周考过了。”Gabe说,“考得呱呱叫,多亏了Warbucks老爹。你可别输给他。”

Steve眨巴眼,本能地偷瞟一眼Bucky,才想明白这诨名的由来。天哪,今天他脑子这个慢,里面乱成一锅粥了。

带球跑阵。寻找传球空档。

“这次是什么课?”Steve举起卡片一看,第一张上Gabe独特的扁平笔迹写着“浆膜心包”。
“人体解剖。”Gabe说。

“老天爷,”Steve骇笑。他看一眼不知是真睡还是装睡的Bucky,再看看Gabe。“我还不如念法文呢。”
Gabe扑哧一笑。“你能行的。先洗牌。”

“好吧,”Steve洗过一通,“心包腔。”
“圆锥形双层纤维浆膜囊,包裹心脏。“Gabe背诵道。

三小时的车程,卡片过了五遍才刚走到一半。Gabe终于确认他已背得滚瓜烂熟。不熟也不行了,Steve在恍惚焦虑中开始语无伦次。

但在Gabe拿走学习资料不再打搅他之后,Steve反而更加难受。

问题在于,Steve并不是紧张。他是心惊肉跳。恐惧令他几欲作呕,却不明白怕的是什么。

毕竟是州冠军,他想。但不仅仅是橄榄球,还有另外的什么东西,无法言明却是触手可及的,岌岌可危,就要从他手中溜走。他吸一口气,深深的,长长的,数到十。盯着腿上的速写本,他拿起铅笔,换成钢笔,再换回铅笔。漫无目的地翻过一张张白纸,忽然强烈地、不可理喻地渴望让它们保持空白——永远是纤尘不染的乳色,光洁细密,犹如从未践踏的白雪。与此同时他想要一笔扎下去,力透纸页,然后狂挥乱画,直到最后一页都被墨黑的漩涡吞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纽罗肖队员的嘴比Steve和Dum Dum Dugan加起来还要毒。

这可不容易。

“给我躺下!”
“你活该。”
“你敢横冲直撞。老子家里没有你横冲直撞的份。”
“躺地上别动,贱货,地上比较安全。”

Steve忍受了半场。他当作耳旁风,至少外表看来是这样。内心里他深埋起每一声粗鄙的诅咒,每一个呲牙的侮辱,一字一句犹如漆黑的煤堆,在他心头燃起熊熊烈焰,沿着赛场一路灼烧,留下焦土的印痕。

对手是有备而来的,当然。他们做足了功课,针对麦克阿瑟擅长的跑动攻势设计了牢固的防守策略。他们显然知道Gabe Jones有多么出色,绝不对他单打独斗。每次Steve传出球去,Gabe都陷入重围,令人目不忍睹。他已拼尽全力,始终无法有效地推进。

重任落在Steve肩上。必须由他打开第一档,或是抛传,或是创造出其不意的机会。如他所说,带球跑阵。

首开纪录的是麦克阿瑟。

那是在第二节,在Gabe经过一波又一波的苦战总算挣得了几码的进程之后、短传渗透给Monty Falsworth之后、一次有利的越位判罚之后,麦克阿瑟终于得以深入敌方半场。

离底线不过十码,Steve做个传球的假动作,把球藏在胳膊底下,绕过对方后卫直奔端区。差一步就要得分之际,纽罗肖的一名线卫冲撞过来把他扑倒在地,一边骂骂咧咧。

“就是这么着,”那人对着挣扎爬起的Steve狞笑道,“就是这么着,喜欢烂泥巴是吧,Rogers?”

又一块煤投入火堆。

Steve拔地而起,冲上前逼近对方,两人胸膛相对,面甲相抵。Steve也是冷冷一笑。“当然喜欢,”他吼道,“我这就让你滚一身。”

“你有这本事?”那人的手按上Steve胸口,但Steve岿然不动。
”哦,我有这本事。”

黑白箭条从Steve视野周边包围上来。但他只觉浑身发热——发烫,尽管气温在零度以下——滚热的焚风在他体内肆虐。

“你丫什么本事也没有。”

Steve只听得这一句。下一秒已有好几只手往他身上招呼,胳膊四面八方挥舞。人声鼎沸,哨声尖啸。他胸口吃了一肘,抬头只见Bucky已疾冲过来,掀去了头盔,怒嗥盖过风声,一只手臂狂挥,另一只别在Gabe胳膊底下,后者正死命把他往后拖。

Steve听不清Bucky喊的什么,直到最后一句,是一声尖厉的“fuck you!”

裁判就在此时掷下旗子。

当然,是判Barnes犯规。17号,违背体育道德。纽罗肖的线卫面红耳赤却得意洋洋。麦克阿瑟的进攻前沿被罚后撤十五码。当是沉重的一击——而Steve早窝了一肚子火。

Bucky却是满不在乎。

裁判宣布判罚之后,Bucky从容地戴起头盔,漫步回归本队,若无其事地期待Steve布置战术。

Steve不寒而栗。不是Bucky方才的狂怒,也不是此刻淡泊空漠的脸色,令他惶惑不安,而是两种情绪之间犹如电灯开关一般的瞬时转换。

“布置战术吧,”Bucky连说两遍,“布置战术,”Steve方才猛省过来。

当然,他们就是在这趟进攻中得分的。

Steve在判罚前就已怒火中烧,那股野火毫不费力地追逐他、驱动他直蹈端区。

他从中路狂飙直进,Gabe和Bucky牢牢挡住他的两翼。飘然掠过端线,他把球掷向裁判,毫无庆祝之色;然后转头甩给那名线卫灿烂的一笑,给那个挑唆刺激Bucky参与打架的人。不,那人挑唆的是Steve。然后是Steve刺激Bucky加入战团。

事后看来,那把火烧得太早了。

半场结束时已焚尽灰飞,下半场终于分崩离析。

七分的领先优势是难以守住的。Bucky在防守线上瘁尽心力,到后来全身球衣只能看出绿草和黄泥的颜色。然而无济于事,纽罗肖如同沿山坡隆隆碾下的冰川,无可阻挡。

雪上加霜的是,他们达阵之后从不选择加分踢,而是二分转换,从而在逆转之后迅速把分差拉大到九分,十分,十三分。

麦克阿瑟的边线化身成了野战医院。

“给我上个夹板!”Dum Dum Dugan的大嗓门震得板凳嗡嗡响。“我没事,给我上个夹板包扎一下!”

Gabe闷头不响,但第三节后他在边线上的大半时间都倚在Jim Morita身上,单用左脚着地。

第四节Steve的右肘开始火烧火燎。换防期间他在水箱旁边来回倒脚盯紧防守,助理教练给他胳膊缠上绷带。

致命的一击发生在第四节中段,Bucky Barnes被人狠狠撞倒,半天才爬起。说爬起都不准确。是Steve和Jim把他架起来的。他喘气不畅,能站但站不直。一名助教来扶他下去,替补队员飞奔上场。商聚结束,大家各就各位准备开球,Steve能看到本队的板凳区——看到Bucky跌跌撞撞扑到垃圾桶上弯腰呕吐——就在此刻裁判吹响了开球的哨声——Steve给Jim Morita的传球偏出了一里地。

Bucky在下一次拿回控球权时重返进攻组,但损失已无可挽回。

终场前两分钟仍落后10分。他们分秒必争地搏斗,把体内的每一分热力都点燃烧尽在场上。但Morita的速度慢了下来,Bucky的拦截已失了力道,Gabe下半场都是一瘸一拐,而Steve,Steve已浑身麻木。他应该认准空档精确塞球,但他的胳膊根本端不起来。

赛后Erskine教练在殓房一般的更衣室里对大家讲话。

“你们今晚不仅仅打了橄榄球。”

Dum Dum Dugan面无表情,手插着腰,犹如一座大理石像,以纹丝不动的刚硬掩盖他的悲伤。

“你们不仅是传球、跑阵和一门心思地拦截。”

Jim Morita的手臂揽着Gabe Jones,Gabe的脊背挺得笔直,眼泪无声地滑下脸颊。

“你们为彼此而战,让所有人看到了什么叫团队精神。”

Steve知道都是他的错。他们此刻本应把Gabe Jones托在肩膀上,高举奖杯一路欢呼大笑回家去,若不是那些愚蠢的小错误。每一回合、每个动作的细节在他脑海中浮雕般历历在目。教练会叫他放宽心,说不全是他的错。但Steve心知肚明。这支球队的成败荣辱从来都扛在他的肩头,是他辜负了队友们。

“即使在得分上未能取胜,你们的表现证明了你们是更优秀的男子汉。”

Steve看向Bucky。他坐在地上背靠柱子,双臂紧拥着空虚的怀抱。他的眼窝深陷在阴影中,整个人显得破碎迷茫,仿佛被不知何处驰来的卡车迎头撞过。

“我别无遗憾。能做你们的教练是我的荣幸。谢谢你们。”说到最后Erskine教练的声音撕裂喑哑。“谢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Dum Dum唱的Eye of the Tiger,我在B站发现一个超棒的MV,大家一定去看看哦~


27 Sep 2016
 
评论(9)
 
热度(80)
  1. 白水煮蛋rsh437 转载了此文字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