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冲锋年代 Targeting(美式足球AU)第七章(上)

题目:Targeting
作者:queenmab_sherzo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七章 州冠军决赛

Steve Rogers
看报了没

Bucky Barnes
没?


Steve Rogers
纽罗肖赢了,决赛我们对他们

Bucky Barnes
早告诉你了


果真如此。只有Bucky一早看好纽罗肖闯入本周末的州冠军决赛。其他人——Steve,全体队友,教练们,Peggy Carter——一致认为胜者将是萨拉托加温泉,不仅因为他们季后赛第一轮自动晋级,而且因为他们的四分卫是个四年级的大牲口(传闻宾夕法尼亚州立、密歇根、东南州立、佛罗里达和南加大等等都在追求那孩子。NCAA名校任他捡,区区纽约州的高中球队自然只好任他玩)。

但所有人都错了。萨拉托加的四分卫硬是突不破纽罗肖铜墙铁壁的防守。只有Bucky预言了这个结果:“选冷门总没错。”

真拿他没办法。

“谁来的短信啊,看把你乐的?”Gabe取笑他说。

Steve刷地抬眼,反射地把手机按在胸前,感到自己的两颊发起烧来。他并没理由心虚,但Gabe眉飞色舞的样子让Steve无端地心慌意乱。

“不过是Bucky。”他沙哑地说,嗽了下嗓子。

“噢,”Gabe登时收了笑脸,半晌没再说话。

知道了。Steve想。他自己都还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还没能理清他对Peggy Carter和Bucky Barnes分别体验的感情,而Gabe却知道了,此刻正为此评判他。

Gabe舔了舔嘴唇,眼睛盯着Steve的鞋。感觉仿佛过了几小时,长得足够Steve在脑子里过一遍他这辈子发过的所有短信;足够他琢磨“同性恋”三字是否已烙刻在他的前额;足够让Steve得出结论Gabe在评判他,评判的结果是他厌恶Steve,和他交好只为就近看好戏;足够让Steve考虑冲他下巴来一拳会是什么后果。朋友归朋友,思想狭隘的反同分子在Steve的生活中可没有立足之地。

老天爷,他已经摩拳擦掌要跟反同势力作斗争了吗?

“Bucky还好吗?”Gabe问。

Steve万万没想到他嘴里冒出的是这么一句。“——什么?”

“周五他情绪好像有点紧张。”Gabe轻描淡写地说,袖子挽起又放下。

“啊,这个。”啊,这个。

“但他打得真猛。”

Bucky还没告诉别人他学期末就要转走了。Steve不想散布他最好朋友的闲话。轮不到他来说。

如果要走的是Steve,他这会儿大概已经告诉了整个球队,可能是整个学校。他不会想要保密,想保也保不住。但这是Bucky的事,而Bucky从来不愿引人注意。Steve爱他这一点,他在所有方面——学习,橄榄球,健身,生活——努力上进,出类拔萃,但他从不想出风头。那不是他做那些事的目的。

“Bucky挺好。”Steve泛泛地说。因为如果他说出他脑中盘桓的一切,让他的所思所感倾泻而出,他再也停不下来。Gabe会认为他发疯了。或者认为他疯狂地暗恋Bucky。这一点么……

Gabe挑起眉毛。

“他没事的,”Steve说,“就是…我是说,压力很大。季后赛,期末考,又要过节了。”

Gabe深吸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举重凳上。

又是阴冷难捱的一天,朔风呼啸彤云密布,体育课从户外移到了健身房。地上铺着红白两色的垫子,北墙镶有朱红的山猫校徽。

Steve Rogers, Gabe Jones,Monty Falsworth和Dum Dum Dugan四人同上这堂课,所以学校健身房每天这个时候都像是红绿灯坏了的十字路口。就差Bucky Barnes和Jim Morita了。Jim为此抱怨不已,而Bucky没有一天不企图潜入Steve的体育课。(他这个钟点上的是英语课。每周总有两三次,他举手要求上厕所,然后掠过厕所门口,直接溜进体育馆呆上十五分钟。用他自己的话说,“我会说英语,还学个什么。”)

体育老师则默默感谢苍天,没有把整伙人都塞进他的课上。似乎人人都认为Barnes对Steve会有坏影响。也许是真的,要看你怎么定义“坏”。

“这也难怪他,”Gabe说着躺倒下来准备举重。Steve站起来替他保护。
“可不是。”

“明年这会儿你等着吧,”Gabe说,“申请大学烦死人。”

“找得怎么样了?”

Gabe一声嗤笑。他已经四年级,是队里来春就要毕业的几名主力球员之一,所以正处在争夺奖学金的殊死斗争中。

“感觉不像是我在找,更像是跪地乞求有人来找到我,你知道?”

Steve哈哈一笑,锁住杠铃两头。Gabe在赛季当中不会试举离谱的重量——他把重头留在夏训。

“橄榄球有帮助吗?”Steve问。以Gabe Jones本赛季的优异表现,Steve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会进入更高一级的比赛圈。但NCAA是菁英系统,遴选过程又有重重漏洞和盲点。

“有,尤其在钱的方面。”Gabe说。“我是说,不至于有南加大来敲我的门,但我收到一些甲级联赛学校的信,不考虑奖学金的话其中至少一两处应该是稳拿的。”

“你有第一选择了吗?”

“雪城大学,目前是。”Gabe一声闷哼,把杠铃举到胸前,长出一口气。“或者匹茨堡。”

“为了橄榄球?”

Gabe摇头的动作几不可辨,精力集中在举重上。“科研项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teve的电话在被子里的某处震响。但他马上就要画完那个头盔的阴影了。头盔总是特别难画。他没有立刻接起。

随即忘在了脑后,直到它又响了一声,将近五分钟后。他叹口气打开来看第一条短信。

Bucky Barnes
我来了


然后是

Bucky Barnes
steeeeeeeeve


犹如一股电流倏地穿透他的心,他一跃而起,跌跌撞撞一边发短信一边收拾画笔。

Steve Rogers
靠,一秒钟

Bucky Barnes
punk


Steve没再发信,赶紧把素描本塞进他充当床头柜的书架底层。他冲向门厅,袜子在木头地板上一路打滑,闪过摇尾巴的艾比,扑到门口揿了按钮放Bucky上来。不到一分钟Bucky已进了Steve家门。他穿着放开脚踝松紧带的运动裤,旧耐克球鞋,蓝色海军呢大衣的领子竖起来遮住耳朵。

狗狗撒起欢来,踮着脚尖绕Bucky的腿跳来跳去。Bucky开怀大笑,声音带着粗哑的寒气,伸出双手给艾比舔。

“嗨伙计!我也高兴见到你,”他说,“替我暖暖手吧?冻死我了。”

“Bucky,天哪,我太抱歉了,我——"

“得了吧,”Bucky笑着说,“真的,是我的错。时间太晚了。”

“七点半没多晚!我还在——"

“Steve。闭嘴。”Bucky咧嘴笑道。他拨开艾比,踢掉破烂的耐克鞋踹到门边的角落里。狗狗马上扑过去把鼻子埋在他的一只鞋里吭吭地闻。Bucky咯咯笑着解开大衣。“我又没生冻疮。”

“我来,”Steve拎起Bucky大衣的肩膀,等他脱出衣袖。

“你忙什么呢?”Bucky问,脸色随之一黯,“你们没在吃饭吧?”他从Steve肩头望去,仿佛能看到Sarah Rogers坐在餐桌旁不胜其烦的样子。“对不起,我不该——"

“不不!”Steve忙说,“我们吃过了,两小时前就吃了。”

Steve拿过Bucky的大衣要去挂起来,但Bucky抓住一只袖口。“我不用——我是说——我还是走吧,如果时候不对。”

“Bucky,你当真的吗?”Steve怀疑地瞥他一眼,把他的手指从衣服上扯开。“从来就没有不对的时候,我保证。”

“好吧,”他还是不大相信的样子,不过放开手让Steve把他的大衣拿去搭在扶手椅背上。“那你半天磨蹭什么呢?”

Steve刹住脚转身看他,Bucky眼里满是恶作剧的笑影。

“外面冻死了,混蛋。”他狡黠地说。

Steve吞咽一下,思绪飘向他的速写本。其实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他大部分作品Bucky都看过,也很喜欢,至少他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方才画的那一幅让他想起来脸上微微泛红。一个身材修长的橄榄球运动员,面甲上挂了一片草叶。球衣碰巧是Bucky的17号,而且——之前Steve并没注意到——画中人的体型和手形似乎也像Bucky。

Steve清了清喉咙。“对不起,”他讪讪地说,“我会弥补的。”

“哦,是吗?”

“喂,你是要吃剩饭还是要我把你一脚踢回马路上去?”

“唉,我刚以为事情要变得有趣了呢。”

Steve深吸一口气,安抚他胃里叽喳扑腾的那群野鸟。“奶油意面对你不够有趣吗?”

他听到Bucky跟随他走进厨房的脚步声,听到Bucky打开水池上方他知道是放盘子的柜橱。弯腰从冰箱底层取出意面罐时他确信能听到Bucky在盯着他。

然而当他直起身来,Bucky并没在看他。他一手在抽屉里翻找刀叉,另一手拿着塑料盘,把盘子杵给Steve时眼都没抬。

五分钟后,Steve热好了一大盘宽面条,从冰箱里取出两罐澎泉。他把食盘递给Bucky。“我们可以在我房里吃。”

“你要做作业吗?”Bucky问,嘴里已经塞满意面。

“用不着。”他英语课的论文已经拖了两周,再拖一晚也不会要他的命。

Bucky熟练地跳上Steve的床脚打横坐好,小心端平他那盘面条,背靠上墙。看电视的最佳角度。Steve爬到床头的犄角,拉过一个枕头抱在腿上。

Bucky几乎平躺下来,把餐盘放在肚子上,边吃边和Steve一起看体育焦点。Bucky为选中纽罗肖自鸣得意,Steve自言自语地琢磨新英格兰本季是否会横扫NFL。他们交谈不多,对德克萨斯绝口不提。

气氛有些僵硬。Steve能感觉到空气中微妙的尴尬,仿佛两人之间的纽带紧绷得绽开了线。他最想不过的是让一切如常,让以后这几周过得正常、快乐、美好。但那是强扭不来的。

十大精彩时刻开始了,两人陷入沉默。Bucky吃完了晚饭。

“还要吗?”Steve看完问道——第一名是史蒂芬·史密斯在乌鸦队端区一次不可思议的单手捞救。

Bucky皱眉看看他的空盘,“还有多少?”

“没关系,”Steve肯定地说,手指搂紧枕头。“你都吃了吧,真的。我妈不吃剩饭,留着也都坏了。”

“你确定?”

“全是你的。”

Bucky哼哼唧唧爬起来。走到门口他一个趔趄,一声刺耳的尖啸响彻房间。Steve差点吓尿了。他扔开枕头,未及站起看到金毛一窜。

“啊,糟糕糟糕!”Bucky惊叫,把盘子随手一扔,向狗狗张开手臂。“啊,小比,没事的。对不起伙计。太对不起了,上这儿来。”

艾比扭搭扭搭钻进Bucky怀里。它看上去很不好意思,简直是满面羞惭,狗狗在吃痛惶恐之下特有的模样。Steve看着他俩心都要碎了。

“对不起!”Bucky努力安抚它。他抬头望向Steve。“我踩到他的脚,不过——我想他没事——”

“哦,Bucky,肯定没事的。”

“我想他没有瘸——是的,好伙计,我太抱歉了,比儿!——他没事,我想是。”

“当然没事。”

“天哪,当你伤害了一条狗却什么也做不了,太让人难受了不是吗?”

“是啊。”

“我再怎么道歉它们也不懂。它们不明白你真的很抱歉。”Bucky揉着艾比颈上的毛,对他呜呜噜噜一阵,又接着说,“它们只知道自己很疼,以为都是它们自己的错。”

“他没事的。”

“是啊,但还是很难受。”Bucky说,“明明是我伤了他,但他还是拼命跟我道歉。”

Bucky是那么真心难过,Steve不知说什么好。他只得故作轻松地说,“他遇到过糟糕得多的事,Buck。”

Bucky避开Steve的眼睛,显然不愿答话。他继续抚摸艾比,甚至凑上去让艾比在他嘴角印下邋里邋遢的一吻,然后把狗狗揽进怀里。他贴着艾比的毛皮低低地说,“我会想念你们的。”声音淹没在金色的长毛中。

缓缓地,Steve伸手拾回枕头,搂在怀里紧紧抱着。

21 Sep 2016
 
评论(8)
 
热度(70)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