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冲锋年代 Targeting(美式足球AU)第六章(下)

题目:Targeting
作者:queenmab_sherzo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巴轰隆隆压过路沿开进学校的停车场,Steve不禁打个激灵。Bucky在他身旁抽动了一下。

后排的队友骚动起来,纷纷系上外衣和旅行包的拉链,各人兜里的钥匙叮铃交响。

Bucky用鼻子深吸一口气,贴着Steve的运动衣发出睡意朦胧的低哝。当他终于抬起头,Steve肩上仿佛印下了一个深陷入骨的空洞。

Bucky使劲眨眨眼,睡得红肿的眼睛抬望Steve。
“嗨,”他的微笑慵倦模糊。

“嗨,”Steve回以微笑。“醒了?”
Bucky的回答是个大大的哈欠,大得全身咯吱作响。

Steve忍俊不禁。“我想答案是肯定的。”
“抱歉我当着你睡着了。”Bucky的表情显得心满意足,一点歉意也看不出来。“还是靠着你。”
“没关系,”Steve快活地说,“乐意为你效劳。”

Bucky得意地一笑,手一推离开了Steve的肩膀。失去那份压力令Steve为之颤栗。他第一次意识到车上多么冷,意识到他胳膊上仍然裹着冰袋,现在是一袋冰水了。塑料袋随着他的动作窸窣,引得Bucky回头看他。

“你知道,那玩意缠两小时对你不好。”Bucky数落他。
Steve耸耸肩,“我不想把你弄醒。”

Bucky眨了下眼。又一下。张开嘴唇像要说什么,却终于没有说出来。

Steve替他解围,伸出胳膊,“帮我解下来?”

Bucky在位子上转个角度面对Steve的胳膊肘,用指甲挑起层层塑料薄膜。大巴缓缓开过停车场,Bucky把滴水的冰袋扔在自己的空位上。

校车轧轧开到体育馆门前,吭哧几声摇晃着停了下来。

时间已近午夜。大家赢球的热情再高,这会儿也都蔫了。不过总有例外,比如Dum Dum Dugan,他邀请全体队友去他家开派对,居然连大半个教练组都请了。想必有一小撮人真会去,哈欠连天的Bucky大概不在其中。

而Steve已经在梦想他的床、狗狗和抱满怀的枕头了。

Bucky呻吟着站起来,伸个懒腰脊背喀喀作响。他从过道对面拎起旅行包,摸索着把兜帽拉上去盖住耳朵。

Steve撑着椅背把自己拽起来,苦着脸活动脚踝,等膝盖慢慢恢复知觉。

Bucky沿过道走了几步,回头等Steve跟上。
“这就来,”Steve笑道,挎起自己的包。

两人一前一后下车,Bucky仍像个蚕蛹似的紧裹在毯子里,Steve驻足与司机握手。

球队有条不紊鱼贯而下,然后各奔东西。Jim Morita答应去Dum Dum家喝酒。Monty Falsworth跟每个人都抱了一抱,然后掏出他那辆破丰田的钥匙。Gabe到停车场去找来接他的哥哥。

“你走路回家吗?”Bucky问。
“是,你呢?”
“车在我妈妈那儿。”他答非所问。

Steve走回家用不了十分钟,Bucky家则离学校有半个多小时的脚程。他看上去筋疲力尽,没精打采地裹在一层层棉毛当中,仍是睡眼惺忪,每一口气都呼出一团白雾。

“要不要来我家?”Steve悄声问。他不敢高声,怕控不住声音的颤抖。

Bucky的肩膀登时如释重负地松弛下来。

开步之前Steve先从包里翻出一顶毛线帽戴上。好在此时雨丝已减缓成湿冷的雾气,感觉不像走在落雨中而像是在低垂的云彩里。

两人从学校后门的小巷抄近路,默默无言地走了三条街。转过街角拐上Steve家住的街道,站在路口等待信号灯的时候,Bucky清了清嗓子。

“嗯,Steve?”他期期艾艾地说,“有件…我可以跟你说件事吗?”

Steve拼命保持呼吸平稳,掩盖狂急的心跳。他能感觉堵到嗓子眼的脉搏,简直要把他的下巴挤爆了。

“当然。”他小声说。

Bucky没有开口。

行人过街灯亮了起来,两人迈下路沿穿过马路,Steve感到路口的所有车灯都对准了他的脸,还都是开的远光灯。像激光一样刺眼。

各种最坏情形冰雹一般在他脑中漫天砸下。或许他还在担心Steve的胳膊?天哪,会不会是Bucky受伤了,赛后一直瞒着?Steve试图从眼角偷窥Bucky看他走路是否偏重一腿。如果是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调情令他难堪怎么办?如果他觉得Steve越界了,在车上几乎依偎在他身上?如果他意识到Steve差一点吻了他——真的只差一点吗?

如果他也想吻Steve呢?

他们过了马路,Steve险些在路牙子上绊一跤,Bucky仍然一言不发。但他慢下脚步,伸手让Steve扶住。待两人恢复正常步点,他又清了下喉咙。

“所以,”他欲言又止,再咳嗽一声。“上帝。这个,不知怎么说。”

“对不起,”Steve说,因为他不知还能说什么。“出什么事了吗?”

“我们要搬了。”Bucky冲口而出。

他的脚步并未放缓,眼睛盯着前方的地面。

Steve则是彻底刹住了脚。他站定在那里,五个字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又一遍,但怎么也不懂是什么意思。“我们什么?”

“我,我妈妈和Becca。”Bucky澄清说。他在Steve前方几步之外停下,微微转身,脚尖踢着地下的一道裂缝。他的眼睛藏在兜帽的阴影之中。“我们要搬了。”他又说一遍。

Steve拧紧眉头,“是说…搬到另一个公寓?”他慢吞吞地问,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劈裂崩解。他已经明白Bucky的意思,肺里的空气都已被挤尽抽空。但他仍装傻拖延,让心底那一丝希望之火能多燃一秒是一秒。

Bucky长出一口气,氤氲的白雾模糊了他的脸。“是说,离开布鲁克林。”

Steve想要抓住他的肩膀把他所有的话狠狠摇晃出来。他知道Bucky是有意循序渐进地向他透露坏消息,以他认为比较仁慈的方式。然而Steve已经看到了尽头。他不愿承认,但那一蓬火焰的灼烤太痛了。就这样把它掐灭,掐灭吧。

“你们去哪儿?”他嘶哑地问。

Bucky的眼睛在帽檐下幽幽闪光。 “德克萨斯。”

一股焚风在Steve胸中涡旋腾起,驱尽了他的氧气,在他的咽喉覆满烟灰,让他的头晕眩混沌。

“德克萨斯。”他重复道。他的舌头僵硬麻木,这个词在他口中囫囵吞吐,不知何意。“德克萨斯。”

Bucky把下巴埋进毯子的皱褶,发出的声音低沉含混。“我和Becca会上完这学期。”

“这学期。”

“我们圣诞节前动身。”

“圣诞节。”Steve变成了鹦鹉,无法自己组织语言。他体内的全部神经一根接一根点亮,犹如一个人走在通向神经中枢的黑暗长廊中,挨个扳过墙上的开关。他想要尖叫,想要一拳击碎路边的玻璃橱窗。离他不过两尺,他可以立刻出拳,从手到肘都割得鲜血淋漓,大概也好过此刻的疼痛,好过这一场将他的五脏六腑掀翻绞碎的暴风。

“Steve?”

“你们要搬家?”

“是的。”

无穷多的问题在他脑中飞掠。你们什么时候走?需要帮忙收拾行李吗?你们到德州住在哪里?你为什么要走?为什么?

“你知道多久了?”最终挤出来的却是这一句。并不想听起来像严厉质问,但此刻他只能想起Bucky的头枕在他的肩膀,整个人倚靠着他安然入睡。

“大概一周了。”Bucky低低地说。

“老天,”一串苦笑逸出Steve的喉咙。

心理课上Steve曾读到,笑其实是人体惊异之下的反应。很有道理,因为笑话的精彩之处往往在于出其不意。或许那就是为什么此刻他只想纵声狂笑。他的骨髓深处都感到讽刺的侵蚀。多么滑稽,如同强酸。

“我妈妈,呃,”Bucky再嗽嗽嗓子,佝起肩膀缩进衣服毯子。“我妈妈和Bill在办离婚。”
“是。”

“然后,然后你知道我姨妈住在德州。”
“是。”

Bucky发出一声哽塞的咕哝,几乎被汽车开过的声音盖住。“你还好吗?”

这句话有如醍醐灌顶,唤回了Steve的理智。他意识到,在没顶的惊愕、恐惧和痛苦之下,他忘了他自己并不是这件事的中心。远远不是。他终于定睛看向Bucky。

他整个人充满悲伤,一点也不像今晚的球场上累积了二十次冲撞拦截的那个冷血生物。此刻站在他面前的Bucky完全看不出能把敌方接球手撞成脑震荡的样子。多么奇怪,一个人可以是那么的复杂多面。Steve的思维又一次飘向超现实主义绘画,以及流星雨。他想到等离子球,内部的电流奔窜犹如活动的蜘蛛网,一旦伸手碰触,所有的闪电辉光都聚集起来,随着你的指尖游移而蜿蜒舞动。

Steve不知该说什么。他的骨架仍在格格震颤,企图禁锢在他胸中肆虐的风暴。他简直难以想象Bucky此刻又是什么感受。

于是他跨步上前,把Bucky揽进怀里。

“我很难过。”Steve说。

透过层层衣物他能感到Bucky的手指贴着他的胸膛缓缓屈伸。

Bucky把脸埋在Steve肩头。“我也很难过。”他的声音被Steve的衣褶堵得囫囵不清。

“哎,”Steve强颜微笑。“哎,电脑是干什么用的?就是…我们可以短信联络,或者网上聊天之类的。”

Bucky不吭声。Steve搂着他,抚摩他的背,深深呼吸,在他心头雨横疯狂的寒夜中瑟瑟发抖。



13 Sep 2016
 
评论(5)
 
热度(81)
  1. 存文小仓库rsh437 转载了此文字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