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冲锋年代 Targeting(美式足球AU)第五章

题目:Targeting
作者:queenmab_sherzo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五章 季后

Bucky十一岁生日那一回,家里人计划带他去电影院,在那时是难得的美事。他们邀请Steve一起去。Bucky的妹妹Rebecca建议看《特工神童》。好主意。

比起看电影,拆礼物的过程未免黯然失色。但Bucky从来不是不知感恩的孩子,玩具枪和大学尺寸的橄榄球对十一岁男孩来说是足够精彩的礼物了。不过,看电影是定在他生日之后的一周,这七天成了计划中的一项缺陷。

Barnes太太说她因为工作忙要晚一周才能做蛋糕。Rebecca每天至少提一次《特工神童》。事后想来,煽风点火也真够明显的。连Bucky的继父都参与其中,三月十日一边叫Bucky拆礼物一边叫他耐心等待生日派对。

最终泄密的还是Steve。

他坚持了四天。每次Becca叫他们来看《特工神童》的广告,Steve只得躲在走廊里咬手指头。每当Barnes太太提起蛋糕或派对他都得屏息噤声。就连从街头的电影海报前走过都会面红耳赤。

到头来功亏一篑是周中一天放学后。他和Bucky在街上绕圈,Bucky穿着轮滑鞋,Steve踩着滑板车,因为那时他的平衡能力比Bucky还差一大截。

“我们应该去公园滑。”Bucky回头对Steve笑道。
“找个小山头比赛!”Steve兴奋地附和。
“周六去比吧!”
“好——不过这周六不行耶,”Steve想都没想就泄露了天机,“周六我们要去看《特工神童》。”

Bucky狂喜之下差点一头撞上邮筒。那以后再也没人请Steve保守秘密,不管多么无关紧要,尤其不会让他对Bucky Barnes保密。

直到今天,Steve还是学不会守口如瓶,即使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全队上下都知道Jim Morita约到了高等化学课上的那个女生;知道Bucky的妹妹进了校排球队;也知道Peggy Carter暑假入选参加一个久负盛名的医学会议。他们对这些八卦未必有什么兴趣,但Steve就是克制不住知无不言。他已经放弃克制了。

“他们说Gabe今年很可能是联赛MVP。“周四晚上训练结束后,Steve兴奋地对所有愿意听的人说。他坐在更衣室的长凳上尽可能保持不动,让Bucky给他的右肘绑上一大块冰袋。

“谁是'他们'?”板凳另一头正在解鞋带的Jim问。
“前两天我见到的几个记者,“Steve骄傲地笑着说,“他们也找了Erskine教练。两周后发奖,Gabe的机会很大。”
“只是本地报纸?”Jim问。
“是,高中体育版。但还是好消息。”

Dum Dum Dugan大摇大摆进来,转移了Jim的注意力,Bucky趁机对Steve咬耳朵。
“不告诉他们你也在提名之中?”他小声说,眼光集中在缠裹Steve的胳膊。
Steve脸颊发热。“那不重要。”
“明明很重要。”
“Gabe的机会比我大。”

Bucky耸耸肩,“继续赢球,你的机会也会越来越大。”
“他比我辛苦得多,”Steve反驳道,“你也是。”

Bucky翻个白眼。“这样好了吗?”他拍拍Steve胳膊上的冰袋,顺便转换话题。
“再紧一点。”Steve说。
Bucky默不作声地点点头继续收紧。

那不是什么高科技的疗法,只是暂时缓解Steve胳膊的慢性疼痛。超市买的冰块用塑料薄膜包起来,他们体能教练的万灵膏药,对付与橄榄球相伴的各种日常伤痛。

Steve没办法自己包扎右臂。若是求助于教练组,他们难免要问他一堆烦人的问题,关于疼痛程度之类,还要催他看医生;所以最近六周都是Bucky帮他绑冰袋。他也担心Steve持续的不适,但他早已放弃为此教训他了。而且Bucky绑的冰袋效力最高,留给他的灵活度也最大,Steve尤其赞赏这一点。

他对塑料薄膜调整一番,从纸卷上撕下,两头贴紧。看起来就像Steve右肘上长了个形状怪异的塑料肿瘤。

“谢谢,Bucky。”
“嗯,”他不置可否地应道,“没有越来越疼吧?”
“我的胳膊?没有,我好得很。你最会照顾人了。”

Bucky翻个白眼。“如果疼痛加剧你会告诉我,是不是?”
“啊,你担心我吗?”Steve逗他。
“当然,直到州锦赛结束。”Bucky忍着笑答道,嘴唇周围绷得紧紧的。“你知道我只关心你能不能帮我们赢球。”

“我就知道。你只想要我的身体。”
Bucky两颊飞红。“不然难道是你那张嘴。”

Steve哈哈一笑,左手一推站起身,“你有什么需要我帮手的说一声。”
“我没事,”Bucky灿然一笑,“我又不会去招惹麻烦,不像某些人。”
“…呃,你丫明明就会。”
“不,Steve。我是制造麻烦。那不是一回事。”

“嘿,Rogers!”他俩你来我往的调笑被一个响彻更衣室的声音打断,“走啦走啦!”

是Gabe Jones,已经走到了门口,Steve差点忘了和他有约。他转向Bucky,后者把背包挎上肩头的同时询问地瞟他一眼。

“今晚要不要跟我和Gabe一起去购物?”Steve问。
“没钱。”
“啊,无所谓的。”Steve挥挥手,弯腰拎起自己的背包。“Gabe需要新球鞋。他那双快散架了,他妈妈答应他州锦赛可以买双新的。”
“好吧,既然是正当开销,”Bucky狡黠地笑道。

他俩在更衣室外的走廊里和Gabe碰头,三人穿着一式一样的运动服,背着一般沉重的书包。

“Bucky一起来可以吗?”三人并肩而行,Steve问Gabe。
“当然,”Gabe耸耸肩,“我寻思约你就等于同时约你俩了。”
Bucky呵呵一笑,Steve花了几秒钟才琢磨过味来。

半小时后,仨人把离学校最近的那家体育用品商店的过道堵得严严实实。不出所料,Gabe和Bucky东挑西拣不干正经事。

“我以为我们是来买球鞋的?”Steve数落他俩。
“是啊,”Gabe说,“但你看这个多棒。”他转身向Steve张开手展示戴上的手套,Steve不得不承认,确实很棒。

手背全黑,手心则是亮光闪闪的国旗图案,一手蓝底群星,另一手是红白条纹。

“你得来一双,Gabe,”Bucky说。他也戴上,高举双手与Gabe击掌。“买了!”
“我哪买得起新手套。”
“你丫是来买鞋的,多掏五块钱就他妈破产了?”Bucky笑道。

“Bucky!”Steve瞪眼低喝,“那边还有小孩子呢!”他拍打Bucky的胳膊。
“卧槽,”Bucky咯咯直笑。
“你这头蠢驴,”Steve脱口骂道,说出来赶忙捂嘴。

Gabe嗤地一笑,而Bucky已经狂笑得一屁股坐地上了。
“闭嘴!”Steve自己也快笑得撑不住了,“闭嘴,你个傻——傻瓜。”
Bucky知道Steve本来要用什么词,嘎嘎地笑得更欢。

“好了好了,”Gabe跨到他俩之间,挨个手指拽着脱下手套。“总之这个我是买不起,我知道Barnes也没戏。”
Bucky用手臂擦眼睛,“你——你这什么意思?”兀自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意思是我知道你丫是个穷光蛋。”Gabe压低声音以免被人训他口吐脏字。他伸出一手,“给我。”
“算你说对了,”Bucky交出手套,勉强压住笑平复呼吸。Gabe把两双一起拿到走道另一端放回原处。

“喂!”Bucky叫道,“拉兄弟一把?”一只胳膊乱摆。
Steve白眼望天。“来吧,Barnes,”他伸出手,“你这疯子也该爬起来了。”
他把Bucky拉起来,拍拍他的肩膀再翻个白眼,整套动作不假思索一气呵成。

Bucky看得微笑盈盈。他的笑容拨动了Steve的副交感神经系统,激活的神经元擦亮一连串火花扩散开去。Steve若能抽身出来,旁观神经传导的火花跃动,听它们擦啦作响,将整体情形尽收眼底,从而搞清楚它们从何而来,向何处而去——唔,那或许是个坏主意。太过清晰的感受可能会把他逼到恐慌发作的角落里。当你沉浸于森林火灾的景象,即使只是夏日驱车在内华达山麓间看到的零星火苗,也足以让你心火燎原,渴望纵身一跃。Steve是想纵身一跃的,至少他觉得是这样。但Bucky未必有相同的感觉。

“喂,你们俩!”Gabe的喊声把Steve唤回现实,“看这个!”
Steve和Bucky循声走到商店另一头,墙上的电视屏幕上亮着ESPN的条幅。

五人围坐在印有NFL标志的光洁木桌旁,讨论上周末一场小有争议的球赛。

“我以为现在是包装工队的比赛时间?”Bucky皱眉问。
“还有一小时。”Gabe解释说。“现在说的是牛仔队,貌似他们上周日惹上了麻烦。”
“安静,”Steve说,语气并不严厉。他竖起一手,大家都把注意转向电视。

“…达拉斯牛仔队现任教练,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对记者的问题敷衍搪塞。”

场景转向发布会,达拉斯的教练坐在本队标志的幕布前,拿着泡沫塑料杯子喝水,一边调整面前桌上的麦克风。他伸手向画面外的记者群里一点。

一名记者的画外音发出第一个问题。“你的首发四分卫整个一周都遗漏在伤病名单之外,这种手段是否不够光明?”
那教练眉毛一挑,“看来你已经自己作出了答案。”
他停顿一下向另一名记者点头。

“教练,你若处在费城的位置,面对这种情形是否会提出正式抗议?”
他举起杯子长饮一口。“我并未处在费城的位置。”

第三名记者换个角度发问。“你认为这种遗漏应由队中何人负责?”
“下一个问题。”

画面回到围桌的电视记者。五个人讨论这一事件,取笑达拉斯满不在乎的态度。

Steve一点不觉得可笑。“但牛仔队赢了。”
“是,大胜费城。”Gabe说。

电视上的主持人作出最后结论,“…牛仔队不太可能为上周的胜利遭到严厉处罚。以往这类事件曾促使联赛制定可观的罚款…

“只是罚款而已?”Steve的心像一座风车,在呼啸的风暴中隆隆狂转。“但他们作弊!”
不管这是什么风暴,Gabe显然已建好了防风墙。“不是多大的事。”

Steve立刻转向Bucky寻求支持。他咬着嘴唇,眼睛在两位友人之间扫来扫去。

“你说,Bucky,”Steve抱起胳膊。“你不会认为这无可非议吧?”
“当然不是,”Bucky耸耸肩,“但现实就是如此,不是吗?NFL并不是公认的道德标兵。”

“他们不过是在伤病名单中遗漏了一个名字。”Gabe说,“也可能是忘了。”
“他们不会把四分卫给忘了。”Steve咬牙切齿地说。
“是,但我是说,老鹰队的比赛部署被打乱不是他们的错。”Gabe说。他的立场也完全合乎逻辑,Steve胸中的风暴却依然冲击着他的肋骨。“比如他们期待罗莫上场,为此准备了一整个礼拜,结果首发的是他的替补。没做第二手准备难道不是他们自己的错?”

“但他们得到的是虚假信息,那不是他们自己的错。”
“兵不厌诈,”Gabe说,“牛仔队只需付点罚款。”
Steve嗤之以鼻。“如果不能公平取胜就根本不配胜利。”

“橄榄球本来就不公平。”

两人闻声转向Bucky。这是他第一次就此事发声。他的语气轻柔,落在三人中间却是现实的沉重一击,让Steve恨不得一拳击穿身旁的墙壁,因为那不是风凉话,而是赤裸的真实。

他不知如何回应。应该是公平的,他想说,却明白那是幼稚的想法。他也明白Bucky是对的,另一件他不愿深思的事。

灼人的沉默。但那不是森林大火,只是苟延残喘的余烬。

“是,”Steve叹道,“我想是吧。”

Bucky终于抬起头,向他绽开同情的微笑。“话说回来,你什么时候关心起费城老鹰队了?”戏谑的语气,温和的笑容却注满理解。

“那倒是,”Steve说,只得无奈地笑笑,“我是说——天哪,你说得对。牛仔和老鹰是一样的烂队。”

“只可惜他们两队不可能同时输球。”Bucky说。

“只可惜他们两队不可能同时输球、作弊、再交百万美金的罚款。”Gabe附和道,说罢把他俩从电视机前拽开,向一架耐克球鞋走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麦克阿瑟高中占地不大。任何坐落在人口稠密的街区、被高楼大厦包围的学校都大不到哪里去。但身在其中感觉还是很宽敞的。建于七十年代的校舍还不算太旧,可以满足那些住得起布鲁克林的学生家庭。但也有了些年头,边边角角开始露出破绽,比如关不紧的储物柜,图书馆时而罢工的空调,稀稀落落的奖杯陈列柜的边角锈迹斑斑,二楼的厕所有个马桶已经坏了两年。但校园从未显得狭小,尤其在周五下午,当Steve不得不从学校一头的美术教室一路跑到另一头的校队更衣室,准备登上去往客场的大巴。

“这有什么可抱怨的?”某个四年级生偶然听到Steve向Bucky解释那段距离时问他,“那样你不是能提前下课了吗?”
“那是没错,”Steve说,“但说实话,美术是我最不想错过的课程。”
那人抬起眉毛,“这样啊,”他疑惑地说,“我能错过几何课就很高兴了。”

Steve笑了笑,带点心不在焉。更衣室里气氛紧张。球队整个赛季保持全胜,从而赢得了季后赛的门票。赛制很简单。四支球队,两场半决赛的胜者争夺全州冠军。本周麦克阿瑟对阵纽约金斯敦的阿奎那斯学院。

大战前的紧张空气非比寻常。

每个人对付赛前焦虑的办法各不相同。有人戴上耳机把全世界隔绝在外;有人插科打诨;有人暴躁寻衅;有人从一点半就开始做热身运动,一直做到开赛。

Jim Morita在Steve这条过道的另一头跳舞,跳的一半像广场舞一半是夜店热舞。

“他听的是什么音乐啊?”Steve问。

Bucky正神游天外。他只戴了一边耳机,却还是没听见Steve的问题。运动衫的兜帽罩在头上,他的上半边脸笼在阴影中,跨坐着破旧的金属板凳,双手放在腿上,手心朝上。他眼睛盯着手,一边膝盖漫无节奏地乱抖。

“Bucky。”
没有反应。Bucky专注于把右手骨节喀喀地依次扳过一遍,再扳左手。

“James Buchanan Barnes听令。”
“啊?”他恍然抬头,对上Steve的眼睛,脸上一红,“对不起。”
“没关系。”

Bucky眨眨眼,嘴角随之翘起,俨然闻到什么刺鼻的恶味。“你刚是叫我James吗?”
“嗯哼。”
“混球。”他面无表情地说。
Steve笑眯眯地说,“不然怎么得到你的注意。”
“好么,比赛时我要叫你Steven。”

说实话Steve根本不在意Bucky叫他什么。他浑身燥暖,呼吸困难,仿佛每一口气只能吸到肺的上三分之一。这令他头晕脑热,胆大无忌。“随你怎么叫,Buck,”他诚心实意地说,“你叫我什么都可以。”

微笑在Bucky脸上缓缓绽放,狡黠灵动。“很好,因为我有好几个主意。”
“起名的主意?”
“可不是,我整天都在想着给你起什么名。”他挖苦地说,从兜帽的阴翳下凝神打量Steve。

“我好感动,你那么经常想着我?”
“只有当我闲得无聊的时候。”
“你总该有更好的办法打发时间吧。”
Bucky睫毛忽闪,“谁说我不能一心多用?”
Steve清清嗓子,“你知道,两人合作效率更高。”
Bucky仰头大笑。

Steve的心高高扬起又忽悠一下坠落下去。他瞬时清醒过来。毋庸置疑,Steve Rogers从来、从来在调情方面一丁点都不在行——然而,要么是他疯了,要么这就是调情。不过,一分钟前他们还只是互相打趣,这也不是Steve头一次糊里糊涂会错意,面对可能的——什么?恋爱?这是什么?

越过Bucky的肩膀,Steve看到Monty Falsworth和Dum Dum Dugan凑在一起看战术手册,时而指出此长彼短,表情严肃专注。或许是时间地点,也可能是意识到连Dum Dum都在专心正事,联合起来震动了Steve,把他从迷魂摄魄的魔咒中解脱出来。

他这是干什么呢?他颤抖地呼出一口气。他的肺用上了多少?有用上一点点吗?

“你还好吗?”Bucky问。影影绰绰的微笑仍在他脸上留连,透过绯红的深晕也看得出。

Steve持续深吸气,注满一边肺叶,再另一边。

现在不是时候。对于此刻他和Bucky之间的事,以前没有过、以后可能也不会有它的“时候”。但无论如何,现在不是那个“时候”。

Steve咳了一声,拇指一扬指指Jim Morita的舞姿,用他能够发出的最平稳的声音说,“你看那个傻瓜?”

Bucky眨了下眼。短时的犹疑之后,他的眼光扫向更衣室另一头,哼笑道,“老天爷。”

“你想他在听什么?”Steve重复方才的问题。
“你何不问他?”
Steve想了一下,做个鬼脸。“算了。世人真想知道吗?”
“哈,”Bucky又笑了一声,带点勉强,低下头注意力转回自己的双手。

没等Steve再开口——说出他多半会后悔的话——Gabe从柜角转了过来,身穿本校的全套正式运动服,双手捧着本教科书,像近视眼似的凑在脸前。Steve听不清他说的什么,只看见他嘴皮子动,好像是在默读。

(下划线为法文)
从书本上抬头一眼看到Steve,Gabe脸色一亮。
你好!”Gabe说。“过得怎么样?

显然某些人面对生死决战的排遣方式是练习法文。

眼前的荒诞情形让Steve放松了一点,只一点点。“很好,谢谢。嗯…你呢?
Gabe耸耸肩,“还不坏。”他舔了下拇指和食指,翻过一页书。“你想要去哪里工作?为什么?

Steve瞟一眼Bucky,后者掉下来的下巴还没装回去。“呃——什么?”
Gabe在他俩之间看来看去,忍俊不禁。“没什么。”他从裤兜里掏出一摞卡片。“练练口语。下周考试。”

“你疯了,”Steve说,声音虚软。
是,”Gabe说,“你想对方球队会说法文吗?

Steve只觉天旋地转。万幸Bucky主动出头搭救了他。

“你都写在卡片上了?”他冲那摞卡片点点头。
“是。”
“我帮你复习。”
“你确定吗?”
“没问题,”Bucky耸耸肩,“我又不需要看懂。你懂就行了。”
Gabe呆了一下,随即展颜而笑。“谢谢!”他说,“不胜感激。

Bucky微微一笑,腿一摆跨过板凳站起身。Gabe看来还有点迷惑不解,但显然如释重负,把他的学习资料一股脑递过去。Bucky出门前在Steve投球用手的另一边肩膀上拍了一下。“车上见。”

“好,”Steve还在晕头转向中。“是,谢谢。我是说——一会儿见。”

但Bucky的注意已经转移。他把卡片当扑克牌洗了一过。
“准备好了?”Bucky说,“如果你要买一张船票,是去…码头还是售票处?

Steve的两边肺叶都像被钝斧头重击了一记。肯定是不中用了。

售票处。”只听Gabe回答道,他和Bucky已走出门口。

Peggy Carter会说法文吗?Steve茫然地想。多半会的。

“好!”Steve听得出Bucky声音里的笑意。他膝盖发软不得不坐下。“我没有哭!我……

Bucky的声音飘远了,带走了Steve全部的氧气。他的法文语速缓慢而略显生硬,但发音准确。

Steve戴上密不透风的耳机。此刻他迫不及待只想把一切排除在外,让橄榄球重新占满他的脑海。


27 Aug 2016
 
评论(7)
 
热度(85)
  1. 存文小仓库rsh437 转载了此文字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