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冲锋年代 Targeting(美式足球AU)第三章(下)

题目:Targeting
作者:queenmab_sherzo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是他们应得的。亚当斯是本季至今的最强对手,经过一场苦战,又险些失去他们最好的接球手——欢庆是理所应当。

Jim Morita大概是Steve见过的最快活的醉汉,比平时说得少而笑得多。并且喜欢拥抱。拥抱每个人,抱了又抱。

手里拿着半空的酒杯,他从熙攘的人群里挤出来拥抱Steve,把他整个裹起来,一小时之内的第五次。他对着空气嚷道,“这家伙,大家听着,这家伙,牛逼!怎么打怎么有。”

“Steve Rogers!”Gabe Jones在沙发上叫道,举杯致敬。

Steve笑着,脸上发烧。或许是源于酒精——虽然他远没有Jim喝的多。他的回答没人听进去,“比赛是你赢的。不是我。”

一点没错。Gabe跑了一百多码,拿下了三个达阵,而Steve Rogers唯一的贡献是害他们的首席接球手被一个二百磅的四年级生撞飞。若不是Gabe,此刻他们也会喝得烂醉,原因可就迥然不同了。

“这孩子是个天才!”Jim还在喋喋不休,“你要能打两头就更棒了!”
“啊,那可是——"糟透了的主意。Steve回头张望,却不见Bucky的身影。

幸好Jim没有注意到Steve的瞬间分神。他后仰拉开距离仔细打量Steve的脸,俨然从没见过他似的。“哦天哪。不,我有个更好的主意。我们需要给你戴上耳机。”
“高中比赛不用耳机。”
“在布鲁克林不用罢了。”Gabe说。
“有什么问题?”Jim咧嘴笑道,“你怕了?你当教练肯定水平很高!”
Steve一本正经地看着他说,“我水平太高了,怕你们跟不上。”

一连好几秒,Jim张着大嘴呆瞪着他。Steve脑子里闪过一丝犹疑,先是怕Jim莫名其妙往他下巴上招呼一拳;然后可能性更大的,怕Jim一头栽倒昏过去。

但还等他开口,Morita捧腹大笑起来,弯着腰跌跌撞撞在屋子里绕着圈子找能坐的地方,最终半个屁股坐在了Gabe腿上。不过俩人都没介意,或者压根没注意到。大家都在哈哈大笑,然后面面相觑,然后接着笑。

Steve转过身,还在笑个不住,迎面对上Tim Dugan,带着个Steve没见过的女孩。Tim也在笑,可能是笑Jim,也许就是无故傻笑。他戳了下Steve胸口问。“你的杯子快空了,要不要我去给你拿一杯?”
“什么?”
“要不要再来一杯?”
“再来一杯?”
“…太棒了。”Dum Dum对他咧开大嘴。“麻烦你。我再来一杯。”

Steve扑哧一笑,“你要什么?”
“看着办!”
“…伙计,这是你家。”
“我说了你看着办!”
他嘎嘎笑个不休,Steve穿过人群走到厨房。

在那里发现了Bucky Barnes。

Bucky坐在流理台上,貌似已把他身边的好几摞红色塑料杯扫进了水池。双腿摇摆敲打碗柜,身子随着不存在的音乐轻轻晃荡,眉飞眼笑手舞足蹈,杯子在手中搓转。他想必刚喝过一口,因为他的嘴唇光润红晕,醺醉地翘起。他的轮廓,细密的牙齿,笨拙的优雅,直入Steve神经系统的核心。

厨房里忽然燥热难当,Steve感到自己的呼吸急促起来。

在Bucky身边,Bernie Rosenthal倚着柜台,挥舞双手兴高采烈地说着什么。Bucky随意点头,举起杯子长长地啜了一口。然后抬起头,用力眨眼,对上Steve的眼光。他忽然咯咯笑了起来,就好像Steve的脸让他想到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笑话。

Steve漫步走过去,微笑摇头,“笑什么呢,Barnes?”
“你好像很吃惊。眼睛瞪得铜铃似的。”

Steve的胯靠上柜台,在Bucky近旁,不碰他,不碰他,却感觉得到两人之间真切的虚空,所有的原子蠢蠢欲动,热力纷涌。“我没想到你会来。你不是说要回家昏睡不醒去?”

“是,昏睡不醒。”Bucky冲着屋顶微笑,想起前因后果。“唉,我妈和继父在吵架,所以。我要昏睡也得找个舒心的地方。”

“有这帮疯子在你还舒心得了?”Bernie冲Steve挤挤眼。

“这么回事啊。”他回她一个心知肚明的假笑。

“Steve不是疯子。”Bucky说,“Steve从来不参加派对。不参加的原因是,你的原话,你格格不入。”

Steve瞟一眼他的酒杯,还有一半。

“你说的一点不错。格格不入。”他抚掌大笑,醉醺醺地向前倾身,头搭在Steve肩上。Steve抿起嘴,却也忍俊不禁。

Bucky扶着Steve的胳膊撑起身,还在哼笑不已。

“多谢了。”Steve说。

“不像话!”Bernie佯嗔地拍了下Bucky的大腿。“Steve选择不去出洋相有什么不对…不像某些人。”

Bucky作义愤填膺状,张嘴要说什么,手一抬,杯中的酒洒了些在地上。他惊得一僵,然后大笑起来。

“活该。”Bernie说。
“就是,谁叫你取笑我,笨蛋。”Steve说。
“混球。”

“哎,Bernie!”Steve故意不理Bucky。“真高兴你今晚能来。”
“我也是!”
“还好你没被那些一年级新生踩死,他们赢了第一场返校节比赛就乐得找不着北了。”
“可不是,好险差一点。”她煞有介事地说。

“Steve!Steve!Steve!”Bucky费劲地从柜台上爬下来,拽着Steve的衬衣,俨然有天大的新闻要告诉他。“Steve!我们刚赢了第一场返校节比赛!”
“什么?”
“和那些新生一样!”Bucky抓住Steve的肩膀摇晃他,“我们以前从没赢过返校赛。”

Steve扎稳脚跟以防Bucky站不稳。然后他明白了Bucky的意思,绞尽脑汁回忆前两年——在二队的两年,那些不堪回首的日子,在场边观战——“天哪,真的是。”

“我们赢了第一场返校赛!”Bucky的牙被掺酒的饮料浸得闪闪发亮。“是你赢的,Steve!”
他一时摇摇欲坠,Steve揽住他的腰,他俩收不住势一个踉跄,Bucky的酒溅出来同时淋在两人身上。

俩人目瞪口呆看着Steve毛衣上的酒渍和Bucky衬衣裤子上骤然绽放的大朵红花。

Bucky连声道歉的同时Steve爆笑起来,然后Steve止住笑正经回答“没关系”的同时Bucky又笑得弯下腰去。

“好了好了别闹了,”Steve退开一步,“我去—靠—”他咯咯笑着说,“我去洗手间试试把这个洗掉。别往心里去,真的。我就去…洗手间肯定有肥皂。我去去就来。”

Bucky跌跌撞撞跟着他,被子里剩下的酒还在危险地晃来晃去。“不,我和你一起去。我身上有东西。我要弄掉它。”

Steve虽已微醺,必要时还是可以冷静自持的。但他现在发现Bucky早在两杯酒之前就已越过“微醺”的阶段了。Steve咬咬嘴唇。原来濒死体验会让人变成这样。

Steve能走到洗手间都是个奇迹。Bucky倚着他一边肩膀,擎着随时会洒的酒杯,穿越人山人海,扑鼻的男用爽身喷剂气味,灯光摇曳昏朦,低音鼓点在鞋底震颤。感觉如此裸露,因为没有头盔和护垫,因为此刻是他在保护Bucky,而不是反过来的惯常情形。

两人挤出人群来到黑暗的餐厅,再走过一段无人的走廊,同样黑魖魖。Steve总共只来过Dugan家一两次,大致记得是这几扇门中的一扇。在左边。想必就是它。他探入一道门框,伸手在墙上摸索。拂过毛巾一角之后找到了开关。

Bucky在乍亮的刺眼灯光下低声咒骂,他的呼吸吹拂Steve的颈子。
“抱歉,”Steve小声说,闪身到屋子内角,给Bucky留出空间。

Bucky眯着眼,头左右摇晃仿佛在寻找什么。“我需要墨镜。”他喃喃地说。
“是,你需要的多了。”

Bucky做个鬼脸,使劲眨眼。他向后摸到门把手,关上门靠着它瘫软下来。这是——或许是有生以来——头一次,他看上去果真像是打满了四节橄榄球比赛,像是一整晚被人拖着在场上碾过。或许是在柏油路面上碾过。不过一秒钟的光景。如同搏击俱乐部,各种剪接和暗示,勾画出现实另一角度的定格,一个十六岁少年整晚迎击逆流冲撞之后的转瞬一瞥。

Bucky低下头,好像刚发现他湿透的衬衣和裤子。他笑了起来。
“我身上满是——”他凑上去闻,“满是什么?”
“Bucky,我不知道你都喝了什么,但肯定是好东西。”Steve摇着头答道。

池边有一瓶洗手液。显然不够。他举目寻找抹布,打开几个抽屉看到各种洗漱用品,多余的牙刷,还有三卷卫生纸。这是客用洗手间。当然不会有任何有用的东西。

Steve叹口气把擦手毛巾拉过来,安慰自己说Dugan家人不会介意的。毕竟他们养出了Dum Dum。

Steve抓住T恤下摆,伸到水龙头底下搓洗。眼角余光看到Bucky沿着墙又往下滑了几寸。

“你看见丫Morita了吗?”他问。
Steve深吸一口气,“他有点醉了。”
“所以他坐在了Gabe腿上?”
“一半坐Gabe,一半坐他女朋友腿上。”

今晚Steve每说一句话Bucky都笑得歇斯底里。

Steve把注意转向他衣服上的酒渍,在水流下逐渐解体。水已浸透他的纯棉T恤。这里面有科学原理——Steve琢磨着水是否会继续漫延使棉纤维达到饱和,或者到一定程度就停止了。重力是否会阻止它。

Bucky低头再看看自己,“我身上有东西。”
“是,我也有。”Steve用拇指按按他衣服上的红点。实在无济于事。“要不你去找别的衣服换上。”
“…我不住这儿。”

Steve长叹一声。他的衣服只能清洗到这个程度了,于是他转向Bucky。酒大半洒在了Bucky身上,前身和一条裤腿都染了大片殷红。

Steve小心翼翼把酒杯从Bucky手里拔出来放在一边,以防再次倾覆。他再看看Bucky衣服上的红渍,眼光游移到Bucky脸上。

“你可以…在水下冲洗。”Steve指指水池又指指自己洗掉一半的衣服。
Bucky舔舔嘴唇。“我不知道,”他说,“我是一团糟。”
他懒洋洋试图起身,一个趔趄又栽了回去,笑两声放弃了努力。

Steve不知是他自己还是Bucky还是房间地板是倾斜的。只有一点点。不是醉酒的那种感觉,而是缺氧。氧气都跑到房间犄角去了,他吸不到。

“我可以试试…”他弱弱地说,拿起毛巾。Bucky又一次用力眨眼。

Steve等不到他回答,把毛巾在水龙头下浸透再拧干,转身看向Bucky。
“我尽力而为,”他说。
Bucky紧盯着他但一言不发。

Steve屏住呼吸,把湿毛巾按在Bucky肚子上。他感觉到Bucky的腹肌绷紧了。眼看徒劳无功,他准备把手抽回来。然而他刚要逃离,Bucky倒吸一口气,顺着门板滑下几寸。他一手扶住Steve身侧保持平衡,抓得紧紧的,睁大了眼——然后毫无预警地,忽然咯咯爆笑起来。

两人视线平齐。

Steve紧张地吞咽,极其清醒地感觉到近在咫尺的热力。他的手静止不动,眼睛盯住Bucky胸前的耐克标志,而不去看他的脸。“呃…你需要帮助吗?你还好吗?”

Bucky的笑声平息下来。“我肯定是还好。我…很好。非常好。”

Steve膝盖发软。他感觉到Bucky扶在他身侧的手,在那里或许已有几分钟,但他此刻分外清晰地感受到,每一根指尖在他肋骨上烙下的印痕。他也能感到它们向下滑动,只一点点,栖落在他的胯上。他的呼吸颤抖了一下。

Bucky的眼睛,略显涣散地,沿Steve脸庞上下游弋。他攀着Steve的胯,仿佛要把他揽过来。但Steve坚守不动,手指顶上Bucky腹部以图制止两人的颤抖。

Bucky瑟缩了一下,Steve像被火烫一般飞速抽回手。
“对不起!”
“没关系。”Bucky的手抓得更紧。

Steve能透过牛仔裤腰感觉到自己的胯骨。从未体会过的敏感,每一根缝线仿佛都刻印在他的皮肤里。

“你还好吗?”
“好。”

两人都用的耳语低音。这里并无秘密,不必压低声音防人听见。只是不需要更大声。在这无法理喻的一刻,Steve觉得他们什么也不必说。 

“我很好,”Bucky喃喃地又说一遍。“我只是,”他吐出一声轻笑,“我想我开始瘀青了。”

Steve困惑地眨眼,眼光下移到Bucky胸口。“因为比赛。”

“你看,”Bucky说,Steve没来得及阻止他掀起衬衣下摆,露出光洁的皮肤和肌肉。Steve吐出一口气。

果然有一片瘀伤,歪斜的椭圆形,在Bucky肋骨之下泛着光泽。橄榄球的轮廓,仍是初生的粉红,但边缘已露出狰狞的紫色。

“天哪,Bucky,”Steve低低地说,手指轻拂伤处,皮肤发烫而略见红肿,遮掩了肋骨的形状。
“怎么?”
“该死,”Steve一手握住Bucky体侧,拇指摩挲瘀伤的边缘。他应该道歉的。如果不是已经太晚了。

“Steve?”Bucky的声音有点劈裂,把Steve从恍惚中唤醒。

他抬眼望去,Bucky显得茫然无措,眉头紧蹙,舌头舔着上下牙的间隙。

Steve连忙抽回手。“怎么了?”

“你生我的气吗?”

一瞬间Steve似乎能体验到那块瘀伤究竟有多疼。

“没有,天哪,我为什么会生你的气?”

Bucky短促地吐出一口气,放开手让衬衣落下,被一侧胯骨挂住,露出一小截赤裸的肌肤。Steve注意到了。他想,或许就在这一刻,他的神经末梢达到了饱和点。

“你看上去很生气。”
“我没有生你的气。”Steve坚决地说。

Bucky咬咬嘴唇,Steve肺里的空气为之震颤。
“那是为什么?”Bucky问。

Steve意识到Bucky的唇依然光泽莹润。他同时意识到他一直盯着Bucky的嘴唇,意识到他移不开眼。他意识到很多很多,却无法让他的大脑集中在其中任何一件。飓风在他耳边盘旋呼啸,焦灼的渴望在脑中呐喊,真真切切,无可置疑。

“你醉了,”Steve小声说。他需要,迫切需要,远离Bucky,但Bucky抓着他的胯不肯松手,Steve也不想要他松手。需要他松手,但不想要。

“你也醉了。”

不,Steve想。没有。如果那样一切该是多么简单。

他茫然地意识到自己手里还拿着湿毛巾,于是双手紧紧拧住,含混地指指Bucky的衬衣。

“那个是擦不掉了。”Steve强笑道。
“我知道。”
“对不起我帮不上忙。”
Bucky张开嘴,只一点点,舌尖忽闪,“…你好近。”

Steve呆了一秒钟才明白过来。“抱歉,”他急忙说,退后一步。Bucky的手终于,终于从他腰间垂了下去。失去Steve的支撑他踉跄了一下。

“对不起,Buck。我——真对不起。”

尽管自己浑身止不住地发颤,Steve设法引着Bucky到马桶盖上坐下。Bucky紧闭着眼呻吟不已。

“我去——那个,帮你找件干衣服之类的。”他极力从迷茫中挣脱出来,莫名地恨着自己,独自从洗手间逃了出去。

拐弯抹角地解释了好几分钟,Dum Dum Dugan总算明白了Steve的请求,保证会照顾好Bucky。他姐姐在旁边听见,也过来叫Steve放心。Steve相信她——尤其在她夺过Dum Dum的酒杯宣布他今晚不许再喝之后。

Steve决定不再回洗手间去,因为他是个渣人。

他一路走回了家,因为夜晚的冷空气此刻看来是个大好的主意。

Steve独自去了返校节舞会。他本不想去的,但半支球队的人坚持要出席。他租了件朴素的晚礼服,配蓝色背心;跟他的进攻组合影留念;开玩笑地点了支平·克劳斯贝的老歌请Bernie Rosenthal跳舞,乐队好不容易才把曲谱从黑洞里翻出来;三次企图给Bucky发短信,每次打到一半删掉,最终把手机关了静音。


14 Aug 2016
 
评论(3)
 
热度(89)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