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冲锋年代 Targeting(美式足球AU)第三章(上)

题目:Targeting
作者:queenmab_sherzo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三章 返校节

“所以,返校节舞会是本周末。”Peggy说。

Steve翻阅高等心理学课本,主要是为了不用对上她的眼睛。脸红是躯体反应还是自主反应?

“对,”他说,尽力掩饰急促的呼吸。“是本周末。”

“你打算去吗?”

Steve僵住了,抬眼瞥向Peggy。她的微笑高深莫测,当然。“我——这个,我不怎么跳舞。”

Peggy久久看着他。至少感觉是很久。他把书翻到最后。也许“脸红”就在词汇表里,要不然是“手心出汗”或“呼吸急促”。

她要约我了,他慌乱地想,我来不及约她她先约我今天礼拜三如果我让这个了不起的女人抢先约我去舞会那我成什么人了——

“你应该去。”她最终说道,“我要去外地,如果你去了,给我好好讲讲。”

“我—你—你要去外地?”Steve好不容易说出整句。

“走访大学,”她翻个白眼,“我总得假惺惺看几个美国的大学,不然我家里人会认为做交换生是浪费时间。”

“对。”

“但你应该去。”

“去哪里?”

她的笑容绽得更开了一点。“返校节舞会,Steve。”

“对。”

“还有一件事。”

“什么?”惶恐之下他的心跳更快了。

“你最好把返校节比赛也赢下来。”


到了周五,Peggy Carter不在观众席上,也没和教练组一起守在边线,这令Steve怅然若失。就好像缺了一个教练,或Bucky,或是他自己的左臂。但那让他更是非赢不可。若要向Peggy解释他趁她去费城的时候输掉了本赛季第一场球——还是在返校节——后果不堪设想。

他们主场迎战亚当斯高中,一支中上游的球队,比麦克阿瑟多的是钱少的是少数族裔。两队都是至今未遭败绩。Steve预计裁判会偏向亚当斯,果然不出所料。

“他们总能变着法编出理由判我持球。”第三节中间Bucky说。他看上去筋疲力尽,但笑容依然耀眼。

太过分了,Bucky每一场付出的努力,同时参与进攻和防守,把自己累得倒地不起,为了让Steve这样的人揽去赢球的全部功劳。

Bucky似乎从不在意,但Steve呢?他已经越来越难以忍受。

“我不管他们扔下多少旗子,”Jim Morita说,“只要你阻止他们得分我就高兴。”
尽管气喘吁吁,Bucky还是挤出力气笑着翻了个白眼。

Steve一手搭上Bucky的肘,“你还行吗?”
“没问题!”
“别把自己累死,”Steve轻声说,只给Bucky一个人听,“放轻松。你有空档时我会传给你。”
Bucky只是不置可否地耸耸肩。

头两次进攻,Steve把球交给Gabe,后者向前跑出将近二十码。第三次,教练要求抛传。Steve传给中场的Monty Falsworth,少许推进一截。Gabe Jones又跑出一小段之后,他们已面临第三档(译注:若不能在四档进攻之内推进10码则须将控球权交给对手)。

Steve急需保住控球权。他们领先两个达阵,但亚当斯反扑的气势汹汹,而麦克阿瑟的防守组已经疲惫不堪,让他们在板凳上多休息一刻是一刻。

商聚结束时Bucky猛拍一下他的肩膀,“你说会传给我的。”

大家列队准备抛传。Steve瞥向左侧,Bucky向他打个OK手势:他俩之间的暗号,表示他只有一人盯防。

Steve咬咬牙深吸一口气,把球高高举起。当Bucky以精湛脚法甩掉一名后卫打开中场一侧的空档,Steve不假思索把球抛了出去。

球传得高了一点,Bucky毫不犹豫凌空一跃。六英尺的身子,全部的心眼意志凝集在孤悬的一点,无所顾忌。

(有人会说他是个疯子。好么,Steve就曾叫他疯子。他此刻正是这么想的,眼看着Bucky腾跃的身影与码标交错,视野边角一片模糊。)

Bucky毫无机会。球堪堪擦过他的指尖,与此同时一名敌方中卫向他一头撞去。他的脚扬向空中,四肢乱舞,头朝下重重砸了下来。那名中卫爬起身,Bucky仍躺在地下。

他一动不动。好几秒钟的时间,Steve也被钉在原处动弹不得。然后有如一声炸雷,他的心开始超速驱动。

仿若暴风骤雨,场上漩动的球衣在他眼里晕染一片,分不清谁是谁,哪里是哪里。他挤开Monty和Gabe,在草地上急掠而过,草叶在鞋钉下纷飞。下一秒他已跪在Bucky身边。

“哦上帝,Bucky——"他急喘道,摸索握住好友的手。“你怎么样?对不起对不起,哦上帝——你怎么样?”

Bucky平躺在地上,一腿屈起,睁大的眼圈红通通的。眼光虚渺不定,好不容易聚焦在Steve脸上。

“跟我说话,求求你。”

Bucky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他的胸口剧烈起伏。

这不是真的。这本该是Steve能够控制的事,他完全可以防止,却搞砸了。他传砸了一个球,现在Bucky倒在场上支离破碎。

Steve浑身麻木,冰冷的迷雾笼罩了他的神经。他紧紧握着Bucky的手,紧到生疼,贴在自己心口。另一手悬浮在Bucky身上,却不敢碰触他,生怕加重他的伤痛。

Bucky喘了一声,粗哑的咳嗽在他胸中嘶响。

“Bucky,太对不起了。”

“没事,”他嘶声说,挣扎吸气,他每一口吃力的呼吸牵动Steve的心肺,每一下抽搐的喘息在Steve喉中痉挛。他两人在漫漫草场上,只有他俩,喘不上气,喘不上,喘不上。

Bucky的眼里蓄满闪亮的泪光,他望着Steve,咧开嘴笑。

这个景象是如此突兀,毫不可笑,颠倒错乱,Steve的心像被千钧重锤砸在地上。他的血脉已冷结成冰,他的头脑,缭乱的思绪在冰面上蹒跚蹉跌——想着Bucky、脑损伤、失忆、药物、再也不能打球——Steve听到一声微细的抽噎,几乎崩溃颓倒,然后才意识到那是他,是他自己发出的羸弱的悲鸣。

“Steve,”Bucky勉力说。他艰难地喘上一口气,笑容依旧,“只要空气——"

“放松,Buck,”Steve低低地说。

“风—风—"又一声费力的嘶喘。他的脸和眼睛都憋成赭赤,不是美丽的羞红,是不自然的颜色,在煞白的赛场灯光下烧灼。

“放松。”

“我没事。”Bucky又咳了一声,从喉底嗽出来,带着气流。他还在笑。还在喘。那种冲刺时从牙缝里呼吸的浅促气息。

一位助理教练来到他们身边,但Steve不知他几时来的,也听不懂他嘴里吐出来的任何一个字。

Bucky抬起没被Steve攥住的那只手僵硬地摇摆。“没事—我—"

教练一寸寸缓慢脱下Bucky的头盔。

“这样疼吗?”那人问。他问个不停。“那样疼吗?”“这里能动吗?”“这边有知觉吗?”每一个问题都像一串冰雹砸在Steve头上,把恐惧钉入、埋进他脑中,苦涩冰寒。

Bucky在催问下扭动不已。那是好现象对不对?他两膝屈起又分开,脸上的血红消退,逐渐接近人色。他望着Steve,吸了三口气——呼哧带喘但没有咳嗽——虚弱地说,“我没事,”再吸气。“我保证。”

然后展颜而笑。

Steve和两名助理教练扶着他坐起,再起立。“我没事,”他连声说,不要人搀扶独力走到场外,尽管Steve和助教紧密环绕他肩膀两侧。

Bucky的呼吸许久才平复下来。好几分钟连问题带按捏的测试之后,教练组终于不情愿地接受了Bucky未受重伤的结论。当然,如果他乖乖合作他们就不会这么不情愿。

Steve对他这么说,Bucky翻个白眼。

“我摔在了球上,不过如此,”他说。声音还带点粗哑,Steve忍住了没回嘴。“你知道?正好硌在肋骨中间,卡得我岔了气。”

“吓得我屁滚尿流。”Steve小声说,只让Bucky听见。

“那可有的好看了。”

“别混账。”

Bucky嗤道,“你们都反应过度。真是的。”

“我以为你真的伤着了,Buck。”Steve说,险些哽咽得说不下去。Bucky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景象在他脑海中闪过。他眨眨眼咽回去。

Bucky胸口颤抖了一下,笑容垮了下来。他飞快地伸手握住Steve的手,揉捏他的三根手指。

他们背后的露天看台上掀起了人浪,低压的卷层云下红与白的模糊背景。整个世界仿佛按了静音键,Bucky之外的一切只是灰雾与褪色的水彩。

“谢谢你,”极轻的一句,可能并没有发出声音,但Steve能读出他的口型。

“谢什么,谢我差点害死你?”Steve也极轻地问。

“谢谢你守在我身边。”

“换了你也是一样的。”

Bucky脸上闪过一丝微笑,或许,Steve想是。

“好了,大家别这么严肃,吓死人。”Bucky放开声音说。

灰雾退散,球场的喧哗、球衣号码、烤焦的爆米花香味,无数的感官细节刹那间扑面而来,令Steve应接不暇,如洪水急湍,顷刻淹没他的膝盖,他的肠胃,他的肺管。

Bucky又叽叽呱呱说了起来,脸上挂着得意的傻笑,“现在我和Steve错过了至少四次进攻,我们只好弃踢(punt)了。”

“拉倒吧,Buck,谁在乎这个,”Steve翻个白眼,“怎么都还领先两个达阵呢。”

他们最终赢了球。大胜之后是大庆。


07 Aug 2016
 
评论(6)
 
热度(92)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