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冲锋年代 Targeting(美式足球AU)第二章(下)

题目:Targeting
作者:queenmab_sherzo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使诈是Bucky的主意。

他们落后4分,那意味着即使射门得分也不能打平拖到加时赛(译者注:射门得3分,达阵得6分)。他们在己方半场深处发起进攻,向着五十码线一点点推进。不幸的是,时间是他们的敌人。必须在终场前的8秒之内达阵。和主教练商聚时整个进攻组默然无语——体育馆沸腾海洋中的一抔死水。大家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要想保持不败纪录,他们唯一的选择只有“祈祷圣母”。

顾名思义那是孤注一掷,经典的垂死一搏:由四分卫掷出超距离长传,祈祷随便哪个离底线区最近的接球手能抓得住。Steve不假思索开始活动肩膀伸展手臂,一边听Erskine教练布置战术。

“——所以Barnes和Morita——"
“教练,”一个短促却坚决的声音打断了他。
Erskine教练从白板上抬起头。

“教练,对不起,不过……”Bucky环顾左右。“整晚我们的长传都被他们拦截了。我和Jim每动一动都有两人包夹。应该有别的——"

“我会找到空档。”Steve把责任揽过来。
“不会有空档的。”Bucky着急上火地说。
“你要说什么,Barnes?”教练问话的语气罕见地不耐烦。
“我要说的是Steve应该作为合法接球手。”

众人瞠目结舌。一时间体育场内仿佛鸦雀无声,Steve耳中的喧嚣平息下去,好似有人转动按钮把成百上千狂热球迷的尖叫声调低了。

一分钟后,大家列队开球。Bucky和Erskine教练二十秒之间商议出的疯狂计划。不可思议。如果成功,Steve大概要请Bucky吃一个月的晚饭。

进攻组在Steve面前蹲身列成一排。裁判把球放在两队之间,哨子一吹时钟开始走秒。Steve深深吸气,试图抚平狂跳的心。

要是不成怎么办。

他往右一瞥,Jim Morita向他竖起大拇指。往左瞥一眼麦克阿瑟的边线。Bucky在争球线上左右交替地跳脚。Steve手一招,Bucky动了起来。

“等一下!”Steve喊道,从中锋背后站起身。“教练,这不行!”他无奈地举起双手,离开位置向边线跑去。“我们应该再叫一次暂停!”Bucky慢跑着与他错身而过,Steve继续向教练挥手。

汉密尔顿的防线松懈下来,不明所以地面面相觑。角卫茫然耸肩,线卫看向己方边线寻求指示。

就在此时麦克阿瑟夺球在手。

Steve毫不犹豫脚跟一旋,向着前场纵深狂奔而去。掠过一个不知所措的汉密尔顿后卫——两个,三个——眼看底线区向他张开大口。体育场再一次万籁俱寂,他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和鞋钉蹴踏粗糙草坪的声音。

他仰头望去,对着赛场雪亮的灯光眯起眼。眼角余光看到接球手Jim Morita和Alex Walker;回头看到了球,一道柔和的弧线掠过长空,向着他飞旋而来。Steve不必调整脚步,Bucky的传球分毫不差。Steve舒展双臂,它就在那里,皮革的球落入赤手当中。他紧紧搂在怀里。

下一秒他听到的是震耳欲聋的山呼海啸。Morita兴奋地用头盔砸地,半支球队涌入底线区,以不亚于对方后卫的凶猛把他扑倒在地。

Steve的脸颊已经失去知觉。笑得僵死了。

抬起头来,占据视野的是记分牌上“00:00:00”的时间,金光闪闪的“26”对汉密尔顿的“24”。以及Bucky的脸,在体育场照明灯的光圈中聚焦,眼光深邃熠熠闪灼,尽情恣意地倾注在Steve身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们下一场赢了二十分。再下周赢了三十分。

从那以后Steve发现自己被一伙记者围追堵截。其实不过五六个,却像猎狗一样穷追不舍,并且能嗅出猎物的弱点,所以感觉像足有三十人。他们的问题是老生常谈,Steve的回答也是陈词滥调,诸如“今晚是团队的功劳”,“全靠进攻线,不负我的期望”,以及“当然我们要感谢防守组给了我们喘息机会!”他使出浑身解数——政客都会羡慕的口才,温文尔雅的风度,电光四射的微笑,想要借机逃遁,但无济于事。每一转身都有更多的照相机堵住去路。

他们的声势以几何级数增长,好像玩电游通了关。

他不是讨厌跟媒体打交道,媒体的重视对球队多少也有好处。不过看见Gabe Jones挤进人群来营救他,Steve还是心里一宽差点晕过去。

(下划线为法文)
“Steve!”他笑眯眯地叫道,“需要帮助吗?
Steve仰头大笑,“需要!上帝啊,太需要了。

Gabe和Tim Dugan合力分开人海让Steve能挤出来。

“所以我们这场是怎么赢的?”Gabe在喧闹的人声之上问道。“运气?奇迹?
“得了吧。”Steve笑着翻个白眼。
他们在说什么?我们能把十二场全赢下来吗?
Steve露齿而笑,“等着瞧。

“劳驾!劳驾!Steve,再问一个问题——最后一个,拜托!”
一只胳膊从人群中伸出来把住Steve的肘。他差点失去平衡,转身见是一个满头银发戴方框眼镜的矮胖子。

“什么?”Steve喘口气问。
“再问一句——"那人拿个录音机伸过来,“你和James Barnes似乎有着异乎寻常的默契。我们剩余赛季还能期待看到那方面吗?”

“我们——那是——是,我是说——嗯,是,我们是…好朋友。我和Bucky就是——我们合作默契,你知道?”口才和风度全都不翼而飞了。

“你们两人会带领球队打入州锦赛吗?”
“抱歉,你说只问一句的!”Steve耸耸肩,转身把一众闪光灯甩在身后。

Gaby抢在任何人插进来之前护住他往更衣室走去,一边咯咯直笑。“你就是不松口啊,朋友。”
“我又不能未卜先知。”
“你可以信口开河。”
“不,”Steve斩钉截铁地说,“我不会说谎骗人。”

他听到背后一把粗豪的声音压过众人,“我听见有人夸我们固若金汤的防守?我是Tim Dugan,你们可以叫我Dum Dum Dugan,中场线卫。我记不清了——谁来告诉我,今晚我拦截了多少次?”

球队其他人已经离开体育场爬上通往更衣室的小山。Steve看到他们纷纷走进更衣室的背影,球衣各种程度的脏污破损。

Steve回头张望,“记者比平常更多。”
“我们联赛的两支强队本周轮休。”Gabe指出。
“你什么意思?”

两人已赶上大部队,随众走向更衣室门口。

“我的意思是他们没有别的去处才来关注我们。”
“他们关注是因为我们六战全胜。”Steve语气坚定,但声音很轻,不让其他人听见。
“我不是说那是坏事,”Gabe耸耸肩,笑着替Steve开门,“我照样达阵,管那帮混蛋关不关注。”

两人转过一排衣柜正碰上Bucky,后者已脱到只剩内衣,正在解鞋带。“谁是混蛋?”他问。
“就是外面那些号称体育记者的衣冠禽兽,”Steve说。Bucky伸手接过Steve的头盔以便他挣扎脱下护肩垫。

“他们也问到你,知道吗。”Gabe说。
“我?”Bucky做个鬼脸。“他们还在抱怨我又攻又守?”
Gabe噗嗤一笑。

“他们——不,他们认为你是个了不起的接球手。”Steve说,投给Gabe一个古怪眼神。“我告诉他们我们一向配合默契。”

“有你两人在,”Bucky头指他俩,“我不知道他们对我能有什么兴趣。”

Gabe探身在Bucky耳朵里说了句什么,突然一下就好像被人扳了开关,Bucky的脸腾地涨成紫红。“闭嘴,Gabe,我对天起誓——"

Gabe哈哈大笑拍了下他的肩膀,转头对Steve飞快地吐出一句法文然后一溜烟去了淋浴室。

“操你们这帮丫的,欺负我只上了一年法语课吗!”Bucky睁圆的眼睛满是惶恐。“他说的什么?!”

Steve笑道,“他说下次他们再问有关我俩场上默契的问题,我就告诉他们你的手是全队最棒的。”

不知为什么Bucky的脸更红了。Steve有些困惑不解,但他正沉浸在大胜的兴奋中,没心情计较Gabe Jones在更衣室里说了什么怪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译者感言:
1. 这段trick play把我看呆了。这样也可以?就像第一次得知冰球比赛可以打架时一样惊奇。
2. Steve说了队2里的那句法文台词En va voir. 这种小彩蛋总让我惊喜莫名~)


18 Jul 2016
 
评论(3)
 
热度(95)
  1. 撒尿柔丸rsh437 转载了此文字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