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平行世界 Parallel 2 第十一章

(原本标的无差,原文最近的一章是盾冬,所以把标签改了 )

题目:Parallel 2
作者:spoffyumi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早该知道礼拜天早上一进家门就会被Sam拷问。
“你跟他一起过夜了?”
“是,”Bucky疲倦地说,却并无倦意。


他躺在Steve的沙发上醒来,毯子裹得密密实实。坐起身隐约可见Steve睡在床上的身形。他记得一度犯困,想着合一会儿眼,结果一觉睡去。此时醒来冻得瑟瑟发抖,毯子也无济于事。

他哆哆嗦嗦爬起来走进Steve的卧室。Steve的鼾声和他记忆中一模一样——再多的血清和洗脑想必都改变不了。他在Steve床前站立了一阵。他所认识的Steve不会介意Bucky爬上床和他挤着睡。唔,这个Steve也不会,但他会误解成别的意思。Bucky只想取暖。他和Steve在军中出任务时经常只能在狭小空间打地铺。赶上北国寒冬,搂抱取暖是生存必需。

Bucky爬到Steve身前的位置躺下。Steve一只手臂压在枕头底下,Bucky抬起另一只,钻进被子再放下来,让它绕过Bucky的肩膀,搭在他胸前。Steve的身体贴着他的后背,感觉好温暖,Steve匀净的呼吸吹拂他的颈子也好舒服。总算暖和了。Steve深吸一口气搂紧了他,Bucky终于能够安心地沉人睡乡。


“不是你想的那样。”Bucky说。Sam不信地看着他。
“那是怎么样?”

“我只是…睡着了。”Bucky说着踢掉鞋子挂好外衣,去拿炉子上烧好的咖啡壶。“然后我们出去吃了早饭。”
“嗯哼,”Sam说。

“Natasha和Pepper也去了,”Bucky说。“她俩是Steve的邻居。她们邀我们出去的,然后付了帐。”Bucky揉揉脸。他厌透了身无分文。

“你为什么不付账?你有钱。”
“不,我没有。我最后十块钱前两天和Steve一起吃晚饭花掉了。”
“呃,世上有种东西叫做自动取款机?”

Bucky目瞪口呆。他是开玩笑的吗?Bucky从没用过,但他知道有这东西。

“好吧,”Sam从流理台边欠身伸手过来摸向Bucky臀后。“给我看看你的钱包。”
Bucky惊跳开去。
“我不是要摸你屁股,伙计。只要看你的钱包。拿出来。”

Bucky从后兜取出钱包,Sam抽出一张红色信用卡。“这是借记卡。”Sam一字一句地讲解,“你把它插进自动取款机——"

“我知道取款机怎么用,”Bucky悻悻地说,伸手去拿卡片,Sam一把抽走。
“真的?你记得密码?”

Bucky丧气地垂手。“不记得。”
“你也可以拿到餐馆里当信用卡用,”Sam继续语重心长地慢慢解释,“不需要密码。”
“好吧好吧知道了。但我有多少钱?我不想一下花光。”

“拿好,”Sam把卡还回去,Bucky插回钱包里。“今天是礼拜天,你什么也做不了。明天你到这家银行去,告诉他们你把密码忘了。你会得到新的密码,顺便取些钱出来。相信我,你账上的钱一天是花不光的。”
“好的。”

Sam倚着流理台继续盘问。“所以…你在那边过夜。就只是搂着睡了一觉。”
Bucky耸耸肩,脸上开始泛红。他无法解释他对与Steve肌肤相触的渴望。他已经在想念他了。

“没想到你这么纯情,”Sam挑起眉毛,啜着咖啡继续说,“原本是个花心大萝卜。”
Bucky一口咖啡呛到,咳了半天。

“这你也不记得了是不是,”Sam说。
Bucky 边咳边说,“咳,我不认为,咳,我会这样形容自己。”
Sam大笑,“你现在可真怪,太好玩了。”

“所以…我以前谈过很多女朋友?我是说男朋友,或者…随便什么。”
“问题就在这里。你不谈朋友。你整天约会。约炮。所以现在这样…太奇怪了,但又很有意思。整个一纯情小处男。”

Bucky无话可说。禁欲了七十年,他跟处男也没两样。

“你都不觉得自己喜欢男人。”Sam说,“这种事怎么可能忘得掉?”
“不知道,”Bucky被问得又开始上火,“显然我就是一无所知。”
“别这样,来吧,我们看点黄片,看什么能让你兴奋。”

Bucky没忍住瞠目结舌。“不。求求你不要。”
“来啦,就在电脑上随便看看,一下就好。”
“不要!”
“好吧,那就算了。要不要去健身?你总记得我们是怎么健身的吧?”

“健身,”Bucky忽然记起他和Steve高中的时候,Steve那么瘦小,Bucky鼓励他把块头练大点。他们一起做俯卧撑,开合跳,跑步,举砖头(哑铃买不起)。练来练去Steve一点肌肉也没长。他也记得入伍操练的情形。但在注射超级血清之后他再也不需要健身了。

现在这具身体却是没有血清的。再一想,体育锻炼正好能让他分心。“好吧,”他沉吟半天说道。
Sam摇头,“你丫现在太怪了。”

***

“你觉得她怎么样?”Sam问他,一个穿绿色紧身衣、肌肉格外发达的女郎从他们身边走过。
“不错,”Bucky嘟囔道,只盼Sam不要去吸引人家的注意。他只想安安静静举杠铃。
“是吗?你愿意上她?”
“拉倒吧你。”

Sam抓起个哑铃看那姑娘在卧推机上练了起来。好容易看够了,他又转向一个系着负重腰带戴手套、对镜子练拉力的男子。
“那个男的呢?”
“不要。”
“那边那个?”
Bucky看都不看一眼。“不要。”

“你说不要什么意思?”一把略带德国口音的男声说,“我还以为我们是朋友呢。”

说话的人年纪轻轻却一头银发,苗条精壮,穿着黑色篮球短裤和银灰田径衫。看起来有那么一点眼熟,却不知熟在哪里。

“Wanda没告诉你J的离奇意外?”Sam问。说到Wanda,Bucky猜测这人和她是一家子,可能是她兄弟。

“没,她期末考忙得焦头烂额。幸好她在咖啡店打工,咖啡因要多少有多少。”那人瞟向Bucky,“你撞到头?”
“撞得严重失忆,好家伙。”

Bucky瞪他俩一眼继续举杠铃。

Sam回看Bucky,“你不记得他了是不是?”
“是,”Bucky吐出一口气,放下杠铃站起身。“抱歉,”他并无歉意,只有窝火。
“这是Pete。Pietro。Wanda的孪生哥哥。”
“噢,”Bucky看向那人,“很高兴认识你。”

“J在和Steve约会呢,”Sam告诉Pietro。
“真的吗?”Pietro惊奇地说。
“Wanda告诉你的?”Bucky抱怨道。
“是。J和Steve的传奇,每日更新,肥皂剧一样。”

Bucky咬住嘴唇。大半因为讨厌他们叫他J。“所有人都知道Steve吗?”Bucky问。
“所有和你相处过五分钟以上的人。”Sam说。

“Steve有着最蓝的眼睛,”Pietro捧心叹息,“还有最紧的T恤。”
“你想他会喜欢男人吗?”Sam嗲声说,一边作势撩开头发。“我是说,他看起来笔直笔直的。不过我也是。”

“停,”Bucky不能想象他自己那个样子。

“他本周已经和Steve约会了三次,”Sam告诉Pietro,“昨晚还在他那里过夜了。”
“什么也没发生。”Bucky满面通红地声明。他回到杠铃底下。也许他继续运动他们就不来打搅他了。

“都到这个程度了,”Pietro倚着举重机说,“我难以相信Wanda没提过。”
“她还不知道昨晚的事,”Sam说,“你可以拿这新闻跟她炫耀去。”

那俩人继续探讨Bucky的爱情生活,Bucky专注于杠铃,一边琢磨有一点不对。在机场大战前没什么时间跟Steve的队友结识,但他大致知道Wanda的哥哥已经死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J,”Sam在叫他,“J,回到地球啦~~!”
“我叫Bucky。”
“什么?”Pietro骇笑。
“可不是,人现在管自己叫这名了。”Sam终于找到共同吐槽的人,“Bucky。他妈妈的叫法。”

Bucky把杠铃哐啷一声扔回去,抓起毛巾掉头就走。他是来健身的,不是给人当笑料的。

“呀,好吧,”他听到Pietro说,“要不我们下次再聊吧,等他恢复记忆以后。”

Bucky找个板凳坐下,抓起一只哑铃,听到脚步声走近。“我不喜欢被人取笑。”他对Sam说。
“对不起哥们,”Sam说,“你恐怕不能体会这事对我也是多么的怪异。”

Bucky不吭声。他拿的是最重的哑铃,卯足了力才能举起来。他最终放下说,“我只希望一切恢复正常。”

甚至不是希望回到他自己的世界,因为那里的一切从来都不正常。他想要的是回到从前,一切被战争破坏之前。虽然他已经有点喜欢Sam,像个烦人的弟弟。或者哥哥。Bucky说不清是哪一种。

“我拿你开玩笑开过了吗?”Sam问,“如果是这样我就不开了。我遇到烦心事总是用玩笑开解。你以前喜欢我开玩笑的。”

Bucky抠着手上的老茧(他手上有老茧,记得以前没有的),尝试从Sam的角度考虑。“只是觉得很难。”他半晌说道。

“好,是开过了,我会注意收敛,不过…”Sam注意到一个黑发女郎走过去,“最后一个:她怎么样?”

Bucky长叹一声,不过还是顺了Sam的意,瞟一眼那女孩跃动的马尾,结实臂膀和玲珑曲线。正要说,是,那是个美人,女郎回头看他,他的呼吸登时哽在了喉中。

“怎么了?”Sam说,“你脸色惨白。伙计,我还从没见过这样的。”

女子绽开娇艳红唇,向他嫣然一笑。果然是她。如果他先前还不确定,此刻再无疑窦。

“说话呀J,”Sam说,“啊不,Bucky。随你叫什么。这怎么回事?”

Bucky费尽气力只吐出一个词,“Peggy?”


16 Jul 2016
 
评论(5)
 
热度(101)
  1. 00000rsh437 转载了此文字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