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冲锋年代 Targeting(美式足球AU)第二章(上)

题目:Targeting
作者:queenmab_sherzo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章 校队

没有什么比在后院练投球更惬意的了。

其实就那么一说。Steve从来没有过后院,Bucky什么院都没有过。他们是在Rogers家的公寓楼门口凑合着玩,那里有一小片草地,两小丛修剪整齐的灌木,车流量不大。

布鲁克林的老城区哪找一望无际的玉米田去。

曾几何时Bucky是唯一愿意和Steve练投球的人。那时Steve自觉像个负担,在大多数人眼里他确实是个负担。一个行动笨拙却自以为能打橄榄球的可怜孩子。Bucky从不那么看他。事实上大部分时候是他巴着Steve和他一起玩。

如今Steve随便找哪个队友都会上赶着和他一起练球。但Steve不用找任何人。他有Bucky。

每个礼拜天中午一听见门铃响,Steve不用问是谁,只管系好鞋带,拿上球下楼跟Bucky会合。如果下雨,他们就在游戏机上玩橄榄球游戏。

还有一次顶着大雨投球。

“这太傻了,”Steve在球第三次从他手里滑落之后说。
“不,这是练习的好机会。”Bucky的笑眼在雨中闪闪放光。他还没丢过球。
“我又不是外接手,Buck。”
“我也不是四分卫。”

Steve把这当成挑战。之后半小时他们你追我赶在街头巷里、灌木丛中、马路边停着的车排之间穿行。之后他整个膝盖以下都冻得没了知觉。但他们一次传球都没掉过。Steve把湿透的头发胡撸得根根直立。回到家里,突然包围上来的暖气让人面红耳赤。Bucky拽着袖子帮Steve脱掉上衣,自己从Steve衣柜里借了运动裤和连帽衫穿。

那天之后Steve再没输过一场雨球。那是Bucky的功劳。

他们三年级的十月却是晴朗干燥,平淡无聊。正好在所谓的“后院”玩一阵悠闲的投球。一起练过这么久,两人都能随时读懂对方的心思。赛场上这种默契将是制胜法宝——现在他们终于同在校队了。

Steve抓起球奋力投过去。“我听说汉密尔顿高中的防守跑动特别强。”
“我知道,”Bucky露齿而笑,“正是我们大展身手之时。”

“我在想着向Erskine教练提议这周多练一下折叠跑线。”
“你是说我的跑线有待加强?”
“天哪,我没有——我只是想——如果到时候Gabe冲阵遇到阻击,我觉得我们应该——准备好万全之策,你知道。你做得很好,当然,是我——"

“Steve,没关系,我发誓,”Bucky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了,“这是个好主意。”
“好的。”
“我们这周末要碾压他们。”
“好的。”
“全是我的功劳,当然,因为你传出来什么烂球我都接得到。”
Steve翻个白眼,“…闭嘴,Bucky。”

直练到红日西斜,他们回Steve家抱着牛油果酱、微波奶酪棒和四公升的低糖激浪坐到电视机前。正值NFL赛季第四周,纽约巨人队主场对阵西雅图海鹰。这将是一个平庸无奇的赛季,人们将会带着怀旧伤感和微茫希望谈论大卫·泰里,但对球队惯常的高开低走早已见怪不怪了。

但此时不过是第四周。Bucky和Steve已经庆祝过巨人队三连胜,看球当中不停手地互发短信,直到Steve终于拍板叫Bucky过来一起看。

在这第四周他们开始养成每周日的习惯:把作业放在一边,练投球,然后举重三小时,再然后观看巨人队最终将是胜负各半的比赛。在这第四周,他们大剌剌躺在沙发上对着电视里的巨人队教练指手画脚。在这第四周,Steve终于承认他可能喜欢上了Peggy Carter。

是在比赛第四节,伊莱·曼宁第三次被抄截,巨人队一败涂地之际。

“这是搞笑吗?我能数出不是两个也不是三个,而是四个无人盯防的接球手,”Steve抱怨道,“你以为伊莱·曼宁总能找到一个吧。”

没人接话。

“Bucky?”
“我不知道,”Bucky干笑一声,“说实话,我——我走神了,大概是。”

Steve的心漏跳了一拍。
他瞟一眼Bucky,后者呆看着电视屏幕,嘴唇微启。Steve皱眉,“走神?看巨人队会走神?”
“是,”他承认说,“我们大半比赛都落后。很难看得进去,我想是。”

有什么东西温柔地牵动Steve的喉咙,“到了这个时候了。”

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一年中的这个时候,学业最为吃紧,橄榄球如火如荼,各种压力叠加在一起,那是你不得不忍受的慢性病,或者更糟的说法,戒不掉的毒瘾。足以让人心烦意乱。

Steve想说点什么打破沉重气氛,脱口说出来的是,“返校节舞会我想约Peggy。”他一向守不住秘密,尤其对Bucky。

Bucky一声不吭伸手拿起激浪瓶子,倒空在自己杯子里。

Steve不假思索走进厨房又拿了一瓶,回来看到Bucky一动没动。他把汽水瓶放在茶几上坐回沙发,膝盖拱了下Bucky的大腿。

“是个好主意。”Bucky喝下一大口做个鬼脸。
“什么?”
“你和Peggy。”
“我有点害怕问她。”
“怕她拒绝?”
“其实更害怕她答应。”

Bucky淡淡一笑,却没有抬头,“她是有点令人生畏,是不是?”
“嗯,”Steve喝了一口,问他,“你去舞会吗?”
Bucky又一声轻笑,“可能吧。”他的脸慢慢红了起来,眼光闪躲,垂头看自己的手,“但我不知道该约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的学校请了统计师;有的校报编辑部里有个学生专业钻研体育评论版;有的校队一起看本地新闻里的比赛高光;有些当爸爸的把校际比赛的视频送去ESPN候选本周十大精彩时刻;有些家长会办的筹款活动堪比政治竞选。

麦克阿瑟高中则有Peggy Carter。

“说真的,Steve,二十三投十中?”她苦着脸说。饭盒推到一边,报纸摊在眼前盖住她发誓要念的课本,她跟Steve杠上了。

“对不起。”Steve无言以对。

“听着,我不知道你这一周的借口是什么——"
“——没有借口,Peg——"
“你想率领球队打入州锦赛吗?”
“想!我们可以——"
“那你就需要率领他们,Steve。”

Erskine教练很了不起,但是Peggy点起了他们需要的那把火。

Steve努力扮出狗狗眼,“不会再发生了。我保证。”
Peggy翻个白眼。她的眼线稍微有点糊,但要凑近才看得出。她板着脸忍笑的时候Steve也看得出。
“我肯定是不会了。”她表示接受,“那种表现碰上汉密尔顿那样的强队是没指望的。”

“怎么样,小朋友们。”
Bucky一屁股坐在Steve旁边的位子上,撞了下他的肩膀,一边把零钱塞兜里。他的盘子里有一个三明治和堆积如山的土豆片。

“不错,”Steve拿了一片吃。
“喂,你自己也有!”Bucky叫道,也拿了片Steve的。

“你休想打岔,Barnes,”Peggy训过Bucky回转向Steve,“问题不在你的生理能力,只在于你的自信心。”
“我有自信心!”
“你需要信任你的接球手们,Steve。”

“不是什么大事,”Steve嘟囔道。他脸上发热,偷瞟一眼Bucky,“Gabe状态正好,我们只需要想办法多把球传给他。”

“是,跑动是我们的强项。”Peggy双手合在报纸上。“但你要同时危胁他们的防线才能给Gabe创造机会。对手因为害怕你投达阵而把球门区堵得水泄不通,这可不行。”

Steve微微一笑。“我知道。我不是不信任接球手。”
“你应该多试试冲阵。”

“如果Steve离开位置,他是自找受伤。”Bucky戳戳他的三明治却不下嘴。
“我又不是娇嫩的花朵。”Steve咕哝道。
“你一夏天长高五英寸也不等于就刀枪不入了。”
“跑动的四分卫会让他们也跟着跑起来。”Peggy指出。

“我不是说——"Steve没说完被Bucky打断。
“老天爷,我们能不能不要再谈橄榄球了?”

石破天惊。两人同时呆瞪Bucky,四道目光烤得他两颊飞红。

Steve眨巴眼。“什么?”
“不谈橄榄球?”Peggy说。
Bucky翻个白眼。“算了,”他喃喃道,“爱说什么说什么。跑动的四分卫。”

“你怎么啦?”Steve拱拱Bucky的肩膀。

 “那篇文章你看完了吗?”Bucky指指Peggy面前的报纸。Steve还以为他在转移话题,不料Peggy心虚地看他一眼。

“看完了。”她承认,“我本不想——唉。”
“告诉他媒体的说法,原文是,'作为临时登场的替补,Steve Rogers表现差强人意'?”他咬牙切齿地说,Steve被他的怒气惊得下巴掉了下来。
“怎么了?”

“他从第二周就上场比赛了,不能叫'临时'。”Peggy说。
“那又怎么样?”
“可不是,”Bucky拧起嘴唇,“你要去问体育版编辑,他会说虽然Steve'表现平庸'我们还是侥幸赢了最近的六场。”
“什么?”
“简直是笑话,因为他们显然压根没看过你比赛。还拿季前的排名为准。你在赛季开始时默默无闻,他们就认为没有故事可挖。”他讥讽地啐道。“他妈的每一篇都还在提Burnside。'如果Burnside还在','换了Burnside就能'——"
“Bucky——"

“不,我受够了!”他大喊一声,脸涨得通红。“这不公平。谁的块头、年纪多大都不应该有关系——谁的爸爸捐多少钱给学校也没关系。”

三人都沉默下来,只听到Bucky喘粗气的声音。他一手捋过头发。

不知为什么,那个时刻一直镌刻在Steve脑海中。记忆里的一点星芒,时不时从他的意识深处闪现出来,被报纸的气味或是食盘的嘈杂随时激发。多年以后,Steve仍记得Bucky下颏紧绷的肌肉线条,他捏紧的指节喀喀作响的声音,那之后几小时都在回避他的眼光的样子。

“这个么,”Steve打破尴尬的沉默,“我这个赛季也并没有一鸣惊人。”
Bucky嗤之以鼻。
“你一场比赛也没输过。”Peggy以实事求是的口气说,一边收起报纸。

铃声响起,Bucky一头冲出食堂。Steve跳起来要去追他,Peggy抓住他的手臂。
“让他自己冷静一下。”
“我只是——"
“他说得对,你知道,”她边说边收拾东西。“我们的球队得不到任何尊重。他们只会讨论那些传统强队和有钱人的私校。报纸至今认为你是个微不足道的替补。”
“他们怎么说我都无所谓,”Steve说,“我们只需要在场上赢球。”

“Bucky担心你。”
“担心我表现太烂?”
“不,Steve,”她狠狠瞪他,“你了解他的。他是担心你受伤。”
“受伤?”
“人人都担心你受伤。主教练,体能教练,记者……"
“我不会有事的。”他耸耸肩。

“问题是,所有人都看到了Burnside膝盖受伤告别赛季,”两人随着人流走出食堂,Peggy接着说,“所有人都牢记在心,所以现在他们成天都在想这个——担心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

“你也担心我受伤吗?”
“当然不,”她说,然后故作轻描淡写地补上一句,“不是我不关心你,当然。”

Steve抬眼看她,但她盯着走廊尽头目不斜视。
“我是关心你的,”她继续说。“但我相信你,知道你能照顾自己。”

“其他人眼里的我还是去年那个一百一十磅的二年级生,在二队比赛时屡屡摔跟头。”Steve说,他知道她不是这样。

Peggy嫣然一笑。“我也相信那个人,你知道。”
“可能只有你,”Steve说,“你和Bucky。”
“你并没多大变化。”
“我的球技提高了。”

“你这么认为?”Peggy旋踵转身仔细端详Steve,Steve的脸登时发起烧来。
“当——然。”他突然之间没那么自信了。
“那么该当你一鸣惊人的时候了。”


14 Jul 2016
 
评论(10)
 
热度(95)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