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冬盾无差】平行世界 Parallel 2 第十章

题目:Parallel 2
作者:spoffyumi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当Bucky捧住他的脸,Steve长长的睫毛飞快睁开,一连串情绪在脸上闪过,从惊讶到害怕到好奇再到好笑。而Bucky始终盯着他的嘴唇——他怎么从没发现Steve的嘴唇如此丰满?还有那两弯睫毛,老天爷。Steve的眼睛好美。

 

此刻Steve似乎在翘首期待。可能他以为Bucky还是会吻他的,于是Bucky打破了这个时刻,说,“对不起。”

 

“你有什么好抱歉的?”Steve说,“是我犯傻,动手动脚的。”

 

“你没有犯傻。”Bucky后退一步,放开手插进兜里,转头看向楼道粗糙的墙壁。“我只是……还没到那一步。”

 

“我知道。”

 

Bucky刷地看向他。

 

“我知道,所以才说我是犯傻。我们昨天才说好的,要慢慢来。我想…"Steve耸耸肩,对他淡淡一笑,“我以为你突然跑来意味着你改变了主意。”

 

“我只是想见你。”Bucky含混不清地说。

 

“那也好。”Steve执起Bucky的手拉他进门。“比好还要好。”

 

“你不忙吗?”Bucky问。Steve的手握得那么紧。Bucky吞咽一下,弯起手指与他相握。这并不别扭。他对自己说。

 

Steve牵着他走近卧室,Bucky全身的神经都在嗡嗡震颤。他肯定Steve能感觉到他手心冒汗。然后他看到了Steve正在作的画。

 

Steve放开他的手,弯腰去捡撒了一地的铅笔和炭灰。Bucky浑然不觉,他的呼吸哽在了喉头。“这是红骷髅,”Steve说,意指画架上的素描。“我梦里的样子。我在尝试把他画成大反派。”

 

这一点看纳粹制服就知道。太神奇了,那张脸与Bucky亲眼所见一模一样……就好像Steve也看见过他。或许可以说见过,在他梦里,梦境把他与Bucky认识的Steve联系在一起。那幅画令Bucky头晕目眩。

 

“画得真好。”Bucky哑声说,忽然急欲坐下。他迈出一步,两腿发软,跌坐在Steve的床边。

 

“你还好吗?”Steve问。

 

“你有没有过…"Bucky欲言又止,斟酌该问什么,怎么开口。他想要直接问Steve是否记得。你记得我吗?另一世的我?“…觉得某个场景似曾相识?”最终他问道。

 

Steve的眼光从Bucky看向红骷髅的画像,再转回Bucky脸上。“有时候。”他再细看Bucky一眼,在他身边坐下。

 

这一次,当Steve伸臂拥住Bucky,其中并没有性感意味。他的手臂只是静静搭在Bucky背上。Bucky从不会不好意思看Steve。四目相对。他禁不住久久地凝望Steve的脸,尽管知道这令人惶遽不安,因为这个Steve什么都不记得。Bucky明白那是怎样的情形,当一个人望进他的眼睛而能望见他内心深处自己都不记得的地方。

 

“你说似曾相识是像这样?”Steve问,“像我们两人之间?”

 

Bucky说不出话来。

 

“我第一次看见你就感觉到这种牵系。我从没在别人身上感到过。就好像……好像我们前世就彼此相识。”

 

Bucky仍然一言不发,因为他无法呼吸。Steve笑了一下,眼光转开一边,却又马上扫回来瞟向Bucky的眼睛。

 

“是,”Bucky喑哑地说,“就像前世。”

 

Steve点头,“是。那肯定就是了。”

 

他们的前世。在Bucky坠下火车、Steve以为他已死去之前,在Steve在北极坠机“死去”之前的那一世。曾经有过那么一个时刻,在他再次封冻前一两天,电梯里,两人目光相对的一瞬间,所有那些记忆潮水般涌来。他和Steve携手对抗全世界,从来都是那样,始自童年,历经战火离乱,至今不改。

 

“唔,你想做点什么?出去看电影之类?”Steve的问话把Bucky从回忆中唤醒。

 

“嗯,”Bucky吞咽一下眨眨眼,振作精神。“你想…出去吗?我是说…”Bucky伸手抚过Steve鼻尖的黑印。“你这儿有块铅笔印。”

 

“啊,”Steve开始拼命揉鼻子。“哎呀,”他猛地起身跑出了房间。Bucky听见他打开洗手间的灯,欠身后仰看Steve对着镜子大惊失色然后急忙用手掌压平乱翘的头发。

 

“你形象挺好,”Bucky大声说,“我是说,你看着是不打算出门的样子,但形象还是不错的。”

 

“你骗人,”Steve说,Bucky听得出他声音里的笑意。

 

他站起来漫步走到浴室门口。“我不介意宅在家里,”Bucky说,“你知道,像上次那样看个电影之类。何况我们俩谁也没钱出去玩。”

 

Steve两手从头发上抹下来捂住脸。“老天,我真是个穷逼。”

 

“如果你是穷逼,那我也是。”Bucky说。

 

Steve从指缝里看他。

 

Bucky笑着牵起他的袖子,“来吧,穷逼。”

 

“我想这次是没有Natasha替我们买披萨了。”Steve无奈地说。Bucky在沙发上舒服地坐倒。Steve抬起留声机的指针——他有个留声机。Bucky看直了眼。Steve走进厨房,“看来晚饭的选择只有泡面和泡面。”

 

“泡面就好。”

 

Bucky仍然盯着留声机不放。如果Sam有个留声机,那未免太老派了。然而环顾四周,Bucky发现Steve就是个老派人。炉子上搁着开水壶,灶台上有个锃亮的烤面包机却没有微波炉。除了电视和DVD机之外,整个公寓跟四十年代没什么两样。

 

Bucky不由得再次考虑洗脑假说。经过洗脑的Steve还是会本能地偏爱老式东西。但洗脑怎么给洗成同性恋了呢?

 

Steve端出两碗热气腾腾的泡面,Bucky把茶几支起来让他放在上头。身旁的椅垫随着Steve的重量凹陷下去,这个问题仍在Bucky脑海中盘旋。是否Steve从来都有那个倾向,只是Bucky不知道?

 

他想起Steve一向不会跟女孩说话,在她们面前总是尴尬无措。他知道Steve喜欢Peggy,不过……也许只是作为朋友。毕竟她是他的上级军官。

 

但还有Sharon,Bucky眼看着Steve吻过Sharon。

 

等等,Natasha说Bucky和Steve两人都是双性恋,讲述他俩相识缘由的时候。当时他没往心里去。Steve是男女通吃。所以他既可以吻Sharon,又可以对Bucky感兴趣。

 

他吻过Sharon之后曾征询地看向Bucky。Bucky自然是微笑首肯。Steve是在征询他的支持吗…还是想看Bucky会不会吃醋?

 

那太荒唐了。Steve吻Sharon才不是为了让他吃醋的。车里还坐着Sam呢。

 

吃完泡面,靠回沙发上,Bucky望着Steve把T恤撑得紧绷绷的背部肌肉,恨不能直接问他。那个吻——当时他觉得很正常,虽然时机不太对。最近这几天的事旋风一般应接不暇,Bucky还没顾上琢磨那个。此刻忆及当时的心情,他是为Steve高兴的——他希望Steve幸福——但他是处在那般一无所有而危机四伏的状态之中,他的高兴也掺染了嫉妒的杂音。他希望能够对一个人有那样的感觉,希望有一个人那样对他。他希望不再被全球所有政府机构、秘密组织以及“超能力人士”共同追杀。

 

他盼望被爱。

 

Steve坐倒下来。Bucky移开手以免被Steve坐在上头。他把双手埋在腿下。一开始不知道电视里放的是什么,看了一会儿发现和昨天看的电影情节相近,想必就是Steve说的新版电视剧。

 

与Steve相依而坐——两人大腿一侧紧挨着,脚和胳膊也是——Bucky感到他体内某种东西再次蠢蠢欲动。一闭上眼,Steve近在咫尺的脸庞又浮现在眼前,只得强迫自己再睁开。

 

多少年来,他一次又一次被耳提面命,他的身体是一具机器,可以被外界力量操控,被训练出对各种刺激的反应。或许,这一次来到这个奇怪的地方,他的身体对Steve的反应也是通过洗脑设置的。

 

Bucky努力控制呼吸,命令他的身体保持冷静,却不由得自问他为何如此极力抵抗。在被脑控去杀人、遵守指令、摧毁自身的任何道德底线之后……此刻被脑控向往与他的最好朋友肌肤相亲能有多糟糕?何况他的朋友也有着同样的向往?

 

他挪动一下腿。并不是不可遏止的渴望,不像责令他说出”谨遵号令”的那种绝对控制。他可以抵挡得住,如果他想。对它置之不理。他正盯着Steve的胳膊,粗壮手臂上细软的金色绒毛。他可以把这些悸动压下去。

 

问题是他不想。

 

他深吸一口气,再一口,然后抽出手臂,让它挎过Steve的肘。他的指尖拂过Steve柔软的小臂内侧,一路向下描摹,直到与Steve的手指相扣。

 

Steve低头凝视两人交握的手,轻轻一捏。他抬眼望向Bucky,睫毛长长的眼,丰满嘴唇和粉红的双颊。Bucky吞咽一下,浑身紧绷。他不知自己是否已做好接吻的准备,尽管他的身体是的。当Steve的头向他凑近,Bucky闭上眼睛。如果Steve吻他,他会接受。为了留住Steve的触摸,他做什么都可以,因为他的身体已经在呐喊着乞求更多。

 

落在肩膀的重量让他睁开眼睛。Steve只是把头靠在了Bucky肩上。仅此而已。呐喊平息下来,转为隐隐的嗡鸣。

 

他的手是几时提起来抚摸Steve的脸颊?他不知道。当他恍然惊觉而企图放下,Steve另一手阻止了他。他将Bucky与他相握的左手按在自己胸前,平平紧贴,Bucky可以触摸到Steve的心跳,与自己节拍相合。稳健的律动安抚着他,驱散了所有的噪音,几分钟后Bucky感到自己的身体完全放松,他的头垂下来与Steve相倚,柔滑的金发枕在他的脸边。

 

11 Jul 2016
 
评论(4)
 
热度(99)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