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冬盾无差】平行世界 Parallel 2 第九章

题目:Parallel 2
作者:spoffyumi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醒来时包围他的是滂沱的雨声和记忆中彻骨的寒冷。他浑身发抖,紧紧裹住被子,试图强迫自己爬起来。独居的那两年他不赶时间,不必早起。他没睡过安稳觉,但也不用起床去哪里。

终于他挣扎起身,换了衣服,穿上外衣戴上棒球帽背起包,站在门口长叹一声。这种天气骑摩托车上班是受罪,受老罪了。

他到达史巴克时已浑身湿透。早知道该带身替换衣服。Sharon已替他拣出钥匙链上的大门钥匙,但今天店里的人不是Sharon或Scott。Bucky不消一秒钟就认出了一身黑衣的男子猎豹般的体态。

“嗨Barnes,”T'Challa说,“唉,我不忍心告诉你,但你不在今天的值班表上。”

“啊,”Bucky说。他怎么没想到看一下值班表?至少搞清楚今天是星期几?“我想我是该看下那个。”

T'Challa担心地看他一眼。他走到店后见Wanda打着哈欠正在系围裙。“嗨!”她叫道,“今天你和我一起值班吗?”

“显然不是。”Bucky悻悻地说,不过她对和他一起当班的兴奋让他心情好了一点。

“唉,太倒霉了。我也遇到过。来,我们看看你下次什么时候当班。”Wanda指给他看公告牌顶上贴的值班表。“唔…看来是…礼拜一。你整个周末都休息。”

“今天礼拜几?”Bucky问。

“礼拜六。”Wanda跟他撞了下胯,“带杯咖啡走。至少你可以回家把湿衣服换掉睡回笼觉去了,嗯?”

“是啊。对了,Steve通常周末会来吗?”

Wanda大笑,“怎么,你还没拿到他的电话号码?我以为你俩昨晚又去约会了?”

“我总是忘。”Bucky嘟哝道。他从没想起过,还不太习惯人人随身携带电话的状况。

“他也没问你要电话?”Wanda摇头,“你们俩呀。”

Bucky回头冲入雨中。好在戴着安全帽头是干的,但成注的冷雨灌入衣领沿后背一路流淌。回到家他脱下衣服站在淋浴中直冲到热水开始变凉,这才出来用毛巾擦干。从水气朦胧的镜中瞥到臂上的纹身,他停下细看。

果然就是Wanda和Sam刚告诉他时他想象的样子,一颗红星,没有轮廓,和机械臂上那颗一模一样。他用指尖抚过。那是他的一部分。一个提醒。

他听到前门轻声开关,把浴室门轧开一道缝探头张看。果然是Sam。

“嘿,你怎么这么早起?”Sam问。

“我以为需要上班。”Bucky说。

“你在这种天气里一路骑去上班了?”Sam指指抽打窗棂的雨条。“告诉我你没有。你有。我靠。”

“你的工作怎么样?”Bucky问,见Sam工作服皱巴巴的一脸倦容。

Sam耸耸肩,“累死了。有一个病人一直做噩梦,把所有人吵醒,搞得大家都烦躁不安…”

Bucky想起他日记中的片段。“我…也常做噩梦吗?”

“你?我不知道。我和你黑白颠倒。我是说,我们都有做噩梦的时候,是不是?我们一起住院的时候你有的。但没像这人那么严重过。唉。你醒过来总是冷得要命。真是神经病。”Sam推一下他的肩膀,表示是开玩笑,Bucky勉强笑笑。

“我没有尖叫醒来?”

Sam耸耸肩,“有时候。但没像这个人。”

Bucky不知这人是否也是他认识的。大概不会吧。他过一阵才意识到自己正呆站着在脑子里历数所有他认识但还没遇见过的人,Sam打个哈欠,“我要睡觉去了,你运动别出太大声,好吧?”

“我不会,”Bucky说。

他打算回床上去暖暖和和补一觉,躺了半天却睡不着,最后翻过身趴在床上打开笔记本。


Erskine医生说我的噩梦是源于害怕失去胳膊,因为我差点失去了它。但并没有差点,只是神经损伤而已。连伤疤都没有。Strange医生说噩梦是源于疼痛。我的胳膊疼,所以梦见截肢。

但我为什么会梦见机械手臂?梦见杀人?


Bucky翻过一页写道:

我进入冷冻仓,醒来到了这里。
这个“Bucky”(或许我应该叫他James?)梦见作为冬兵。梦见被冷冻。
如今当我睡着,我在梦里总是很冷。


Bucky现在想到的假说只有平行宇宙讲得通。当James上班进入冷库,Bucky在他的世界里同时进入冷冻仓,两人不知怎么互换了位置。

比洗脑理论要合理,后者需要的时间太长,涉及的参数太多了。

Bucky起床穿上运动裤,秋衣和厚袜子,蹑手蹑脚走到客厅。他记得看到过有个笔记本电脑在那里。如果是Sam的,希望没设密码。

不过要先喝咖啡。

一杯热咖啡加一大碗麦片落肚,Bucky坐下来开始研究。这种雨天他可不要去图书馆。

幸好电脑不需密码。他先作了一通搜索:咆哮突击队;美国队长;九头蛇;神盾局。九头蛇主要搜到希腊神话;美国队长是关于军衔的知识。他又试了几个:索科维亚协议;复仇者联盟;瓦坎达;联合国爆炸案。一无所获。最后一条有些相关事件,都不是近期的。

Bucky又试了几个名字,总算有些结果。比如Howard Stark有个维基网页。他是Stark工业集团的创始人,原以军工技术为主,之后进入环保领域,开创了一系列生意——模拟其它成功连锁店的经营模式,而加以“绿色”转型。现在Stark集团涵盖消费者生活各方面的品牌,包括史巴克,号称纯用有机种植、公平交易的咖啡豆,本地农产品,以及可生物降解的咖啡杯。

所以根据互联网消息,Howard Stark还活着。这也不说明什么。九头蛇可以轻易更改维基网页。他们大概预计那将是Bucky搜索的第一个名字,一旦他知道老Stark未死。他得再试几个没那么有名气的。

他知道的其他名字似乎都过于普通。“Steve Rogers”搜索到几百万结果。“Steven Grant Rogers”也有五十万。Sam Wilson, Alexander Pierce, Sharon Carter——都多得看不过来。Wanda Maximoff 还好些,有个Facebook主页,Twitter账户,剩下就是家谱学广告和一些名与姓分开的搜索结果。

他接着搜索发生过的国际大事。输入九一一:这里也发生了。几次重大战争也一样。然后他记起自己作为冬兵杀过的人。Howard Stark显然还活着,那其他人呢?

他一个个搜过来,发现那些人大都死于非命,包括肯尼迪。冬兵刺杀背后的阴谋必然仍以某种形式存在。

能的都搜完之后,Bucky躺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把声音开到最低以免吵到Sam。CNN总是好的新闻来源。

蜷缩在毯子下面,他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醒来已是下午,他听到淋浴的水声。外面雨已停了。他坐起来揉揉眼睛,起身去厨房看有什么能吃的。找到大量泡面——Steve的最爱——以及其它方便食品诸如奶酪通心粉,花生酱,辣干酪饼干和土豆片,还有罐头汤,主要是鸡汤面。冰箱里有一堆外卖食盒,很多食物看来都该扔垃圾桶了。Bucky开始做奶酪通心粉。牛奶过期了两天,但闻闻还好。

“你在做饭?”Sam问。他穿着T恤和篮球短裤。

“饿了。”Bucky答道。

“给,”Sam从冻室里取出一袋热狗和几颗花椰菜。“好好做一顿。”

Bucky笑道,“遵命。”

“你感觉还好吗?”Sam问。

“好啊…怎么?”

“你穿得像大冬天。现在是五月你知道吧?暮春时节?”

“我冷。”

“你总是冷。”

Sam突然一手贴上Bucky的脸,吓得他向后一挣,怒目而视。

“如果你有发烧,是头部受伤造成的,问题可能很严重。”Sam说。

Bucky很惭愧这么一惊一乍的,Sam是为他好。他把秋衣袖子拉下来遮住手。“我只是冷。”

“能让我给你量下体温吗?”

“好吧。”他继续搅拌通心粉,Sam去拿来体温计。当然不是他小时候用的水银体温计,是数码的,但一样是插嘴里。不过几秒钟,那玩意滴滴一声,告诉Sam他的体温正常。“看见了?我没事。”

“好吧,硬汉。”

俩人舒舒服服吃饭看电视。Sam喜欢看重播的宋飞正传和老友记,相对于新闻正好换换口味。然而当夜幕降临,Bucky开始坐立不安。

他想见Steve,不喜欢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他和他最好的朋友分离太久了,然后才刚找到彼此又再次失去了他。当然,Steve答应一旦T'Challa研究出治愈办法就把他叫醒,但感觉仍是失去。现在他又有了一个Steve,却没办法和他联系……不过他知道Steve住在哪里。

他起身去过洗手间,回卧室换双干的运动鞋,罩上夹克。

“你去哪儿?”他回到客厅时Sam问道。

“去见Steve。”

“他给你打电话了?还是发短信?这是约炮,用短信也一样。”

“不,”Bucky一个字否定所有问题。“我直接过去。”

“不先打个电话?”

“我没他号码。”

“得了吧,”Sam说完意识到Bucky是认真的。“你可真陷进去了。”

Bucky耸耸肩掉头就走。

“别做我不会做的事!”Sam在他背后喊。

“那就没什么可做了!”Bucky回头喊道。

这两句互呛不知怎么让他想起Steve,他擦干摩托车座跳上去的时候有种热血上头的感觉。

也许这是个坏主意,他心里想着一路飞驰,交通顺畅,片刻间已到Steve楼下。也许Steve不想见他。那说不通。Steve是他最好的朋友。Steve肯定愿意见他的。天,他曾为了Bucky与Tony Stark和联合国对抗。

Steve认为Bucky值得那一切。

站在Steve门前,Bucky犹豫不决了。他听到屋里传来音乐,悠扬的器乐,但没有人声。他在心里给自己打气,说他只是因为Sam的风凉话才会惴惴不安。他抬手敲门。

只听屋里哗啦一声,Steve咒骂了一句,然后大声说,“等一下。”

脚步声走近,门随即打开。

“Bucky,”Steve说,带点惊喘。他鼻尖有块黑印,头发根根直立,已经在用手理顺。“你来干什么?…我是说,呃,嗨。”

“我没有你的电话。”Bucky 说。

“Oh,”他赢得Steve又一个微笑。一时间两人面面相觑。

然后Steve探身向他凑近。

Bucky赶在Steve靠近到接吻距离之前捧住他的脸。Steve吃惊地睁开眼。Bucky可以放开他,或者把这个尴尬动作转换成拥抱。但他突然记起昨夜的感觉,体内的悸动,那份渴求是否正是眼前人可以填补的?他仔细端详Steve的脸。

他能亲吻这张脸吗?他是否被它吸引,他最好朋友的脸庞?他可能吻上那对唇瓣?

时间一秒一秒地缓慢爬行,他越来越觉得,或许……


06 Jul 2016
 
评论(8)
 
热度(96)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