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冬盾无差】平行世界 Parallel 2 第八章

题目:Parallel 2
作者:spoffyumi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ucky和Steve两人加在一起都一文不名,于是他们吃泡面当晚饭,一边看历史频道。Bucky先坐下来,Steve坐在他身边。呼噜呼噜吃完面条,他伸臂环住Steve的脖子。很美好的感觉。

直到昨天以前他从不曾意识到,他是多么想念与人肌肤相触。

此刻他体内的渴求如同无底深窟中逸出的叹息,而Steve依偎在他身畔一如他记忆中五尺四的小豆芽。不过有一点点别扭,因为Steve很是多了几块肌肉。

“一个艺术生怎么练得这么壮的?”广告中间Bucky问道。他发现历史频道并不全是关于历史。他们现在看的节目叫美国藏家(译者注:关于淘古董的真人秀),与历史几乎毫不相干。Bucky本想看看没有美国队长和咆哮突击队的二战是怎么打的。美国藏家回答不了他的问题。看来只好去图书馆。

Steve笑道,“你觉得我很壮,嗯?”他弯弯胳膊,“我高中时开始健身。志在打破打架必输的纪录。当然,在我长高之前都没什么用。不过我喜欢健身。能让我…分心,在我妈妈死后。”

为什么这让他那么难过?Bucky参加过葬礼。Sarah Rogers已经死了八年。但他仍为此心痛——因为Steve还在痛。

“那你爸爸呢?”Bucky问,因为他没法告诉Steve他能够体会失去父母的痛苦。以及失去自己的人生。失去一切的滋味。

“我爸爸?难道你不知道?”Steve在Bucky肩头吃吃笑道,“我爸爸也不在了。我很小的时候他死在阿富汗。我对他没有印象。”

和Bucky记得的差不多。在他的世界里Joe Rogers死于一战。

两人不再说话,享受着惬意的静默,突然一通尖锐的敲门声,Bucky惊跳起来。

“安啦,”Steve笑道。他对敲门声似乎毫不意外,连起立的意思都没有。“门没锁!”他回头叫道。

高架桥上的红发女郎姗姗步入,穿着紧身牛仔裤,乐队T恤外罩小西服。是那个曾对他说“你至少应该记得我”的女人,后来她背叛了Tony,放Steve和Bucky去追捕Zemo。Bucky记得Steve叫她寡妇或Natasha或Romanoff。但除此之外他并不记得她,尤其此刻当她冷冷地上下打量他,“你好,咖啡男。”

“哎呀,Natasha,”Steve说。

“我有话问你。”Natasha对Bucky说。

“什么话?”Bucky同样冷冷地问。

“等下再说。Steve,你今天吃过饭吗?”

“天哪,Nat,”Steve揉揉眼睛,“是,我们刚吃了晚饭。”

“又是泡面?”

Bucky感谢这女人关心Steve的健康,但她的语气令人反感。“你是谁?”他问。

“你不记得我?”她挑起眉毛,头发往肩后一甩。

“不。”Bucky说。

“他得过脑震荡,”Steve替他分辩。

“告诉我James,你有什么人生理想吗,还是准备在咖啡店混一辈子?”

“Natasha别这样!”Steve站起身。“态度好点。”

“等我确定这家伙不会毁了你的生活,我的态度自然会好。”

“我永远不会伤害Steve。”Bucky也站了起来,双手亟欲攥拳出击,他强迫自己放松。

“上一个也是这么说的。”

“我能照顾自己!”Steve无奈举手。

“是,我肯定你靠泡面和白日梦能活几个礼拜。”Natasha揶揄道。

“你谁呀?”Bucky又问一遍。

“Natasha是我楼上的邻居,”Steve解释说,“她喜欢假装我没她活不了。”

Bucky狠狠瞪Natasha一眼。

“哎,别激动,”她说,“我问你吃了没有是因为我点了一两个披萨。”

“你不必的。”Steve说。

“所以你不要吃?”

“我当然要吃,”Steve说。他讪讪地看向Bucky,“你肚子还饿吗?”

“我可以吃,”他说。怕Steve自责是个失礼的主人他又补一句,“有披萨怎么都要吃的。”

“跟我来,小伙子们。”Natasha的高跟一旋,转身走出Steve的公寓。

“这个,太抱歉了,”Steve垂头丧气地说,“我想要告诉你她的事,给你们介绍一下的,但我给忘了。我是说,”他执起Bucky的手,与他十指相扣,含情脉脉地看着他。“你让我的脑子转不起来,有时候。”

“啊,”Bucky脸上发起烧来。两人的手交缠成这样他没法再扮死鱼了。“我,嗯…”

“对不起,我又进展太快了吗?””Steve放开Bucky的手,Bucky自己两手交握,忽然意识到他自从1940年代之后再没机会这么做过。用机械手感觉很不对。而现在这个动作都打上了Steve的烙印。

“不,嗯,主要是…我和你在一起感觉特别自在,”Bucky说,“一点也不会紧张。”

Steve听了很高兴的样子,但未及回答Natasha已经在喊,“你两个来还是不来?”

***

Natasha的公寓显得时髦阔气,Bucky想她大概进行过大幅装修,不然就是Steve没好好收拾他的地方。他没想到她家里还有别人。Natasha的室友叫Pepper,是个纤细窈窕的金发女郎,穿着睡衣抱桶冰淇淋蜷在沙发上。她跟他们一句话也没说,几分钟后回她自己屋去了。

她走后Natasha解释说,“她刚失恋。这是…暂时性的。”

Steve小声说,“我能遇到你全是因为她。”

Bucky顶着Natasha尖锐的眼光问,“你是什么意思?”

“我猜你得了失忆症。”Natasha说。

“我因为脑震荡丧失了部分记忆,是的。”Bucky说。

“可不是,因为那天我到史巴克去教训Pepper的前任。可能你认识他。人称Tony Stark的?”

Bucky一点不奇怪Tony是个蹩脚男友。“是,”他说,“我认识他。”

“那就好。奇怪你不记得我从你手上买了杯咖啡,跟你调笑了几句,你当时看来还挺有兴趣,直到另外那个人决定通知我你是双性恋而且偏好男人。”

“那是Clint。”

“是,Clint。”Natasha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Bucky难以解读。“于是乎,我立即想起我这位同为双性恋的朋友,叫他在你上班时去买他那杯复杂的咖啡。”

Bucky看向Steve,后者耸耸肩。“她只说那里有个帅哥下午当班。”

”你真不记得我?”Natasha问Bucky。

他摇摇头。

“她现在每晚下班去看Clint。”Steve说。

Bucky恍然大悟。“你喜欢Barton?”

“我们是…逢场作戏。”Natasha说。“有人要喝点什么吗?”

披萨来了,两个男生狼吞虎咽,因为泡面实在不能满足Bucky和Steve的肠胃。披萨配上某种私酿啤酒,让Bucky感到一半像个正常人了。

与Steve的团队并肩作战之际,他对Sam有那么一点战友情谊,对其他人则几近一无所知。他觉得他们并不信任他。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也不信任自己。然而在这个不知何来的地方,Bucky是有朋友的。Wanda和Clint喜欢他,跟他有说有笑;Sam关怀照顾他;而Natasha——Natasha似乎还不能信任他,但她关心Steve,这对Bucky就足够了。尽管他更了解Steve,了解Steve讨厌被保护过度。

“我还在等着听你说你除了给人做咖啡之外是否另有职业理想。“Natasha打断他的思路。

不如实话实说。“没有。”

“Nat,我早问过他了。”Steve说。Bucky想起来,是在他们尴尬的初次“约会”时。他并没有真正回答过。“Bucky参过军。”Steve骄傲地说。

Bucky不想谈论他自己。主要是因为他一点也不了解这个自己。“你是做什么的?不管是什么,显然挣得很多。”

“这我不能告诉你,”Natasha说,“绝对机密。”

 “她是官方的犯罪心理专家,”Steve告诉Bucky,“对连环杀手之类的人进行心理分析。”

“如我所说,”Natasha打断他,“绝对机密。再来,你对我们家Steve打的什么主意?“

“Natasha…”Steve呻吟道,“停!”

那以后Natasha不再咄咄逼人,但Bucky仍时刻感到她评头品足的眼神。她会不会认为Bucky对Steve不够感兴趣,于是建议Steve另找正经男友,而不要在一个只想做朋友的人身上浪费时间?Bucky不由自主盯着Steve看,试图强让自己想要Steve做男朋友。他真正想要的是把Steve留在他的生活中,留一辈子。这辈子他再也不要失去Steve了。他知道他自己那个世界里的Steve也是一般的心思。他们两人都失去了太多,终于找到彼此,互相拯救。他们都想放下过去往前走,一起走下去。这些他和Steve用不着讨论。

如果这个Steve能记起自己是他的Steve该多好啊。

Bucky开始打哈欠(因为他早上五点起的床),Steve向Natasha告辞,然后开车送Bucky去取他的摩托车。“我能不能再要个美妙的拥抱?”Steve赶在Bucky戴上头盔之前问。

“当然,”Bucky答道,把Steve揽进怀里。好想这样抱着他一整夜。或许是因为他还在努力扮作Steve的男朋友,但Bucky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点点——性奋。他戴上头盔向Steve挥手告别,心里说这没什么大不了。他毕竟是男人,一个很久很久没有做爱的男人。回到家——Sam已经上班去了——躺在床上,他开始细细琢磨。

九头蛇的洗脑遏制了他的性欲,他想是。当他的任务不包括性,他就不会有那方面的想头。一点也不会。他只有出任务时才被解冻,而他的任务从来不包括性。他的专长是隐秘和暴力,而非引诱与背叛。

脱离九头蛇之后,Bucky不允许自己与任何人接近。他只想隐藏起来,独自理清头脑。记忆的迷雾以及暴露身份的威胁时刻包围着他,使他无暇去重新熟悉自己的身体。他的身体令他恐惧,惹他厌恶。他是个科学怪物,起死回生的妖孽。没人会想要他,首先他就不想。他对自己碰都不要碰。

现在情形不同了。他的左手摸索探入短裤的松紧腰带,不由得倒吸一口气——他已忘了那是什么感觉。一声叹息,他开始抚摸自己,不为发泄,只为终于能够感受身体,已是足够享受的快感。直到沉沉睡去,他的手还留在下面,与Steve十指交缠的触感仍在指间萦回。

04 Jul 2016
 
评论(4)
 
热度(80)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