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冬盾无差】平行世界 Parallel 2 第七章

题目:Parallel 2
作者:spoffyumi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ucky的心登时漏跳了一拍。难道Steve已经突破了脑控?他基本确定这里没有超级英雄——尽管不曾深入研究——既然铁人是开咖啡店的,猎鹰在荣军医院上夜班。如果Steve Rogers只是个有严重哮喘的穷学生,又怎么会有美国队长这回事?

“你又怎么知道美国队长?”Bucky小心地问。

“这事很严重!”Steve说,俨然恨不能探身到柜台里面抓住Bucky使劲摇晃。“已经有一个美国队长存在了吗?”

Bucky听这意思是没有。不可能有。既然这个世界的Steve都不知道。Clint似乎也不知道Bucky说的是什么。

“我们只是说着玩的。”Bucky说。“Barton开玩笑叫你美国先生,我说你该叫美国队长。如此而已。”

Steve站着半晌没动,紧抓柜台的手慢慢放开,呼吸平复下来。“还好,”他喃喃自语,“还好。”Bucky一直看着Steve颈间静脉的跳动,直到他的心跳恢复正常。

“所以谁是美国队长?”Bucky尽量不动声色地问。

“你觉得这名字傻吗?美国队长?”Steve深吸一口气,开始啃大拇指。“我是说,你觉得听起来很酷还是很傻?”

这个,Bucky总不能告诉Steve他第一次听别人管他的最好朋友叫“美国队长”时差点笑喷了。但后来Steve证明他比Bucky认识的任何人都更勇敢。

“我喜欢。”他说。

Steve听了明显如释重负。“啊,好的,很好。”他说,“你说开玩笑的时候我以为你觉得这名字很傻。”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Bucky提醒他,“谁是美国队长?”

“啊,那个,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在创作漫画人物?”Steve 说,“那就是我的主人公的名字。美国队长。”Steve耸耸肩,低头看自己的手。“我不知道,可能是个很蠢的主意。”

Bucky设想一下他所认识的美国队长作为漫画人物。他记得小时候和Steve一起看超级英雄漫画,比如青蜂侠和野蛮人柯南。Steve最喜欢的是Buck Rogers,因为是他俩名字的综合。

“一点不蠢。”Bucky说,“也许,”他回头看看挂钟,“也许等我下班你给我看看?”


说去就去。这一次Bucky记得给Sam发短信说他去了Steve家。“好奇怪,你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个名字,”回家路上Steve说,“就好像我们是灵魂伴侣似的。”

难道这就是真相?其实是轮回转世?不,他推翻这个理论。不能解释相同的日期,以及从来没有过美国队长。但灵魂伴侣确实可以用来形容他俩,倘若每个平行宇宙都有一个Bucky和一个Steve在一起。奇怪的是这个世界里他俩才刚刚邂逅相遇。

“对不起,我没想进展这么快,”Steve语无伦次地说,“这种话太吓人了。我是说,我感觉你想慢慢来,我没问题的。我不想操之过急。”他的手放开变速杆,握住Bucky放在腿上的手,把Bucky从沉思中惊醒过来。“我是认真的。我不想让你不自在。”

手拉手就让Bucky有点不自在。首先尴尬的是他没有回握Steve,他的手只是像只死鱼似的躺在Steve手里。他不再是金属的左手。

Steve松开手回去握住变速杆,脸上微微扭曲了一下。“对不起。我…在恋爱方面一塌糊涂。”

“你以前谈过恋爱吗?”Bucky问,忍着没用右手去揉左手。他不想让Steve以为他有虱子还是怎么着——只是,脱离了Steve的手掌,他的手觉得好冷。

“嗯…”Steve吞咽一下,假装专注于开上他门口的车道。“大概没有吧。跟男人没有过,我是说。”

“你约会过女孩?”Bucky问,俩人从车里出来。

“是,这个,我一向知道我也喜欢男人。但约会女孩子容易多了,不至于经常挨揍。呵,你不是告诉我了吗,”Steve对Bucky笑道,“我高中时是个小豆芽。”

走上楼梯,Bucky倚着墙等Steve开锁。“我打赌你在学校里经常打架。”他说。

“你…为什么这么说?”Steve打开门回看Bucky。

“看着就像。”

Steve微微一笑,“是的。”

“我等不及要看你这个美国队长是什么样了。”Bucky进门以新的眼光环顾墙上的画,想象每一张都是Steve,穿着他的制服。

“你有过男朋友吗?”Steve问。

“没有。”Bucky说。

Steve似乎无言以对。他进了卧室,Bucky听到他在里面翻箱倒柜。他自己百无聊赖,于是向门口晃悠过去。或许Steve的房间和他在布鲁克林的旧居一样:黄铜的单人床,薄薄床垫上铺得整整齐齐的蓝色被单,成堆的书,衣柜有个抽屉把手坏了,以怪异的角度耷拉着。

当然不是那个样子——这不是1940年代了。这个Steve用的是台式床架,比单人床大一号。他的被子是蓝灰方格。他的衣柜没有破损。屋里有张巨大的书桌,桌面倾斜,画纸贴在上面,顶上固定台灯。然而这个房间依然有着Steve Rogers的精髓。同样的整洁,同样的简朴。

这就是他的Steve,如果他的Steve自己窜了个而不曾成为美国队长。

Steve正从桌上抱起一堆画稿,转过身吓得退了一步。“啊,”他说,“我没发现你进来了。”

“我喜欢你的房间,”Bucky无法自已。他知道这样盯着看不礼貌,但他想要方方面面地打量这个Steve,看他自己的Steve是否埋藏其间。

“是啊,就是这里,见证奇迹的地方。”Steve扬一下手。“没什么奇迹啦。那个,你想坐在这里看吗?”

“好的。”

他俩坐在Steve床上。Steve靠墙坐,Bucky在床尾,画稿摊开在两人之间。Bucky拾起一张画,感到自己的喉咙不由得拧紧了。他艰难吞咽,记起Steve把他从Zola的实验室营救出来时穿的那身衣服,野战夹克底下傻呼呼的演出服。他手中画上正是这样一身装束。

“这是早期的,”Steve说,“我刚想出这个主意的时候。我想象他是军人,打击纳粹之类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向喜欢历史和二战相关的东西。看着很老派,也有点傻乎乎的,但我想既然叫美国队长就需要有个国旗之类的标志,所以就设计了这个。”

这张画和那身演出服非常相似,只不过是正常的裤子,不是紧身裤。虽然也挺紧。想当初Steve穿着那条荒唐的紧身裤出来把Bucky笑得半死。“我喜欢这张,”Bucky捡起第一张说。

脸都像Steve。不知Steve是否意识到这一点。“他很像你。”Bucky说。

“哈,是啊。我又没有别的模特让我照着画脸的。”Steve说。“我想出这个主意因为我的生日是——”

“七月四日。”Bucky接话。

“嗯,是。”Steve不自在地笑笑。

“抱歉…”Bucky说,“…偷窥你。”

“其实我有点…嗯,”Steve清清嗓子,脸慢慢涨成深红,“兴奋。有个帅哥正在…曾经…偷窥我。我从没想到你也会喜欢我。”

“我当然喜欢你。”Bucky说,赢得Steve最美的一笑,就像当他的胳膊被钳在车床上,向Steve证明了他面前的是Bucky而不是冬兵的时候。这样的微笑让Bucky无法不以笑容回报。

俩人傻笑一阵,Steve再清清嗓子。“说到哪里了,我想让制服看起来没那么像超级英雄,而是更讲求实用,你知道。所以最近的设计是这样的。”

这张像Bucky记忆中Steve和他在天空航母上对打时穿的那套。军装款式,加上星条图案。

“你说你是怎么想出这个主意来着?”Bucky拿起另外几张画稿问道。“因为你的生日?”

“啊,对。因为我从小到大都是国庆节过生日,于是我就想,七月四日作为一个爱国超级英雄的生日不是最合适不过了吗?我小时候也爱想象自己是超级英雄,但我一直觉得这主意很傻。后来我大一那年生病看了一周历史频道的二战节目马拉松,我发现,唔,有一个时期人们真的很有爱国情怀。那时有征兵,但很多人是自愿入伍的,就像越战,你知道?”

Bucky当然知道。他是在珍珠港之后志愿入伍的,也有越战期间出任务的模糊记忆。

“我不知道。我是说,我创造了这个人物,但没有关于他的故事。只知道他代表那个时代的美国理想。做漫画就是这样,写和画通常是不同的人。单单创造这么个人物,没头没尾的……大概只能不了了之。”

“你何不连写带画?”Bucky问。

“我不知道,”Steve说,“我想不出他能有什么样的故事。”

“嗯,我看看…"Bucky一张张看过来,“要我说,你的故事第一是要有个好的反派。”

Steve惊奇地望着Bucky,“说得对啊,我怎么没想过?”他把笔记本翻到新的一页。“好吧,什么样的反派…”

“你说他参加二战,所以显然是…”Bucky循循善诱地提示。

“他应该是打纳粹。”Steve接话,一边写下来,“他不能直接跟希特勒对打,那太荒唐了,笼统的纳粹就好。”

“以及,这个人是怎么成为美国队长的?他成为Cap之前是个什么人?”

“Cap,”Steve说,“我喜欢这个称呼!天哪,你好有天赋。也许应该你来写!”

“要不要再加个跟班?”Bucky不答继续说。他已经在想象对Steve讲述他们和咆哮突击队打击红骷髅和九头蛇的所有冒险故事。

“所有著名英雄不是都有跟班吗?”Bucky想到那或许就是他,在他被Steve营救之后。他一直自认为是与Steve并肩作战,但其实不是那样。Steve是领袖,Bucky是跟班。

“我能告诉你一件疯狂的事吗?”Steve把画稿整理成一摞放在床头柜上,自己挪过来和Bucky肩并肩挨着坐。“我有时会做梦,梦见美国队长。你觉得是不是很离奇?”

Bucky的日记中有些段落显示他的前身也曾有过作为冬兵的梦。很多梦境都是关于被绑在椅子上,脑中撕裂的剧痛,记不起来的奇异词组。被索要任务报告。“什么样的梦?”

“怎么说呢,很难描述,”Steve一手捋过头发,“比如,我梦见我是美国队长,和一些…东西,作战。各种各样的东西。有时是人,有时是金属的怪物飞来飞去,我知道那是外星人。还有个人有一张恶心的红脸,就像骷髅头。”

“红骷髅,”Bucky脱口说。

“是啊,他把脸皮一揭,底下是个红骷髅。”Steve不寒而栗。“我曾经查过解梦词典,结果看来不是个常见的梦。”

“你还梦见过什么?”

Steve的肩膀与Bucky相倚,Bucky不由自主向他靠过去,两人的头几乎挨到了一起。“我梦见康尼岛,”他的声音变得轻柔低软。“我们吃热狗,坐旋风过山车,风和日暖,海风轻拂,只有我和你。”

Bucky久久说不出话来。他只盼能钻进Steve的梦里,回到久远的从前。那是多么美好的时光。他随即意识到对这个Steve来说那并不是记忆。也许是呢?也许他的洗脑论是对的,Steve真正的记忆从他的梦境中渗透出来。“我在你的梦里?”

Steve僵住了。“我…是,太奇怪了。我是说,我做这些梦做了好多年。我从来不知道梦里的人是谁,只知道他是我的一切。然后我一眼看见你,我就知道…哦天哪。”Steve躲了开去,Bucky用手撑住才没有一头栽进Steve抛下的虚空。“对不起,哦天哪。”

“怎么了?”Bucky问。Steve已经翻身把脸埋进枕头,一边呻吟不已。Bucky碰碰他的膝盖。“出什么事了?”但Steve自顾自像只丸虾似的缩成一团。

Bucky受不了看到Steve这么难过。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于是他爬上床在Steve身边躺下把他搂进怀里。

Steve又呻吟了一阵,最后把枕头掀开,说,“你为什么还在这里?为什么不认为我是个神经病?”他又把脸埋了进去,但Bucky听清了他下一句话,“人人都这么认为。”

“你在说什么啊?”Bucky问,“我为什么会认为你是神经病?”

Steve一声叹息在Bucky怀里扭过身来。他的眼睛红肿,涕泗交流。“你说呢,这才是我们的第二次约会,而我在痛哭流涕。”

“那又怎么样?”Bucky固执地说。他又不是没见过Steve哭鼻子。

“我刚刚告诉你我一直梦见你,有,十年了。”Steve揉着脸说。“那比你在facebook之类的地方搜索我吓人得多。我是说,”他咳了一声苦笑道,“我知道我听起来像什么。像他妈的疯子。”

一绺发梢披在Steve额前,Bucky替他拢开。他的手停驻在Steve颈间。“疯一点又有什么不好?”

Steve抬起眼,透过迷离的泪雾凝望着他。Bucky执着地对上他的目光,不许Steve认为Bucky会就此抛弃他。因为Bucky绝不会这么做。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不会放开Steve。如果这都是洗脑,那么他会一直守护Steve直到他想起来。如果不是,如果他真的身处平行宇宙,那么也许,只是也许,他和Steve可以忘记他们经历的所有那些痛苦腌臢。他们可以回到康尼岛。他们是可以幸福的。

“我感觉像认识了你一辈子,”Steve抬手抚摸Bucky的脸庞。Bucky闭上眼睛。半个世纪了,还不止,没有人这样碰触过他的脸。Steve的拇指抚过他脸颊的胡茬。“我仿佛看到过你刮净胡子的脸,你留短发的样子……"

听到这里Bucky猛然把Steve的头按在自己胸口,紧紧抱住他。他咬紧牙关忍住哭泣。这一定是他的Steve。只有他的Steve有这些记忆。当初Steve也必是同样的心情吧,当他发现Bucky还活着却记不得他。

“我想念你。”他贴在Steve发间喃喃低诉。


01 Jul 2016
 
评论(11)
 
热度(146)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