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冬盾无差】平行世界 Parallel 2 第五章

题目:Parallel 2
作者:spoffyumi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ucky对自己分辩说跟Steve约会没什么尴尬的。他有很多问题要问。Steve对他有那个意思也没什么要紧。他们可以纯聊天。充其量也只是初次约会。他有过很多约会,在战前。从来没有初次约会就发生什么事的。

当他坐在一家墨西哥餐馆的雅座上面对Steve,Bucky却不知该从何说起。“我想奶酪玉米饼不错,”Steve说。Bucky从没吃过玉米饼,他照实说了。这地方名叫Amigos,Bucky知道那是朋友的意思。他也知道他会说西班牙语,却没有任何学习语言的印象。由此可见他的大脑仍保持着部分冬兵的程序。无论这一向发生了什么,T'Challa做过什么尝试,他之后又怎么被重新洗脑,冬兵依旧是他的一部分。任何人在他耳边说出那一串单词,他又会变身为杀手模式。

想到这点令他几欲作呕。

“我对你一无所知。”Bucky说。

Steve一直在聚精会神研究菜单,此时抬起头局促地微微一笑。“是啊,我想也是。”

不见下文,Bucky继续追问。“比如,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我是说,”他想起Wanda是学生。“如果你有工作的话。也许你还在上学?”

“我想你可能猜得到,”Steve说,“是,我是学生。学的是—"

“美术。”

“这么明显吗?”Steve笑吟吟地问。

并不是。Bucky知道Steve上过一年美术学校,后来没钱了,他又失去了母亲,不得不辍学找工作。但他该怎么解释?

“不。我会看相。”Bucky对他说。

Steve歪歪头仿佛猜不出Bucky是不是开玩笑。Bucky感觉到自己的嘴角不由自主弯了起来。他有多久没笑过了,感觉怪怪的。

“真的吗,那好,告诉我你还看出什么。”Steve说,肘搭在桌上看定他。

“你妈妈的名字叫Sarah。”Bucky说。

Steve的笑容褪去了一半。和他上一次的反应大相径庭。上次Bucky道出这条金子般的信息,Steve脸上绽开的是宽慰的微笑,确认Bucky的头脑在他自己控制之下。“你怎么知道的?”他问。

“你的全名是Steven Grant Rogers。你整个高中期间身高都只有五尺四。”

笑容已荡然无踪,Steve和Bucky都是。Bucky盯住Steve的眼睛,目光炯炯直透他的灵魂,逼迫Steve想起来,他原本是什么人。

“你的生日是七月四日,”Bucky继续说,“你在布鲁克林长大。”

“别说了!”Steve断然叫道。Bucky看不透他的表情。他想起什么了吗?Bucky打破了他的脑控?Steve的嘴唇抿成一线,眼中阴霾密布。他垂眼盯着自己的空盘子,半晌方才开口。“你在偷窥我吗?”

“什么?” Bucky没料到遭此指控。

“我是说,你是在Facebook还是哪里找到我的?用Google搜的?”他终于抬眼看他,Bucky意识到Steve有点被吓到了。“你怎么会知道我那么多事?”

“我…"一时间Bucky考虑继续谎称他会看相。但他做不到。“对不起。我,呃,只想开个玩笑。我没想吓到你。”他嗫嚅道,“太蠢了。我不知道怎么和人相处。显然是。”

“你真把我吓了一跳。”Steve放松下来,“天哪。唉,我想我得承认我也偷窥了你一下。”他对Bucky颤巍巍地一笑。

这可不像Steve会做的事,尤其考虑到Bucky压根没偷窥过他。

“你…也?”

“这个,我是说,我调查了你的时间表。有一回我守在门外等到你离开,想知道你的下班时间,以及你开什么车。”Steve两颊飞红,令Bucky忍俊不禁——让他想起原先的Steve,他可以作为老朋友自由自在开玩笑的那个。“我…好喜欢你的摩托车。”Steve说。

Bucky未及回答,服务员过来招呼。Bucky先点了菜,让Steve借机平复心情。“你想喝点什么?”Steve点完菜问他,“玛格丽特鸡尾酒?”

“我没喝过。”Bucky说。

“两杯玛格丽特。”Steve对服务员吩咐。

见Steve恢复笑容又重拾自信,Bucky庆幸方才的尴尬一刻总算过去了。“所以你是艺术生,”Bucky拾起一块玉米片,蘸了酱汁嘎吱嘎吱吃起来。“你都学些什么?”

“主要是画画——铅笔,木炭和钢笔画,那一类的。我的专业是插图,但我希望将来做个漫画家。不过这个专业还是不错的,我可以做其它的,比如给儿童图书画插图之类。”

一段记忆在Bucky脑海中浮现出来,如此清晰,近乎疼痛。那是一个落雨的日子,在他房间里看漫画书。Bucky平躺在地下,脚跷到床上。Steve背靠着床抱膝坐着,速写本斜搭在腿上。Steve不许Bucky看他画,但他时不时仰望Steve的脸庞,全神贯注,鼻子上有一大块铅笔的黑印。

那时一切还不曾改变,他们生活中的人都还活在世间。

“我希望有一天能看到你的作品。”Bucky说。

他的意思是有朝一日在美术馆里,不料Steve点头说,“我们饭后可以去我那里。我给你看我的画册。”

“啊。”Bucky说,“那好吧。”

“我是说,如果你不忙,”Steve连忙解释,“我对你的生活一点也不了解,我发誓。我是说,如果你还有别的事…"

Bucky摇头。要有他也不知道。“我可以去。”

“好的。很好。”

两杯玛格丽特——他们喝完一杯续了一次——Bucky没想到能有这么大酒劲。他很久以来都喝不醉的,此刻感到自己正逐渐融入这个世界,这里的他只是个普通的退伍军人、咖啡店员工,前途不明。“所以,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Steve 问。他不知不觉又欠身向前,Bucky也是,只想把嘈杂的餐馆排除在外,让Steve占据他的全部视野。

“我不知道,”Bucky说,“活下去?”

“你没有五年计划?”Steve笑道,“那可真是……有时我希望自己也没有未来计划,有时就只想开上车浪迹天涯。”

“我曾经想做科学家,”Bucky突然记起来,“发明各种东西,你知道?”

“那怎么没做?”

Bucky耸耸肩。“不知道。我以前学习还不错,但后来——”Bucky差点说出他后来被征兵了。大萧条意味着没有钱上大学,军队总是一个进身的机会。

“你的胳膊受伤了。”Steve替他说完。

有些艰难地,Bucky叹道,“是啊。”失去胳膊,他的人生也随之彻底改变了。他当时应该死去的。或许那样更好,对所有人都是。

“对不起,”见Bucky沉默下来,Steve说,“我不该知道那件事。是你在史巴克工作的朋友告诉我的。”

“哪一个?”Bucky问。

“好像是叫Wanda?我向她打听你,问你是不是单身,有一次你不在的时候。对不起。在你室友说你参过军之前我已经知道了。”

“所以,我们之前都没交谈过,是吗?”Bucky问,“我是说…我不记得了,但昨天我叫你的名字你很意外的样子,就好象我们没说过话。”

“是没有,”Steve轻笑,“我大概…很笨…在这方面,调情之类的。”

Bucky不知如何应答,幸好服务员送来了账单。Steve企图拿过去付账,但Bucky抢先取出钱包。“你是个穷学生。”他说。

“我付得起。”Steve抗议说。

“是我约你的。”Bucky反驳。

结果Bucky钱包里只有一张二十块,于是他俩平分了账单。然后一起上Steve的车开往他的单间公寓,在一家已经关门的店铺楼上。“就是这里,”Steve打开灯照亮厨房,与客厅只隔一张流理台。“洗手间从那里进去,如果你需要,”他指指厨房旁边的门。“那间是我的卧室。”

“很不错,”Bucky说。整洁有序,完全符合Bucky对Steve的设想,尽管家具都是二手货,书架是煤渣砖和木板拼凑的。窗台上有几盆吊兰, 墙上贴满了画。“这些都是你画的?”

“是,半成品。我这学期上一门人像课,我想用这些素描创造我自己的漫画人物。”

“Cool,”Bucky说。

“我可以去拿我的画册,如果你想看。”

“当然。”

Bucky踢掉鞋子坐在沙发上。虽然并不像Steve在布鲁克林的公寓,他在这里感到很自在,胜过自己的住处。或许只是Steve。他在Steve身边总是很自在的。

画册是个带拉链的巨大黑盒子。Steve在Bucky身边坐下,画册打开同时摊在两人腿上。“这些是我小时候画的,”Steve翻过几页水彩,画的是风景和狗。

Bucky 按住他的手。“不,慢点。这些真的很好。”

“这张我大概,十岁左右。”Steve说。

“哇噢。”

“嗯,这些是十三岁上美术课画的。”

“Steve,这都是专业水平。”

“不,没有。”Steve说着,脸上却是笑意盈盈又泛起了红晕。

早先战前,Steve没钱买颜料,但Bucky很熟悉他的线条。这些还是同样的风格,可能更细腻精致。“哇,这张太美了。”

“啊,这个只是临摹的明信片。”Steve说着翻了过去。

一页页看下来,Steve拒不承认他的才华,而在Bucky看来张张都是完美无瑕。这就是Steve,谦虚得不像话。“我只是个布鲁克林的小伙子。”他以前总这么说,当他明明是美国队长,全世界最强壮的男人。

Steve翻完画册把拉链封上。“想看个电影吗?”

“好啊,”Bucky说。

“呃,我没有有线频道,或Netflix之类的。”Steve叹口气起身走到电视架前。“我从图书馆借了这个,”他拿起一个红黑封面的碟盒,上面写着十二猴子。“你看过吗?我想先看这个再看新版电视剧。”

Bucky都没听说过,“好的。”

他看着Steve把DVD放进播放机,关上灯,然后回来紧靠Bucky身边坐下。

Bucky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从没这样看过电影,也没有过任何一次约会走到这一步。以往他带女孩去电影院,可能会伸臂搂她的肩膀,或者握她的手。Steve会这么做吗?

他全身紧绷到肌肉开始酸痛,于是强迫自己在黑暗中放松下来。电影很难懂,而他的思绪一直集中在离他如此切近的Steve,他多么想向他依偎过去。

好久好久以来,没有人距他这么近而不害怕他。或是正把半死的他拖到安全地方。他记得Steve落在他肩头的手,当两人一同追想他们早前的生活,一切开始之前。他记得自己的胳膊环绕Steve的肩膀,Steve支撑着他的身体,在Stark把他的机械臂轰掉之后。

Steve在他身边挪动一下,下一秒Steve的手臂已搂住他的双肩。唔,他默想。自己并没意识到一直屏着的一口气,终于长长地舒吐出来。


22 Jun 2016
 
评论(6)
 
热度(127)
  1. 铁板乌冬烧rsh437 转载了此文字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