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冬盾无差】平行世界 Parallel 2 第四章

题目:Parallel 2
作者:spoffyumi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等闹钟响起他早已醒来。他习惯睡得很轻,随时保持警戒,无法让大脑完全放松。好在他打工的地方有喝不完的咖啡。

滚热的淋浴——终于有了一样可以享受的东西。他在布加勒斯特住处的洗澡水顶多算温乎。浴室里有好几种香波和护发素可供选择。他打起泡沫细细搓揉头发,小心避开额角的绷带。干净衣服的清爽气息也像一种奢侈,虽然他在布加勒斯特有定期洗衣服。

他凭借手机的卫星导航找到咖啡店。坐Steve的车只要五分钟,走路用了半小时。既然他原本不知能否上班,他想即使迟到了也会有人给他开门。

他带上安全帽,以便下班骑车回家。终于可以没人追杀安心骑车了,他进门前绕着他的机车美美地欣赏了一番。

“你怎么才来?”猎鹰管他叫小不点的那人向他低吼。Bucky想不起他的名字,好在围裙上有名牌。Scott正在咕嘟咕嘟煮着什么,店里空空荡荡只有一个摆弄手机的白领和一个坐在墙角看报纸的老头。“Sharon气坏了。”

Bucky缩着头到店后存好头盔和背包。虽然那不是他的日记,他还是生怕丢掉它。

“James,你迟到了。”
回头只见金发女郎站在门口对他横眉立目。

“对不起,”他说,“Stark有没告诉你——”

“他留了纸条。'Barnes假装失忆'。这是怎么回事?你应该五点一刻上工的。难道你'忘了'?”

“我没有'假装'。”Bucky嘟囔着系上围裙别好名牌。“我昨晚去了医院。”

“医生给你开假条了吗?”

他只得叹气,“没有。”

“James,”Sharon走近两步,声音放软了些,“拜托,我需要你早晨在这里。你知道我不能让一个刑满释放人员单独开关现金抽屉。”

Scott坐过牢?想必是了,既然店里没有别人。“对不起,”他又说一遍,“只是…我都不记得是怎么撞到头的,我也不知道该干什么。”

Sharon挺直身,努力压下火气。“好吧,就算是练习的好机会。你可以让Scott带你过一遍,他教你的同时自己也可复习,省得一会儿找你问一次。”

Bucky唯唯诺诺。他忍不住偷眼打量Sharon,想搞明白Steve为什么会吻她。她是很漂亮没错,但并不像是Steve喜欢的类型。天晓得他拽着Steve去过无数次四人约会,到头来也不知道Steve有没有喜欢的类型。他从来不会跟女人打交道。只有一个女人是不同的。Peggy Carter。她眼里只有Steve。

但Peggy早已不在了。Peggy已经是前生的记忆。

而此时此地(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貌似Steve喜欢的是男人。

他整个早晨忙于学习调制花式咖啡,如何打牛奶、控制蒸汽、加各种调味品,以及使用收款机。其余时间则在暗中观察Scott和Sharon,探索这一切背后的真相。

肯定是洗脑。只能是这样。整个世界并无不同,除了史巴克这个怪东西。这里似乎没有超级英雄。他翻看那老头留下的报纸,没看到任何关于索科维亚协议、Tony Stark的商业帝国或冬兵计划的内容。若是时间过了很久倒还说得过去,但报纸的日期就是他进入冷冻的第二天。

如此想来,这意味着他刚被冻上就睁眼来到了这里。

也许这是一个庞大的洗脑阴谋。谁知道Hydra的势力何其深广。他们甚至可以营造一整个封闭的小城,把所有人洗脑后安插在这里。所有一切都是伪造的。


Wanda十点来上工,一进门就问他感觉怎么样了。

“挺好,我想是吧,”他说,“头不疼了。”

“你的记忆呢?”

他摇摇头。后来他问她,“我平常是什么样?我是说,性格方面?”

问这种问题像是自我惩罚,但他实在想知道。

“怎么说呢,你待人和善,爱笑,我们大家都喜欢你。我是说,考虑到你上过战场,我觉得你对生活这么乐观好了不起。你是问这个吗?”

“是吧,”他皱起眉头。他曾经是个快活的人,很久很久以前。战争开始之前。“我没有…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

“唔,”Wanda咬着涂成墨黑的指甲。“我觉得没有。也许你有,一个人的时候。”她耸耸肩,“我不知道。昨天我就是觉得不对劲,你一次都没笑过。我觉得通常你会用玩笑化解这事。”

“他们做了CT扫描。昨晚在医院。”Bucky告诉她。“说没发现问题,脑震荡什么的都没有。”

Wanda眯眼思忖。“医生并不是万能的。”她说。

午饭他吃的是Scott教他做的某种意式三明治,边吃边继续翻看他的日记。其中一页像是诗句或歌词。

我有两张面孔
模糊不清,那不是我
我想要你了解

以及
当我的大限来临
忘记我的罪孽
帮我留下些许理由
被人想念


翻过所有文字,Bucky用牙齿咬下笔帽,在空白纸页起始的地方写道:

洗脑——如果撞到头使我脱离控制,对其他人是否可行?倘若不是洗脑,又会是什么?

总不好跑去把其他人打昏来测试他的假说。除了Stark。他或许不介意把Stark打成脑震荡。

去图书馆?上网查询?

他不知从何查起,对电脑也不在行。他能在搜索栏输入什么呢?头部受伤醒来一切变得离奇古怪?

回到柜台前,他尝试不动声色地审问Wanda。“我听你有点口音。你是哪里人?”

“啊,”她红了脸,“很重吗,我的口音?”

“不,没有…"他差点说没有他记忆中那么明显。“非常轻。”他说。

“噢。嗯,我是八岁那年和家人从德国移民到美国的。”她抿抿嘴,沉默片刻又说,“上学的时候那些孩子总拿我的口音取笑。”

他意识到犯错,“对不起,我没想惹你难过。我只是…你的事我一点都不记得了。”

“干得好,”Clint飘然而过,“接下来你要指正我的口音了?”

“你什么口音?”他问。

Clink拱了Wanda一下,引她微微一笑。“我的聋子口音。”

“你是…聋子?”他怎么会没发现Clint耳朵里的助听器?

“听觉障碍。不完全一回事。但有些混蛋就爱指出我说话奇怪。”

所以Clint是半聋。这倒不同寻常。有可能是上次大战中受的伤,九头蛇未能治愈。他们连我这七十年前的断肢都接上了,却治不好那点听觉损伤?

“你…"Bucky斟酌措辞,不能单问Clint。“…们俩谁有孩子吗?”

他知道Clint有孩子,还有老婆,但那俩人并未纳闷,而是对看一眼大笑起来。“孩子?你当真的?”Clint说,“兴许不是失忆。兴许是他们把你脑子切了一半。”

“所以你们没有孩子。”Bucky气馁地说。

“没有!”Wanda笑个不住。“我还在上大学呢!”

“我嘛…我是没在上大学,但我极其晚熟。”Clint说。

大学?他对此琢磨了一阵。


时间一点点捱过去,Bucky估摸Steve快要来了。他不知自己为何这般期盼Steve,明知道Steve不记得他,不是像他记得Steve那样。他对Steve的过去了解最多,希望通过对比两边的异同得出线索,或许能唤醒某些往日记忆。就像当初Steve那一声“Bucky”唤醒了他。

“记性找回来了?”Stark在他背后喝问。

Bucky惊跳起来。他没看见Tony进门。“没有,”Bucky说。

“他在重新学习,学得很快。”Sharon告诉Stark。然后对Bucky说,“我们到办公室谈。”

Bucky痛苦地看一眼挂钟——两点半,Steve昨天是将近三点钟来的——跟随Sharon和Stark去了办公室。

“我不认为他是假装的,Tony。”Sharon说。

“你是专业医务人员吗?”Stark说,“我已经把他脑门的裂口封上了。瞧瞧看。没青没肿。根本没撞多厉害。”

“但他有昏倒。”Sharon说,“他昨晚去了医院。对不对?”她转向Bucky,“你告诉我你去了急诊室?”

“是。”

“然后呢?”Stark抱起胳膊问。

“他们做了些测试和CT扫描,说一切正常。”

Stark甩给Sharon一个“我说什么来着”的脸色。

Bucky不能让他得意,“他们说我得了失忆症,只是分析不出原因。”

“听着,我又没说你没有失忆。我说的是,我不想填一堆表格,为了你一个臆想出来无从核实的病。”

“或许你应该首先考虑的是该不该做,而不是你父亲会怎么想。”Sharon说。Bucky不禁对她刮目相看。或许她还真是Steve的类型。她显然很有胆气。

“你要填那些表?”Stark质问Bucky,“你打的就是这个算盘?白捞一笔?”

“不,老板,”Bucky说,“我可以从头学起,就像Sharon说的。”

Stark胜利地看向Sharon,“看见了?什么事都没有。不用填表。我也不怕我父亲。不劳你费心。”

“那好吧。”Sharon拂袖而去。

“你还呆这儿干嘛?”Stark对Bucky说,“回去干活去。”
“我没骗人。”Bucky说。
“不关我的事。出去。”

Bucky呼地长出一口气,回到店里。“Steve!”一眼看见柜台前的熟悉面孔。

“嗨,Bucky。”Steve微笑的脸颊泛起桃红。“你的头怎么样了?”

“没事了,”Buck说,“等一下,让我想想能不能记起你要点什么。Venti——那是超大杯,三倍…什么…加奶泡?拿铁?”

Steve笑道,“差不多。三倍超大杯豆奶拿铁不加奶泡。对不起,我每次点这个都觉得像在故意找麻烦,直到遇见你。”

“好的,三倍的意思是三倍浓缩咖啡,”Bucky在收款机上按下相应键,“超大杯,”再按一下。“豆奶。不加奶泡。拿铁。好了。”

“所以你的记忆还有问题?”Steve问。

“嗯,有一点。等着我来给你做。”

做Steve的咖啡花了五分钟。Wanda和Clint招呼其他顾客,让Bucky专心致志。

“希望我没搞砸。”Bucky把热气腾腾的杯子端给Steve。

“肯定做得很好。”

Bucky想要再说点什么,不想让Steve就此离开。他还没怎么琢磨过Steve对他有基情这回事。不愿去琢磨。他从没把他的最好朋友往那个方向想过,在他找回的所有记忆中都没有蛛丝马迹。所以当他问Steve,“要不要出去吃饭?”并没把它当作约会。

Steve的脸登时点亮起来,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注:两段歌词分别来自Twenty One Pilots的"Goner"和Linkin Park的"Leave Out All The Rest"

20 Jun 2016
 
评论(4)
 
热度(119)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