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冬盾无差】平行世界Parallel 2 第二章

先贴个网上找的Starkbucks logo

题目:Parallel 2
作者:spoffyumi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Wanda递过他的皮夹克——两只袖子俱全。她把一张纸条塞他手里。“这是你的住址,”她悄声说,“我五点下班,如果你愿意等。我可以送你回家。”再拿给他一个背包。

他几乎是一把夺过,“谢谢。”

Stark黑着脸远远看着。
“你明天最好记起怎么干活。”他警告说。

Bucky走出门外见Steve在等他。

“嗨,”Steve有点手足无措地说,“那个,我知道我和你不熟,呃,但我觉得你现在最好不要一个人。我是说,嗯,你该去医院。你的老板看起来像个混球。”见Bucky一直没反应他又说,“他应该送你去医院。”

“我没事。”Bucky说。

不知道自己是谁,这是他早已熟悉的处境;却撞上从所未有的离奇情形:他知道一些别人都不知道的事。他习惯于感觉自己应该知道更多,只是被洗去的记忆令他无法触及。如今他觉得自己什么都知道,而周围的人却没一个知道他们应该是什么人。

一切都颠倒错乱了。

他本想先找到自己那个所谓的家在哪里,然后看笔记本分析状况。但此刻Steve站在他面前,想要帮助他。Steve从来都在帮助他,保护他。

他透过额前的发丝打量这个Steve,显然他对Bucky一无所知,除了他在一家伪星巴克打工。他不明白Wanda为什么管Steve叫Bucky“最喜欢的人”以及“他那位”,既然他和Steve连朋友都不是。从来没有过任何时候——在他第一次死去之前——他和Steve不是朋友。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当他一点一滴地寻回记忆,所有的记忆都是关于Steve的。

然而,此时此地,他和Steve不是这种情形。除非Steve也被洗脑了。不太可能。

“如果你确定…我是说,送你去一点也不麻烦。我是说去医院。我回家顺路。”Steve忐忑地对他一笑。

他不需要医院,这点他清楚。医院意味着政府介入。他不想被关进深牢大狱。

“我不需要去医院。”Bucky低吼。Steve瑟缩了一下,Bucky清清喉咙。“呃,不过或许你可以告诉我怎么去这里。”他把Wanda的纸条递给他。

“啊,好的。就在中央大街旁边。没问题。上来吧。”

Bucky回头看看摩托车。他得想办法不用骑车回到这里。

然后跟着Steve走到甲壳虫边上,伸手去拉车门把手。

车门一动不动。

“啊!”Steve在车里叫了一声,探身过来打开门。“对不起,老爷车,门不太灵。”

Bucky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前座真够宽敞的。他恨恨地想。

“所以…"Steve看着观后镜倒车。“你的名字是James对吧?”

他反射地答,“我的名字是Bucky。”

“啊,噢。那你的名牌为什么写的James?”

Bucky低头一看,果然他的围裙上别了一个塑料牌。“James是我父亲,”Bucky说。不知是死是活。“人们叫我Bucky。”

“啊。好吧。”Steve又短促地笑了一下。Steve这么紧张兮兮的样子好奇怪。他记忆中的Steve Rogers从来只有在女孩子面前局促不安。

他记忆中的Steve Rogers是他最好的朋友。

他唯一的朋友。

“你在史巴克工作多久了?”Steve说着向左拐弯。窗外掠过的市容以纽约标准根本算不上城市。Bucky琢磨他们究竟在哪里。某个郊区?马路上的车子都是纽约的车牌。

“不知道,几个月吧。”近来他说谎已是得心应手。当然他很少跟人寒暄。但他不想让Steve知道他失去记忆,否则Steve必会坚持送他去医院。

Steve从眼角瞟他一下。“那你以前一定是在另一家史巴克。这个是几周前新开的。”

见鬼。“对,是这么回事。”Bucky应道。他把注意力从车窗外转向Steve,寻觅他脸上的瑕疵。

Steve僵硬地笑笑,“这里开张我高兴坏了。以前要开车到门罗市。”

“这儿的咖啡有那么好吗?”Bucky嘟哝道。他找不出这个Steve有任何不同。连Zemo指出的眼睛里那一点翠绿都一无二致。

“嗯,咖啡是好的,店里还有个大帅哥。”Steve说。他笑了笑,紧张地吞咽一下,瞥向Bucky。

Bucky花了一分钟才弄明白Steve的意思。他甚至去照了下观后镜。首先是松口气,他和上次照镜子时没两样——依然是棕色半长发,脸上胡子拉碴。然后他不得不接受Steve刚才管他叫帅哥的事实。那是长得好看的意思对吧?也许在这边意思不同。作为冬兵这些年来他没什么机会熟习美国俗语,在罗马尼亚隐居时也没有。“你是…你是说我吗?”

Steve咯咯一笑。“我,呃…对不起。我太紧张了。通常我在我喜欢的男人面前总是很腼腆。”

Bucky直眨巴眼。他喜欢的男人?

Steve喜欢男人?

Steve喜欢他?


Steve继续干笑。“你特深沉,你知道吧?”

他实在无言以对,只好一言不发。车子慢下来,Steve在一座楼前停下。“你住这里?”他问。

“我想是吧。”Bucky随口答道。

“你想是?”Steve说,“你肯定没事吗?”

“没事。”Bucky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可信度越来越低。但他不想对Steve吼。Steve刚刚说他帅,他现在还回不过神来。

“你知道怎么着?”Steve停车拔下钥匙,“我和你一起进去。”

他确信自己一个人进去比较好,却不由自主答应道,“好吧。”他的大脑放不开眼前的Steve。他的Steve,他生命中唯一恒久不变的存在。

从车上下来,他瞥一眼Wanda给他的纸条。3号公寓。想必是三楼。他打量眼前的三层楼房,每层有个阳台,以楼梯相连。防火梯,他想是。底层的阳台上有个门,但Bucky沿停了两辆车的车道走上去,绕到侧门。楼内应该也有楼梯,尤其用于冬天。

Steve跟在后面,他走上台阶打开正门,庆幸没上锁。上楼时他一路在背包里翻找钥匙,直到走上三楼面对一扇斑驳的旧门,上面有个金属的3号。

不幸的是,他的钥匙链上有七把钥匙。黑色塑料头的是开摩托车的。其余银铜各色,哪把都有可能。只好挨个试一遍。

第一把打不开。“搞错了,”Bucky说。他少有虚张声势的经验,但装傻充愣总没错。“不是这把。”又试一把,还是不对。他对Steve讪讪地笑笑。

Steve没有笑,看Bucky的眼神满是关切。

他希望事不过三,但门内响起了脚步声,他登时僵住了。有人在他的公寓里。

“你有室友吗?”看到Bucky的反应Steve问道。

Bucky不答。脚步声走近,有人从里面开锁转动门把手。然后门猛然打开,站在他面前的是Sam Wilson。

正如他今天遇到的所有人,Sam和Bucky记忆中一模一样,如果他曾见过Sam Wilson穿件破洞白汗衫和方格睡裤的话。

“靠,Barnes,你在外边捣什么鬼?”Sam骂道。他走开去把藏在背后的球棒放下。“我还以为有人溜门撬锁。”

“你们的公寓经常被撬锁吗?”Steve问。

“只有一次。”Sam 说着一头倒回占了大半个客厅的棕色沙发。从皱巴巴的沙发套和枕头上看他显然在午睡。“我说 Barnes,不介绍一下你的朋友?”

“啊,抱歉,”Bucky说,“这是Steve。”

“嗨,Steve。很高兴认识…等等,”Sam坐直起来。“你是Steve。那个Steve?”

Steve转头对Bucky偷笑,意思是,哈,你跟你朋友说起过我。Bucky一脸黑线。“是”,他怒气冲冲对Sam说。

“你的头怎么了?”Sam忽然问。

“他拒绝去医院。”Steve说,“我开车送他回来的。”

“我没事!”Bucky大喊,“只是在班上撞了一下。什么事也没有。”

“撞在哪里?”

“我不记得。”他举起双手。

“这就是为什么我陪他上楼来。”Steve说。

“你不记——你过来给我坐下。”Sam说。

“我没事,”Bucky坚持说,但还是听话地走了过去。不然还能怎么办。他不知道哪个房间是他的。这公寓里他一样东西也不认识。

“你多半需要缝针,”Sam揭开创可贴。“还在流血。”

“还在?”

“他老板是个混蛋,”Steve说,“他叫James——对不起,Bucky——'明天最好记起怎么干活'。可见他必然说过他失忆了,那家伙还是让他干到下班。”

“Tony Stark就是这种人。坐着别动。”Sam说着站起身。Bucky看他进了客厅旁边走廊的第一个门。洗手间。知道了。

“Tony Stark?Starkbucks的Stark?”

“老总的千金。”Sam在洗手间里说。“他再闯一次祸老爷子就会把他扫地出门。”他拿了些绷带回来,坐下查看Bucky的前额。“说真的,伙计,你不记得怎么撞到头?”

“我醒来躺在地下。”

“老天爷,”Sam咕哝道,“也许你真该去医院。”

“我送你去。”Steve主动说。

“我没事。”Bucky觉得他已经重复第一百次了。

Sam给他伤口上抹了些抗生素药膏,Bucky抖索一下。“我知道你没有医疗保险,但还是去一下比较好。你可能有脑震荡。”

“我感觉很好。”

“脑震荡很麻烦的。你可能毫无感觉,但大脑在出血。”

“你怎么知道。”Bucky嘟嘟囔囔。

“我靠,老子是空军卫生兵,你忘了吗?天哪。”

“对不起,”Bucky说。

“你是哪个部队的?”Steve问。

“58师。伞降救援。”

“哇,”Steve好生景仰的样子。

“这位是107师的。”Sam指指Bucky。

这条倒还对得上。

“哇。我一直想参军,但他们不肯收我。”

“怎么会?你这么完美的体格?Barnes你说是不是,完美型男。”

Bucky怒瞪Sam。这话像在哪儿听过。“我肯定军队不收他必然有正当理由。”

Steve干笑一声。“呃,是啊。我有严重哮喘。视力也不大好。”没等他俩问他解释说,“我戴了隐形。”

“我打赌你戴眼镜一定很帅,是不是?”Sam用胳膊肘捅Bucky。

“你不必…”Bucky绞尽脑汁寻找合适的说法。“…替我跟他调情。”

“不必吗?成,有个性。”Sam对Steve使个眼色。三人陷入尴尬沉默。

“好了,我该走了。”Steve说。Bucky无法忽略Steve脸上黯然的神情。那是他的错。“嗯,希望你没事。”

“会照顾好他的。”Sam说。

Steve垂头退向门口。虽然Bucky还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虽然Steve显然不认识他,但他怎么都不想让Steve走出那扇门,从此再也见不到他。

“你明天还会来咖啡店吗?”Bucky问,正当Steve出门的一刻。

Steve停下脚步,抬起头望向Bucky,粲然一笑。“你知道的。”


15 Jun 2016
 
评论(16)
 
热度(151)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