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冬盾无差】平行世界Parallel 2 第一章

题目:Parallel 2
作者:spoffyumi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

冷冻箱熟悉的寒意包裹他沉入深眠,在Steve的注视之下。那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却是正确的。他已不再是从前那个Bucky了,再努力也不可能。另一部分的他,王牌杀手,冬日战士,无法预料的那个部分,随时会伤人。随便什么人只需掌握一串单词,他的头脑就不再属于自己。

 

他深深吸气,克制住咳嗽,当他的肺冷冻成冰。他不愿闭上眼睛。Steve仍在他的视野之中。但寒冷弥漫全身,神经系统开始崩解,他的眼睛缓缓合拢。谁知道他醒来看到的是什么人?希望仍是Steve。希望Steve会在那里,提醒他,他是谁。

 

他希望醒来时一切都已不同。这一次,他至少拥有希望。

 

***

 

“Barnes,”一声暴喝让他猛然惊醒。

 

不,他想,不是这样的。他知道解冻的感觉。糟透了。吸口气都疼,肌肉痉挛无力,通常只能被人架着拖出去。他本能地张口大喘,却并不需要。他很冷,但无其它化冻症状。

 

“Barnes,别偷懒了。”那个声音又说。

 

他感觉有人对他的腿踹了一脚。在那一踹和又一声略带担心的“Barnes?”之间,冬兵的本能冒头,他双腿一扫,一骨碌爬起身,下一秒那人已躺在地下,他的左手握住对方的咽喉。

 

他的大脑勉力分析突如其来的奇异信息。

 

i)袭击他的人是TonyStark。

 

Ii)他的胳膊不是金属的。

 

Iii)他不在冷冻箱里。

 

他放开Stark的喉咙,瞪着自己的手。活动一下手指。看一眼Stark从惊异到困惑的表情和修剪得怪里怪气的胡子,他站起来环顾四周。

 

一间冷冻室。堆满食物,看来像是餐馆的那种。门开着,他看到外面柜台上沉重的机器。空气里弥漫着机器哼鸣和咖啡香气。

 

“Barnes,你小子搞什么鬼,”Stark抱怨道,扶着货架爬起来。“我进来看见你躺在地上睡觉,外面顾客在排队…"

 

Bucky看着Stark系在白色正装衬衣外的红围裙,上面的徽标有点眼熟。史巴克(Starkbucks)。Buck记得有这么个徽标,但是绿色,不是红的。

 

“不是叫星巴克吗?”Bucky问。

 

“你撞坏脑袋了吗?”Stark问。“你那一头乱草我看不出来。过来让我看看。老天,我可不想摊上劳保纠纷。”他伸手去摸Bucky的脸,Bucky连忙躲开。

 

“我没事。”他没好气地说,自己摸了一把,果然碰到一处痛点,触手湿粘,就在发际线边缘。

 

“不不,没门,你有事。你是个活动污染源。你需要回家去。”

 

“好吧,”Bucky戒备地说,站着没动。

 

Stark叹口气,去门口拿了些纸巾。“给你,小心别让血流一地。”他看看Bucky身后,又是一叹。“已经晚了。”

 

Stark转身走了出去,Bucky谨慎地跟在后面。他仍在不停地活动手。有血有肉的手。他能感觉自己的手。

 

不知他还有没有超能力。

 

走出冷藏室Bucky更加确定这是什么地方:一间咖啡店。和星巴克一模一样,除了绿白装潢换成金红两色。他认出柜台后面的几张面孔,都穿着红色围裙:一身黑衣画着浓重眼线的女孩,人称红女巫的。还有那个弓箭手,ClintBarton。Bucky自己也穿了围裙,他才刚发现。

 

这一切比他头上的小小伤口更让他头痛。看来他是在这里工作。他曾短暂昏迷,而不是被解冻。那么他从被解冻到来这里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T'Challa一定是找到了办法修复他的大脑,否则Steve决不会答应让他解冻。但或许治疗没有成功。他的胳膊也修复了。他想不出是怎么做到的。没听说有什么技术能把七十年前的断肢接回去。他跟随Stark走进一间办公室,右手沿左臂的短袖摸上去。他进冷冻箱的时候不是穿的无袖背心?没有伤疤。他们想必是让他的胳膊整个再生了。

 

然后大家一起来到这间咖啡店工作?

 

“坐,”Stark说,Bucky坐下来。Stark拉出一个急救箱,乱翻一通,啪地一声带上塑胶手套,然后在凌乱的书桌上挤出一角坐下,查看Bucky的脸。“我不认为你需要缝针。”

 

这真是上次见面时一心要杀死他的那个人?Steve有说他给Tony寄了一封信,但也不至于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吧。Stark用棉球蘸了酒精给他擦拭伤口,Bucky问,“你不生气了?”

 

“气什么,气你在冷库里昏倒?不,我只是…你知道,压力太大。”Stark戴手套的手捋了把头发,拿下来厌恶地看了一眼。“如果那个该死的卫生监察员赶巧今天来,我的天。老爸要气疯了。”

 

老爸?Bucky心里琢磨。TonyStark不是史巴克的总裁?再说…我杀了Howard Stark,没有吗?

 

“除非,你在冷藏室里做了不该做的事。”Stark看他的眼光一凛。

“没有。”他说。

 

“你没在里面抽大麻?吸白粉?跟Wanda亲热?”

“什么?”一件也不可能。

 

“那你是怎么撞到头昏倒的?”

Bucky想了想。“我不知道。”

“说得轻巧。”

“对不起,”Bucky犹豫地说,“我,呃,连在这里工作都不记得。”

 

Stark责难的表情转为你骗谁呢。“我很怀疑工伤保险包括失忆。”他小心地撕了张创可贴按在Bucky前额上。“好了,完好如新。所以你干到下班没问题。去洗手,然后把冷藏室的地板擦了。”

 

Bucky站起身,迟疑不定,“那,我什么时候下班?”

 

“二十分钟后。”Stark说,“拜托,别再扮失忆了。老天爷啊,你说话越来越像Barton了。”

 

“好的。”Bucky应道。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回答,反正他习惯了记忆中有大片空白需要慢慢填补。不知道我的笔记本还在不在,他心里想着走到柜台后。现在正是用得上的时候。

 

“出了什么事?”Wanda问道,一边急急忙忙做一杯冒热气的卡布奇诺。她只有一点点口音。“Phil!”她高声叫道,随即转向Bucky,“你去拿焦糖,一去就没回来。”

 

“他一准是蹲大号去了,我说对了吧?”Clint在浓缩咖啡机的轰鸣中大声说。他冲Bucky咧嘴一笑,俨然一语中的。

 

“别嚷嚷那个,”Wanda拍他的胳膊斥道。“你知道他最喜欢的人随时要进来了。”

 

最喜欢的人?是说Steve吗?“我摔倒撞到头,”Bucky说。“拖把在哪里?”

 

“呃,你身后?”Clint伸手一指。

 

“谢谢,”Bucky把插着拖把的黄色水桶拉到冷库。地上不过两滴血,没有什么需要清理二十分钟的狼藉场面。他没再去问人,自己在后面的仓房里找到水池倒掉污水冲洗水桶。还有富余时间,他伸手到牛仔裤——看起来就像他被冷冻时穿的那条——兜里,摸到一个钱包。

 

他驾照上的名字仍是James BuchananBarnes。地址是布鲁克林。他略松一口气,大概可以找得到自己的住址。不过这是张摩托车驾照。

 

好吧,至少他会骑。门口也未必有不只一辆摩托车。

 

“喂,”Wanda从拐角探头出来低喊。Bucky连忙合上钱包塞回兜里。“你那位来了!”

“我那位,”Bucky说。

“他前面还有一个人,Clint正在拖延时间等你出去。快!”

 

Bucky迟疑地跟随Wanda来到前台。他不知自己期待看到的是什么人。应该是Steve。必须是。但既然Bucky成了正常人,Steve会不会还是那个时刻需要他救驾的小豆芽?还是会穿着美国队长制服站在那里?

 

结果就是他最后一次看到的Steve。半敞的蓝色夹克,卡其裤,排在队中低头看表。

 

Clint抬眼一看,当即结束和中年女顾客的调情闲侃。“你来吧,伙计。”走开一边让Bucky接待Steve。

 

“嗨,Steve。”Bucky压低声音说,希望Steve能明白他想表达的无限疑问。Steve一向明白他,即使在他不明白自己的时候。

 

所以他全没料到Steve只是茫然地看着他。“嗨,”他说。两人面面相觑一阵,Bucky还没想好他是否应该直接问Steve这到底是怎么回事,Steve说,“噢,我要一份三倍venti豆奶拿铁不加奶泡。”

 

Bucky茫然地回看他。这都什么词啊?他笨手笨脚抓过纸笔,“呃,你能重复一遍吗?”

 

Steve没有回答,而是斜眼一瞥,“你的头怎么了?”

 

“摔了一跤,”Bucky说,拿好笔准备记录三倍某某拿铁。

 

“你没事吧?我是说,”Steve轻笑,“你通常知道我要点什么。”

 

“我知道?”Bucky摸摸脑袋。不像有脑震荡,他不该会失忆。但话说回来,他也不该在这儿,在一间咖啡店里卖咖啡。一切都莫名其妙。“对不起,我没想到摔得这么严重。”

 

“你需要去医院吗?”Steve问,“我可以送你去。我的车就在外面。”

 

Bucky眯眼看向窗外。门前有辆摩托车,想必是他自己的。还有一辆蓝色大众甲壳虫。他记得那辆车。狭窄的后座。Sam。

 

还是不对劲。

 

“你在布鲁克林为什么需要开车?”他问。

 

Steve看看窗外,再看Bucky头顶的菜单,最后眼光回到Bucky脸上。“因为……我们不在布鲁克林。”

 

Bucky再往外看。当然那些楼他都不认识,这年头没有他认识的地方。看着像是个城市。他的驾照写着布鲁克林。

 

“哎,我说,伙计,”Clint走过来,“你还是回家吧?Wanda和我可以给他做咖啡,好不好?”

 

Bucky转头对多管闲事的家伙怒目而视,但他的怒气主要源于这个一团浆糊的局面。“我倒是想回家,”他咬牙切齿地说,“如果我知道在哪儿的话。”



13 Jun 2016
 
评论(20)
 
热度(291)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