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冲锋年代 Targeting(美式足球AU)第二十五章(上)

题目:Targeting
作者:queenmab_sherzo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十五章 冠军决赛

双方队长在中线上照面。在涡旋的风暴之眼,黑红与蓝白交融成瘀青的沸腾人海的中心,Steve与Bucky劈面相对。仍然没有护目镜,禁锢在面甲铁棱背后凝滞无神的眼睛令人触目惊心。头盔阴影幢幢,脸颊上又涂了墨线,看不出Bucky是否仍有黑眼圈。Steve的视线移向他的左臂——漆黑沉重的支架与套袖掩盖着伤疤、秘密和深嵌骨骼的钢钉。

“这边是正面,”裁判举起纪念币向众人展示。“这边是反面。”又有什么关系。

Steve瞟向Bucky,后者从低垂的眼睑下冰冷地瞪着他。Steve的心怦怦乱跳,他看看裁判,再看Bucky。那样的眼神。

“队长?”裁判叫道。

Steve的视线凝注在Bucky身上。“是,裁判。”

“作为排名较低的球队,由美国州立大学猜硬币。”

“是,裁判。”Steve应道。两眼一眨不眨,一眨不眨,直直盯住Bucky的眼睛。他想起毕加索的蓝色时期,想起寒荒之野,胜负人心,露点,想起那双眼睛近到亲吻之际的模糊形影。多么神奇,他想,那一切的汇总,最终指向这一刻,悬浮在五十码线上,在过往与外来之间的崖岸。

他看到裁判在他左侧抛出硬币,他右侧的Isaiah Bradley绷直了身体。

”正面,”Steve说,声音清朗如白日。

是反面。Steve冷冷一笑。

又有什么关系。龙卷风把一座房子夷为平地,而左邻右舍毫发无伤。都没关系,除非计分牌上是一连串零蛋。

“东南州大赢。你们要开球还是回攻?”

Bucky目光炯炯,却不答话。

他旁边的球员尖声答道,“我们推迟选择。”

吸气间Steve仿佛闻到两个月前在零下严寒中开球时的气息。如冰碴直戳鼻孔。Steve Rogers对东南州大深恶痛绝,对Pierce、Rumlow和他们丑恶的严寒。他们总是推迟选择。总是让防守组先登场。对他们那完全不是劣势。

“你们向哪边开球?”裁判必须问。

Steve只能控制住不眨眼。Isaiah替他作了回答。

裁判的声音仿佛来自远方。“友谊第一,小伙子们。”

不等Bucky有机会逃避,Steve疾冲上前跟他握手。抓住他的手往前一拉,两人近得头盔碰在了一起。

“冲我来,Buck。”他说,从牙缝里挤出的声音。Bucky死死瞪着他。

“就这一场,“Steve说,“做你必须做的,但都冲我一个人来。”

Isaiah把他拉了开去,“你给冬兵下饵呢?”他叱道。

Steve没有回答。比赛前他最后看到的是Bucky的眼睛,眼球周围映出燃烧的光影,红与蓝的交映。一切都是红与蓝,人群,球衣,Steve喉底灼烧的焦热,四肢百骸中奔涌的血流。

开球之前,球场的世界像曝光过度的胶片,苍白而模糊。草坪仿佛很远很远,所有人——Sam,Isaiah,Bucky,Steve——还在大气中氤氲凝结,成云,成冰,成为闪电与雷霆,在失重的寒冷中漫无目的地飘浮。

然后一声哨响,整个球馆随着开球的狂奔而震颤。当Steve率队上场,犹如一头扎下大地。上帝,太美妙了。Steve的每个细胞与人群的欢呼共振,乘着浪头拍打海礁。他陶醉在那种舒爽当中,开闸倾泄的激流,指尖到指尖,头颈到脚底。

双方列队待发。Steve Rogers稳踞进攻线之后,Bucky Barnes在他对面弓身就位,目光平视,仿佛有一道刺丝网缠裹全身。Steve吸一口气,扫视对方防线;呼出,再度检视;吸气,分析Bucky的弹道轨迹。他一向有着不可思议的准头。不似凡人。

不带人性。

防守强侧的Bucky浑身透着危险气息,犹如一头已然锁定猎物的猛兽。Steve叫了一个阵型,鼻腔的高音似乎整个城市都能听见。

Johnny Storm跑向既定位置。Isaiah向左侧移动寸许。Steve的微笑已到唇边——另一个声音从对面阵中炸响。

“желание."

东南州大的防线随之一抖,然后迅即移位,与美州大的进攻阵型针锋相对。

人群的噪音和Steve血脉中的搡动同时定住了一拍,如车轮滚过地坑,如留声机的指针刷地一跳。

“布鲁克林!”Steve喊道,一边努力分辨防守的变化。Bucky一动不动。“72布鲁克林!“

Isaiah向后撤出Steve的视线。这一攻的时间点点滴滴地流逝。

“Семнадцать,”Bucky金属般的凛厉之声,如利刃切开球场的噪音。他仍然一动不动。他知道些什么?

“强侧!”Steve再喊,“72强侧!”然后低声自语,“来呀,Buck,动一下。”现在局面已经僵死,数秒眼看将尽,而Bucky还是不动如山。“72!开球!”

刹那间十一名进攻队员同时启动,东南州大潮涌而上将他们吞没。Steve闪过一名线卫,另一个长腿角卫却已冲到面前。谁家有用角卫打闪击的?发了疯了。Steve只得扔球出界。

聚商时Ice狠狠拍了下Steve的肩膀。看他的表情就好像有人叫他把橄榄球打个礼包缠上缎带送给James Buchanan Barnes。“防守阵型是他叫的!”

“我听见了。”Steve没好气地说。

下一攻是Bruce Banner叫的阵,阵型需要多一名近端锋。Sam Wilson骂骂咧咧快跑下场换人。双方再次列队,Bucky顶在争球线上。“Рассвет,”他说,声音不大,却似贯注了万伏高压。“Рассвет,”又说一遍。

防守线围绕Bucky Barnes重列。

Steve刚拿到球,Bucky已如闪电劈面扑来。Steve能做的只有不要丢球,不要丢球,牢牢抱住。

两人挣扎起身之后,Steve跨上一步插在Bucky和他的队友之间。“我觉察到某种怒气,Buck。”

“要赚飞机票。”

“—哦?”

Bucky耸耸一边肩膀,脸色平淡无波。“据说我们要去纽约。”

一名裁判插入他俩之间,急急忙忙想把两人分开。笑死人了。“好了好了,小伙子们——”

“你管那叫打倒?”Steve当裁判不存在,“那可不值一张飞机票,连一加仑汽油都不值,Buck。”(1)

“你想知道你在地下躺了多久吗?”

“我压根没感觉。”

Bucky嗤道,“那就再来。”

“小伙子们!“裁判已经气急败坏,以为双方马上要大打出手了。“回去打球!”

Bucky呲了下牙。Steve对裁判夸张地敬个礼,转身去和队友们聚商。

Isaiah一把抓住他的袖子。“Barnes知道你的口令吗?”他质问道。

“不,”Steve说。感觉自己好像在笑。知道不该笑,也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笑。反正有也收不住。“不,他就是那么强。”

的确如此。下一攻,Isaiah跑了没几步就被Bucky扑倒在地。开场不到两分钟美州大已不得不弃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东南州大率先得分。发生得很突然,发生在第一节末尾,发生是因为Pietro Maximoff速度太快。

Steve是这么说的,站在场下看Maximoff和他的队友们在端区里庆祝。

Sam哼了一声抱起胳膊,“打赌他在床上也泄得一样快。那浑球。”

Steve挑了下嘴角。没有真笑,因为东南州大的名字下面亮起一个大大的7,他和队友们正仰头看着它。

Ice走过来撞一下他的肩膀,“现在怎么办,队长?”

“上场打球,”Steve说,“要想赢先拿个达阵再说。”

一声哨响,第一节结束,他们以7分落后开始第二节。美州大进攻组上场,Steve对队友们说,“轮到我们了。”

“轮到我们了,”Sam应和道,大家各就各位。

第一档,Steve传给Johnny Storm,推进九码。那以后开始步履维艰。Steve脑子里甩不开那张名单,名单上的三个名字。

"72! 布鲁克林!"
"Девять."
"曼哈顿!"
"грузовой вагон.”

每一个俄语音节犹如一枚铁环,环环相扣,像一道锁链缠住Steve的手腕。他终于明白了那是俄语——Bucky在用陌生而凶悍的语言指挥他的部队。其中想必有某种章法,但这个Bucky是一个谜团,即便是Steve也无从破解。他每次开口,坠落的音节如同煤砖砸碎在水泥地上,防守组随之移到东,又移到西,Steve无法参透其中的奥秘。他凝神细听,企图记住俄语单词,寻找重复的音节,但那些口令太过迅疾尖锐,都随着风从他耳边掠过去了。

结果还是没轮到他们。

美州大进攻组像一辆没油的老爷车,靠着一缕油烟,一颠一停地往前蹭。

Isaiah一次又一次撞在人墙上。好比攻城槌,每次猛冲能撞掉些许碎石,却怎么也攻不破城门。Sam Wilson和Johnny Storm跑到哪里都有人包夹,Steve不愿让他们陷入更危险的境地。而Steve自己,海斯曼得主Steve Rogers,在铜墙铁壁的防守面前一筹莫展。他只能反复作防护短传,每次推进微不足道的距离。东南州大的球衣无所不在——Bucky无所不在——Steve每次出手,对于Bucky就像打开的书,他总知道是在哪一页。

Bucky当然知道Steve要掷向哪里,如何投掷,几时出手。Bucky全都见过。从小到大他都是Steve的头号目标。你怎能丢开一生的记忆,怎能抹去曾经共度的年年月月、分分秒秒,又怎能放下你牢牢攥握不愿放弃的东西?

于是整个上半场都是一码两码地往前捱,美州大就没有一次连续拿下过两个第一档,简直是丢人现眼。他们号称有全国第一的进攻,而得分的却是东南州大。

Steve为那些短程推进拼尽全力。承受擒杀。扔球出界。闪出界外躲避冲撞。

"желание."
"ржaвый."
"Семнадцать."

Steve要疯掉了。Maximoff又跑出一个达阵。

是Clint Barton挽救了他们。他在压力下沉稳如山,上半场就踢进了4个任意球。全靠了他才能咬住比分,他们带进更衣室的12分都是他的功劳,全靠了他,14-12的比分还不至于太难看。

“你是我的偶像!”Steve在人群之上大喊,在去往更衣室的甬道里大喊,务必让Clint和所有人都听见。“天杀的Barton,你特么是我的偶像!”

Clint指指耳朵耸了耸肩。Steve抓住他两边肩膀跟他脸对脸,让他看清楚自己的嘴唇运动。“你是我的偶像。”

Clint苦笑一声,“我们不能总用任意球换达阵,“他说,声音太小了点,因为人群的噪音对他不存在。“兑换率太屎了,队长。”

可不是。

回到更衣室,Steve坐在他的储物柜门前的板凳上,两名助教围着他,一个按揉他的投球臂,另一个检查他脚踝的绷带。Sam Wilson趴在他前面的地上作伸展,呲牙咧嘴呻吟不已,另一名教练掰弄他的脊柱。

“你那位真够快的。”Sam闭着眼说,“块头又大。简直不可思议。”

“你比他更快,Sam。”

“那是,“Sam嗤道,“可是每次我还没开步他就知道我要往哪儿跑。”

Steve哼笑一声——那种不会翘起嘴角的笑。那是他所熟悉的Bucky。他比以前更壮、更快也更强了,但Bucky一贯善于阅读进攻,就好像对方的阵谱是低幼读物。

就在这时Bruce Banner向他俩直冲而来。

“你们俩是怎么回事?”Banner教练脸色躁狂似火,声音冷冽如冰。

Sam睁开一只眼。Steve瞠目结舌。

Banner先对Sam开炮,“就好像你从来没练过跑线似的。他根本没法传给你,如果你总有两人包夹!还有你!“他腾地转向Steve。“你知道足球场有100码吧?”

“是,教练。”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告诉你,你不用每次只传4码。”

Steve无法否认。他也体会到了,那种憋气的感觉,一码一码僵硬地往前捅。“他们的防守太猛了,好像从来不会累。”他嘟囔道。

“是吗?“Banner教练冷眼看他,“还是Barnes一叫阵你就着了他的道?”

听到Bucky Barnes的名字,Sam睁大了眼用肘支起身。

“我没有着他的道。”Steve说。

“没有吗?“Banner眉毛一挑,“我们没时间在边线上磨蹭,只因为你沉浸在过去不能自拔。”

“我没有着他的道。”Steve清清楚楚再说一遍。“但我们准备了好几周,教练——看了他十几场比赛的录像——他从没这么做过。”

“还是同一个东南州大的防守,我们早研究透了,Rogers。”

“但我们每动一动他们都会相应变阵!”

“我实在没地方可跑,教练。”Sam也摇着头说。

Banner深吸一口气,强压脾气。“听我说,”他的语气放柔了一点,只一点,抓着战术手册的指节都已泛白。“你只要放松。你需要相信自己,相信队友。Barnes是在搅乱你的脑子,就这么回事。你只要打你自己的球。”

”他没有——他没有搅乱我。”这句话听了太多次,说出来反而打了磕绊。“他有他的章法。他在阅读我们的进攻——Sam跑不出空当是有原因的!”

“打你自己的球,Rogers。”Banner还是那句话。

Steve的牙都快咬碎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拖得太久大家可能都忘了,22章他俩的短信聊天:
Steve:你回过纽约吗?
Bucky:没。太穷
Steve:你可以把我狠狠打倒,只要能赚够去纽约的机票
Bucky:天哪Steven


08 Sep 2018
 
评论(21)
 
热度(153)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