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冲锋年代 Targeting(美式足球AU)第二十三章(下)

题目:Targeting
作者:queenmab_sherzo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到家门口,Steve心头立时升起不祥的预感,焦虑的火花从脊柱底部往上蹿。他瞥一眼Sam,后者也是满脸狐疑。两人都没有开口。

Steve看到的第一件东西是一辆扎眼的跑车,如盘踞待发的豹子,漆黑锃亮的车身,血红欲滴的轮轴和内饰。

“你认识什么人开科尔维特的吗?”Sam小心翼翼地问,”或者是开的…战斗机?”

“没有,”Steve说着停车熄火,“我不认识。”

两人对视一眼——共同面对——随即开门走下Steve那辆一时间显得相形见绌的挑战者。

随后映入眼帘的是台阶顶层佝偻独坐的人影,耐克运动衫仿佛散发着金属的冷雾,似真似幻。Steve知道那是谁,走到台阶底下尝得到腾上嗓子眼的心跳。“嗨,Buck。”

那人头都没有抬。

Steve惴惴地回头看一眼那辆庞然踞立的跑车,暗色车窗犹如鬼影幢幢。Sam对上他的眼光耸了耸肩,Steve仿佛看到他肩膀上的弹簧紧绷起来。他转身面对台阶,向前跨一小步。

“Bucky?”

Bucky一声不响,毫无预警地一跃而起。Steve反应不及,只听得喀嚓一声,Bucky的拳头已撞上他的颧骨。

Steve踉跄后退。

他的感官是渐次恢复的。

首先,是空气——寒冰一般灌满口腔——把他从混沌中唤醒。

然后是他的鼻翼在寒风中火烧般灼痛。

随即是两耳的轰鸣,震荡的铜声如教堂的撞钟。余响弥散,Steve开始听到争吵的人声和背景杂音。

这时才有了痛感:疼痛从他的右边脸爆炸开来,像飞溅的碎玻璃下漫延的液体。

当他的头脑清醒过来,抬起头看到的是Sam的后脑勺。

“滚开,Wilson。不关你的事。”Bucky的声音。

“你冷静一下不成,冬兵?!”

“让开。”Bucky企图推开他,Sam趁机抓住他两只手腕。

“你何不告诉我们是怎么——”

”你丫什么毛病,Steve?”Bucky压着Sam的胳膊冲Steve吼道。

看到Sam和Bucky动起手,Steve的心登时跳出了嗓子眼。顾不得眼窝里剧烈的抽痛,他上前拉架。短促的挣扎和一连串花式咒骂之后,大家发力推开,张着手各自警戒地站成三角。

Steve终于得以好好看一眼Bucky。他恶狠狠地瞪着Steve,犹如钢琴底部钝击的铜音,那种足以把人逼入坟墓的眼神。

而Steve全没注意。他看到的只有从Bucky鼻梁扩散开的大片深紫,两只黑眼圈,左边乌青,右边苍黄。他的头发在脸边晃荡,却遮不住任何一处毁伤。

“哦上帝,Bucky,”Steve低叫,“出了什么事?”

“滚你的蛋,就好像你不知道似的。”

”我是不知道,”Steve坦白地说,“怎么回事,我—”

“我早该知道你管不住你那张嘴!”Bucky狂喊。

Steve绞尽脑汁却还是一头雾水,就像从悬崖飞堕而下,一边摸索降落伞,手指被伞绳绞成肉酱。他求助地看向Sam,后者看起来和他一样不明所以。

Bucky把他的手机直戳到Steve鼻子底下,屏幕上的头条新闻登时占满他的视野。

东南州大接受调查

“调查什么?”Steve嗫嚅地问。

Bucky挑了挑眉不予回答。Steve继续看下面的副标题:Pierce及其下属隐瞒伤病,将受NCAA重罚

Steve眼窝的抽痛扩散到两边太阳穴,大平原的凛风在他耳中呼啸,把他的脸刮得生疼。一切变得纤毫毕露的清晰。

他企图读那篇新闻,眼睛却无法聚焦,只看到散落的只言片语。

“Steve Rogers爆料…未能报告球员伤情…重金罚款…采访了队医…曾治疗Barnes的肋骨骨折和头部创伤…错过训练…不为人知的严重伤病历史…NFL选秀身价暴跌…”

“身价,”SteveSteve茫然地念道。

Bucky的干笑好似在铁皮上刮擦。“你看到关键地方了,”他把手机收进口袋。“怎么样?现在人人都知道我是残次品了。”

“可是…你不是…”

“闭嘴!”Bucky喊道,“就这么一次,闭上你那张大嘴巴!你还不明白?我错过的每一次训练,每一次肌肉拉伤,每一次骨折,每一针止痛药——本来都没人知道,直到你满嘴跑火车!”

“什么叫没人知道?”Steve怎么也想不明白,Bucky左臂的庞大支架,他每一次一瘸一拐走下场,他带着重伤打过的一场又一场比赛。显然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告诉我——你说你一周都没训练。你告诉我你断过胳膊,还有肋骨。就在几周前——你告诉我——”

“是,Steve,我告诉了。”Bucky打断他,每一个音节都恨不能把Steve劈成碎片。“因为我以为你会在乎。我以为我可以信任你。”他双手插进头发,绝望地摇头吼道。

Steve去过一次芝加哥动物园,市中心那家免费的。他看到一头美洲豹,在笼中走来走去,时不时低声嗥叫,呲着尖锐的牙齿,对周围的游人视若无睹。就像此刻,Steve想,此刻的Bucky正是一头烦躁不堪的笼中困兽。

“天杀的,Steve,”Bucky喃喃地说,每一个字像被锯子撕拉得支离破碎。“我现在还能做什么?”

“你说什么啊?”Bucky的声音有多硬,Steve的就有多软,像被撕裂的棉花球里细密的纤维,“你做什么都可以,上帝,你是那么——”

“别自欺欺人了,”Bucky喊道,“我只能这样了,这就是我的全部。我把其他一切都搞砸了有没有?我就只会打橄榄球。”

“不是这样的,”Steve斩钉截铁地说,“不要那样说。你很幽默,又聪明,还有——那个——”

“没词了吧。”Bucky呲牙冷笑。

“Bucky,相信我,我根本没法——”

没有任何词语能够描绘暴风雨后闪耀的阳光。

“这是我所有的一切!”Bucky的嘶喊像火柴划过粗糙的纸壳。“我唯一能做的事!”

Steve无言以对。他脑中天旋地转,无意识地抬手抚上鼻梁看有无流血或骨折。貌似还是完好的。

Bucky直直盯着他,面无表情——突然毫无理由地,暴出一声野猫般的尖笑。

“可不是…太棒了,”他哑声说,“棒极了。操。我唯一能做的只有打人。”

“这项运动就是这样。”

“我差点把你打昏过去,Steve!”Bucky叫道。Steve愣了一下才明白他说的不是刚才这一拳。“你躺在地上半天一动不动,然后下场那么久。那都是我的错——你——”

“Bucky我没事的,我保证我没事。那天晚上的事我一点都不记得。我很快就站起来了—“

“你什么?”Bucky身子一晃,只得抓住栏杆保持平衡。他看起来像肚子上挨了一记重拳。“你不记得?”

“只是不太清楚。我第二天就没事了,一点都不——”

“哦上帝,“Bucky说,起初是喃喃自语,最后变成雷霆怒吼,“你不记得!那不是闹着玩的,Steve!”

“不是你的错。”

“我就只会伤人。”

“你也受了伤的!”Steve喊道。他感觉要疯掉了,为什么别人都不能明白?“老天爷,看你的脸!”

Bucky摊开手露齿大笑,像一只展翅欲飞的兀鹫。“这个?我的脸?跟Peter Parker能比吗?”

“你是个好球员,Bucky,那不是罪!”

“我的球技就是伤人!东南州大知道,知道怎么把我派上用场。他们给了我机会,而我是怎么回报的?我泄露机密,害得他们被罚款几十万。”

“东南,操他的,”Steve差点喊破了嗓子。“东南州大是个混账地方,Bucky,你知道的。他们把你往死里用。是他们在伤人,也伤害你。”

Bucky向着门廊的立柱狂挥一拳,骨节击在陈旧的木头上一声钝响。“他们是唯一肯给我机会的人。没有他们我什么都不是。“

“不是这样的——”

“然后呢,Steve Rogers?你又把它夺走了。”

Bucky打在门柱上的拳头犹如直击Steve的胸口。“我发誓,我没有——”

“没有Alexander Pierce我就不会站在这里,”Bucky继续说,”只有他肯收留我,给我一个前程。可是现在——现在——”

“Alexander Pierce是个恶棍,你知道的!”

“告诉你!”Bucky狂吼,“我也是!”

“我不相信,”Steve说,他的世界在滴血。

“这是现实,Steve。就是这样,我就只有橄榄球,现在——现在——”他哽咽得说不下去。“现在我连那也没有了。”他喘着气,仿佛在深渊中挣扎即将没顶。“没有人会——选我——没人要——我连——走路都走不直——喘不上气——”他急抽了几口气,跌坐在台阶顶上,满头大汗浑身发抖。

“Bucky,老天——”Steve冲上前去,握住他的两肘让他镇静下来。Bucky胸口剧烈起伏,太多的氧气,犹如高压电流,足以摧毁变压器让电路板熊熊燃烧。

Steve说,”让我帮你。”

Bucky答道,”你帮不了,Steve。”苦涩的言语吹散在冷风中。“你解决不了——这个。”

“求求你让我帮你。”Steve反复地说,倾尽他所拥有的、可以失去的全部。他只想帮助Bucky,不惜任何代价。

“你要怎么样?”Bucky喘道,“再去嚼舌头?”

“我会—”

Bucky咬牙切齿地说,“你想知道我所有的秘密?”

“什么?” 

“我一年没理过发,”Bucky冲口而出。“不能长太快。”

“…你什么——”

Bucky的瞳孔张得老大,胸口起伏。他滔滔不绝说下去。“有一次我开车压到一只猫,在冬日堡。我带它去看兽医但是——已经没救了……我坐在车里哭了半小时。训练迟到挨了一通好训,但我不能告诉他们——我不知道怎么——”

“我不在乎——”

Bucky猛力从Steve手里挣脱出来。“去年圣诞节Pietro托我照顾他的金鱼。它死了,我另外买了一条充数。到现在也没告诉他。“他的眼光变得迷茫不定。他转头看向远方,仿佛突然意识到什么。“哇,我害死了很多动物是不是?”他狠狠瞪向Steve,“我打赌ESPN可想知道这个了。”

“那不是你的错,Buck,别再——”

“我有的是秘密,Steve?你何不全给我抖出去?”他仰天狂笑,“我在外头约炮都是用的假名。我喜欢洋基队。我有蕾哈娜的所有专辑。”

“求求你,我不——”

“这还不是我最大的秘密,Steve Rogers。”Bucky跨上一步一把拽住Steve的前襟,把他拉过来两人脸对脸,近得Steve能数出他的牙齿。

“你什么意思?”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深夜的电话,短信,乔治·修拉,高中校队的更衣室。热巧克力,稍纵即逝的隐秘微笑,Steve最需要时伸向他的手。亲吻,不止一次,从昏暗的旅馆房间到宝光晶莹的圣诞街灯下。

当Steve终于站开去看清全局,岁月的图景变得一片清明。奇异的平静笼罩在心头,他意识到——这一切一点都不意外。

“算不上秘密,Buck。”

Bucky唇边爆出一串狰狞的笑,”是啊,再也不是了,既然你管不住你的嘴。”

“我没有——”

“去吧,开你的新闻发布会去。”Bucky啐道,犹如扣动扳机。”告诉他们。告诉他们James Barnes曾经爱过Steve Rogers。这可是猛料。没关系,反正也没有NFL球队肯要我了。”

瞄得又准又狠。

说罢掉头冲下台阶。

Steve只想挽住他,想到的第一个念头脱口而出。“为什么是’曾经’?”导火索一旦点燃,他全身焦热如焚,”你,现在还——?”

Bucky蓦然停步,转身直面Steve。“不。”

他的视野变得模糊——眼前的Bucky是一团漆黑狂怒的涡旋——Steve不知道那是眼泪还是疼痛的反射。熔岩似的烈焰升腾,炙烤他的喉咙、耳朵、眼底。他又气又怕,两种情绪纽结在一起,灼烫煎心。

“那你为什么吻我?”

从Bucky僵直的目光中,Steve读懂了他的跑车。空洞的漆黑,瘀伤般的暗红,煞亮的车头灯,刀锋一样尖锐的车后杠。

Bucky的回答冷硬如石。

“为了搅乱你的脑子。”

他的车轰然发动,沿寂静的小街尖啸而去。Steve望着它从视野中消失,许久许久,轰鸣的车轮仍在他胸中震颤碾压。



25 Feb 2018
 
评论(21)
 
热度(192)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