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冲锋年代 Targeting(美式足球AU)第二十三章(上)

题目:Targeting
作者:queenmab_sherzo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十三章 冬兵

冬天是贫乏的季节。阳光,温暖,活力,色彩,一切都贫乏得可怜。冬天从枝头偷走树叶,从草叶间偷走露水,以及街道,玻璃,和人的皮肤,所有的润泽都荡然无存。人们可以穿起里外三层,硬着头皮抵抗寒冷,但火烧得再旺也温暖不了不存在的东西。

亲吻Bucky Barnes是Steve此生做过的最好也最糟的一件事。那是惊涛骇浪中的救生圈,摸到了却抓不住。那是天恩,是束手的无奈,美丽而残忍。如同黄铜镶边的屋檐,在阳光下灿烂如火,随即在大雪中湮没无踪。与Bucky在圣诞前夜一别之后,Steve看到镀金镜框都觉得冷气森森。

都是冬天惹的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ucky
Pietro叫我这次别把你揍出翔来

Steve Rogers
替我谢谢他。我想是吧

Bucky
他说要揍也等我们进了NFL

Steve Rogers
好吧那他得叫你们教练也悠着点

Bucky
哈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teve的手机连响两声,他知道是电话不是短信,不禁皱眉。没人会打电话给他。

他从窝着的沙发上站起身掏出裤兜里的手机,一眼看见屏幕上不停闪烁的Bucky,Steve霎时体会到了什么叫心花怒放。

Eli的声音穿破他的白日梦,”谁啊,看见名字就让你笑得像朵花似的?”

Steve抬头惊见沙发另一头Eli和Isaiah两双竖得一模一样的眉毛底下一模一样睁圆的眼睛瞪着他。

“我猜得出来,”Isaiah暴喝一声突然站起,Steve吓得差点摔了手机。他跟Steve脸对脸相距咫尺,咬牙切齿地说,“Barnes是故意搅乱你的脑子,Steve。你上了他的套。”

“Ice——”Eli开口劝阻,Isaiah身子一拧拂袖而去。

Steve目瞪口呆,看看Eli再看看自己的电话——还在响,但马上就要切入语音信箱了。他张开嘴,焦急惶恐手足无措,就像踩到狗尾巴却不知如何道歉。

“我——”

“接你的电话。”Eli低声安抚地说。

Steve手忙脚乱按下绿色按钮,生怕赶不及。谁知道Bucky还会不会打回来,会不会留言,他打回去又会不会接?谁知道他为什么会打电话来?

”喂,”Steve投给Eli满心歉意又不知所措的一眼。“嗨,我在——稍等一下,Buck。”

Steve往门口蹭,等到Eli做出赶人的手势才转身离开客厅,三步并作两步窜上楼梯,地板一路吱呀抗议。回屋闩上房门,Steve终于长出一口气,“Bucky,嗨,怎么样?”

“噢,现在你有空理我了?”

“…对不起,我不是——”

“没事,逗你玩的。”Bucky说,但Steve还是将信将疑。电话里的声音比平时更显低哑,犹如从漆黑的谷底传来,带着荒野的杂音。

“好吧。”

“一切还好吗?”

“是,挺好的。”Steve听到自己尖锐紧绷的声音不禁一抖,“我是说,我的室友看样子要揍我,但除此之外。”

“你室友是谁?”

“呃,Isaiah Bradley。”

“Steve你搞什么,”Bucky吼道,“只有你会去惹那家伙,块头吓死人。”

Steve仰倒在床上哈哈大笑。“你知道我的。”

“他气什么?”

Steve吸一口气,“这个——我们没打架。”但愿如此。

“需要我过去劝架吗?”

“需要什么?”Steve脑海中蓦然浮现出他们高二那一年——

“就像高二的时候,”Bucky说,“怎么着,你都忘了?”

Steve的心砰砰乱跳。

Steve一向脾气火爆,而Bucky一向了解他。高二之前的暑假他俩立了个约定:任何时候在学校里看见有人打架,他俩都要出手阻止,除非被警察抢了先。这样一举两得,既减少校园暴力,又让Steve的脾气得到健康的纾解。相对健康。

他想不到Bucky会记得。

“不——没有,”Steve结结巴巴地说,“我只是——我没想…”

“你出拳头之前从来不想。”

“不是那种打架。”Steve说出来连忙改口,“根本就没打架!”

“最好是没有。”

“我还是很欢迎你过来的。”

电话另一条传来一阵杂音,可能是Bucky的笑声。他只说了“是”,短促的音节犹如投入深井的石头。

“你有车吗?”

仍然只一个“是”。

“你应该过来,”Steve说,斩钉截铁而又惴惴不安。Bucky没有立刻回答,沉默的分秒在Steve的血脉中搡动。

“我的车不省油。”

Bucky在布鲁克林时并没考过驾照。当然Steve也没有。住在城里不值得费那个劲,当你日常的去处都在步行距离之内,想去远处只需坐火车。

搬到伊利诺伊不到一个月,Steve就考下驾照买了车。这是刚需。再说,他喜欢他那辆道奇挑战者。个性十足,又不致让他破产(作为名校甲级运动员的秘密福利:压根不用为贷款操心)。

Bucky大概是在威斯康星拿的驾照。也许是得克萨斯。Steve试着猜想他有辆什么车。费油的车有很多种。可能是越野车,未免有点老气;或许是皮卡,那也太老粗了;再不然是辆破老爷车,可又不值那些麻烦。

越想越是好奇,但沉默了这么久,已经问不出口。于是Steve把荡在床边的双腿收拢盘起,问道,“你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Buck?”

“不能就问个好吗?”

“可—以…”Steve慢吞吞地说,不由自主想藏起嘴角漾开的微笑,仿佛Bucky就在眼前。“但是发个短信就能问…”

“我以为你会想听到我动人的嗓音。”

“你认为你的嗓音很动人?”

“你穿的什么,宝贝儿?”

这下Steve彻底不行了,咯咯笑着滚倒在床上,脸埋进枕头。自己的笑声堵住了,他隐约听见另一边Bucky吃吃的笑。

“所以,”Bucky笑完了清清嗓子,“我就是——训练怎么样?”语气是刻意的轻描淡写。

Steve顺着他说。“训练不错。我们在练三叉戟阵型。”

久久的沉默。几秒钟过去Steve开始担心电话切断了,随即听到背景杂音和衣袖窸窣。

“你说真的吗?”Bucky半晌问道。

“不是,Buck。”

又一阵沉默,这次短得多,然后是,“操你丫的。”

Steve哼哼直笑。

电话另一头传来一阵丁零当啷和隐约的人声。Bucky说了句俄语,声音囫囵不清,像是电话扣在肩膀上。远处有人应答。

听到Bucky说另一种语言在Steve心上狠狠捏了一把。油然而生的渴望,犹如褪色皱褶的老照片,对一个他从未涉足的地方怅惘的思念,想象中的古老小城,有着鹅卵石街道,青藤缠绕的钟塔。

“Steve?”

藤蔓缠上了他的喉咙,梗塞他的嗓口。

“噢,”他好不容易说出,”现在你有空理我了?”

Bucky吐出一口气,半是叹息半是轻笑。“是啊。”

“有什么事,Bucky?”他的声音低柔,贴着枕头震颤。

“教练给了我名单。”

Steve的笑容僵在脸上。他坐直起来全神贯注,“那个名单?为了决赛?”

”三个名字。”

Steve用三根手指揉搓床单角。“让我猜猜。”

“是说,那个,不只是我。”Bucky冲口而出。

“什么意思?”

“我是说,我不想伤害任何人。”他的喘气声在电话里呼呼作响。“但我阻止不了其他人。”

Steve脑海中勾画出一幅静态截图,黑白两队,Sam Wilson,Isaiah Bradley和Steve Rogers身上贴了靶子,十一名对手的狙击枪对准他们。十名,如果Bucky置身事外。如果他能够置身事外的话。

犹如冰冷的水沿后颈淋下,Steve意识到那张名单的意义——对于他,以及对于Bucky。

“做你必须做的。”Steve说,“我们能保护自己。我能保护自己。”

“我不是必须伤你。”Bucky说,好似自言自语。“这是最后一场了,你知道?我从来没想过能够脱身,但现在——全国总决赛,就在一周后。然后一切就结束了。我可以脱身,也不一定……但有NFL选秀,总有机会,你知道。”

他喃喃说着,有如祈愿,仿佛是他想要Steve明白他生活中所有的血腥腌臜,而又不愿直言。

这一次,Steve能够体会那份感受,虽然是不同的角度。大学橄榄球的密闭铁笼之外有一个广阔莫测的世界,每周每天,每分每秒,铁笼上的锁都在一点点崩落。

“只要照顾好你自己,Buck。”

Bucky短促地笑了一声,“可不,总得有人那么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ucky
Pietro想要你的签名

Steve Rogers
抱歉NCAA明令禁止

Bucky
我也是这么说的,他假装不明白

Steve Rogers
但他是明白的对不对?他不会惹上麻烦?

Bucky
我用三种语言告诉他,他怎么也该明白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圣诞一过,橄榄球训练紧锣密鼓地开始了。

每一场球赛各有不同,但每一次的备战都有一个转折点:有那么一个瞬间,Steve感觉双脚踏稳了大地,肩胛与脊柱贴合的角度完美无瑕,他的呼吸变得轻松稳健。

然而直到元旦——离总决赛只剩九天——Steve仍没有到达那个转折点。

时近傍晚,他们在演练进攻阵型,Steve呼出一口气,喊出口令,攻方随之变阵,守方也相应就位。Sam沿槽线斜穿,有两名,或许是三名后卫盯防。Steve扔球出界。

就像开车一样。当Steve在场上叫阵——好比平稳熟练地换档——球赛就是一条平直的柏油路。但有时路面也会反击,坑坑洼洼七拐八绕,两侧是悬崖峭壁。

Steve正向着路的尽头奔驰。(他想着Bucky,想着与他十指交缠的触感,想着铁笼外的世界,他鞋钉之间的泥土,想着在总决赛上与他面对面的那一刻)

不管Steve能否把稳方向盘,路的尽头终将到来。


赛前八天,Sam Wilson吼了他。

“要我求你多少次,Steve?”他喊道,“别老扔球出界!”

“你有两人包夹!”

“我能照顾自己!”

于是Sam继续纵深跑线,继续招惹后卫,继续吸引包夹防守,但Steve脑子里只有某张名单上Sam Wilson的名字,和一群嗜血追逐的猎犬。


赛前七天,举重室里出了一件事——柏油路上又一个坑。

Isaiah在仰卧举重,Steve为他保护。应该是在保护,但走廊对面的某样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

Luke Cage在做引体向上,锻炼肩背肌肉,练得呲牙咧嘴——但吸引Steve注意的不是他,而是他的健身器上贴的照片。东南州大,45号。

Steve看呆了眼。Bucky胳膊上戴着支架,但没戴护目镜,所以这是几周前才照的,他们去寒荒之野的那一战。他想到这些照片投注的情绪。复仇,危险,愤怒,饥渴。Steve感觉车轮偏离了公路,在路边粗糙的砂石上刮擦颠簸。

“…注意,我要—靠,该死,Rogers,我—帮下忙?”

Isaiah的声音像把螺丝刀,钻了半天才钻透Steve的白日梦。Steve急转身,见Ice正吃力地托着杠铃,想必是把杠铃归位时没卡住。当然,Ice力大如牛,大概自己也处理得了,但情况不太顺利,何况保护者是干什么用的,该死的Steve Rogers——

救下队友之后,Ice问了“Rogers你想什么呢”之后,Steve一不小心又往过道对面瞥了一眼。Ice顺他的眼光看去,浑身登时散发的冷气足以让人打个寒颤。

“听着,Steve。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就像我兄弟一样。我说这话是一片好意。我请求你,伙计,”他抱起双臂,“把你的脑袋从屁股里拔出来。”

“这不是——我没事的。”Steve坚决地说。

“你给我好好打场球,不要着了那小子的道,听见没有?”

“我没有着他的道。”

“那就好,”Isaiah从板凳上站起,”与此同时,我要去另外找个保护者,脑子不在九霄云外,也不在冬日堡的。”


赛前六天,训练结束前他们练了一个诈术。

美州大通常是不使诈的,这是他们唯一的一招,也算不上诈术——以魔术来说,不过是手腕一抖,不是大锯活人。

这一招他们练了一个赛季,以防万一之用。至今还没在比赛中亮过。

这是一招假踢球。全队按任意球列阵,Barton在人墙后就位。Eli Bradley蹲下身,准备哨声一响接过开出的球按下来替Barton扶好。成败的关键在于微妙的时机。计划是:Clint起脚从球边擦过,Eli在瞬时的静待之后拔地而起,奔向右侧,然后把球直扔给等在端区后角的Sam Wilson,六分到手。

成功的关键是Eli的拿捏,他必须在最佳时机起跑,不经准备把球准确地送到Sam Wilson手里。

有时Eli扔不准。有时人墙过早坍塌,他没有时间出手。有时Sam跑线受阻。有时他接球脱手。再有时Clint动作失真暴露了目的。

练了这么久,成功率只有15%。

赛前六天的这一次不在15%当中。球从Sam指尖堪堪擦过,全队垂头丧气准备走回更衣室。

看了一圈眉头紧皱的长脸,Steve决定开口。“我来试一下?“

他顶了Eli的位置,前方一片坦途,路肩的轰隆甩在身侧。Steve轻而易举把球送进Sam手中,球队兴高采烈结束训练。

直到Clint在回更衣室的路上堵住Steve。

“我说,你干嘛让Eli没脸?”

“…什么?”

“他练了六个月,你半路杀出来逞英雄?”

“不是为了我,Clint!”Steve说,“你没看到大家的脸色吗?球赛不到一周了,我不想让整个球队失去信心。”

“那Eli呢?”

Steve回头张望,见Bradley兄弟在十几米外,边走边聊,并无不快之色。

“你知道你不可能在比赛中用这招,”Clint说,“即使急需也不行。”

Steve低头看地,听着几十双钉鞋在水泥地上机关枪一般的突响。

“如果急需我就会。”


训练结束后没有队友来跟Steve说话,顶多打个招呼。收拾好器材,Steve问Sam要不要来家坐会儿,Sam犹豫了一下,Steve心里一沉。

“行啊。”

Steve松了口气。

“话说头里,“Sam冲他摆摆手指,“如果Ice要教训你小子,我可不插手。”

“没问题。”


30 Dec 2017
 
评论(16)
 
热度(130)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