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冲锋年代 Targeting(美式足球AU)第二十二章(下)

题目:Targeting
作者:queenmab_sherzo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人人都知道Steve Rogers守不住秘密。

何况本来就不是什么秘密。

他的朋友们没人对他的出柜感到意外。Nick Fury在拥抱祝贺之后对他会心一笑。回到家Sam问他策划了多久;Natasha在Instagram发了一张美州大体操队打着彩虹旗祝贺Steve的照片;Bradley兄弟给他一模一样的大力拥抱,两次差点把他勒死;Clint新开了一个推特账户,就为了对Steve Rogers表示崇拜。

外面的世界则掀起了轩然大波。

Steve一夜成名:三大球中作为LGBT的一员出柜的球员寥寥无几,他无疑是名气最大的一位。能有人打破体育界不成文的恐同偏见总是难得的,而Steve不仅是打破,而是谈笑间令其灰飞烟灭了。

Steve对他引起的轰动并不意外,意外的是潮涌而来的支持和热爱。

几乎所有媒体一致向他热烈祝贺,表白他们的赞赏、同情与支持。正面反应远远压倒了反对派的零星喉舌。

之后两周,Steve接受各种上镜采访、电邮问答,单是世界体育中心就三次请他远程出镜。本地和全国媒体挤满了他和Nick Fury在校园里的奖杯揭幕仪式。他数不清拍了多少次宣传照(幸好学期已经结束,Steve除了健身、受访和吃喝拉撒简直一分钟空闲也没有)。

有一个人的反应比其他都重要,当然。

Bucky
讲得漂亮

Steve Rogers
我以为你不看ESPN呢

Bucky
你以为我会错过你赢得海斯曼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十二月就这样在旋风中过去,不知不觉离圣诞节只有三天了。Clint Barton收拾行李准备带Natasha回内布拉斯加的父母家。Sam Wilson定了回亚特兰大的机票。Bradley兄弟也准备带Kate和孩子们去奶奶家。往年Steve会接受他们的邀请,但这一次他婉言谢绝了。

你肯定吗,他们问,妈妈不会介意的。Steve坚持留校读书,并且保证他不会孤单。他没有告诉他们把他留下的那条短信。

Bucky
圣诞节有安排吗

或许Steve Rogers在某些事上还是会保密的。

“我们要是总在这里见面,这里就成了’我们的’星巴克了。”

Bucky对他眨眨眼,板着脸说,“这就是我们的明星情侣组合名吗。”

Steve愣了一下才明白过来(star+bucks),扑哧笑道,“你说我是星?”        

“才不,是你的衣服上满是星星,将军。”Bucky头指Steve外套上美国州大将军队的星形徽章。

“不,你是说我是星。”Steve调笑道,“因为我超凡出尘?”

店员做好两杯咖啡拿到柜台前,叫了Bucky的名字。他接过来,故意对那女孩说,“我不认识这个人。”

女孩莫名其妙地眨眨眼。

“他是开玩笑的。”Steve解释说。

“没有的事,”Bucky说,“没开玩笑,一点也没有。”

女孩把另一杯转过来看名字。“Steve?”

“是我。”Steve说。        

“我不知道是不是。”Bucky抢着说。

女孩握着杯子不放。“既然如此,我把我的电话号码留在Steve的杯子上可以吧?”

Bucky登时狂咳不已,周围人纷纷侧目而视。他只好躲到门外去喘气,女孩对Steve粲然一笑。“不用谢我。”

“…谢谢你。”Steve说,假装他的脸没有被一千个太阳烤得通红——但她对他会心一笑,门外清凉的空气让他长长松了口气。

Bucky从广告牌的阴影下走出来,撞了下Steve的肩膀,两人沿着大街信步徜徉。

芝加哥任何时候都有独特的美,到十二月则美得不似人间了。街头的华灯绵延无尽,犹如寒冬的冰凌折光闪烁。商店橱窗的圣诞装饰好似童话世界,空气里弥漫着薄荷清香。还没下过雪,一切清晰鲜明得像高清摄影。今晚正是圣诞前夜,夜色已深,街头依然澈亮但已不再喧嚣,来往穿梭的路人若不是赶在最后一刻买礼物,就一定是不可救药的多情种子。

Bucky和Steve兜兜转转,走在光秃秃缀满彩灯和冰霜的树枝下。Steve穿了毛皮镶里的大衣,Bucky则仍是一身漆黑的东南州大运动服。

Bucky眼光一闪与他相接,Steve连忙转开视线。他喝了口圣诞主题的摩卡咖啡,问道,“哎,Bucky,你记得我们高二那次去看巨人队比赛吗?”

“…怎么?”

“冻得要死,”Steve笑道,“我俩之后都感冒了。我们对谁来着?”

Bucky吸了口气。“嗯。”

“是海盗吗?”

“…我不记得了。”

Steve偷偷瞟一眼Bucky。他抿着的嘴角微微翘起,眼睛却盯在地上。

“你把你的帽子硬扣在我头上。”Steve说。

Bucky脸上闪过一道真心的笑容,但转瞬即逝,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扑克脸。“我全都不记得了…抱歉。”

“没关系的,”Steve诚恳地说,“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是吧。”

美术馆那天的尴尬气氛又一次笼罩下来。仿佛是湖上的北风忽悠一下卷走了两人之间斗嘴打趣的亲密悠闲。他们沉默地穿过马路,各自啜着手里的热饮。Steve正要转换话题,Bucky奇迹般地主动开口。

“哇,”Bucky吐出一串白雾,“海斯曼奖得主Steve Rogers。”

“别来了,”Steve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真没想到,说实话。”

Bucky斜他一眼。“我早知道你会成大器。”        

“是啊,只要个头一蹿。”Steve笑道,“我发现长到六尺三打橄榄球容易多了。”

“我不是说橄榄球。”

他俩身畔一长串车辆在红灯前刹住。

“我知道我的队友也有提名,”Bucky接着说,“但我很高兴赢的是你。”

Steve的心砰砰直跳,金灿红暖。好多话涌到喉头,但他控制在安全范围。“Maximoff气坏了吧?”

“没。”Bucky耸耸肩,喝完他的热巧克力扔进垃圾桶。“他简直是你的头号迷弟。不过他妹妹嘛……她给你起了一堆有趣的外号。”

“比如?”

“没法翻译。”

Steve呵呵笑了一回。两人拐进千禧公园,走到灯光雪亮的溜冰场,黑与金的城市中央一块雪白的地毯。他俩倚着栏杆看场中滑冰的人,各色围巾绒帽在音乐中旋舞。一个女孩从他们面前飞掠而过,相反方向一位老者背着手缓慢滑行。

“海斯曼得票谁第二?”沉默片刻后Steve问道。

“不记得了。”

“Clint肯定知道,”Steve取出手机。“我可以发信问他。”他打开信箱,顶头正是Bucky的一系列短信。

Bucky倾身过来,一半倚在Steve肩上,把住Steve的手机,转到他自己看得清的角度。“只是Bucky?”

Steve存号码时从没想过要加上个Barnes。“不需要姓,”他说。Bucky仍然握着他的手机,冰冷的手指环着Steve的手。“你以为我还认识几个Bucky?”

“也没加个表情符?”

Steve笑笑,打开地址簿开始编辑Bucky的信息。“好像是有个橄榄球符号。”

“我想的是个中指,不过随便你。”Bucky放开手,但仍然靠着Steve的肩膀。

“这个怎么样?”Steve给他看屏幕,Bucky的名字旁边有了一颗小小的红心♥️。        

Bucky的眼睫忽闪几下,绷紧了嘴角。盯着Steve的手机看了长长的一秒之后,他转开眼看向冰场。

“你还没请我吃过饭呢。”Bucky调笑道,喉咙深处发出的低沉嗓音。

早先Steve以为Bucky沙哑的喉音是因为久未开口,现在他意识到Bucky的声音就是这样的——好像清早六点半,冬日的凛风,缠绞的被单,天边的一线晨光。好像私密的冷笑话。好像他的每一句话都是私密的,只对一个人说。

Bucky的下巴翘起,向着黑暗中拔地而起的摩天楼。冰场旋转的灯光给他的脸镀上一轮柔和的光晕,让他看起来更像他自己,流转的夜色中沉实的歌吟。

这一次,当他转回脸,Steve没有移开目光。两人久久对视,久得足以让火花点燃Steve的每一根神经末梢,让咖啡的热流涨满他的每一个细胞。他的脑海中有无数的问题在飞旋起舞。

Bucky眨眨眼,嘴唇微启。“我有一样圣诞礼物给你。”

“啊,”Steve吸入一大口冷气——一团云雾。“你不必费心的。”

“没费什么心。”Bucky半边嘴唇微微翘起,从兜里掏出一张折叠的剪报。

Steve狐疑地笑着接过。报纸已经陈旧泛黄,皱得濒临破碎。他打开来,一时惊得张大了嘴。

“这是我上次给你的礼物。”Steve呆呆地说,抬眼看向Bucky。他面无表情,但街灯在他眼中熠熠闪亮。“你一直留着。”

报纸在Steve手中瑟瑟抖动,是因为风,还是他浑身都在颤抖。这是那张旧报纸,他们三年级的那次返校节比赛,那场胜利,Steve剪下来送个Bucky,在他人间蒸发之前。

“那是经典啊,”Bucky不动声色地说。“Steve Rogers的早期纪念品,将来可值钱了。你应该做个剪贴本。”

“哦Bucky,”Steve喃喃低语。他低下头,又猛然抬起,如遭雷殛。“我没东西给你。”

Bucky耸耸肩。

“我不能要。”Steve说。他摸索兜里,但早知道除了钱包什么也没有。“我没东西给你。见鬼,连现金都没有。”太多的情感,太重太猛,在他的血脉中激涌震颤。

“喂,没关系的。”Bucky玩笑地拱他一肘子。“我就是想逗你一乐。”

“是。”

“…你没事吧?”

”天哪Bucky,”Steve说,“当然我没事,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你记得这是我什么时候送给你的吗?”

Bucky眯起眼。“在我离开之前。”

“在你离开那天。你送给我那只套袖,记得吗?”        

“是,”Bucky避开Steve的眼光。

“我每一次训练、每一场比赛都戴着,千真万确,“Steve说着把报纸折叠起来小心翼翼收进口袋。“它救了我的命。”

Bucky侧过肩膀靠近Steve,两人形成一个亲密的V形。他漫不经心地拽着兜帽带。“圣诞快乐,是吧。”

柔亮的街灯给他的五官罩上一层毛茸茸的金光。Steve看着他不停摆弄帽带,突然伸手攥住他的手指,按定在自己胸前。

“对不起我没东西给你。”

“没关系的。”Bucky沙哑地说,眼光牢牢盯着Steve的锁骨。

Steve与他十指交缠,握得更紧。Bucky的手好冷,他正想着,Bucky已说了出来,“你的手好暖。”

一缕雾气从Steve唇边逸出。Bucky抬眼看他,Steve脑中霎时一片空白。那双眼睛,那么近,又那么跳荡不定,他永远看不够。

他倾身消灭两人之间的距离,攫取了Bucky的嘴唇。

凝固的一瞬间,惴惴屏息,光辉灿烂。两人的肢体还有接触——Bucky的胯倚着Steve大腿,他的胳膊别在两人之间,双手相握——但这一切,整个世界的一切,像冬夜的雪云氤氲凝止,Steve的全部感官集中在两人嘴唇相触的那一点。

时间并不长。两人为吐气而分开,但只一点点,鼻尖轻柔相触,Bucky的唇弓与Steve相拂,他的眼光迷离恍惚,两个人那么近。

诗人们吟诵寒风的洗礼——金斯堡,艾略特,桑德堡,聂鲁达——像种子播撒在他们皮肤的皱褶,盘根在他们骨髓的深纵。Steve以为Bucky要开口说话,但他没有。他空出的那只手滑到Steve后颈,收拢手指把他拉下来再次吻住他。这一次更加热情奔放,如同乐音缭绕。让Steve想起一周前,决赛之后在Bucky的宾馆房间里那个狂乱无措的碰撞——一般的热力,新生,与祈盼。和上次不同的是,此刻不是碰撞,而是真正的吻。

Steve贴紧Bucky,一臂揽过他的腰。当他微微侧头,Bucky以同样的语言回应,张开嘴唇——只是窄窄一线,刚好可以品尝Steve的舌,尝试着——

冰场中传来一声尖锐的口哨,两人吓得各自跳开,面面相觑,气喘吁吁。

Bucky忽然笑了起来。凉夜中清澈的银铃。虽然两人已没有肢体接触,Steve从发梢到趾尖都感觉得到他。

Bucky双手掩面,从指缝里吐出一声低低的咒骂。

“这么糟?”Steve佯嗔地说。

“这么好。“

Bucky放下手,脸上仍萦着微笑。

“你还好吧?”Steve问。

Bucky没有立刻回答。他倚着栏杆放松下来,半转身扭头看向冰场。所有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场外两个意乱情迷的年轻人浑然不觉。不知是什么人滑过时随口吹的哨子。

沉默良久,Bucky深深低下头。“我说什么来着,你还没请我吃饭。”

“好呀,你几时有空。”Steve马上答道,虽然知道Bucky是开玩笑。

Bucky低声一笑,“对不起。我们不该——我不该。”

“但你是想要的?”

“我是说,是啊,可是,”一声轻叹,Bucky苦笑着看向Steve。“那并不重要。”

“很重要。”Steve坚决地说。他跨近一步,小心不让Bucky有逼迫之感,只用一手覆在Bucky凭栏的手上。“对我来说别的什么都不重要。”

Bucky凝望远方,冰场的灯光给他的眉眼笼上一层淡白光晕,模糊了现实影像,把他拉进一张卷边褪色的黑白照片。

“我们还有一场比赛要打。”


29 Oct 2017
 
评论(18)
 
热度(156)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