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冲锋年代 Targeting(美式足球AU)第二十二章(上)

题目:Targeting
作者:queenmab_sherzo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十二章 海斯曼

Steve Rogers
我值多少?

Bucky
什么        

Steve Rogers
打击名单

Bucky
天哪少来了

Steve Rogers
我是最贵的吗?

Bucky
我不跟你说

Steve Rogers
至少告诉我我比Summers贵,那家伙是个混球

Bucky
奶奶的Steve Rogers这又不是什么骄傲的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ESPN在发奖周放映了为所有海斯曼奖候选人做的专题片。他们提前让Steve飞到纽约,然后在布鲁克林拍片。衣锦还乡的意思。

另外两名候选人——Pietro Maximoff和T'Challa Bashenga ——都在外国出生,所以每个候选人的出身之地成了纪录片的主题。当然,只有Steve能够实地录制,但这个创意还是挺巧妙。

Maximoff的半小时专题片就是在冬日堡拍的——那里最寒冷荒凉的地方跟俄国风和日丽的时候差不多。他们谈论他的养父养母多么慷慨慈爱;讨论他超群的速度。他希望在NFL综合考察营打破四十米冲刺纪录,于是他们让他在镜头前跑了几趟。他差一点当场破了纪录。

他们讨论他贫困的童年,如何在艰苦环境中夜以继日地训练。据说他小时候追逐鸡群,还跟马赛跑。简直就是俄国版的洛奇第四集。

T'Challa的故事恰成鲜明对比。他生长在一个叫瓦坎达的非洲小国,父亲是那里的权贵。T'Challa小时候在街上踢足球,直到跟随父亲移居美国,对橄榄球一见钟情。

与他俩相比,Steve觉得自己就像游戏场上最没特色的小孩子。摄制组拉着他把布鲁克林所有的著名地标拍了个遍,企图让他不致被俄国移民和非洲大使之子衬得黯然失色。

他们还去了他的母校,Steve和现任四分卫一起扔了会儿球。那孩子的胳膊很有力,眼里满是热切的光芒。

“你知道,我直到三年级才入选校队。”Steve对记者说。

那是个高个女子,踩着大红高跟鞋显得更高,鼻尖的雀斑和眼角的鱼尾纹笑起来皱在一起。“我很高兴你的教练终于开窍了。”

“呵呵,怪不得教练。”Steve承认,“我那时候是个小瘦猴,才五尺高,一百磅都没有。要把我和校队的线卫一起放在场上,我被扑倒一次就得上救护车了。”

“真的吗?”她的微笑面具裂开来露出真心惊讶。“我得说实在难以置信。”

“是真的。”走进办公室,Steve给他们看了奖杯柜旁边的球队照片。

摄像机聚焦在他二年级时的二队,豆芽似的Steve Rogers蹲在前排;移到下一年的校队,Steve已经长高不少,肩膀也变宽了。他身边站着Bucky Barnes,乌黑短发和灿烂笑容让Steve的喉咙一时麻木得无法运动。那个Bucky与刚刚赢得联盟冠军的那个人几乎毫无共同之处。摄制组没有一个人发现他,Steve也就闭口不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teve Rogers
[发图]

Bucky
cool        

Steve Rogers
就完了?布鲁克林大桥就一个“cool”?

Bucky
看不见桥,被某人的大脑袋遮住了

Steve Rogers


Bucky
学学怎么自拍吧老头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teve和摄制组还去了纽约巨人队的主场体育馆。周四下午人不多,戴着ESPN徽章的他们轻松穿过一道道上锁的门。

“有一次我用一整年的零花钱买了张巨人队的球票。”Steve在镜头前承认。

记者礼貌地大笑,“值得吗?”

“我记得冷得要命,”Steve说,“我以为我一半的脚趾都要冻掉了。但我打死不肯在终场前退场。最后巨人队赢了,所以我想是值得的。”

真实的故事没有这么轻描淡写。

以十四岁熊孩子特有的大胆妄为,他和Bucky背着父母把两人的积蓄全部投入一场十一月的球赛。结果衣服没穿够,整个比赛在最上层的座位上抱成一团,在冷风中冻得直哭。Bucky强迫Steve戴上他的帽子,因为Steve当然是忘了戴。

Steve微笑着讲了那个故事,人名和细节省略不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teve Rogers
你回过纽约吗?

Bucky
没。太穷

Steve Rogers
你可以把我狠狠打倒,只要能赚够去纽约的机票

Bucky
天哪steven

Steve Rogers
说真的,所有的老地方!

Bucky
没劲

Steve Rogers
我们可以一起去!

Bucky
哈哈好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世纪之战,可以谈谈吗?”记者问。“很有戏剧性是不是?”

“他们是这么说。”

“在场上也那么戏剧性吗?”

Steve深吸一口气。街对面一条狗扯着绳子跑得飞快,狗主人吃力地跟着跑。“是很激烈。肯定是的。”

“看起来是你死我活。”她谈笑风生,就好像他们只是在纽约的某条小街上散步,而没有两台摄像机和四个麦克风杵在面前。

“两支球队都尽了全力。”

“赛后的主要争议,当然,是你的健康状况。”她故作轻松地说。

Steve的喉咙开始火烧火燎。“没什么可争议的,我连一天的训练都没缺。”

“有人说Barnes那次擒杀应该被判犯规。”她停顿片刻,见Steve不接话又继续说,“有人说他过于粗暴。”

“橄榄球本来就是粗暴的运动。”

“但他伤了你。也伤过其他人。”

Steve脑海中响起Bucky的声音,说着一模一样的话。他挤出彬彬有礼的微笑,“我是说,他也受过伤。这项运动的本质就是如此。

“他每扑倒一个人,全国上下都会声讨他。可是从他的角度看看:James Barnes带着三处肋骨骨折打满北方联盟决赛。他在骨折、脚踝扭伤和脑震荡的状况下打过多场比赛。这项运动就是如此,我们每天都冒着受伤的危险。有些人会被吓到,当然,但作为橄榄球运动员,我们都很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什么。

“在场上拼尽全力是我的职责,Barnes也是一样。你可以去问Pietro或T'Challa,他们也会是同样的回答。我肯定他们都有过被撞惨的时候,但不会因此畏缩不前,你明白吗?

“当你被撞倒,你不能怨天尤人,也不能就此放弃,只能咬咬牙爬起来继续战斗。没有拼搏就不会有胜利。”

记者会心一笑,问他,“你准备好复仇之战了吗?”

Steve沉吟片刻方才回答,镜头外传来汽车喇叭声。

“是的,”Steve说,“我们准备好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teve Rogers
你常看ESPN吗?

Bucky
只有家政频道没的可看的时候

Steve Rogers
你说真的吗?

Bucky
不是        

Bucky
家政频道没的可看我会看美食频道        

Steve Rogers
谢天谢地        

Bucky
别想我做饭给你吃

Steve Rogers
我只是庆幸你不会看那些海斯曼的垃圾节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海斯曼颁奖典礼把一般的红毯仪式衬托成了乡下的庙会。半个时代广场挤满了摄像机、闪光灯、录音话筒、珠宝钻饰和意大利皮鞋。Steve打扮齐整——他觉得是够庄重了——现在却自觉像个礼拜天上教堂的小孩子。对比T'Challa量身定制的三件套西装和Pietro Maximoff一身修长的银光闪闪,他原以为颇有蕴意的红白蓝配色看起来土得掉渣。

Nick Fury也在,回答的记者问题比Steve只多不少。他在电视镜头前的风度魅力远胜Steve,可能来自作为名教头的多年资历。Steve则感觉像变回了高中二队的小豆芽。

他被人簇拥着从一间屋到下一间屋,一个麦克风到下一个,一张沙发椅到下一张,一次次重复那些陈词滥调,关于正能量、勤学苦练和团队精神。

以往的海斯曼得主纷纷来跟他搭话——Eddie George, Herschel Walker, Desmond Howard——Steve要疯掉了——是他们上来向他作自我介绍而不是相反——太不可思议——所有的对话他一转头就忘得一干二净因为他早被迷晕了。

至于T'Challa和Maximoff,他俩一直在Steve视野中进进出出,但没什么机会聊天。

“祝贺你!”T'Challa与他大力握手。“圣母大学那场球太精彩了!出神入化!”

Pietro则说“我在训练!”眼中闪动狡黠的光芒,“我们准备好啦!”

想必是指总决赛,他说的“我们”大概是整个球队,但Steve眼前突然浮现出Bucky挥汗如雨健身的镜头,他心中一荡,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这也是Steve第一次见到Alexander Pierce。虽已是古稀之年,Pierce举手投足间仍带着四十年代电影明星的雍容姿态和强大气场,不需开口就能让整个房间屏息静气。只需两手一背肩膀一挺,所有人的注意都会牢牢钉在他身上。

多年以前媒体给Pierce起了外号叫国防部长。Steve看得出他指点江山的气派,Alexander Pierce是个从来对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人。两人被介绍相识时他彬彬有礼与Steve握手,力度恰到好处。

“很高兴在典礼上见到你。由衷祝贺。我一向坚信会有这一刻。”每一个音节都像大理石上刻出来的。“我们在冬日堡对你极其看重,Rogers。”

“啊,这个,相信我,我也是。”Steve结结巴巴地说,“你在东南州大的成就令人…瞩目。尤其是这个赛季。”

“呵呵,赛季尚未结束。”Pierce对他会心一笑,“你对于我们的防守是个特别的障碍,Rogers。”

“我会尽力而为。”Steve答道。

他对Pietro Maximoff并无恶感,但Steve突然对海斯曼奖杯无比渴望,只为了不让Alexander Pierce把它捧回家。

他心里只有这个念头,坐在前排中央,看前任得主一个个上台讲话,主席讲话,主持人讲话,Steve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眼角余光看到Maximoff直勾勾盯着奖杯,此刻就摆在主席台正中,青铜锃亮像个大铁锤。Steve克制自己不要看直眼(T'Challa似乎无需自制,看上去气定神闲,真的可能吗)。Steve看了看表,心里发虚。他能想出一百万个理由把奖杯发给T'Challa——他是个得分机器——或者Pietro Maximoff,跑出一整个全胜赛季。Steve何德何能坐在他俩之间?

坐在他身后的Nick Fury捏了下他的肩膀,无言地祝他好运。

所有前任得主已齐聚台上,各人站在自己的画像底下,好一幅橄榄球皇室全家福。ESPN主持人登上讲台,大厅一时鸦雀无声,那种闷热压抑的沉寂,像图书馆。他滔滔不绝作了一通没人要听的讲话,最后掏出一个信封,打开来继续讲话。

这一次讲话的结尾正是Steve十年间无数次梦中的情形:“Steve Rogers。”

闪光灯在他胃里霎时爆亮。古老的那种,一次性的,银光一闪留下一地碎玻璃。

通往舞台的路似乎格外的长,而他的脚感觉格外的笨重。接过主持人手中的奖杯,他唯一的念头是,别掉了别掉了别掉了。

Steve没有准备过获奖感言。总觉得会带来霉运。他有想过该说什么,通常是在淋浴或举重的时候,但一次也没进到他应该感谢的长串名单。所以当他站到麦克风前,嘴里冒出的第一句话是,“我没掉!”

观众礼貌地发笑。

“哇,好重,”他的声音听在自己耳朵里直起鸡皮疙瘩。“哇。”

台下的几百人耐心地向他微笑。他感觉到环绕他的前任得主们的眼光,审慎地打量着他,准备迎接他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

他的指尖抚过奖杯的粗重底座,深吸一口气。“我很少做这样的事,所以请担待一下。“他弱弱地笑笑,台下报以同情的笑声。“我想说,哇哦,我太感激了。

“这个奖对我意义重大,我想都不敢想能赢得这样的殊荣,从没想到我会像这样站在你们面前,抱着这个奖杯致辞。所以,感谢你们。

“这太不可思议了。我不该站在这里。我配不上这个奖。我随口就能说出十个人比我更值得这个奖。Pietro Maximoff是个卓越非凡的跑锋。T'Challa Bashenga的数据百年不遇。

“还有那些今晚不在这里的球员。Cam Newton刚赢得东南联盟冠军。Andrew Luck肯定会让NFL球队抢破头。人人都说James Barnes将是十几年来第一个赢得海斯曼奖的防守队员,直到那次犯规受罚。

“我自己的队友就有一半人比我更值得。Isaiah Bradley几年来一个人扛着球队而得不到应有的感激。Sam Wilson作为大一新生打出了大四的水平,你们都看在眼里。

“海斯曼奖是发给整个大学橄榄球界最超群出众的球员。我不得不说,我不觉得自己超群出众。我也并不想出人头地,只想在场上尽自己所能为球队争取胜利。所以,我要借此机会把这个奖献给我的球队——美国州立大学,经过一个赛季的峰谷波折,终于得到机会证明我们是最好的。没有他们我不会有今天。

“我还要感谢我的教练,Nick Fury,和我的母亲,为她多年以来的鼓励;感谢所有评委授予我这项殊荣。太感谢了。

“感谢你们大家的支持,感谢你们的信任,感谢你们,让我成为大学体育史上第一个公开双性恋的海斯曼得主。”


09 Oct 2017
 
评论(15)
 
热度(114)
  1. 撒尿柔丸rsh437 转载了此文字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