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冲锋年代 Targeting(美式足球AU)第二十一章(下)

题目:Targeting
作者:queenmab_sherzo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ucky
密歇根南路200

Steve眨着惺忪的睡眼看向床头柜上的闹钟,黑暗中绿光闪闪:7:47。他用鼻子深吸一口气,感觉肺里像有半宿没进过空气了。他翻了个身,企图理清头脑。

Bucky发给他一个地址。Steve的第一反应是莫名惊恐,胃里蹬地一沉像灌了铅。这是紧急求救吗?半秒钟的惊慌失措过后,他再吸口气揉了揉眼。动脑筋,Steve。

昨晚Bucky说过后再见。Steve把地址输入地图,发现是芝加哥市中心的一家星巴克。

Steve Rogers
什么时候?

Steve发完短信把手机翻过去扣在床上,头埋进枕头准备接着睡,不料床单随着手机立刻震动起来。

Bucky
今晚?

Bucky
是不是太快了

Bucky
校车中午离开但我下午可以回城里

Bucky
大概很蠢还是算了吧

一连串的短信犹如电流直击Steve的心。他一跃而起,急冲冲回信,敲得错误百出

Steve Rogers
不我去我相见你今天下午九号

Bucky
你不必来

Steve Rogers
就好

Steve Rogers
我来!几点!

他扔下电话,赶忙脱掉昨晚没来得及脱的裤子。拖着一条睡得酸麻的腿换牛仔裤不是件易事,他两次差点栽倒。随即发现一边刷牙一边系鞋带也是不现实的。还甲级联赛球员呢。

凑合把自己打理干净再看手机,Bucky回了个“2?”,Steve回信首肯。

这意味着他需要一点钟出发,也就是说,有四小时的时间跑步,举重,再去图书馆尽可能做点作业。他把笔电、课本和笔记本胡乱塞进书包,开始蹑手蹑脚往楼下跑。

先到厨房急急忙忙拿出一罐咖啡。偷用Clint的咖啡机会挨他骂,但Steve需要四小时赶完一整天的工作,非咖啡因不可。他企图悄无声息,结果却把咖啡杯摔在灶台上,幸好没碎,但是丁零当啷又撞翻了一个昨晚的空酒瓶。Steve定在哪里屏息静气,聆听他室友们的动静。没有。运气好的话,Clint一大清早还没戴上助听器。

等待咖啡煮好简直是受刑。好不容易做出一杯尽可能最浓的咖啡灌进旅行杯,终于可以溜出大门。他想要轻轻关上,但他们的门沉重不堪又有点变形,怎么都不可能一次关好,所以最后一点也不轻。

随即跑下停车道,绕过自己的车头,险些跟迎面的来人撞个满怀。

“靠——Natasha,你吓死我了!”

Natasha嫣然一笑,头也不抬继续磨指甲。“抱歉,”她毫无歉意地说。

Steve握紧了杯子。环顾四周,街上空无一人。清晨的阳光在她棕红的发梢跳荡,她一身运动装,看上去气定神闲,俨然在这个时间地点撞上她男朋友的室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你,呃,”他倒了下脚,胡乱整理背包带,“需要什么吗?还是——我想Clint还在睡,如果——”

“我是来找你的。”Natasha开门见山,眼光顺着他的夹克拉链移到他脸上。她目不转睛地打量他,半晌一言不发。Steve脸上开始发烧,她全然不为所动。

Steve摆弄手里的钥匙链。

“你不该去。”Natasha说。她原本倚着驾驶座一侧的车门,此刻站笔直站立,直视他的眼睛。

“去哪里?”Steve问,不禁打个寒噤,一说出口就知道是虚张声势。

Natasha也知道。她嘴角微翘,“我知道你是要去见他。我告诉你那是个坏主意。”

“为什么?”

“得了吧,Steve,”她狠狠瞪他一眼。“总决赛就在下个月。别装傻。”

Steve调整对策,挺直肩膀抱起胳膊。他比Natasha高出足有一尺,平时他不会占这个便宜,但现在时间紧迫。“你拦不住我。”

Natasha并没被Steve的姿势吓住,反而露出些许骄傲之色,就像做父母的看着自己的小孩子在空手道比赛中把对手打趴下。她随即眯起眼。“我会告诉Fury。”

“你…我…什么?”Steve瞠目结舌。“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跟Fury说过话了?”

“你不知道的多了。”

“好吧,”Steve举手投降。“好吧好吧。我们都知道我要去哪里。这也没什么。”

“你要去威斯康星。”

Steve叹了口气。不完全对,但也还是对的。“有什么问题吗?”

“有,我肯定大批美州大球迷对你有问题。”

“就因为我跟我最好的朋友见个面?”Steve企图作不可思议状,Natasha回他一个“最好朋友?你骗谁呢”的表情。

Steve呻吟一身抬手直揉眼睛。

“你可以和任何人见面。”Natasha说,Steve觉得她话里有话。

“Bucky和我是朋友。这件事一点错也没有。”

“我没有说这事有错,”她说。他想她是说的实话。“我没有。但其他人不会这么想。”

“其他谁?”

她不予理睬。“你会记得的是不是?告诉我你会记得。无论做什么,记得不是所有人都会从你的角度看问题。无论发生什么,要准备保护自己。”

“我不在乎。”

“以及准备保护Barnes。”

Steve的喉咙哽住了。他需要集中精力呼吸,片刻后才能开口说话。“我会尽我所能。”

她上下端详他一回,叹了口气。“你就不能等到公布排名之后?”她的声音放软下来,“这都等不得?”Natasha总能把话说得既直截了当又莫测高深。

“我要做的不是错事。”Steve说,喉咙火烧火燎。“做错事的不是我。”

Natasha微微侧头,Steve完全无法解读她的表情。他早就放弃这么做了,但此刻他希望她能打开天窗说一次亮话。

“我想要——帮助他。”Steve表明立场。

“他需要帮助吗?”Natasha问。

两人对视良久,谁都不曾眨一下眼。Steve不知她能否解读他的思绪,或者也在暗自揣测。“是,”他终于答道,“是的,我想他需要。”

Natasha转开眼终止了目光对战。她搓揉双手,放在嘴边呵暖。“那可不妙。”她说。

“所以……你还是要阻拦我吗?”

Natasha像是被他逗乐了,“你也老大不小了。可以自己做决定。”

她从车门边让开,Steve跨近一步,还没有伸手开门。“真的?”

“我不会告诉Fury。”她安抚地说,“只是给你敲个警钟。”

“好吧,”Steve还是有点将信将疑。“感谢你的忠告,Natasha。真的。”

“我不会阻止你,”她再说一遍。“但我要你仔细斟酌,从长考虑。”

“我会的。”

Natasha显然不信。“如果你一次次开车去威斯康星,或者在中途会面,或者——随便你们怎么做——早晚会被人撞见。”

“撞见我也不在乎。”

“Barnes会在乎吗?”

Steve的呼吸倏然抽紧,仿佛他的肺只有30%的容量。他想到James Barnes,那个影子一般孤孑的人物,那个被他们锁在冬日堡里、直到比赛才放出来的野兽。想起那些无可奉告的冷冷回答。严格说来我还在柜中。

“我会仔细考虑,Natasha,”他说,“会小心的。”

“事情会传遍网络。”

“我又不是布拉德皮特,“Steve不以为然,“没有狗仔队追着跑。”

“是没有,但Steve Rogers在东南州大校园里晃,难保不会被一个在推特上活跃的学生认出来。然后呢?轰地一下,在网上就尽人皆知了。Steve Rogers和James Barnes,就在总决赛之前几周。”

“又不是会被人拍到不雅照还是什么的。老天爷。”

她的嘴角斜斜翘起,“即使如此,你不会希望惹上那些麻烦。”

“能有什么麻烦?”

“那由不得你。”她伸手按上Steve的胳膊,他困惑地眨眨眼。“也由不得Bucky。”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路上天色阴沉,城里黯淡无光,星巴克也是一片昏暗,天外隐隐有雷声低滚。Steve进门环视寻找,果然Bucky已经到了,倚在柜台另一头等服务员做他的咖啡。他头顶上方的无声电视里ESPN的评论员正在预测今天的NFL赛事。

Bucky一如既往穿着好几层黑色运动衫,缩在套头衫的兜帽底下,心不在焉地咬着帽带的一端。远看犹如一道幻影,佝偻的灰黑在人群的夹缝里若隐若现。当他抬起头四目相对,Steve感到自己肋骨间擦燃的火花。

他穿过排队的人流径直走向Bucky,将他一把揽进怀里。Bucky先是吃了一惊,随即回抱了Steve,在他肩头吐出一口气,像是一声轻笑。

两人分开后Bucky看着他,嘴角翘起,“才刚几小时没见,伙计。”

Steve咧嘴大笑,“我能说什么。很高兴见到你。”

Bucky摇了摇头,把帽带从牙缝里拽出来,瞟一眼柜台。

“你点过了吗?”Steve问。

“没有。我就喜欢像个变态似的在这儿站着吓唬服务员。”Bucky一本正经地答道。

Steve愣了一下才笑起来。“好吧好吧,”他表示投降。“那我排队去了,变态。”

Bucky没搭茬也没抬头,但Steve相信他看到了他嘴角的抽动。

花了十五分钟不止。因为星巴克总是那么慢,那里的顾客总有大堆要求,但Steve和Bucky终于在墙角找到一张圆桌坐了下来,面对密歇根路。桌面不大,洒满薄云后透出的温暖阳光,落地长窗挡开了冬日的北风。

Steve买了个三明治,以及服务员做得出的最浓的美式咖啡。Bucky喝的是一杯粉红色的奶昔。

“我不知道这里也卖奶昔。”Steve说着费劲地把两条长腿塞在纤窄的桌下。

“真的吗?”Bucky用牙齿撮着下唇,眼光投向远处的墙。Steve顺着看过去,第一次发现一张各种奶昔的大幅海报。

“得了吧,”Steve笑吟吟地说,“在星巴克谁会看菜单?这是咖啡店。”

“承认你老土也没什么,Steve。”

“我不是老土!”

Bucky指指Steve的三明治,“火鸡生菜加奶酪?”

Steve眯起眼,“在连锁店里点什么高级奶昔的人可不是我。”

“喝咖啡过量挨教练骂的人也不是我。”

Steve忽然发现自己在喘粗气。大概因为他大笑的同时又莫名地想哭。“你个混球。”他宠溺地说。

“那是。”Bucky第一次绽开了真心的笑容。他似乎要再说点什么,结果只说了声“是啊,”又喝了口饮料。

Steve挪动屁股坐得更舒服点,两人的膝盖在桌下碰到一起,他的脸腾地热了起来。Bucky毫无反应。Steve轻轻踹他一脚。“你早上做什么来着?”

Bucky转动脖子,“企图睡觉。一直没怎么睡着。你呢?”

“也没做什么。”Steve笑道,“跑了几英里,举重举了…太长。不过赛季都结束了,所以也无所谓。”

“嗯。”

“上了俩钟头自习。一个字也没记住,唉。”

“我的人生写照。”

坐在都市星巴克简约线条当中的Bucky犹如一幅高对比摄影。虽是天色阴沉,日光依然耀眼,就像是从钢铸的云层边缘反射下来,勾勒出Bucky棱角分明的脸庞。鲜明的眼白,锋利的下颏线,整个人像是墨水镶边,他的影子也是同样的灰黑。Steve仔细端详Bucky的脸,眼圈的黑影格外触目,好似瘀青,看在眼里都会隐隐疼痛。

“你感觉怎么样?”

Bucky咬着吸管沉吟片刻。“酸痛。”他最终答道。

“肯定是。”

两人都不再开口。Steve的感官在膨胀的时间旷野中磨锉得格外锐利。嗡嗡的人声犹如低压的呐喊,伴着咖啡机的轰鸣冲击他的耳鼓,浓咖啡带着酸意的苦味充塞他的鼻窦。他的舌头舔了一圈牙齿,有点懊悔点这么苦的咖啡。电视屏幕在Bucky头顶不停地闪烁,鲜亮得刺眼。

然而在这一切当中,当Bucky开口说话,虽然低沉喑哑,他的声音却如刀锋,瞬时割开了所有的噪音与混沌。“我想我欠你……怎么说,一个解释。”

Steve吓了一跳,定睛看向Bucky。“…不,”他不知所措地说,“没关系。真的没有。”

“让我说完。”

Bucky咬着嘴唇。Steve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胃一个劲地空翻,心脏似乎在以三倍的速率狂跳,血液却凝结在脉管中动弹不得,吸入的空气直接从肋间散去。

Bucky的嘴唇是柔淡的粉红,Steve突然记起——无比清晰地——那两瓣嘴唇与自己相贴的感觉。劲力十足,略微干裂,执着不懈,感受得到牙齿顶在后面的力度。

“我不像你,Steve。”

Steve猛醒过来,长吸一口气,仿佛几年没吸过气了。“你什么意思?”他小声问。

Bucky的眼睛大半笼罩在兜帽的阴影下。“我不像你那么好。”

“你当然很好,”Steve莫名其妙地看Bucky双手在杯子两侧握成拳头。“你是全国最好的后卫。”

Bucky叹了口气。“我不是说那个。”

“Buck,我不——”

“Parker不是我伤的第一个人。”

“…好吧。”

“我伤过很多人。”

“那也没什么。”两人的膝盖仍在桌下相触。Steve的脚已经麻了,但他一动不动。“比赛总有人受伤。那是免不了的。”

“不,问题是,Steve,我是,事情是……不是免不免得了的问题。我是故意的。我弄伤他们。是故意的。”

“…是啊,但橄榄球本来就是很激烈的运动。”

Bucky连连摇头。“Pierce…我的教练,他…有一张名单。每周都有一个对象。”

如果Steve的胃之前在做空翻,现在已成了自由落体。

“或者不止一个。”Bucky哑声说。

“Bucky……”

“沙维尔的四分卫。利维坦的四分卫,还有他们那个大个近端锋。”

“Buck。”

“亚特兰蒂斯的跑锋。Peter Parker。”闪烁的眼光对上Steve,“…还有你。”

Bucky的脸抽动了一下。他低下头捂住嘴,看来像又要呕吐。

“Bucky?”

“操,”他喃喃地说,没有抬头。

仿佛有一股暴风在周遭旋转肆虐,然而置身在风眼的中心,望着好友脸上痛苦的表情,Steve心底一片宁静,感到人生的每一个转折都刻入了应有的轨道。

他伸手越过桌面,覆在Bucky颤抖的拳头上。Bucky惊得抽了口气。他没有抬眼,但也没有抽离。

“所以,就是这样,”Bucky艰难地说,紧紧闭眼,“我就是那种人。我是她妈的渣滓,为一帮恶棍打球,整天他妈作弊,还整天他妈赢球,整个事情都烂透了。而你就要赢得海斯曼——我们不能再——“

“Bucky,”Steve打断他。“这都不是你的错,你不是渣滓——”

“我知道我是什么好不好?”Bucky睁开眼直瞪Steve。“我知道我是什么,我也就那样了。但这个?”他翻手握住Steve的手,指节嘎吱作响,“不管这是什么,你在做什么……不能。我们不能。”

“我们不能怎么样?”

Bucky猛地抽回手。他正要说什么,店堂中央突然爆发出嘈杂的人声。两人转身望去,一张大桌周围的几个少年正在吵嚷。
“放大声,快,放大声!”
“有遥控器吗?”
“看这个!”

那些小孩跳着脚叫服务员,七手八脚指着静音的电视屏幕。“能让我们听见吗?”其中一人喊道。

Steve和Bucky同时转看电视,Steve的胃一落到底,散成一摊果冻。

服务员拿来了遥控器,但声音并无必要,ESPN标志下的名单已说明一切。

Bucky也看到了。他转身面对Steve,欠身向前,眼睛茫然地盯着桌面,脸上的表情犹如粗粝的树枝间无声呼啸的朔风。

屏幕上列出大学橄榄球排名前25的球队,但有意义的只有头两名。

1. 东南州立大学 (13-0)
2. 美国州立大学 (11-1)


10 Sep 2017
 
评论(10)
 
热度(97)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