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冲锋年代 Targeting(美式足球AU)第二十一章(上)

题目:Targeting
作者:queenmab_sherzo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十一章 大学碗总决赛

每年大学赛季结束之后,有几十所学校会参加各种季后碗赛——一年的最后一场,得以和不同联赛的球队对阵,为学校再赢得一座奖杯,为赛季画上圆满句点。对球员来说也是刷数据的好机会。

始自1902年的玫瑰碗,至今已成为涵盖十六州的七十多所学校、历时月余的季后大赛。大学的各种碗赛之后才是超级碗,后者的名号正是由此而来。大学碗总决赛(BCS)创办于1998,初衷是为了在NCAA所有学校的赛季结束后决出公认的总冠军。之前各种碗赛虽已存在多年,但没有统一的排名,学校根据不同的排名系统或全胜赛季号称冠军,莫衷一是。

BCS系统并不完美。它的算法十分复杂而不无偏颇,把十几个联赛的上百支球队作统一排名,地域、生源、学校收入、球风等等都计入考虑,结果往往引人争议。

但它每年都会加冕一个总冠军。

Steve成为美州大首发四分卫以来还不曾打入过总决赛。他每年都梦想着、渴望着它,却始终差了一步。

此时此刻,怀里搂着Bucky,从小和他一同在布鲁克林公寓楼前的停车间隙追跑扔球的Bucky Barnes,Steve Rogers甘愿放弃一百个冠军,只要能扭转这个局面,让一切好起来。这个念头令他心头一片清明,与在他手中抽动的温暖肌肉一般真实笃定。

看自然灾害的照片与亲眼目睹那满目疮痍是不同的。他不曾眼见发生过的一切,其中的残酷和变态此刻昭然若揭,Steve才刚刚开始意识到真相,整个事情仍不似现实,犹如龙卷风任性无常的肆虐,可以把一座房子夷为平地,而它的近邻毫发无伤。

Bucky贴着他的颈子吸气吐息,喃喃地央求他离开,环着他的手臂却不由自主地收紧。依然只是轻柔的拥抱,Steve却感到呼吸困难。

我不能,他想,喉咙随着每个字紧紧捏拢。我不能,我怎么能,别提这种要求。

“Steve,”Bucky的声音仿佛从碎木机里传来。Steve听得不禁打个寒噤。Bucky伤了那么久——又是那么疲惫,老天,他刚打了四小时的橄榄球——听他的声音Steve的嗓子都磨得生疼。“你走吧,”Bucky嘶哑地说,“我室友快回来了。”

相对论的残酷讽刺让Steve痛彻骨髓。他想起火炉,火炉与此刻的相对性,此刻他的指尖嵌合在Bucky颈骨的凹处,而他只要多一点时间。他想要沉陷下去,但有些东西会就此碎裂。

“没关系的,Steve。”

像冰水兜头淋下。Bucky在安慰他,俨然他才是需要安慰的那一个。

“你确定吗?”Steve问,自己的声音也是意想不到的喑哑。

Bucky松开手臂开始抽离。好痛,Steve的每一根肌腱都在撕扯震颤。

“我挺好的。”Bucky说。

“你衣服上有血。”犹如一朵纤小的红花在他胸腹间绽放,Steve用拇指抚过花瓣的轮廓。

“…我说挺好,没说好极了。”

Bucky离开了他的碰触,向浴室门口走去。Steve感到自己的胸膛塌陷下去。门口的空气仿佛在嗡嗡震栗,淡金光线与深黑暗影的交叠。

Bucky用鼻子深深吸气,看向墙上他把Steve按住的地方,他们就在那里……

“抱歉,”Bucky做个鬼脸。

“不要,”Steve连忙说,说完才明白Bucky是为什么道歉。

“我是很抱歉。我并没想…今晚…这一切。怎么说呢。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不知道!告诉我,全都告诉我,告诉我该怎么帮你,我不知道!Steve在心里尖叫,说出来的则是,“别在意那个。”是真心话。

Bucky揉了把脸,对着那面墙做个含混的手势。“抱歉把事情搞这么尴尬。”

“一点也不尴尬。”Steve说,“我保证。”那也是真心的。

Bucky低下头,头发遮住了脸。他又说一遍“抱歉。”

“跟我走。”Steve说。

一时间四目相对,两人显然在想同一件事。同时想象那个情形——想象Bucky就这样从酒店出走,跟Steve回到他那座大平原深处小镇上吱呀作响的老房子。两人同时明白那是不可能的。

“我已经让校方律师够头疼的了。”

“你应该来找我。”Steve坚持说。

“你的住处?”

“我给你地址。”Steve抢在Bucky有机会拒绝之前掏出手机。他用短信发过去,Bucky默不作声。Steve听到房间角落里某个手机叮的一响。

“你不是非来不可。”他说,生怕把Bucky逼得太紧。“但我希望你再见到你。”

Steve对他笑笑,但Bucky没有笑意。他心不在焉地来回抚摩胳膊上的伤疤,熟悉的动作。破损的皮肤在走道斜射的柔光下比他的其他部分显得更亮。

“这不是高中,Steve。”

“是,”Steve点头,“那是肯定的。”

Bucky瞟一眼关闭的房门。“你走吧。”

“你室友是谁?”

Bucky的眼光移向深红的壁纸。问题很简单,他却好似考虑了一番。最终舔舔嘴唇说,“Maximoff。”

“奇怪,”Steve是在没话找话拖延时间。他打量着Bucky的姿势,他没精打采靠在墙上的样子。“一般不会让进攻和防守队员住一屋。”

“是啊,”Bucky闭上眼仰头靠墙。Steve看到他喉头的吞咽动作。“我会说俄语。”

现在的Bucky有很多地方是Steve不了解的。他身上似乎蕴藏着森森的秘密,如水泥墙裂缝间探出的细芽,Steve只有偶尔窥见一二。这一条就出乎Steve的意外。俄语。高中的Bucky对动词变位毫无耐心,Steve和Gabe多说两句法语他就要抱怨。

“你真会说俄语?”

Bucky眼都没睁用俄语咕哝了一句,Steve听不懂,但显然回答了他的问题。

Steve借机继续端详Bucky。两人都不再开口。寂静中听得到隔壁房间的电视,忽高忽低的声音犹如起伏的丘陵。

Bucky睁开眼。他的眼圈乌黑,眼皮沉重。Steve喉头牵动——无端想起两周前的那个深夜,Eli每隔两小时把Steve从筋疲力尽的睡眠中拖拽出来——他盼望再次拥抱Bucky,盼望治愈他的创伤。盼望整个世界停止运转,只要一会儿,让他的朋友好好休息。他盼望的太多了。

“我几时能再见到你?”Steve问。

“我不知道。”

“我会再见到你的,是不是?”

Bucky的下巴咔哒一身。“是,”他想一下又说,“过后再见。”

过后,Steve坐进他那辆深蓝锃亮的道奇挑战者,没有立刻发动车子。他企图把钥匙插进点火开关,手却抖得差点把它掉在地上。他握紧了拳头,钥匙的金属齿深深嵌入手心。他喘着粗气,弯腰向前,直到头靠上方向盘。他忘了时间,一动不动蜷坐在散发着崭新皮革气味的跑车里,让钥匙的刺痛阻挡翻滚欲出的热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teve吃力地推开大门时已过午夜,但大家都还醒着,整个房子灯火通明人声喧哗。他一进客厅就被几个室友外加Sam Wilson和Natasha Romanov团团围住。

众人同时开口。“你能相信吗?”“你听说没有?”“你看见了没?”“你有想到过吗?”

Steve笑着举手投降。他转向最后开口的Sam,说,“没想到是不是?东南州大狂胜。”

“不是,”Sam惊得睁大眼。他摇着头说,“你有没听说TCU啊?”

“什么?”

Clint抓住他的肩膀。“TCU输给了衣阿华州立。”

空一拍。

Steve环顾众人。“你们开玩笑吗?”他问,每一张脸都无比认真。

“你哪儿去了?”Clint质问他。

“见了鬼了。”Isaiah一贯言简意赅。

方才的两小时对Steve像是过了一辈子。时间大神的捉弄。Bucky在他怀里依偎了多久?他在马桶上吐血又吐了多久?“见什么鬼?”Steve问。

“每人各输一场。”Clint狂热的眼睛睁得滚圆。

“除了东南州大。”Natasha指出。

Clint搔搔头发,“是,但其他每个队都是各输一场,他们可以选择任何一队。”

“选择任何……”Steve喃喃说,一系列场景在眼前闪过。Bucky与那名近端锋相撞;Clint错失此生唯一一次射门;Eli在告别赛上掷出达阵;贾斯珀·琼斯的《标靶》。

“总决赛。”

“我们有可能参加。”

“我们有机会。”

Steve揉了把脸,“东南联盟呢?”

东南联盟是总决赛的常客,在各种排名、奖项和主关定位中总是备受投票人的青睐。其它联赛早已怨声载道。

“奥本赢了,”Clint说,“但他们毕竟惨败给阿拉巴马,才一周前的事。今年的巴马又不怎么样。”

Clint说的很有道理。众人陷入沉思。

东南州大肯定有份,这是毋庸置疑的。他们在死亡分区中保存全胜,已经连续几周排名第一。但明天大学橄榄球总部将公布终极排名,决定东南州大在总决赛中的对手。

好几支球队都有希望。奥本是无可争议的东南联盟冠军,但输给排名不高的阿拉巴马是他们的硬伤。TCU和斯坦福各负一场,但他们所属的联盟没有决赛。十大联盟有两支一负的球队并列冠军。然后就是美国州立,也只有一负,在所有排名中都名列前茅。

“…我们有可能。”Steve呆呆地说。

Sam满面放光使劲点头,“可不是,我们有可能。”

他们的优势很明显。其他对手都是输给中游球队,ASU只输给了全国第一。

Natasha和Clint的注意已经转向电视,评论员们正就各种排名辩论得不可开交。Steve感觉他就要瘫倒在地,感觉世界在旋转,他的骨架着了火。他感觉像是五天没合眼只喝了三罐红牛,周围的世界镀上一层粉红。

这一天真是太长了。

Natasha开口说话(“十大联盟连冠军都没有。那人是个傻帽!”)吸引了大家的注意,Steve趁机溜出客厅上楼。

上到二层,刚掏出车钥匙准备挂在门口的钩子上,Isaiah跟了上来。

“Steve。”

他闻声疾转,钥匙当啷落地。

Isaiah Bradley矗立在他面前,面色如黑云压城狂风大作,显然没有了在楼下时的好心情。昏暗的走廊上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他抱着胳膊挺胸直立。Sam Wilson在他背后探头探脑,咬着嘴唇直眨巴眼。

“你上哪儿去了?”Isaiah说着一按开关,头顶的灯泡刷地点亮。

Steve只得眯眼。感觉像进了刑讯室。“我去…看比赛?”

“在哪里?”

“…芝加哥。”

“你进城去看…”Isaiah皱眉沉吟,声音沉厉。“难不成你还买了票?”

“不,我在酒吧里看的。”

“好吧…为什么?”

“Barnes。”

回答的不是Steve。他和Isaiah同时转看Sam Wilson,后者盯着Steve,表情介于叹为观止和无可奈何之间。Steve的胃像一个沉重的保险箱,砰地关上了门。因为Sam是对的。因为就是那么简单。Barnes。Steve并没有什么不可见人的秘密。他只是不知如何解释。怎么能付诸言语,那杯热巧克力,四年的音讯杳然,老吉他手,折断的肋骨和Brock Rumlow?那个吻?

Steve的骨头仿佛在重压下巍巍发颤。

听到Sam的回答Isaiah愣了一阵,终于明白过来时他旋踵转身再次直面Steve。“是真的吗?你今晚一路开到芝加哥就为了看James Barnes?”

“得了吧,Ice,我只是—“

“你少跟我得了吧Ice!”Isaiah吼道,“你明白这有多胡闹吗?你怎么会想起要在一个对家线卫打联盟决赛的那天去跟他见面?在大城市里?任何人都可能撞见你?”

“别说得好像什么丑闻似的,又不是——“

“他是东南州大的,Steve!”Isaiah一声暴喝。

Sam一手按在Isaiah肩上。Steve不知他是在阻止还是在鼓励他。他眼前晕眩,头痛欲裂,仿佛有狂风在耳边呼啸怒吼,无休无止地震荡耳膜。

Steve吸满一口气。“他是我的朋友。”

“他把你打成脑震荡!”

“那是意外,你明知道!”Steve给他吼回去。两人脸对脸,近得能让Steve数清Isaiah鼻子上的毛孔。

Steve比Isaiah Bradley高。他以前从没注意过。

“当然看起来像个意外!”Isaiah嚷道。

“Sam看见了的!”Steve指着Sam Wilson,后者张口结舌不知所措。“替我说句话!Bucky不是坏人好不好,他是个优秀的球员,那不是犯罪!”

“他在搅乱你的脑子,Steve。”

“他没有——”

“小心,”Isaiah重重地说。“你给我小心点,听见没有?等闹出事来,别怪我没警告过你。”他转身拂袖而去,进了走廊另一头自己的房间,砰地摔上门。

Sam和Steve面面相觑,只听到Steve喘粗气的声音。

“你也要教训我吗?”Steve挑衅地问。

Sam的脸垮了下来,看上去比Steve小得多。他本就比Steve小得多。他像只狗狗,被人丢弃在大路旁,蜷起身子不知所措。

Steve就把他丢弃在那里。事后想来他会内疚,而此时的他正在螺旋下坠,犹如落入深潭即将没顶。

他把Sam甩在身后,退回自己的房间,和衣扑倒在床上。



28 Aug 2017
 
评论(14)
 
热度(105)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