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冲锋年代 Targeting(美式足球AU)第二十章(下)

题目:Targeting
作者:queenmab_sherzo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两把声音,但Steve听不清具体内容。他走过335、337、339号。

“………一礼拜没训练是干什么吃的,你一场比赛还只能打半场?”

Steve的脚步慢下来,心却在狂跳。343的房门没有关严,他听到又一声钝响,和嘟囔的回答,由衷希望自己想错了,那不是Bucky房间里传出的声音。

“我夸张一下又怎么样,”第一个声音说,“就算不是半场,是三次控球。一次都太多!”

“我气都喘不上。”

Steve的心化成了寒冰。

“你丫的拦截但凡能做得像个样,也不至于每次跟个比你小一圈的跑锋碰一下就爬不起来。”

“我的拦截不应该是你教的吗?”

Steve考虑一下没有敲门,把手指伸进门缝,一时犹豫不决。两股激情在他体内天人交战,对Bucky的,和对美州大球队的忠诚。

“你他妈少跟我来这套,Barnes。”

Bucky又嘟囔了句什么,Steve听不清,但那是Bucky,毫无疑问,是Bucky的声音。

另一个声音提了起来,”你再说一遍?”

“退后!”Bucky叫道,声音拔高了八度。

惶急的叫声点燃了Steve的脊椎。有关隐私和后果的念头闪都没闪一下,他破门而入,眼前的景象激得他一声暴喝。

“这是怎么回事!”

屋里的两个人看着他双双目瞪口呆。

一个身材瘦长的黑发男子,一身东南州大正式套装,把Bucky逼到了电视机旁的墙角。没有明显的暴力迹象——两人看来并无身体接触,但Bucky后背紧贴墙壁,求饶似的举着双手,Steve的心火登时腾空燃起。

“你是谁?”另一人质问。他没有退后,反而更加逼近Bucky,问他,“这家伙是谁?”

Bucky的眼睛——整个脸——仍牢牢钉在Steve身上,全然的不能置信。

“你何不给他一点空间?”Steve说,眼睛在Bucky和那人之间扫了几个来回。

那人没有答话,继续把Bucky禁锢在墙角,只是转脸面对Steve——Steve认出了那张脸。

一时间他完全说不出话来。终于能够开口时,他的喉咙干得冒烟。“你是个教练。”

“你是谁我不知道,“Brock Rumlow说,“只知道这不关你的事。”

“你是他的教练。给他点空间。”

这回Rumlow倒是照做了。他旋踵转身,两步上前直逼Steve。

“听着,我不知道你是谁,”他冷笑道,露出一口狼狗一般尖利的牙齿。“但我知道你没资格呆在这里。”

“而你没资格对学生大喊大叫。”Steve也冷冷答道,“或许你应该出去走走,冷静一下。”

Rumlow眼中精光一闪,“你叫我出去?”,

“或许这样最好。”

Rumlow摇头哂笑,向Steve逼近又一步,“你给我听着——”

他没来得及说完,因为他才刚向Steve迈出一步,场面突然爆发。先是Bucky一跃而起,挡在Steve和Rumlow中间,发出野兽般的尖叫。Rumlow将他一把推开,Bucky砰地一声撞在墙上。

Steve疯掉了。

他不记得具体发生了什么,只记得猛推Rumlow,若干手臂和拳头乱挥,至少一个人——可能是Steve——破口大骂。一团旋风般的混乱冲突之后,Steve发现自己被按在了墙上。

按住他的是Bucky。这份惊异——而不是Bucky的力气——让他停止了挣扎。

Bucky的手指嵌入Steve的衬衣前襟,瞪大的眼睛闪动怒怼的辉光,虹膜周围亮起一圈恣横的猩红。他胸口剧烈起伏,“你他妈的来这儿干什么,Steve?”说着手上加力一推。

“我—什么?没有,我只是——“

“Steve?!”Rumlow扳开Bucky的肩膀看个究竟。Bucky怒吼一声甩开他,但Rumlow已经对上Steve的眼睛。他哈哈大笑。“哦天哪。你是Steve Rogers。”

“出去,Brock。”Bucky呲道。

Rumlow不理他,“Steve他妈的Rogers。美国州立大学的Steve Rogers。”

”我说出去!”Bucky吼得破了音。“出去,滚出去,让我处理这事!”

Brock Rumlow脸上挂起了歪斜的奸笑,俨然Bucky的怒骂对他只是一场好戏。“你失控了。”他斜眼打量他们两人。

Bucky紧紧闭上眼。Steve感觉他浑身绷紧的张力,一直渗透到仍深嵌在他的运动衫里的指尖。

“我们需要给你上个口套,Barnes。”

“滚!”

Rumlow拉开门扬长而去,一边仰天大笑。就好像这是出滑稽戏,Bucky艰难的喘息、激荡的情绪在他眼里是个笑柄,或是可以修复的机械短路。

这让Steve浑身冒火。

即使在Rumlow教练走后,Bucky并没有移动,没有放开Steve,连眼睛都没睁。

Steve难受得几欲呕吐。Bucky脸上的表情是那么扭曲、破碎、茫然无措,犹如深陷在幽黑的裂谷,在遭背弃的惶惑中奄奄喘息。

“Bucky?”

听到自己的名字他抽搐了一下。

很多年没人这么叫我了。

“Bucky——”

“你丫来干什么?”他再推Steve一把。

“我没—我想帮助——”

“你来干什么?”Bucky直瞪着他,眼对眼,他的脸被狂怒吞没,犹如暴雨前乌黑的云团,在隐隐雷声中翻卷滚动。 

Bucky要揍他。Steve没有一丝疑问。同样确定无疑的是他决不会抵挡。

然后Bucky吻了他。

粗暴笨拙的吻,犹如烙铁的刻印,用力之猛,两人都能数清对方的牙齿。这就是雷击的滋味,Steve想,被欲孽的火柱紧紧包裹,动弹不得。没想起要闭眼,所以他一直盯着Bucky的睫毛,模模糊糊就在他的鼻尖上方,直到接吻终结——就像开始得一般突兀。Bucky倏然抽离,举起双手仿佛怕它们不听他的指令。他眼光迷茫,跌跌撞撞走到门口把锁舌拧过来关上房门。然后把脸埋在手里做了个深呼吸,吐出的气息从指缝间徐徐吹散。

“Bucky……”

“对不起。”

“不,没——”

“Brock会回来的。”他的手滑到嘴边,盯着门口仿佛Rumlow随时会破门而入。

“他管不着——”

“我想吐。”Bucky捂着嘴说。

“我也是,”Steve胃里翻搅,“太过分了。一个教练——”

“不,”Bucky粗哑地打断他,“我是说—我要—”他转身踉踉跄跄跑进洗手间。

“哦天哪——”Steve连忙追过去。

他打开浴室的灯,见Bucky已经跪倒在马桶前。Steve只来得及冲上去拢起Bucky的头发,他一个痉挛狂吐起来。Bucky抓住浴缸边沿作为支撑,晃了两下深吸一口气,向前一扑继续吐。

“哦Bucky,”Steve喃喃低唤。

Bucky呻吟一声,没有别的回应。

Steve一手揽着Bucky的发缕,另一手给他揉背。“我很难过。”

这样持续了好一阵。Bucky把他体内沸腾翻涌所有狂暴的怒气和邪毒倾吐一空,连同他们为了让他打完联盟决赛而给他灌下的各种强力止疼药。Steve在缸沿上坐下,一刻也不曾放开与Bucky的肢体接触。他守在他身边,抚摸他的头发,按揉他的背,在他耳边不停地给他打气。

仿佛过了无穷久。每次Bucky似乎平静下来,几秒钟后又开始痉挛,只得趴下去吐了又吐。

“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他茫然地呜咽,不知在向谁求饶,在第三次抽搐的干呕之后。

“嘘,没关系的,”Steve柔声安慰他,“你做得很好。好极了。”

最终呕吐减缓成干咳和痛苦的颤栗。几分钟下来Bucky逐渐理顺了呼吸,从马桶上抬起头。Steve看到他脸上的泪痕,嘴角的扭曲,几乎让Steve也禁不住呕吐,像有一根冰镐戳进锁骨之下。

“你没事了,”他喃喃道,主要是说给自己听的。

Bucky颓然坐倒,顺带关上马桶盖,揪起白色T恤的前襟擦了把嘴,留下一道深红的印记。他一声呻吟,在Steve对面软倒下来,背靠洗脸池下方的柜子,膝盖张开头向后仰,咽喉暴露在外。

Steve的视线移到Bucky的左臂,肘的内侧有一大块白色的疤痕组织,向上伸延到衣袖之下。Steve想起他自己做手术前一直戴着的压力套袖;想起Bucky在比赛中戴的支架;想起Sam Wilson的背部痉挛;莫名其妙地,想起老吉他手。

正想得出神,Bucky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

“你来干什么?”他嘶哑地问。

“我想见你。”

“你不该来。”Bucky的声音像钝刀子拉锯。

“我想确保你没事。”

Bucky没有接话。好几分钟他一动不动。Steve无言地等待,希望层层的静默能让Bucky放松下来。Steve有的是耐心。他聆听头顶电灯低低的嗡鸣,走廊远处行人的脚步。注意到Bucky前额和脖领处细密的汗珠,他不得不压下胃里又一通翻搅。“经常发生吗?”他问,自己的声音听在耳中突兀嘲哳。

等了半晌,他以为Bucky不会回答了,但他终于揉了揉眼睛垂下头,让Steve看不到他说话时的表情。“我想是吧。”

“见鬼。”

“总是疼。”

Steve眉头紧皱,想起自己曾经的钝痛和肘部形似笑脸的疤痕。

Bucky的声音轻得吹不起地上的微尘。“我有时会呕吐。”

“我不是说——等等,”Steve突然停手,睁大了眼,“你时时刻刻都在疼吗?”

Bucky静止的沉默最是磨人。就好像他是故意的,就喜欢用悬疑来折磨人。

“没有。”他最终答道。“没到呕吐的地步。”

Steve握紧拳头,只为制止双手的颤抖。“…好吧。”是他仅能挤出的一个词。“好吧。”

"Steve?"

“那Rumlow呢?他…经常…对你吼?”那不是他想问的问题,远远不能概括他刚刚目睹Brock Rumlow犯下的恶行。只要想起那人的肆无忌惮,他的胆汁就会涌上喉头。这是他能想到最委婉的用词。

“他对所有人吼,“Bucky硬邦邦地说,“他是个混蛋。”

Steve跪下来,小心翼翼地,探手伸向Bucky的脚踝。

Bucky狐疑地皱眉看他,但并无反抗之意。Steve当作鼓励,对他勾勾手,Bucky把他的脚伸了过来。

“你今晚太棒了,”Steve说着拇指按在Bucky的脚弓底下。“不过看起来是很痛。”

”没人看得出来,”Bucky咕哝道,“他们事先给我打满了药,连我都感觉不到受伤。”

“我看得出来。”

“是啊,”Bucky吐出一口气,像是一声轻笑,或是叹息。“我肯定。”他做个鬼脸,抱起一边膝盖,右手遮住眼睛。“这儿的灯怎么他妈那么亮。”

这句话挑起了Steve的记忆。感觉恶心吗?头晕?怕光?

他的胃沉重地翻了个过。“Bucky?”他试探地唤道。

Bucky分开手指从指缝里看他。

“你还好吗?”Steve问。

Bucky点点头。

Steve的手指绕着Bucky的踝骨蜿蜒描摹。“你的头怎么样?”他轻声问。

“生理还是心理。”

“唔—”他的胃又翻一过。“生理。”

又一阵漫长压抑的沉默。Bucky闭拢了手指。几分钟后他说,“屎。”就这一个字。

Steve愣了一回才明白那就是回答。

Bucky接着说,“感觉一切都是屎。随时随地都屎透了。”他的手滑到肚子上,攥起一把T恤拧成一团。

“我很难过。”Steve清清嗓子,在浴室瓷砖上向前滑过去,靠近Bucky,近到触手可及,但还留有各自的呼吸空间。他克制地抬起手,指尖轻拂Bucky手肘上的伤疤。“这是新的。”

Bucky深吸一口气。“嗯。”他左手抽动一下,仿佛想把它藏起来,或者要去抓什么东西。

当Steve确信他不会再说什么——也不会再把眼睛盖起来——他的手指开始抚摸Bucky的伤疤。“发生了什么?”他轻柔地问。

“手术。”

Steve屏息抬头。他听到Bucky喉中吞咽的声音,看到他嘴唇之间微露的一线洁白。

他的手指在Bucky肘尖间来回点踩。犹如沉重的坚冰,那么冷,又那么生脆易碎。

“什么手术?”

“胳臂手术。”

Steve的嘴唇像有万千的针尖扎着,火燎一般。“什么时候的事?”

“社区大学。”

Steve横膈膜处的气压陡然下降。“发生了什么?”他悄声问,感觉像是求乞。

Bucky眉心的皱褶加深,却没有回答。

“我们正好配一对,你知道。”Steve故作轻描淡写地笑道。

“什么?”

“正好对称。”

Bucky睁开眼挑起一道眉。

“你看,”Steve转过胳膊给Bucky看他在肘弯底下新月形的伤疤。

Bucky探手过来,却停在半空,手指微颤。他的眼睛盯着Steve的疤痕。“压根不对称。”

Steve看看自己肘上圆润的粉红曲线,再看Bucky参差不齐足有八寸长的伤疤。他耸耸肩。“反正我们都做过手术。”

“什么手术?”Bucky对着Steve的胳膊皱眉问道。

“胳臂手术。”

Bucky眼光一挑,看到Steve咧开的笑容。“我说真的。”他没好气地说。

“我也是。”

“你先说。”

Steve的脸咧得更开了,不是因为熟悉的斗嘴,而是Bucky嘴角强忍笑意的抽动。

“汤米·约翰手术。”Steve盘膝坐起,一边膝盖与Bucky相碰。他假装感觉不到那个吻仍在唇上灼烫的热焰。“一年级的时候。我本来就计划红衫一年。报到,开始训练,投球,每天都觉得痛。我告诉医生,他们给我做了检查。说手术会有帮助。”

“那是有危险的,你知道。”

”我们认为长久看来会有帮助。”Steve耸耸肩,“我觉得值得冒那个险。”

“有吗?”

“有什么?”

“帮助?”

Steve指尖轻刷Bucky的脚踝。“是,”他低声答道,“我感觉从没这么好过。”

Bucky握住了Steve的手,凝止不动。最轻的接触,如夏日和风的淡吻,不知为什么Steve的手却一直麻到指尖。他说不出话,甚至无法呼吸。他用拇指依次抚过Bucky的每一根手指,伤痕累累的粗糙皮肤,渴望吻去所有的瘀青与疤痕。他的嘴唇在渴望中灼痛。

然后Bucky开口说话,登时夺取了Steve的全部注意。

“我折断了胳膊。”Bucky讲起往事。“跳起来企图抄截,被压倒在地。”轻悄的低音如秋日枝头的枯叶间缭绕的微风,不求入耳,需要你专注努力才能听到。“复合性骨折。肘关节上面一点。”

Steve用另一只手轻抚Bucky的伤疤。

“需要手术修复。”Bucky的声音压得更低了。“一堆夹板和螺钉。”

“靠。”

Bucky吸一口气。“然后我转学到东南州立,于是——”苦涩的干笑,“他们把夹板取出来,让我上场。一下子又全断了。”

他仰头闭上眼。

“哦Bucky。”

“于是,你知道,他们把我切开,放进去更多的零件。”

Steve瞪着Bucky的胳膊。“还在里面吗?”

Bucky点点头。

“我打赌你在机场过安检可热闹了。”

“金属探测器爱死我了。”

Bucky的嘴角弯起若有若无的微笑,Steve胃里忽悠一下。突然想到什么,不由得屏住了呼吸。他并不想问。“但你现在怎么样?这里——还疼吗?”他的声音劈裂。

“哪儿都疼。”Bucky恨恨地说。

他之前也说过。Steve不能置之不理。“什么意思?”

两人的呼吸互相吹拂。

“跟你们比赛的时候我断了几根肋骨。”

“——什么?”

“三处骨裂。”Bucky的手指抚过左边身侧。他笑了一下,然后痛得一抽。Steve开始觉得恶心。

“你断着肋骨打球?”

Bucky耸耸肩。他放开Steve的手,抬手抓住洗脸池,咬着牙把自己拉起来。“今年第二周我挫伤了胯骨。”

“Buck…”

“然后对威斯康星那一场扭了脚踝。”

Steve也站了起来,却不知道他的胳膊该怎么摆。“怎么——”

“我就是个行走的伤病报告,你知道?”

“上帝啊,Bucky。”

“我早习惯了。”Bucky无所谓的态度令人痛心疾首。他把旅馆的塑料杯子从包装中取出来,接了水漱口,吐出来的水都是令人作呕的粉红。然后接了满杯一饮而尽。

当他转身面对Steve,两人同时——第一次——发现这间浴室何其狭小。近在咫尺,Steve看得到Bucky发际线濡湿的汗迹,他前襟上黏稠的血渍。

再看向他的嘴唇,水光润泽,离得这么近,Steve数得出Bucky唇上每一根细细密密的纹路。

“不要。”

虽然看得目不转睛,Steve却没看到Bucky嘴唇的运动。但他听到了。一个字,足以把他从恍惚中拽脱出来。

“不要。”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Bucky又说一遍。“我不该……对不起。”

Steve用舌头舔了一圈牙齿,想象中仍能体味到Bucky的牙齿留下的印痕。

“你来干什么?”Bucky问,轻如耳语。他佝偻着肩膀,眼睛盯紧Steve的锁骨。

“我想见你。”

“你不该来这儿。”Bucky的声音第一次有了些微的抑扬顿挫,一种紧抑的情绪。一份求恳。

“说什么胡话。”

Bucky迈出一步,Steve不由自主瑟缩一下。他想起这天下午以来他每一次差点挨揍的情形。或许有几拳是他该挨的。Bucky向他走近,Steve做好准备,让他的骨头迎接暴风骤雨的抽打。下一秒钟,Bucky长出一口气,双臂揽住了Steve的脖子。风暴在瞬间平息,Steve体内的一切戛然而止。

Bucky的拥抱坚实有力。他把脸埋在Steve颈窝,深深吸气。一霎那——电流乱窜呆滞无措的霎那——之后,Steve回抱了他,双臂在Bucky腰间合拢,颤栗着极力克制,不敢搂得太紧。想到折裂的肋骨,他的眼睛背后涌起滚烫的热潮。

“你不该来这儿。”Bucky极轻地说,一边却收紧了手臂。

“什么胡话。”Steve依旧回答。

他好多年没有这样拥抱过Bucky了,肩膀的肌肉好多年不曾舒展成这个弧度。        

别人眼中的Bucky是一场风暴:狂野暴戾,毫不容情。他们看到他一路摧毁破坏,看到蛮蒙的野兽,只想把他关进笼子。

然而他不是风暴,完全不是。Bucky是风暴之眼。



30 Jul 2017
 
评论(26)
 
热度(145)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