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燧镜情劫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镜像宇宙)4-4

题目: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作者:Hopeless--Geek (wuzzy90), L1av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见图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ucky醒来发现身在一间狭小的监房,Jack Rollins阴沉的身影矗立在墙角。一时间Bucky几乎以为他回到了九头蛇,面对的是真正的Jack Rollins。是,真正的……对Bucky来说,这个地方不过是一个幻境。而今那道纱帘已被戳破,那些人在Bucky面前的可悲伎俩再也玩弄不下去——他看穿了这个世界的真相。一个虚伪的谎言。

“Brock在哪里?”Jack问。

“我在哪里?”Bucky反问。

“别跟我来这套,Barnes,”Jack恶狠狠地说,浓重的俄国口音令人胆寒。“他去找你了,在所有这些事之前。”

“所有什么事?”Bucky坐起身问道。他的头抽痛不已,嘴里感觉像被人塞满了棉花球。

“Fury封锁了整个基地。任务都取消了。不允许任何人进出。上次发生这种事的时候死了很多人。所以你告诉我,你他妈最后一次看见我男朋友是在哪儿?”

尽管发生过那一切,尽管他对自己那边的Rollins和Rumlow恨之入骨,尽管对这个世界和Steve的欺瞒深恶痛绝,Bucky却不能让这个人失去这里唯一美好的东西。多么讽刺,这个世界仅有的美好是Brock他妈的Rumlow。

“鲨鱼池,”Bucky答道。“他告诉我有机器能让我穿回我的世界。”

Jack爆出一连串俄文粗口。Bucky大笑。他好久没听过这些词了。

“你知道如果Steve杀了他,我一定杀了你?”Jack的声音像大理石一般平滑,语气中的威慑却是不容置疑。

Bucky点点头舔了下嘴唇。“我会帮你拿刀。”

Jack眨眨眼,瘦削的脸上闪过一丝困惑。他侧头好奇地打量Bucky。

“我要让那个混蛋受罪。”Bucky低哑地说。泪水在眼球背后激荡,胃中翻江倒海恨不得把体内的所有都呕吐出来。好痛,对Steve的怒气激起的是全身心的剧痛。从前在布鲁克林,Steve每次做蠢事Bucky都会气得七窍生烟,但从来不是这样的痛。他的怒火从来都是源于爱。这一次呢?从所未有的狂怒,让Bucky恨透了自己,因为他的愤怒的对象是Steve Rogers。哪个Steve并不重要。他爱着他们。这正是最糟糕的一点。

他依然爱着他们两人。

因为倘若他和Steve易地而处,Bucky大概也会做同样的事。他会把Steve Rogers偷走,用最舒服的毯子小心翼翼裹起来,在他耳边说他想听的各种甜蜜谎言。他会不惜一切呵护他至爱的珍宝,而那正是Steve对他所做的。丧心病狂,只为了保住他的爱。他失去过James,再失去一次想必会要了他的命。

Bucky揉了揉肩头肉体与金属相接的地方,倚上墙壁看着Jack,后者欲言又止。

牢房的门吱扭一声打开,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Steve Rogers。

“出去,”Steve喝令。随即补了一句,“请你。”

Bucky翻个白眼。这会儿他倒想起讲礼貌了。

但我还是爱他。

Jack点一下头,顺服地出去关上了门。

Steve在门口来回踱步,粗声喘气,用力绞着双手。

Bucky只是冷眼看着。他习惯了一声不吭等别人开口。习惯了一声不吭到底。拜九头蛇那群人渣所赐。

“我能解释一下吗?求你?”Steve半晌才说,停下来把额头靠在铁栅栏上。Bucky看到他握住栏杆的手指在颤抖。

Bucky没有回答,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Steve。看着他的脸,那张脸依然让他渴望它的微笑,依然让他的心温柔牵动,让他的舌在口中期冀起舞。操他的。混账八叉的骗子!到现在还让他有这样的感觉。操死他!

泪水刺痛了眼眶,Bucky避开Steve的眼睛。他屈起身,防卫地抱紧膝盖。

“我爱你,”Steve低低地说,“求求你,求求你Bucky。我爱你。”

Bucky闭上眼,感觉到泪珠滚下脸颊,却提不起气力去擦拭。

“我失去了他,Bucky,失去他因为我太傻,没能意识到事态的发展,无视那些危险的迹象。所有人都看到了我的力量。他们承认我是强者,却不承认他!每晚我搂着James,以为我们很幸福,事实上他过得痛苦不堪。”他的声音哽住了。

Bucky依然低头不语。

“那…都是我的错。”Steve继续说,“是我的错。如果我早知道……如果我浑浑噩噩的脑袋能稍微动一下,我就会认识到现实。我会做点什么,你知道?那样或许——”他努力咽回一声抽噎。

Bucky仍然没有抬眼。他不能。只要一眼,他就会崩溃,分崩离析化作万点尘沙。他爱这个人。他爱他。他爱他。

但他把我从我的Steve身边偷走……

“Bucky求求你,”Steve哀求道,头撞向栅栏。“求求你跟我说句话,宝贝。”

Bucky的心在胸中疼痛如绞,无声的泪不停地滑落脸颊。

“我需要你。我是那么需要你。你是这该死的世界里唯一美好的存在,Bucky,唯一值得——遇到你之前我从没意识到这里的一切多么颠倒错乱。我错得太多,Bucky。我做过我不会引以为豪的事,伤害过我不愿伤害的人。求求你,Bucky,求你看看我。只要看看我!”

Bucky终于看了他。看到他红肿憔悴、满是泪痕的脸。Steve的额头已在铁栅上撞得鲜血淋漓,全身像在暴风雪中一半瑟瑟发抖。Bucky只想抱住他。不顾发生过的所有一切,不顾这个男人的拙劣骗局,Bucky仍然只想拥抱他。

“你是个混帐王八蛋,你知道?”Bucky问,以他意想不到的平稳语气。

Steve强挤的微笑短促而又僵硬。他点点头,把栅栏抓得更紧。

“所以我终于成了Fury认为的威胁?”Bucky侧头问道,感到自己的发梢拂过肩膀。好久没剪了。

“只是一个误会,“Steve解释说,“我们很快就会放你出来。”

“不要。”Bucky抱紧膝盖。

“什么?”

“如果你放了我,我会一路打杀过去,说什么也要回家。”

Steve发出一声哽塞的长吟,低哑呜咽,更像垂死的动物,而不是一个有着宽阔肩膀和碧蓝眼睛的男人。

“我可以给你我的一切,”他小声说。

Bucky深吸一口气,点点头。“我不要你的一切。”他对上Steve的眼睛,眼看着那人的整个灵魂随着眼泪倾泄而出。“我只要你给我时间。你不给我。你不给我选择,在Tony父亲的事情上就是,然后你又一次用谎言夺走我的选择。我曾经被人绑架囚禁,Steve。九头蛇囚禁了我,对我洗脑,也同样夺走了我的选择!”

Steve咬紧牙关,艰难吞咽。

“对我来说,你和他们是一丘之貉。”

Steve埋头靠在栅栏上。

两人久久无言,牢房中的声音只有水下基地的吱扭和Steve隐隐的抽噎。

Bucky内心里深深地明白,那些怨毒的言语不过是强撑的伪装。Steve欺骗过他,而此刻是他在欺骗自己。爱情是无理可循的,它拒绝服从Bucky的意志。它的根扎得如此之深,他根本无从挖掘。他在这里已有一个月,在这个月里体味到他从来不敢期冀的东西。

他得到了Steve火热的嘴,温柔的手,那个美丽宽阔的胸膛。

得到他的承诺,并非空谈,Bucky相信Steve当真会退出神锋局,只要Bucky提出要求。他相信Steve会夺取神锋局的权杖,按照Bucky的理念改变这个世界。他真的会给他一切,但那一切不是Bucky想要的。

Bucky只想要一个人。那人长得和这个Steve一模一样,却不像他那么容易绽开笑容。一样的声音,却极少能听到他的开怀大笑。一般的模样,肩头却承载了经久深重的悲伤,以至于在Bucky眼中他还是那般孤孑易碎。

他要的是他的Steve,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只要他。他愿意放弃与这个Steve一辈子的亲吻欢爱,宁可终生守在他的Steve身后,即使永远无法碰触。墙边传来又一声抽泣,Bucky抬起眼。两人漫长的沉默当中Steve已经跌坐在地上,看上去犹如人形的空壳,触手一碰就会化为尘土。

“对不起,”Steve的声音低得几不可闻,“对不起,我把一切都搞砸了。我只是——我怕极了。”

Bucky向前挪过去,手脚并用爬到栅栏边,向Steve伸出手,看着他小心翼翼探手过来,与Bucky十指相扣。他的手指冰凉而柔嫩。习惯了Steve的坚实强劲,Bucky惊讶于他柔嫩的皮肤。因为超常的恢复能力,他的手上全无握剑的老茧,身上唯一的伤痕只有肩头的烙印,那是他自愿接受的酷刑。他整个人都是那么柔嫩。

“我知道你是真心抱歉,”Bucky终于开口,轻轻捏了下Steve的手指。“那不是你的错。”

Steve一声苦笑,“全都是我的错。”

“我不怪你不择手段。”Bucky说,“我想要怪你的。想要恨你。但我呆在这里思来想去,我理解,Steve。但我需要你承认那是错的。”

Steve点点头,舔舔嘴唇再紧抿起来。“我知道是错的。我对你所做的一切都是错的。”

Bucky一声轻叹,再捏一下他的手,“我原谅你。”

“求求你别离开我。”Steve苦苦央求。直到此刻,幽暗的囚室之中,Bucky方才真正看清了Steve,透过他在这个世界里历经的重重苦难,和短暂的欢乐;透过强劲的肌肉、超凡的力量——那个瘦小的男孩,终于呈现在Bucky眼前。在家里的Steve身上他时时看得到,在这里则几乎不可能。然而此刻,冰冷的地板上,Bucky看到的是一个瘦弱男孩死死抓住他生命中唯一美好的东西。看到的是他的Steve。

“我爱你,”Bucky低低地说,额头贴上铁栅。“但你需要放我走。”

Steve点点头,泪水无声地滑下。他攥紧Bucky的手,全身绝望地颤抖。Bucky明白他是在要求月亮离开地球。没有了地球,它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那是什么样的宇宙,当月亮不再有地球牵引它回归家的方向?

“求求你,”Steve的声音嘶哑疲惫,“让我抱你一会儿。然后我就放你走,我发誓。”

“好吧,”Bucky轻声答道。他费力地吞咽,看着月亮不顾一切地攀住地球,却逐渐失去挣扎的力量,行将被宇宙的黑洞吞噬。

感觉像是自己在一寸寸死去……

Steve站起身,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连做几下深呼吸,他的脸随即化为石像,又变成了众人望而生畏的超级战士。他离开牢房,片刻后拿着钥匙卡回来,扫了一下,门锁吱呀一声打开。

Bucky迈出铁门,犹豫地舔舔嘴唇。他蹙眉看向Steve,双手不知所措地垂在身畔。

Steve一把搂住了他,粗壮的手臂拥紧他的肩膀,捧起他的头,失声痛哭。

椎心泣血、无穷无尽的……痛哭。


17 Jul 2017
 
评论(15)
 
热度(84)
© rsh437 | Powered by LOFTER